🏡
PTT小說網
x
    是神廟地底,涌出的灰色死亡之氣,浸入張若塵體內,導致生命之火徹底枯竭。

    隨着張若塵倒下,意識越來越模糊,化爲一粒粒光點,向天地間散去。

    但,意識沒有消失。

    張若塵只感覺,自己彷彿化身億萬,擁有億萬雙眼睛,可以看到周圍空間中的一切。

    地上的泥土。

    滿步裂紋的石碑。

    吊在神廟大門上的屍骨。

    將他身體包裹的灰色死亡之氣。

    ……

    更遠處,龜王爺正帶着天堂界派系的三尊神靈,向赤黃色大地上的四座綠洲逃去。

    能聽到他們的聲音。

    “多謝龜王爺出手相救,今日沒有你,我們三人定然要死在那老東西的陣法中。”伽臨南怒火沖天,心中恨意難平。

    焱神感慨萬千,道:“本來本神還懷疑,是白少主故意設局,欲要坑殺我等。現在看來,是本神小人之心了!”

    “今後白少主若有吩咐,本座自當還上這個人情。”凱蘭斐利道。

    對龜王爺和白卿兒,他們是由衷的感激。

    只有陷入生死絕境之後,纔會明白,救命恩情大於天。

    ……

    意識飛出這片地域,飛出雨虹山脈,在第一神女城中,張若塵看見池瑤的身影。

    池瑤戴着能夠隔絕精神力探查的白色面紗,身材高挑,貴氣逼人,站在一座朱樓碧瓦的園林中,以神威,鎮壓得陸依跪伏在地,無法動彈。

    她逼問道:“那老者,你們是在何處遇到?”

    陸依無法識破池瑤的身份,怯聲問道:“不知上神說的是哪位老者?”

    “便是殺死巫馬九行的那位老者。”池瑤道。

    陸依知曉以自己的修爲,在神靈面前,沒有任何反抗之力。若是觸怒對方,反而可能被搜魂,或者神形俱滅。

    於是,她道:“雲凡星,張老先生隱居在雲凡星。”

    知曉那老者姓“張”之後,池瑤嬌軀輕輕顫抖,露出面紗外的星眸,浮現出一層水霧,連忙問道:“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陸依猶豫了瞬間,想到山莊中,有神師坐鎮。眼前這位神靈,若是敢對老前輩不利,此去無疑是自投羅網。

    “未名山莊。”她道。

    池瑤抹去了陸依的記憶,徑直向未名山莊趕去。

    ……

    張若塵的意識繼續飛出去,天下神女樓中的高深陣法,竟是無法阻擋。

    這讓他更加確信,現在的他是意識,而不是精神力。

    在天下神女樓的腹地,一座錦繡華麗神殿中,張若塵的意識,看見了商弘的身影。

    商弘站在神殿中心,紫袍加身,器宇軒昂,俊朗神豐不似凡間之物。

    “白皇后,見到此令,還不上前行禮?”

    商弘手中,持着一枚“易”字令。

    令牌上,蘊含浩蕩神威,張若塵只是看了一眼,便感覺天旋地轉,彷彿有一尊萬丈高的神靈巨人站在眼前,要將整個世界都壓得坍塌。

    “都這麼多年過去了,易天君還不放過我嗎?”

    白皇后從一片神光中走出來,身材曼妙到極點,身上輕衣薄紗,一雙美//腿修長而又筆直,但卻光霧繚繞,使人無法完全看清。

    可就是這種朦朧而又性感的畫面,才最是撩人心魄。如此神聖而又勾魂的身姿,才最是破人道心。

    且,白皇后的聲音,與漁謠竟是一樣的動聽。讓人忍不住想象,在牀上的時候,她的聲音該是何等美妙。

    別說就站在神殿中的商弘,便是隻有意識的張若塵,彷彿都生出了一種窒息感。

    商弘終究非尋常之輩,很快定住旖旎的心緒,道:“十萬年前,若非我們商族暗中相助,你們逆神族已是徹底滅族,這份恩情,你還不完的。若是將你逆神族的身份傳出去,你覺得,你能活多久?神女十二坊會是什麼下場?星桓天可還能存在?對了,還有你的女兒和漁謠神師。”

    白皇后顯露出面容,與漁謠有九分相像。

    區別在於,一個由內而外都散發媚惑氣質,豔絕天下,彷彿一個眼神,就能讓心境再堅定的男子,都跪拜到她的裙下。

    另一個卻清冷至極,彷彿千年冰山一般。

    “什麼人在窺視?”

    白皇后生出感應,一雙本是帶有些許苦楚和無奈的眼眸,忽的,變得銳利,雙瞳宛如化爲兩顆神星,散發出煌煌威能。

    “譁!”

