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水藻模樣的龐然巨物橫在虛無世界中,靜止不動,沒有攻擊玉清和千骨女帝,像是在煉化吞入體內的師德神王。

    他體內的雷電光華時而閃爍,發出混沉聲音。

    顯然想要煉化一位神王並非易事,師德神王還在與其鬥法。

    張若塵見玉清和千骨女帝眼神都很期待,彷彿等着聽什麼大八卦一般,不禁汗顏,道:“不是你們想象中那樣,此事說來話長,趕緊離開這裡纔是正事。”

    “你呢?”千骨女帝問道。

    張若塵沉思片刻,道:“我得留下。”

    玉清眼神熱切,內心觸動不小,道:“若塵,你是要留下了以身侍魔嗎?”

    “以身侍鳳天?”千骨女帝道。

    “……”

    張若塵無語了許久,被迫解釋道:“鳳天行事果決,我若離開,她必會滅掉百族王城和星桓天。”

    玉清長嘆道:“若塵,祖師沒有看錯你,爲了庇護一方生靈,敢於犧牲小我,這是大義所在,是有大擔當而無畏。”

    “鳳彩翼殺心太重了,如今無量北征,幾乎無人可以制她。你若能夠和以身侍魔,暫時牽制她,足以挽救許多生命。”

    “你若能夠引她向善,封住殺心,更是功德無量。”

    張若塵覺得這其中有誤會,玉清祖師這是在鼓勵他去做天的男人!

    誤解太大了!

    感化一位天,佛祖做得到嗎?

    不僅高估了他的魅力,也低估了鳳天的意志。

    千骨女帝身姿縹緲,語氣認真,道:“能得到一位天的垂青,也是自身實力的一種。若能借此改變鳳天,百族王城、星桓天,包括劍界和天庭,都欠了你天大人情。雖然委屈了你,但我們可以在別的地方補償。”

    提到“補償”,張若塵很想直接承認下來,然後向女帝索要時間源珠,借時間奧義。但,他終究還是有底線,不願爲了眼前利益,欺騙自己信任的人!

    信任是相互的,一旦丟掉,今後就再也撿不起來。

    沒有太多時間去解釋,張若塵道:“祖師,女帝,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吧,莫要留下痕跡。不用爲我擔心,我有自保把握。”

    玉清祖師只是傳音提點了張若塵幾句,便含笑而去,根本沒有擔心他的安危。

    開什麼玩笑,鳳彩翼放棄了整個天庭,都要來救他,怎麼可能傷害他?

    天初文明的四位太虛老道,從日晷中飛出,消失在虛無世界。

    張若塵最終還是向女帝提了借時間奧義的事,是直接以修煉的名義。

    女帝很英颯,探出玉光瑩瑩的右手食指,指尖點在張若塵眉心,將一成的時間奧義給了他。

    不是借,是贈送。

    虛空中,瀰漫着時間印記光點,千骨女帝出塵如仙,踏着光海而去,念道:“時間長河,須彌神廟。六祖金身,種因得果。”

    張若塵看着她漸漸消失的絕美身影,露出一抹笑意。

    很明顯了,千骨女帝已經知曉,當初在須彌神廟助她奪得時間源珠和時間奧義的人,是他。

    “張若塵,時間源珠!”

    修辰天神氣急敗壞的聲音,從日晷中傳出。

    “不急。”

    張若塵閉目,釋放太極陰陽圖,細細體會時間奧義。

    修辰天神怎能不急,沒看見張若塵只是借時間奧義而已,千骨女帝就直接給了他一成。不用想也知道,這小白臉和千骨女帝必然有一腿。

    幫她取回時間源珠,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真的是可惡,這世間的女子是怎麼了?張若塵修煉出來的一品神道,難道有某種特殊能力不成?

    能讓無情女見之傾心?

    能破苦修百萬年死亡之道的諸天的心境?

    修辰天神沒有發作,收斂怒氣,虛弱的道:“這一次,傷得很重。師德神王的雷電能夠煉殺器靈,本神感覺神魂像是要消散了一般。”

    張若塵心中詫異,修辰天神都懂得打感情牌了?

    修辰天神的聲音,再次從日晷中傳出,柔美中帶有一分沉痛:“本神一生孤傲,幾乎沒有求過誰。張若塵,你一直都不信任本神,所以才故意壓制本神修爲,這一點,本神是知曉的。但這一次,怕是真的撐不下去了,一道殘魂而已,哪裡經得起一次又一次的創傷?”

    張若塵感慨道:“不是我不想幫你!你想,時間奧義和時間源珠何其珍貴,我能借來一成,已是不易。再提索要時間源珠,你覺得我的面子有那麼大嗎?”

    “時間奧義,是她贈送給你的。”修辰天神提醒道。

    張若塵道:“你這就是不通人情世故,一成的時間奧義,說贈送就贈送?客套話而已!她的祖父是誰,乃是太上,我敢不還時間奧義?”

