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生死危機關頭,白卿兒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腐爛神手和灰濛濛的地底深淵,沒有注意到地上的屍體,已是發生變化。

    “唰!”

    她化爲一道光,從地魔雀的嘴裡飛出,落到雀背上。

    纖長美妙的身姿,挺拔如鬆。

    即便如此絕境,她一雙冷銳的瞳中,也沒有絲毫懼色。

    白卿兒左手五指按出,身周立即響起“嘩啦啦”的金屬撞擊聲,六十五枚青銅編鐘運轉,飛了出去,撞擊向腐爛神手的拇指。

    只有打破腐爛神手的禁錮,不被拖入地底,今日纔有活命的機會。

    “嘭嘭!”

    一連串的碰撞聲傳出,聲聲震耳,宛若驚雷。

    這套青銅編鐘並非凡品,在白卿兒全力以赴的催動下,鐘體上,散發出璀璨神光。每一圈音波傳出,都能將周圍空間撕裂得粉碎。

    但,此處的空間規則詭異。

    空間剛剛破碎,立即又修復。

    更詭異的是,遭受青銅編鐘的攻擊,腐爛神手卻絲毫無損。須知,即便是大神,站在原地不動,遭受如此程度的攻擊,神軀也肯定會遭受重創。

    白卿兒的神情,終於變得凝肅而緊張。

    地淵深處,響起一道嘶啞的聲音:“千星連珠……殺……”

    腐爛神手爆發出來的力量突然大增,地魔雀和白卿兒如同墜下懸崖,直向地淵中落去。

    四周,死亡之氣更加濃密,形成的氣勁威壓,壓得地魔雀散發出的魔雲不斷收縮。

    地魔雀背上的白卿兒,承受的壓力更加巨大,彷彿有十萬顆星球壓在身上,於是,立即調動天地間的本源規則。

    “本源花開。”

    以她爲中心,一朵潔白無瑕的九瓣奇花綻放而開,將腐爛神手的五指,微微撐開。

    但也只能做到這個程度。

    根本無法阻止她和地魔雀,向地底深處墜落。

    “嘩啦!”

    地底的鐵鏈聲,越來越清晰,伴隨有一陣陣不知是人還是獸的嘶吼聲,令人毛骨悚然。

    “看來傳說是真的,被禁錮在地底的就是他。可是,這都多少年了,怎麼可能呢?”

    白卿兒以六十五枚青銅編鐘護體,苦苦支撐,思維不斷運轉,思考破局之法。

    天樞池畔。

    生命之氣從張若塵體內逸散出來,飄向四方,很快充斥地魔雀的內部空間。

    石質的地面上,長出嫩芽,化爲青苗,抽出枝葉,開出紛繁馨香的花朵。空氣中,長出五顏六色懸空草。

    綠色的藤條,沿着地面,一直生長到地魔雀體外。

    正在支撐本源神花的白卿兒,看見腳下生長出來的青草和花朵,這才感知到,地魔雀的內部,出現了一股強大的生命之氣。

    “他……居然是他……”

    白卿兒一直波瀾不驚的眼眸中,浮現出前所未有的震驚,與一抹喜色。

    太不可思議了!

    她先前仔細查探過,張若塵明明已經死去,生命之火熄滅。爲何一具屍體中,卻散發出如此渾厚的生命之氣?

    更加讓白卿兒無法理解的事發生。

    地魔雀張開嘴巴,吞吸天地間的本源規則,片刻後,身上浮現出大量神紋。每一道神紋,都像一條白色的本源長河,密密麻麻,數之不清。

    地魔雀爆發出來的力量不斷攀升,甚至超過白卿兒全力以赴控制的時候。

    須知,地魔雀是神器,只有控制者的精神力越強,爆發出來的威力才越強。只憑器靈操控,地魔雀爆發出來的戰力,只有僞神級別。

    張若塵站在天樞池中,年輕俊美,黑色長髮披散,雙手虛託,強大的精神力,化爲上億道光線飛出去,通過天樞,催動地魔雀內部的一座座陣法。

    地魔雀的石體,快速變得巨大,即便是腐爛神手的五指也難以壓制住。

    就是此刻。

    白卿兒釋放出一片神氣海洋,全部注入六十五枚青銅編鐘。

    編鐘結成一座圓形陣法,一邊震顫,一邊盤旋而上,撞擊腐爛神手的五指。

    五指被撐得緩緩展開。

    “唰!”

