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須彌聖僧德行遠播,方寸大師得其教導,亦是當時的大賢者。神女十二坊的修士,雖然相信他不會說謊,可是玉龍仙乃星桓天之主,隕落在雨辰神廟,卻不見其屍,怎麼可能不進入探查?”

    “白皇后成爲神女十二坊新主人之後,前後多次進入此間。發現,白天赤黃色戈壁空間收縮,可以相對輕鬆的到達神廟外。”

    “但,神廟的大門,卻佈置有高深的空間陣法,一座連着一座,很難闖入進去。”

    張若塵走到大門右側的石柱下,道:“陰遁九陣?此陣,恐怕擋不住白皇后那種層次的強者吧?”

    雖不知白皇后到底是什麼境界,可是,能夠成爲神女十二坊之主,能夠統領整個星桓天,修爲之強,必然是高深到了極點。

    一道奇異的聲音,傳入張若塵耳中:“有我在,她闖不進去。”

    “誰?”張若塵沉聲一喝。

    白卿兒亦是生出感應,但沒有聽到剛纔的聲音。

    剎那間,張若塵身上散發星輝神光,體內傳出大道乾坤之音,一圈圈光波,向四面散發出去。

    在白卿兒的目光中,此刻的張若塵,已是與天地相融,身周的空間,隨着他的呼吸,不斷收縮和擴展。

    整個天地,如同他的肺。

    已是達到一種玄妙絕倫的境界!

    豁然間,張若塵五指展開,舉過頭頂。

    二人身前的大地,隨之沉陷,出現一個長達數百米的五指深坑。

    五指深坑,向地底沉陷,向四周擴散。

    “師叔,師叔,快收手!”

    一個三尺高的娃娃,嗖的一聲,從地底飛了出來。

    他渾身長滿尖銳的刺,頭上扎小辮,辮子卻是一根碧綠的藤蔓,很像一個人形的榴蓮。

    隨着這個娃娃衝出,不遠處,纏繞在墓碑上的荊棘像是活了過來,緩緩的拖動。

    張若塵的身前,出現一道精神力光幕,擋住欲要衝過來的尖刺娃娃,道:“爲何叫我師叔?”

    尖刺娃娃連忙停下,雙臂合十,道:“師叔能夠在短時間內,掌控星門伏坤大陣,顯然是同門。而師叔體內,更有師祖的精純氣息,那麼肯定是師祖的弟子。”

    “阿吉,拜見師叔!”

    張若塵如今的精神力何等強大,早已將尖刺娃娃看得透徹,道:“你是方寸大師的弟子吧?”

    “半個弟子,半個弟子,只是在師尊那裡,記了一個名。”阿吉笑呵呵的道。

    名叫阿吉的生靈,是一株成神了的兇性植物,是這裡荊棘藤蔓的主藤,更是陰遁九陣的陣靈。

    阿吉道:“我是奉師尊之命,鎮守此處十萬年,一旦功德圓滿,就能成爲正式弟子。”

    “所以,我能控制陰遁九陣,是你的幫助?”張若塵道。

    阿吉笑道:“幫助師叔,對付敵人,是阿吉分內之事。”

    當時張若塵就很奇怪,自己雖然研究過陰遁九陣,但,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要操控一座星門伏坤大陣,已是十分勉強,怎麼可能同時操控得了比星門伏坤大陣複雜百倍的九陣?

    有陣靈相助,自然迎刃而解。

    阿吉帶着期待之色,問道:“師叔,師尊他老人家可還安好,可有忘記星桓天的阿吉?如今十萬年期滿,是否可以正式拜入他門下?”

    白卿兒道:“十萬年前,方寸大師離開星桓天后,遭遇了修羅族的青鹿神王,被一路追殺,逃入了海石星塢,至今下落不明。”

    此事,張若塵也有所耳聞。

    殞神島主逃出命運神殿後,便是讓千骨女帝前往海石星塢尋找方寸大師,如今千年過去,也不知道有沒有收穫。

    阿吉的兩顆眼球冒出火焰,吼聲道:“若非師尊在地底被那老屍鬼重傷,怎麼可能不敵青鹿神王。師叔,我們一起打上青鹿神殿,爲師尊報仇。”

    “這個嘛,得從長計議。”

    張若塵剛剛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死而復生,還不想立即就去作死。

    青鹿神王乃修羅族最近十個元會以來最驚才絕豔的雄主,短短四個元會時間,便是將一手創立的青鹿神殿,發展成爲修羅族排名第二的神殿,將那些傳承上千萬年的神殿,都比了下去。

    即便是神尊級別的存在,想要打上青鹿神殿,都得三思而行。

    不是人人都可以像血絕戰神那樣耍橫。

    阿吉徒然泄氣,道:“是啊,青鹿神王修爲強橫,不是我們可以力敵。若是師祖還在世該多好,一擡手,就能按死他。”

    阿吉這十萬年,雖然一直待在雨辰神廟,但前來探查和尋寶的修士衆多,怎麼可能不知道須彌聖僧寂滅的消息。

    張若塵問道:“大師兄爲何讓你鎮守此處十萬年?”

    “因爲陰遁九陣和陽遁九陣,只能維持一個元會的時間。師叔難道沒有感知到,陰遁九陣的力量,已經大幅度削弱?”