    張若塵的意識,潮水般退去。

    頃刻間,已是再次出現在神廟大門的下方,可以看到自己倒在地上的蒼老身體。蒼老的身體,被灰色死亡之氣包裹,一縷縷氣流,在侵蝕肉身。

    張若塵倒下後,陰遁九陣停止運轉。

    白卿兒化爲一道白色光束,衝到蒼老身體的面前。

    她對灰色死亡之氣,似乎十分忌憚,不敢直接觸碰張若塵。身上逸散出本源神光,一掌打了出去,將死亡之氣驅散。

    “張若塵!”

    白卿兒探出一隻纖細柔美的玉手,放到張若塵心口,隨即輕聲一嘆:“死亡,終究不可逆,可惜了一代天驕。”

    張若塵欲要開口,但卻無法開口。

    欲要凝聚意識,衝入身體,但依舊失敗。

    “咕啦!”

    不遠處,一座座墓碑的下方,走出一具又一具屍體。

    這些屍體,身上穿着神衣、神甲,但因爲被埋得太久,又或許是受這裡強大死亡之氣的腐蝕,神衣已經爛透,神甲已經生鏽。

    就連他們神光燦燦的屍身,也是散發腐敗氣息,有的地方爛得能夠看見骨頭。

    每一具神屍,從地底走出,腳下就會出現一座殘破的世界。神屍也是快速變大,有的甚至可以達到萬里高,比星球還巨大。

    一具具神屍的嘴裡,發出含混的聲音,強大的怨氣,化爲了厚厚陰雲。

    白卿兒向那些神屍看了一眼,又看向張若塵躺在地上的蒼老屍身,嘆道:“是我害了你,若不是來到這裡,你就不會被死亡之氣侵蝕,說不定還能多活一些時日。跟我走吧,我送你落葉歸根,葬你到崑崙。”

    她將張若塵抱起來,急速逃離此地。

    “轟!”

    剛一走,一杆山峰一般粗壯的神矛,從一具神屍手中擲出,插在他們二人剛剛所在的位置。那片大地,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

    張若塵的意識,跟着蒼老屍身一起,始終環繞在白卿兒的周圍。

    “果然是我看輕了她。”

    張若塵感慨不已,白卿兒雖然出生神女十二坊,雖然看上去無情至極,可是,在他死後,在這麼危險的地方,卻沒有棄他屍身於不顧。也沒有第一時間,尋找他身上的各種寶物。

    而且,也沒有打算,要將他的屍身利用起來,價值最大化。

    而是打算冒更大的危險,去往崑崙,讓他落葉歸根。

    張若塵的身體中,煉化了真理之心、佛祖舍利、白蒼血土,這些是很難瞞過擁有大量本源奧義的白卿兒。換做別的女子,怕是已經開始思考,將他的屍身煉成丹藥。

    “咦!”

    張若塵驚異的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圓圈。

    那圓圈水平於地面,若隱若現,像是光暈,可是稍微分神卻又消失不見。

    “不對,不是一個圓圈,是……無數個圓圈……”

    張若塵發現圓圈外面,還有圓,一層連着一層,一直蔓延到天地盡頭。

    就像水面的漣漪。

    張若塵看向白卿兒,發現她神色如常,似乎根本沒有看到這些圓圈。

    “怎麼回事?難道這些圓圈,與我有關?只有我的意識,可以看到……不,是感知到。”

    “對了!我的意識沒有散去,莫非就與這些圓圈有關?”

    張若塵之所以生出這樣的猜測,乃是因爲,發現自己意識,只能看到第一層圓圈之內的景象。他嘗試看向第二層圓圈,第三層圓圈……

    不知穿過了多少層圓圈,張若塵的意識,到達數十萬裡之外。

    ωwш_ttκan_C〇

    意識變得越來越弱,看到的景象,越來越模糊。

    可是,向外望去,圓圈依舊一層疊着一層,數量無窮,彷彿遍佈整個宇宙。

    張若塵的意識急速退了回去,回到自己屍身的周圍,心中之震驚,已是無法用言語形容。

    “明明已經死去,可是意識不滅。意識不滅,怎能算是死去了呢?”

    天地間有死靈,死靈便沒有生命之火,可是,他們卻擁有意識。

    突然間,張若塵像是明白了生命和死亡的真諦。

    以前他對生命的理解,太狹隘,總是覺得,只有擁有生命之火的種族,纔算是有生命。

    可是,這天地間,山與水,風與電就沒有生命嗎?

    屍族、鬼族、骨族,他們也有生命。將他們當成死靈看待,何嘗不是別的種族的偏見?有這樣的偏見存在,都視對方爲異類,生靈和死靈必然水火不容。

    生與死,猶如陽與陰,應該是周而復始,是天地間最大的循環,而不是敵對的雙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