    地魔雀化爲一道魔氣森森的光華,從指縫中飛了出去,直衝向地面。

    白卿兒站在地魔雀的背上,壓力一輕,腳下生機勃勃的花海中,飛出一片片瑰麗芬芳的花瓣,化爲了彩色的花雨,撒在灰濛濛的死亡之氣深淵中。

    她收回青銅編鐘,負手而立,擡頭看向上空的陽光,晶瑩剔透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唯美如畫的笑意。

    地魔雀飛出深淵。

    地面上,千里長的地裂,緩緩閉合,將欲要再次探出來的腐爛神手壓了下去。

    地底,嘯聲尖銳。

    大地猛烈震動。

    隨着太陽落山,夜幕降臨,這片赤黃色的大地上,纔是漸漸變得平靜。但,又好像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張若塵從地魔雀的體內飛出,迎面便是看見站在赤土戈壁上的白卿兒。

    她長裙在風中飄動,黛眉如煙波中的楊柳,紅脣似寶石般豔麗光澤,身形似天空明月,皎美如畫。

    兩人對視片刻,同時一笑。

    剛纔可謂萬分驚險,若非張若塵及時甦醒,操控地魔雀,與白卿兒聯手,掙脫了腐爛神手,後果將不堪設想。

    地魔雀已是收縮變小,只有鴕鳥那麼大。

    白卿兒心中有千萬個疑惑想要問出,但劫後餘生,加上看見此刻張若塵英姿勃發,精神充沛的模樣,心情愉悅至極。

    很不想破壞此刻的氣氛。

    “不好,我的牛!”

    張若塵低呼一聲,從袖中,將只有綠豆大小的老黃牛取出,發現它還活着,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隨着老黃牛站在了張若塵身旁,一雙碩大的牛眼,直愣愣的看着她,氣氛頓時毀得乾乾淨淨。

    白卿兒正欲開口,問出心中疑惑。

    張若塵卻先開口,道:“這裡太危險了,我們必須立即離開。”

    “暫時恐怕走不出去。”白卿兒道。

    張若塵道:“爲何?”

    “這片赤黃色的大地很詭異,白天容易進入,但是很危險,地底的神屍都會活過來。晚上雖然安全,可是……”白卿兒道。

    張若塵問道:“可是什麼?”

    “從來沒有人晚上達到過神廟,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站的位置。”白卿兒回過頭,指了指後方的神廟大門。

    “這又是爲什麼?”

    “因爲,一旦入夜,這片赤黃色大地的空間便會變得活躍,神紋會完全顯現出來。即便是以第一神女城城主之能,都無法穿過赤黃色大地,到達神廟。”

    白卿兒沒有稱呼母親,而是稱呼城主,而且十分自然。

    張若塵向天外望去,探出一隻手,釋放出精神力。

    “轟隆!”

    精神力逸散出去了一萬多裡遠,觸動一道神紋,頓時,一道雷電神光劃破夜幕,從天空連接向地面。

    強橫的能量波動,化爲氣浪,從萬里之外涌來。

    張若塵立即收回精神力,道:“果然變得不一樣了,整個雨虹山脈都沒有萬里長。這片赤黃色戈壁,到底變得多麼巨大了?”

    “這得方寸大師才知道!”白卿兒道。

    張若塵盯向她,道:“你的意思是,這裡的空間陣法,與各種空間佈置,都是方寸大師的手筆?”

    張若塵對方寸大師自然不陌生,因爲他是須彌聖僧的大弟子。

    “方寸大師告訴神女十二坊,玉龍仙已經隕落,並且叮囑我們,萬萬不可踏入此地。”

    張若塵道:“既然方寸大師都如此叮囑了,你爲何還要引我來到這裡?而且,連你自己都闖了進來。白天的兇險,我不信神女十二坊會不知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