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凰展翼,如兩片五光十色的星海,眨眼間,消失在星空深處。

    地獄界修士無不愕然。

    連卞莊戰神都被鎮壓,大勝近在咫尺,星空防線將破,宇宙歷史將要改寫,這麼關鍵的時刻,鳳天……居然走了!

    天時地利人和,盡佔!

    如此機會,不可能再有第二次。

    等無量北征歸來,再想攻破星空防線,不知要付出多大的代價,耗費多長的時間。

    “星空防線後方古文明一座座,天庭大軍中的修士皆是我等血食。鳳天這一去,地獄界損失慘重啊!”有地獄界神靈感慨,很不甘心。

    “慎言!天的決策,豈是我等可以理解?鳳天離去,必是發生了比攻破星空防線更重要的事。”

    “可是攻破星空防線,地獄界就可以趁此機會,殺往天庭,一戰定乾坤。多麼難得的機會啊!”

    “萬古難遇的戰機!”

    ……

    天庭諸神,特別是各大古文明的神靈,看着鳳天遠去,皆鬆了一口氣,如同去鬼門關走了一遭。

    先前,離死亡太近了!

    文明毀滅,就在剎那間。

    鳳天與量劫沒有區別,帶給他們揮之不去的陰影。許多神靈依舊盯着鳳天消失的方向,無法放鬆,怕她去而復返。

    卞莊戰神傷得極重,被七件神器死死鎮壓。

    梧桐神樹若撐起宇宙的天木,通過根鬚與七件神器相連,在星空防線外的星空中,呈現壯麗的景象。

    鳳天即便真身離去,但神力無處不在,大量神魂棲息在梧桐神樹上,以梧桐神樹爲媒介,依舊可以壓制卞莊戰神。

    這是無與倫比的通天手段!

    即便去了無盡遙遠的星空外,依舊將小半神力留在此處。

    當然,也是因爲之前卞莊戰神傷得太重,否則鳳天不可能以這樣的方式將他壓制。

    “譁!”

    光明神劍耀眼奪目,形成一條白色劍河,斬向梧桐神樹。

    wWW▲ Tтkд n▲ ¢O

    但,劍河還沒有靠近神樹,便逐漸散開,只形成一圈圈漣漪波紋。

    “沒用的,鳳彩翼雖然離開,但她的修爲已經登峰造極,不是你可以撼動。趕緊修復星空防線的陣法,只有憑藉陣法,才能擋住她。否則,等她去而復返,天庭將有滅世大劫!”

    卞莊戰神的聲音,傳入軒轅漣耳中。

    星空中,卞莊戰神被打得千瘡百孔的身軀,緩緩修復,與七件神器對抗,重新站直身體。神軀如一座人形大世界,血管像江河奔騰,以規則衍化各種戰法,欲要衝破鳳天的壓制。

    “轟隆隆!”

    鳳天的鳳凰身影,以梧桐神樹爲軀幹,顯現出來,使得整個星空化爲火海。七件神器散發出明亮的光華,神光一道道垂落下去。

    軒轅漣收回光明神劍,立即召集天庭所有精神力神靈和陣法師。

    與此同時,她的黃金戰車與五大神僧,擋在巫神文明的上空,親自坐鎮陣法缺口,與地獄界諸神對峙,大有死戰不退之意!

    隨着鳳天離去,形勢大變。

    血絕戰神、海尚幽若、魂七、無月、猊宣北師、穆託戰神……,各方領袖人物,一致作出決定。

    撤軍,轉攻爲守。

    因爲他們看出,鳳天真身離去,只靠梧桐神樹和七件神器未必鎮壓得住卞莊戰神,一旦卞莊戰神脫困,將會有慘烈後果。

    地獄界大批神靈趕赴過去,釋放神氣,打入梧桐神樹。神靈數量太多,像神樹上的果實,在發光發熱。

    必須保證在鳳天趕回來之前,鎮壓住卞莊戰神。

    十數位太虛巔峰的強者,來到黃金車架邊。

    代表天堂界的柯揚善,背上白羽一對對,光明神聖,英姿如玉,道:“應該是觀主在地獄界大顯神威,才逼得鳳彩翼不得不趕回去。我們可趁此機會反攻地獄界,助卞莊戰神脫身,到時候,必可斬盡防線外的地獄界神靈。”

    天庭諸神皆躍躍欲試,認爲這是不可多得的戰機。

    與其防守,不如主動發起攻擊。

    黃金車架中,軒轅漣道:“不可妄動!當前對我們而言,最重要的事,乃是確保星空防線萬無一失,而不是憑一腔憤怒,去向地獄界復仇。”

    “鳳彩翼離開的原因不明,隨時可能去而復返。這是懸在我們頭頂的劍,足以斬了星空防線,危及天庭。”

    “你們再看,地獄界主動退守,就是在防止我們去救援卞莊戰神。真要衝出星空防線,必然討不了好。”

    “此外,甲天下和玄一很有可能,依舊藏身在星空防線中,將他們找出來,殺無赦!”

    “玄一不是已經被分屍鎮壓了嗎?”柯揚善道。

    黃金車架中,軒轅漣道:“叫你們找,你們便去。哪有那麼多問題?今日所有決策的後果,本公子一力承當。誰敢違逆,無論身份多高,修爲多強,本公子親自斬之!”

    越是危險,軒轅漣越是清醒和理智,知曉輕重緩急。

    就算鳳天立即返回,要殺卞莊戰神也非易事。但,星空防線卻絕對不能破!

