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來試試,或可破陣。”

    古鴉的身上,瀰漫出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猶如蛛網一般,向四面八方而去。

    規則神紋所過之處,溫度急速下降,空間近乎凝固。

    以血屠中位神的修爲,竟是都感覺到冰冷刺骨,向遠處後退,心中暗道:“不愧是上位神,真是可怕,本皇得修煉多少年,纔能有如此修爲?可惜師兄已死,否則借他的日晷修煉,應該很快就能追上古鴉。”

    只有時間神陣,才能支撐神靈在裡面修煉。

    但,宇宙中,時間神陣何其稀少,是稀缺資源。

    幸好命運神殿就有兩座,而且新神不用繳納神石,可以免費在裡面一直修煉到中位神境界。

    許如來在時間神陣外排隊了數十年,一直等待血屠出來,才得以進入陣中修煉。

    可是再強大的時間神陣,又怎麼比得上日晷?

    “日晷應該是落入了池瑤手中,做爲師弟,本皇應該去討要回來。不行!名不正,言不順。若是能夠讓師尊寫一篇神諭,以師尊的名義去索要……嘿嘿!”血屠嘴角上揚。

    這位師尊,當然是血後。

    血屠知道,自己不是池瑤的對手。

    可是,只要名正言順了,憑一張嘴,能夠將池瑤罵出來。

    到時候,再煽動羅乷公主、閻折仙、夏瑜這幾個本就欲要對付池瑤的狠角色,組成討伐聯盟,佈下天羅地網,不信奪取不到日晷。

    雖然剛纔放在了池崑崙,讓血屠感到有些遺憾。

    但想到,那畢竟是師兄之後,用他來威脅池瑤,豈不顯得大屠戰神皇太過薄情寡義?手段太過卑鄙?太沒有底線?

    不行,不行。

    神尊的弟子,這點臉面還是要的,怎麼也得向閻無神、閻昱他們看齊。

    對付池瑤,卻沒有那麼多顧忌。畢竟,師兄很有可能就是被那臭娘們害死的,討伐她,就是在爲師兄報仇,會有很多人支持他。

    血屠正在腦海中構思策略,忽的,旁邊空間猛烈震盪,還沒等他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一道凸起的空間波,擊穿護體神火,落在他身上。

    “不好,在這麼危險的地方,怎麼能走神呢?剛纔想什麼去了?”

    血屠背上九對血翼展開,腳下血海瀰漫出去,欲要定住空間。

    漸漸的,空間平靜下來。

    但血屠卻發現,自己陷入了空間神陣,身下一片漆黑,頭頂上空羣星閃耀。

    還好,不是在虛無空間中。

    血屠警惕四周,沒有看見古鴉的身影,冷哼一聲:“這個古鴉不靠譜啊,難怪是師尊座下最差勁的一個。不瞭解空間之道,卻偏要嘗試破陣,真是害人害己。”

    雖爲師兄弟,但,這是他們第一次一起外出執行師尊的命令。

    沒什麼交情。

    能夠表面客套一下,尊稱古鴉一聲師兄,已經是給足面子。當然也是看在他上位神的修爲上面,不得已而爲之。

    在古鴉面前,血屠不敢殺塔羅奪取神源,已是說明他對這位師兄的不信任。

    “你就不怕這話被古鴉聽到?”

    “什麼人?”

    血屠身形一轉,盯向後方。

    只見,一道與張若塵一模一樣的身影,站在虛空中,身周空間扭曲,有大量空間漣漪。

    而且張若塵身周的那些空間漣漪,都散發明亮光華,肉眼可見,將他映照得神聖而又神秘,彷彿站在另一個時空,在與血屠對話。

    血屠先是一怔,但很快察覺到對方與張若塵的氣息完全不一樣,於是裝出大喜的模樣,飛了過去:“師兄,師弟我就知道,你一定沒死。哈哈!”

    “誰在謠傳我已經死了?”張若塵道。

    “給本皇去死!”

    衝到近處,血屠身上煞氣沖天,嘴裡吐出神火。

    神火化爲一隻鳳凰,爆發出融煉世間萬物的熱量,撞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探出一隻手掌,以陣法,扭曲空間,化解神火鳳凰爆發出來的力量。

    “你到底是誰,還不現出真身?”血屠怒目圓睜,渾身都在燃燒,神軀如同燒紅的鐵塊。

    任憑他爆發出來的力量毀天滅地,但空間漣漪,卻輕鬆化解。

    張若塵與他對視,道:“這便是我的真身!”

