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素靈身上的神袍被劍氣撕碎,身體如雷電交匯而成,十分明亮,但,不斷冒神血,絢爛而詭異。

    但,張若塵很清楚,即便將她的肉身打成飛灰,也殺不了她。

    必須用神劍一點點焚煉她的精神力念頭,或許要一百年,甚至一千年時間,才能煉化乾淨。

    可惜啊,六柄神劍都嚴重腐朽,器靈是新靈,威力遠無法與劍祖所在的時代相提並論。

    “噼啪!”

    神劍一寸寸破開雷素靈的精神力場域,從頭部到胸口,將肉身撕開,向神心蔓延。

    天初文明的四位太虛境老道,蒼絕、修辰天神皆是拼盡了全力,六大太虛大神一起壓制,生怕雷素靈自爆神心。

    那後果不堪設想,說不定會讓他們全部一起陪葬。

    張若塵也已經全力以赴,雙臂輕輕顫抖,手指和神劍之間有數之不盡的劍道規則和神氣,突然,一股不祥的預感傳來。

    神劍劍尖,觸及了雷素靈的神心,就像是激活了某種詭異力量。

    千骨女帝生出感應,向張若塵等人所在的方位望去,秀眉微微凝蹙。

    整個天地,突然一下活躍起來,一股強橫至極的神力,從雷素靈體內爆發出來。

    這種感覺,張若塵很熟悉,就像當初在星桓天天姥借他神力一樣。也有某位至強,在遙遠的星域外,將神力借給了雷素靈。

    “不好,她的神心,有某位超然大人物的力量守護。一旦有力量威脅到她的神心,就會被那位大人物感知到,從而將神力借給她。”蒼絕臉色驟變。

    “轟隆!”

    雷素靈身上飛出上萬道紫黑色雷電,將陰陽十八局劈得四分五裂,其中四座神陣遭到毀滅性的破壞。

    蒼絕慘叫一聲,鬼體被劈出十多道裂痕,紫色雷火在身上燃燒,無法撲滅。

    修辰天神很果決,立即藏進日晷。

    張若塵以逆神碑爲盾,擋住了大部分力量,飛出去了數千裡,終於定住身形。

    “張若塵,我說過,你一定會後悔的!”

    雷素靈飄浮在破碎而混沌的虛空,身上電光交織,長髮逆生,一雙紫黑色眼球,充滿殺意的盯着張若塵,道:“你是否已經感知到了害怕和恐懼?不要寄希望那位劍道無量會來救你們,等雷祖趕到,你們都得死。不,不對,有人可活,總得有人帶雷祖去往劍界。”

    雷素靈身上的神力越來越強,毫無疑問她口中所說的雷祖,正在趕來的路上。

    離得越近,能借給她的神力越多。

    天初文明的四位老道皆是臉色凝重,充滿憂慮,若是雷祖真的趕來,他們即便戰死在這裡也無所謂,但身在劍界的天初文明子民怎麼辦?

    張若塵不知道她所說的雷祖是誰,但能夠跨越星域,借給她如此強橫的神力,絕對是無量中的絕頂存在。

    雷素靈道:“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臣服於雷族,但,主動合作和被動臣服有區別。被動臣服者,只配做神奴。”

    張若塵向千骨女帝看去,示意立即遁走。

    只要逃進黑暗大三角星域深處,即便雷祖再強,也休想找到他們。劍界的秘密的確保不住,但他們卻休想找到劍界。

    雷素靈看出他們打算脫身的意圖,手中黑水神杖劈下。

    此刻她散發出來的氣息,比玄一、荒天還要強大,像一位神尊附體,一道道神力雄勁霸道。

    “嘭!”

    張若塵以逆神碑擋了一擊,依舊受創,嘴裡吐出神血。

    天初文明的四位老道更慘,他們合力撐起的萬里山河陣圖,被黑水神杖劈了爆開,個個肉身被打得破破爛爛,神魂受創。

    雷祖尚未駕臨,戰局已是逆轉。

    張若塵心中很急切,撐起太極陰陽圖,以六柄神劍和逆神碑護體,施展空間跳躍的手段,將蒼絕、䯆皇、四位老道收進日晷的內空間。

    他不懼雷素靈,哪怕她再強,畢竟是借來的力量,無法達到神王神尊的層次,還留不住他。

    張若塵真正懼的是雷祖。

    “走!”

    張若塵一腳踏碎空間,衝進虛無世界。

    千骨女帝將雷羽鎮壓到了時間源珠中,身形一晃,直接跨越四五個神靈步的距離,追上張若塵。

    “你們走不了!”

    雷素靈腳下出現一條雷電長河,涌入虛無世界,追了上去。

    她的身後,一尊高大巍峨的神影顯現出來,足有數千丈高,頭顱碩大,鼻子尖長,越來越清晰,散發出來的威勢十分駭人。

    “那位雷祖應該很快就要駕臨,恐怕……我們逃不掉了!”一位太虛老道的聲音,從日晷中傳出,道:“讓貧道去吧,只有這樣,你們才能甩掉她。”

    顯然他是要自爆神源殉道,就算無法與雷素靈同歸於盡,卻也要爲他們爭取到脫身逃走的機會。

    “沒機會的,雷素靈的精神力達到八十四階,誰能與她同歸於盡?”修辰天神道。

    張若塵感知能力敏銳,在億萬裡的遙遠天外,隱隱看到了雷祖的真身。雷祖的一雙神目,炯炯生,只是對視一眼,張若塵便雙目淌血,神魂受創。

    來了!

