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哈哈!小子,哪裡逃,給本神留下!”

    池崑崙提着沉淵古劍,不斷空間挪移,急速逃遁。身後,漆黑的陰冥之氣涌動,凝成利爪、骷髏、魔城……等等,兇駭至極的形態。

    白天的時候,感知到大量本源規則匯聚向雨虹山脈,池崑崙便是闖入進赤黃色戈壁探查。

    可謂初生牛犢不懼虎。

    池崑崙憑藉高深的空間造詣,竟是避開了神紋和空間陷阱,闖入到了赤黃色戈壁的深處。

    但,就在剛纔,卻遭遇了地獄界的神靈。

    此刻他傷得極重,鮮血順着劍鋒向地上滑落,沒有逃出多遠,便是被黑色陰冥之氣包裹。

    一尊七多米高的骨族神靈,從黑霧中走了出來。

    骨頭上,燃燒鬼火。

    骨族神靈嘴裡發出刺耳笑聲:“你就是張若塵和池瑤女皇之子吧?哈哈,倒是繼承了他們強絕的天資,修爲不弱,可惜在神靈面前,還算不得什麼。”

    池崑崙被一縷縷陰冥之氣,壓得渾身動彈不得,緊咬牙齒,怒視骨族神靈:“你也配提我父母的名字?”

    骨族神靈見在自己神力壓制之下,池崑崙居然還能保持站立,頓時不悅,隔空探出骨手,將沉淵古劍奪了過去。

    同時,一隻由神氣凝成的手掌,懸浮到池崑崙頭頂。

    “啊!”

    池崑崙嘴裡發出長嘯聲,雙腿被壓得不斷彎曲,頭皮上,已是滲出血液,眼中的怒火,像兩座烈爐在燃燒。

    沉淵古劍早已隨着張若塵一起名震天下。

    骨族神靈鎮壓住沉淵古劍的器靈,橫在身前,仔細觀察,笑道:“不愧是造化神鐵鑄煉的劍,現在雖然還只是鎮天級,將來卻大有可能達到次神級,甚至脫變成神器。真是一件價值不可估量的戰兵!”

    一道氣勢十足的聲音,在骨族神靈耳中炸響:“可惜你沒有資格擁有。”

    “什麼人?”

    骨族神靈的腳下,黑色神氣如浪潮一般一層層涌出。

    一輪血紅色的烈日,撕裂開漆黑無邊的陰冥之氣,由遠而近,向骨族神靈而來。

    血紅色烈日中心,站有一尊魁梧霸道的身影。他身穿厚厚神甲,背上有神焰凝聚出一對鳳凰羽翼,腳下血氣瀰漫。

    “轟!”

    “轟!”

    ……

    每一步踏出,大地隨之巨震。

    神勁氣波衝擊在骨族神靈身上,將其震得步步後退,骨頭髮出“咔咔”的聲音,似要散裂一般。

    骨族神靈認出前來的神靈,連忙單膝跪下,雙手呈上沉淵古劍,道:“黑暗神殿塔羅,拜見大屠戰神皇。”

    血屠走到骨族神靈塔羅面前,探手將沉淵古劍提了起來,目光睥睨,冷聲道:“算你識時務,若是再跪慢一點,你現在已經變成一枚神源。”

    塔羅相信眼前這個狠角色,真有可能做出這樣的事,因此不敢答話。

    他只是一個僞神而已,哪敢與真神叫板?

    血屠瞥了一眼池崑崙,道:“知曉他是何人?”

    “張若塵和池瑤女皇之子,乃崑崙界修士。”塔羅道。

    血屠道:“那你知曉,張若塵與本皇是什麼關係?”

    塔羅當然知曉,但這個時候豈能那麼說,道:“這倒是不知。”

    血屠豈能被他糊弄過去,擡起柱子那麼粗的左腿,一腳踢出去,將塔羅踢飛十多裡遠,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媽的,你們黑暗神殿是覺得本皇的實力不夠強嗎?我師兄屍骨未寒,現在就開始打他子嗣的主意,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本皇?”

    塔羅從泥土中爬了起來,已是怒火沖天,卻不敢發作,道:“以後不敢了!”

    血屠神情傲慢,道:“記好了,我師兄雖然已經隕落,可是我們情同手足,欺負他的子嗣,無疑是打本皇的臉。看黑暗神殿和青玄靈神的面子,你滾吧!”

    塔羅不想在這裡停留片刻,化爲一道神光,衝了出去,消失在夜幕中。

    “還是不服啊,走的時候,居然都沒有謝本皇不殺之恩。你這枚神源,遲早是我的。”血屠看着塔羅離開的方向,眼中殺意濃厚。

    若不是在場有另一位地獄界神靈看着,血屠根本不會放塔羅離開。

    一枚神源的價值可是不低啊!