    阿吉頗爲得意,繼續道:“在陰遁九陣威力最強大的時期,在我的控制下,即便白皇后也休想破陣,進入雨辰神廟。”

    “我的意思是,爲什麼要鎮守在此處?”張若塵再次強調。

    阿吉恍然大悟,低聲道:“都是因爲地底的老屍鬼!”

    白卿兒心中微微一動,但沒有開口。

    “什麼老屍鬼?就是先前那隻腐爛神手?”張若塵問道。

    阿吉使勁點頭,道:“十萬年前,晚年的玉龍仙,壽元將盡,邀請師尊前來星桓天,欲要闖入雨辰神廟,尋找一件可以續命的寶物。但是,來到這裡之後,師尊才發現,這裡存在天大的兇險。”

    “這裡居然埋有大量神屍,受地底一股神秘力量的趨勢,在特定的時間,它們居然會活過來。”

    “直到這時,玉龍仙才向師尊吐露真相,請他來到星桓天,既是想要尋找續命寶物,也是想要超度這裡的神屍。”

    “因爲玉龍仙發現,雨辰神廟中的神屍,變得越來越活躍,已經快要鎮壓不住。一旦讓它們逃出去,整個星桓天必然生靈塗炭,化爲屍鬼陰界。”

    “所以,即便找不到那件續命寶物,她也必須在死之前,清理雨辰神廟,爲星桓天除掉這一隱患。只可惜,這裡的地底有一股強橫而神秘的力量,導致神屍根本無法超度。”

    張若塵向白卿兒看了一眼。

    白卿兒輕輕搖頭,道:“這些隱秘,我並不知曉。若是知道雨辰神廟,危險到如此地步,根本不會引你來到這裡。”

    “我所知道的,只有兩點。”

    “雨辰神廟中的確是有一件傳說中的續命寶物,一旦找到,對壽元即將枯竭,且修爲盡廢的你而言,將有無窮好處。”

    “第二點便是,在這裡佈下陣法的,乃是方寸大師。”

    “你們都是須彌聖僧的傳人,在我看來,以你對空間的理解,或許可以破這裡的陣法,進入雨辰神廟。至於危險,以你七十四階的精神力,加上我,合我們二人之力,應該可以應對纔對。”

    張若塵當然不是懷疑白卿兒是在利用他。

    若是在利用他,白卿兒自己根本不用前來,沒必要以身犯險。只能說,此處的兇險,真的超出了她的預估。

    阿吉道:“地底的老屍鬼,就是後來師尊和玉龍仙發現的,兇險中的兇險。”

    “幸好那個時候,它纔剛剛甦醒,師尊和玉龍仙使用了陽遁九陣和九根鎖神鏈,付出了巨大代價,纔將它鎮壓,鎖在了地底。”

    “陽遁九陣在地底深處鎮壓老屍鬼,陰遁九陣在地面鎮壓異化神屍。”

    “可惜,十萬年過去,陽遁九陣和陰遁九陣的力量都下幅度消減,已經快要壓不住老屍鬼。不過我的任務已經完成,可以離開去尋找師尊,就算這裡的神屍暴動,老屍鬼破禁逃出,也只是星桓天的劫難,與我無關。”

    “不行,你還得繼續在這裡鎮壓一些時日,待我想到妥善的辦法後,才能離開。”白卿兒道。

    阿吉雙手一攤,道:“憑什麼啊?你又不是我師尊,我憑什麼聽你的?”

    “師尊不在,師叔卻在呢!”白卿兒道。

    阿吉盯向張若塵,道:“師叔,她到底誰啊?我阿吉可是須彌聖僧的徒孫,方寸大師的弟子,身份何等尊貴。”

    張若塵沉吟了片刻,道:“修佛者以慈悲爲懷,心繫衆生。阿吉,如果你師尊在這裡,也肯定希望,你能繼續堅持一段時間。”

    張若塵走到阿吉身旁,蹲下身,欲要拍他的肩膀。

    但,看到全是刺,便緩緩的收回了手,道:“師叔的話,你要聽吧?”

    “可是師叔,陰遁九陣和陽遁九陣的陣法銘紋,都已經變得虛淡了許多,快要鎮壓不住。阿吉若是再不逃走,怕是會被那些神屍生吞活剝。”阿吉苦着臉說道。

    “我來試試吧,或許可以將陣法重新加強。”張若塵道。

    白卿兒終於問出心中的疑惑,道:“你的武道修爲,已經恢復了?”

    張若塵攤開右手手掌,掌心凝聚出一團柔和的生命之氣。左手手掌中,出現一團灰色的死亡之氣。

    生命之氣和死亡之氣,都達到了神氣級別。

    但,兩團屬性完全不同的神氣,很快散去,融入進環繞張若塵的一個圓圈之中。

    圓圈很不穩定,時隱時現,而且完全無法觸碰。

    張若塵的體內,沒有一絲神氣和規則。

    “還差得很遠。”

    張若塵輕聲一嘆,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踏上了一條什麼樣的修煉之路,但立即又精神重振,道:“刻畫空間陣法銘紋,使用精神力就夠了!”

    “轟隆!”

    驀地,數萬裡外,傳出一道強勁的戰鬥波動。

    張若塵心生感應,察覺到熟悉的氣息,臉色微微一變,道:“你不是說,沒有人可以晚上穿過赤黃色戈壁,來到神廟?”

    “那麼只能說明,他們是入夜之前,就進入了赤黃色戈壁。使用本源奧義,調動天地本源規則,造成的動靜太大了!”白卿兒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