    是一位極其恐怖的大威能者,不是尋常神王、神尊可比。

    與此同時,黑暗大三角星域中的某處,玉清感應到雷祖的氣息,停下手中之劍,眼神沉凝,向天外窺望。

    師德神王身上的傷勢快速癒合,站在一片廣闊雷海中,長聲一笑:“雷祖來了,劍界終究屬於雷族。玉清,你的劍,能否擋住雷祖?”

    玉清化爲一道劍光,飛向張若塵和千古女帝所在的方位。

    “別想走。”

    師德神王化爲急速閃電,追擊上去。

    ……

    第二道星空防線。

    各大古文明的神陣全部都開啓,連成一片,使得這片星空無比明亮,似照亮了整個宇宙的黑暗。

    “噔!”

    一聲鐘鳴,震碎大片空間。

    一道道橫貫星河的空間裂縫,一直蔓延到星空防線,才緩緩止住。

    天宮第一戰神卞莊,撞破了三顆大星,最終,重重落在一座神陣上,身上鎧甲被鳳凰神焰融化,神軀被打得血肉模糊,沒有一塊完整的骨。

    天蓬鍾跟着飛了出去,墜入空間裂縫。

    “哧哧!”

    大量神血灑落在虛空,在火焰中燃燒。

    十分慘烈,卞莊已經被打退十二次,體內神血被鳳凰神焰焚煉了大半,神力大幅度衰退。

    但,正是因爲有他的守護,才擋住了鳳天,令搖搖欲墜的星空防線至今也沒有被攻破。他是天庭的第二位留守者!

    “本天未破入不滅無量之時,尚且沒有將你放在眼裡。如今,你居然想阻我,太不自量力了!”

    鳳天化爲人形,戴着面紗,身周七件神器環繞飛行,向前而去,腳下的空間,出現一圈圈漣漪。

    卞莊肉身快速凝合,身上戰意未有絲毫消減,肌肉如神鐵鍛造,氣勢狂放,大笑道:“不滅無量又如何,本座還沒有戰夠呢!鳳彩翼,今日有我在,你便過不了星空防線。”

    鳳天道:“你若退回天庭,借天河之勢,或許可以擋住本天。但,在這裡,你哪來的底氣說出讓本天過不了星空防線的話?”

    “唰!”

    她背上一對絢爛的羽翼展開,爆發出超越光速的速度,消失在時空之中。

    “轟!”

    下一瞬,卞莊的胸口,出現三道深深的爪印,肋骨被抓走十數根,臟腑紛紛爆碎。

    緊接着又是一拳。

    卞莊胸口和背部被打得對穿,神血爆成一大片血霧。

    太快了,是一種超越了天地規則極限的速度,卞莊懷疑在一定的距離內,天下唯有昊天和酆都大帝可以接住她的這一爪。

    這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神通,但就是簡簡單單的一爪,卻能破開一切防禦和規則,直擊肉身和神魂。

    地獄界諸神皆熱血沸騰,紛紛發出嘯聲。

    卞莊戰神可是天宮昊天之下的第一號人物,也有諸天之下第一人之稱,但,在鳳天面前,卻連連受創。

    血絕戰神悄然接近鳳天和卞莊所在的戰場,不斷收集神血,不是真身前往,是不死血神。

    沒辦法,卞莊的神血太珍貴,可以讓他迅速突破。

    雖然很危險,但,誰叫自己壓力太大,只能拼命了!

    天庭一方的修士,望着戰場,個個神情複雜。

    他們很清楚,卞莊戰神若是捨棄星空防線和天庭大軍,退回天河,完全可以和鳳天一較高下。

    但他卻沒辦法退,只能繼續撐着。

    魚晨靜和魚太真等千星文明的神靈,站在一座神陣中,每個人心情都很沉重,眼神悽然。

    魚晨靜道:“若不是甲天下毀了巫神文明那邊的陣法,導致星空防線殘缺,我們憑藉陣法就能擋住鳳天,何須卞莊戰神去拼命。”

    “現在只能希望觀主儘快趕來,也不知卞莊戰神能不能撐到那一刻。”一位太虛巔峰的老者滿臉皺紋堆積,聲音中充滿了苦澀。

    他們很清楚,若觀主無法及時趕到,星空防線必破,到時候,就真的是屍山血海,沒有人可以倖免。

    “太真,你和小靜,帶着火種趕緊離開吧,千星文明……得傳承下去!”那老者道。

    這一幕,不僅在千星文明上演,別的古文明也很悲觀,都在安排火種撤離。

    但就是這時,星空中出現詭異的事。

    鳳天以七件神器將卞莊戰神死死壓制,焚煉他的神靈物質,同時收走了天蓬鍾。可是,突然間,她卻回首向黑暗大三角星域的方向望去,鳳眸中浮現出極度複雜的神色,充滿意念鬥爭和猶豫。

    最終,在地獄界和天庭諸神無法理解的目光,她展翼,化爲流虹彩光破空而去。

    誰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逼得鳳天在這麼關鍵的時刻放棄了攻擊星空防線,錯過了至關重要的戰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