    “見過血屠師叔。”

    池崑崙雙手抱拳,向血屠行了一禮。

    池崑崙並不知曉自己的父親,與血屠的關係是不是真有那麼親密,但,對方的確是出手救了他。而且,他現在是天庭的陣營,對方是地獄界的神靈。

    若是不認這個師叔,池崑崙不敢確定,今天能不能活着離開。

    別人都叫師叔了,爲了維持長輩的形象,根本沒辦法貪掉沉淵古劍,血屠心如割肉一般的疼,但還是十分灑脫帥氣的將沉淵古劍扔給池崑崙。

    “收好了!此劍在你父親手中,不知斬了多少英傑,千萬別被你給辱沒。當年欠你父親的一件至尊聖器,今日算是還上了!”

    池崑崙捧着沉淵古劍,眼神一陣痛苦,道:“血屠師叔高義,勝過天庭那些僞君子百倍。”

    щщщ▲TTKΛN▲¢o

    被他這麼一誇,血屠有些飄飄然。

    根本不敢說,就算搶了沉淵古劍,也不敢使用。萬一閻無神打上門怎麼辦?

    做爲死亡神尊的弟子,他血屠的確是可以在地獄界橫着走,但是,對閻無神還是有些發怵。

    “本皇與你父親,和你師尊,乃是同生共死的兄弟,怎麼可能要你一個小輩的至尊聖器?可惜了你父親,哎,若是他還在世,區區一個塔羅哪敢傷你。”

    池崑崙道:“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父親未必已死,或許還活在世間。”

    血屠笑着搖了搖頭。

    命運神殿早已推算過了,天地間,已經沒有張若塵的生命氣息。

    既被擎祖擊碎氣海和神源,所有寶物又都出現在池瑤女皇身上,總不可能又進入不可推算之地修煉了吧?

    “拿去,以後遇到地獄界的修士,報本皇的名字。快離開這裡吧,此地不是你一個聖境修士該來的地方。”

    血屠將一塊令牌,丟給池崑崙。

    池崑崙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令牌,足有門板那麼大,跟盾牌似的,上面印有“大屠戰神皇”五個蘊含強大神威的文字。

    不收白不收。

    池崑崙收下盾牌……不對,是令牌,告謝了一聲,便是隱藏氣息,離開了此處。

    一道散發腐臭屍氣的身影,走了出來,形態像是一隻烏鴉,道:“塔羅是黑暗神殿青玄靈神的神將,何必爲了一個已經死去的人,得罪黑暗神殿?”

    “古鴉師兄有所不知,池崑崙不僅是張若塵的子嗣,更是閻無神的弟子。閻無神未來的成就,誰說得清呢?”

    血屠總覺得,在死亡神宮的神靈面前,應該表現出一種冷漠無情的樣子。

    將所有一切推到閻無神身上,就是在告訴古鴉,我大屠戰神皇莫得感情,都是利益使然。

    “師弟倒是考慮得遠,閻無神還是值得結交。”

    古鴉的目光,向神廟的方向望去,道:“我們與雨辰神廟已經很近了,走,趕去看看,一定要小心一些。”

    赤黃色戈壁上,有空間陣法和神紋守護。白天的時候,雖然造成了巨大動靜,可是,卻沒有氣息逸散出去。

    古鴉和血屠之所以趕來,是因爲察覺到本源規則的異常波動,猜測雨辰神廟中說不定有大量本源奧義。

    恆古之道的奧義,任何神靈都要爭奪。

    不多時,血屠和古鴉已是來到雨辰神廟的大門下方,看着門內一座座蒼涼的墓碑,與破敗坍塌的建築,感覺到陰森而又恐怖。

    古鴉是上位神境界,道:“小心一些,此處有空間陣法。”

    “空間陣法有什麼了不起,在神靈面前,空間都如紙一般可以輕鬆撕碎。”

    血屠釋放出神火,從掌心打出。

    “是神陣。”古鴉道。

    血屠嚇了一跳,眼看神火就要衝擊在大門上,連忙張嘴一吸,將所有火焰吸了回來,吞入腹中。

    “好險,空間神陣可不是鬧着玩的,幸好沒有觸動。”血屠道。

    張若塵和白卿兒站在大門下方的空間陣法中,看着來到此處的兩位地獄界神靈。

    “古鴉,死亡神尊的弟子,上位神境界,算不上什麼強者。但,能夠修煉到上位神的層次,也絕不是弱者。”白卿兒道。

    白卿兒眼光極高,如此評價古鴉,實是有些貶低。

    在張若塵看來,這個古鴉身上的氣息,比同樣是上位神的詭四強大了太多,根本不是他們現在可以抗衡。

    但,那是在別處。

    在這裡,卻是張若塵說了算。

    “你迴避一下吧!”張若塵道。

    白卿兒猜出他想做什麼,道:“你想見血屠?”

    “他來得正好,我現在很多事不方便親自去做,得有人做我的刀。”張若塵雖然找到了恢復修爲和壽元的路,可是現在畢竟還沒有完全恢復。

    況且,經歷了擎祖一事,張若塵深刻的認識到,自己在那些頂尖強者的眼中威脅是何等之大。

    誰敢保證,擎祖不會第二次出手?

    還是藏拙一些安全。

    恐怕白卿兒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親一直受制於人,更不知自己體內流淌着逆神族的血液。他可不希望,白皇后的遭遇,再發生在白卿兒身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