    張若塵可以肯定,修辰天神根本不知道當初須彌廟發生的事,所以才這麼說,堵她的嘴。

    實際上,張若塵剛纔沒有索要時間源珠,是不想得寸進尺,在千骨女帝那裡留下一個壞的印象。

    或許因爲當年的因果,女帝會將時間源珠給他。

    但,得到了時間源珠,必會失去與千骨女帝之間的交情。

    張若塵幫千骨女帝營救了太上,她也幫張若塵殺死了風后。張若塵在須彌廟,幫她斷了後,擋住了追擊者。今日,她贈送時間奧義。

    這些你來我往,互幫互助,從交易變成交情,來之不易。

    若將交情又變成交易,今後必然形同陌路。

    張若塵嘆道:“我這人就是心軟,特別是一個女子在遇到困難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想要幫助她。這枚神魂神丹,你拿去服下吧!至於時間源珠,今後我再想辦法。”

    “譁!”

    修辰天神在日晷上方顯現出身形,很想取那枚神丹。

    可是取了神丹,豈不是承認自己是個女子?

    “我就知曉,你對我有誤會和怨氣,更知曉你有屬於自己的驕傲。行吧,我傷得也很重,這枚神魂神丹,我先吞服了!”張若塵道。

    “給我!”

    修辰天神飄飛過去,奪過神魂神丹,服進嘴裡。

    強大的神魂光華,在她身上綻放開來。

    張若塵微微含笑,再次摸出一枚神魂神丹,站在虛空,煉化了起來,開始療傷。

    從量神殿,到黑暗大三角星域,張若塵的肉身、神魂、精神接連受創,壽元和血氣大量燃燒,哪怕恢復能力再強,傷勢依舊難愈。

    哪怕吞服了大量神丹,依舊很虛弱。

    若不療養,怕會傷到根基本源。

    在日晷下,張若塵花費了大量時間,纔將侵入身體的神王雷電煉化。傷勢穩定下來後,他思考了起來。

    最近發生的事,一件比一件重大。

    量組織如暗夜幽靈,雖被清查出來了不少,但也造成各方動盪。

    雷族百萬年後出世,也不知如今實力有多麼強大。他們是否與量組織有關呢?

    張若塵拿起手中的黑水神杖。

    此杖,乃是逆神族的五大神杖之一,爲何會執掌在雷素靈手中?

    難道十萬年前逆神族覆滅,背後就有雷族的參與?

    當然最讓張若塵擔憂的,還是星空防線那邊。

    聽雷祖的意思,鳳天和卞莊戰神已經在星空防線爆發了神戰,防線是否已經被攻破?天庭、地獄、星桓天,還有那些藏在暗處蠢蠢欲動的勢力,今後天下局勢將走向何方?

    而他又能在這個大時代下做些什麼?

    張若塵提升修爲的緊迫感越來越強,無論如何,必須將第三象儘快凝聚出來,然後,去衝擊四象圓滿。只有那樣,才能在這個動盪的時代,抓住一絲主動勸。

    玉清祖師離開時的提點,給他提供了一條路。

    或許……能成!

    張若塵沒有理會那隻水藻生靈,取出地鼎,走進虛無世界。

    說是虛無世界,實際上,根本不算虛無。

    這裡被各種混亂而強大的神力充斥,雷素靈的精神力雲霧,雷祖留下的雷電,鳳天留下的死亡之氣和鳳凰神火。

    這些神力太強大了,即便是虛無世界也不可能在十萬年內,將它們完全虛無化。

    對聖境修士,甚至是補天境的神靈而言,這裡如同禁地。一旦闖入,很可能會被雷祖遺留下來的一道雷電擊穿,被鳳凰神火煉成灰燼。

    但張若塵卻視這裡爲寶藏之地,走進混亂神力的中心,將地鼎催動,舉過頭頂,念道:“收!”

    地鼎上方,出現一個漩渦,將虛無世界中的各種神力,源源不斷收走。

    頃刻間,上億裡的虛空,被張若塵收入鼎中。

    地鼎周圍出現大量本源神光,鼎內的各種神力能量快速凝聚,化爲一塊塊屬性各不相同的晶石。

    有的是山嶽大小的神晶,充斥強橫的雷電,發出震耳的雷鳴聲。

    有的是精神力雲霧煉成,即像丹藥,又像晶石,霧靄迷茫。對精神力修士而言,可謂奇寶。

    有用神魂碎片煉成的丹藥,光芒瑩瑩,像星辰閃爍。

    ……

    修辰天神無聲無息飄來張若塵身後,眼神流動異彩,意識到張若塵說要助她恢復神魂,不是吹噓。

    有地鼎這樣的至寶,隨便一煉,就是一鼎天地奇珍。

    別說恢復到無量層次,就算是恢復到十萬年前的巔峰狀態,都是完全有可能的事。

    “張若塵,懷璧其罪啊,鳳彩翼就算對你有那麼一點意思,也肯定會奪了你的地鼎。本神太瞭解她了,她最多隻是想佔有你,得到你,而不是真的對你動了情!”

    修辰天神被玉清帶偏了,也覺得張若塵和鳳天的關係不一般,所以,才如此感嘆了一聲。

    突然感覺一絲涼意,修辰天神回頭看去,發現不知何時,鳳彩翼已經歸來。她長裙搖曳,面紗拂動,眼神很平靜,但偏偏寒氣襲遍修辰天神全身。

    ……

    待會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