    ……

    距離星空防線頗爲遙遠的星空中,一位戴着面具,穿着黑袍的女子,困惑的念道:“居然就這麼走了?以她的性格,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纔會放棄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

    她不敢提鳳天的名字,怕被感應到。

    “我這就去查!”

    一位同樣戴着面具,穿着黑袍的男子,消失在虛無空間中。

    他們很謹慎,一直藏在虛無中,身上的黑袍與量使黑袍很像,可以隔絕天機。

    ……

    雷祖駕臨,從虛無空間跨越而來,神威氣息蓋壓蒼穹,任何修士在其面前都如螻蟻。

    他渾身雷電,耀目至極,神軀高大得不像是人類,像天地的化身,張若塵和千骨女帝在他面前,比塵埃還要渺小。

    張若塵和千骨女帝沒有放棄逃遁,將空間、時間、速度三種手段施展到極致,衝向黑暗大三角星域深處。

    只要逃得足夠遠,或許可以懾退雷祖。

    因爲,此前他們只是深入了十數億裡,等於是在黑暗大三角星域的邊緣戰鬥,不用擔心迷失在裡面。

    正是如此,雷祖可以憑藉自己留在雷素靈神心中的印記,感應到他們的位置。

    但,若是深入數千億裡,數萬億裡,便是雷祖這樣的強者,也可能迷失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

    黑暗大三角星域,就像宇宙中的深淵,進入得太遠,便是精神力天圓無缺的存在,都無法感知到外界,找不到出去的路。

    “走不掉了!”

    千骨女帝停下來,將時間源珠捏在手中,直面雷祖。

    哪怕是死,她也要捏殺雷羽陪葬。

    張若塵看了看蔓延到身前的雷電,嘆了一聲,不再奔逃,看向數十萬裡外,道:“我乃天姥神使張若塵,拜見雷祖!”

    因爲神軀太龐大,相隔遙遠,雷祖卻像近在眼前。

    “天姥在何處?”

    雷祖的浩蕩聲音,響徹黑暗。

    張若塵道:“未去北澤長城,一旦感應到我有生命危險,必會真身駕臨。”

    雷素靈懸浮在雷祖下方,嬌喝道:“張若塵,你莫要虛張聲勢了,若天姥真能隨時駕臨,你會向黑暗大三角星域的深處遁逃?越深入黑暗,天姥感應到你有危險的可能性越小。”

    張若塵底氣十足,道:“天姥就在黑暗大三角星域!”

    若不是知曉黑暗大三角星域的情況,千骨女帝幾乎就信了,因爲張若塵說得很真,眼神篤定。

    一般來說,修爲越強,越能窺透修士的本心。

    偏偏包括雷祖在內,無人能夠看透張若塵心中的真實想法,讓人無法確定他說的是真是假。

    雷素靈道:“雷祖,莫要信他。根據雷族收到的情報,此子曾登上真理神山,得到了真理之道的無上至寶,神魂無法洞察他說的是真話,還是謊言。”

    張若塵冷笑,道:“我們已經進入天姥的感知範圍內,你們雷族若不想惹出一位大敵,趕緊退去。”

    “如此正好,多年未見天姥,甚是想念。當年一戰,難分高下,也不知如今她是否風采依舊?”

    雷祖每一個字都如雷鳴,如戰錘擊在張若塵和千骨女帝的身上。二人的場域防禦形同虛設,神軀受損,口吐鮮血。

    太強了!

    這雷祖顯然根本不懼天姥,當年是能夠與其分庭抗禮的人物。

    被這樣一尊堪稱禁忌的老古董截殺,等於必死。

    “不愧是不動明王大尊和花影老頭的後人,你們身上竟有如此多的至寶。今天,便是天姥真的駕臨,本座也要取你們性命。”

    雷祖身前,雷電化爲混元蒼龍,怒聲咆哮,橫貫虛空向張若塵和千骨女帝而去。

    出手果斷,沒有什麼可以讓他忌憚。

    “轟隆!”

    一道神焰,貫通了時空一般,從無比遙遠的天外飛來,與雷電蒼龍碰撞在一起。

    空間消失了,被盡數打碎。

    “這是……居然與雷祖的力量一樣強橫……”

    雷素靈一驚,難道天姥真在黑暗大三角星域?

    雷祖眼神中,浮現出一抹凝重,擡頭看向上空。

    “雷萬絕,你好大的膽子,難道沒有在他身上感應到本天的氣息?一百萬年了,你偏要今天跳出來找死,本天成全你!”

    鳳天跨越虛空而來,身上死亡規則厚重到了極點,像一座灰濛濛的世界顯化,世界中,飛出數之不盡的灰色神刃,斬向雷祖。

    雷素靈慘呼,被死亡規則穿透,身體爆開,化爲一團精神力雲霧。

    幾乎頃刻間,就灰飛煙滅。

    這就是死亡之道的可怕之處,彈指殺神!

    雷祖近在咫尺,但卻沒能救下雷素靈。

    該死,怎麼會這樣,鳳彩翼這個時候,應該打進天庭了纔對啊!

    鳳彩翼的突然降臨,讓雷祖意外、憤怒,且又十分忌憚。因爲這是一尊死亡之神,殺伐果斷,不像天姥還講究分寸,講究天道因果。

    雷祖身周的所有雷電都被死亡神刃斬斷,身體向後倒退,墜入虛無世界。壓迫感太強,他懷疑鳳彩翼是死亡主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