    “還裝?以爲本皇是尋常修士那麼好欺騙?你的變化之術太低級,只是改變了容貌和聲音,身上的氣息與張若塵完全不同。”

    血屠聲音字字如雷,震耳欲聾,凝聚出一道神通拳法,攻了出去。

    “你居然是這樣認爲的,好吧,證明給你看!”

    張若塵收回了手掌。

    血屠神力強橫,以摧枯拉朽之勢,一拳擊穿扭曲的空間,落在張若塵身上。

    拳頭比張若塵的身體,還要巨大。

    “嗡!”

    如天鍾撞響。

    張若塵身上爆發出萬丈金光,密密麻麻的梵文浮現出來,將血屠打出的拳勁,原原本本的還了回去。

    “轟隆!”

    血屠向後拋飛,嘴裡吐出一口神血。

    這時,時間的流速,彷彿變緩了一般。血屠一邊拋飛,一邊與張若塵對視,臉上的神情發生豐富變化,完成了震驚——詫異——平靜——興奮,四個層次的過渡。

    至於爲什麼是平靜之後興奮,而不是興奮之後平靜,就不得而知了!

    飛出去數百里,血屠纔是定住身形。

    他激動得淚流滿面,絲毫不顧身上的傷勢,飛向張若塵,道:“師兄,我錯了!我居然沒有將你認出來,居然直呼了你的名諱。”

    張若塵哪裡能不瞭解血屠?

    這傢伙,嘴上一口一個“師兄”喊得起勁,實際上心中想法多得很。若是戰力壓不住他,他會叫師兄纔是怪事。

    況且他還是一個無利不起早的主。

    不過,他先前能夠出手救下池崑崙,還將沉淵古劍還了回去,倒是大大的出乎張若塵預料。

    無論血屠是出於哪方面考慮,內心深處多少還是記住了昔日的恩情和交情,不是那種唯利是圖、沒有底線之輩。

    而此刻,血屠也在心中暗暗慶幸,自己先前壓制住了貪念。

    他苦着臉,道:“師兄,我先前見到了崑崙,沒有你在他身邊,連一個僞神都敢欺負他。塔羅他死定了,青玄靈神也救不了他。我是怕古鴉今後拿這件事要挾我,才嚥下了心中惡氣,沒有弄死那個混蛋。”

    張若塵收起了身上的佛光,道:“你做得不錯。”

    血屠在張若塵身上一陣亂摸,着重摸張若塵的頭,道:“師兄,這些年到底怎麼回事啊?你去哪裡了?你的奧義,你的戰兵,你的修爲,爲何都去了池瑤那裡?她把你怎麼了?”

    見張若塵身上又有佛光浮現出來,血屠嚇得連忙收手。

    張若塵道:“與她無關!奧義、戰兵、修爲,皆是身外之物,都是我送她的。”

    身外之物?

    血屠倒抽一口涼氣,道:“師兄還缺女人嗎?”

    “怎麼,你想變成女人?”張若塵道。

    血屠道:“師弟我認真的,我父神子女衆多,其中有兩位雙胞胎妹妹,天資不俗,花容月貌,不敢說做師兄的妾室,收做侍婢如何?”

    “別開玩笑了,此次見你,是有正事相商。”

    張若塵揹負雙手,走在漆黑的虛空中,腳下的空間自動凝結,道:“知道我來星桓天的目的嗎?”

    張若塵沒有使用神氣,卻可以控制空間,倒是把血屠給鎮住。

    血屠道:“莫非師兄也想娶白卿兒?可是師兄與她之間,怨恨很深,除非得到天尊寶紗,不然師兄你沒有希望的。”

    “娶不娶,暫且先不說。”

    張若塵道:“我找你來,是想讓你幫我對付一個人。”

    “說吧,殺誰?若是師弟我皺一下眉頭,就不配封稱大屠戰神皇。”血屠胸口拍得震天響,信心十足。

    張若塵眼神鋒銳,道:“商弘!”

    “噗!”

    血屠一口鮮血吐出來,連忙道:“師兄別擔心我,只是先前被佛祖舍利的力量傷得太重,短時間內,恐怕無法與神級強者動手。商弘?好,等我傷勢恢復,第一個取他性命。”

    張若塵控制了佛祖舍利的力量,所以知曉血屠的傷,實際上,乃是被商弘的名字嚇出來的。

    “不用那麼害怕,我知道你不是他的對手。”張若塵道。

    血屠哭喪着臉,道:“並非師弟我怕他,實在是差了十萬年修爲啊!若是師兄你開啓日晷,讓我在裡面修煉十萬年,出來之後,我一定打得商弘哭着求饒。但現在,商弘一隻手就能按死我,而且還是死得很徹底的那種。”

    “況且商弘何等人物,真理使者,修《三尸煉道》,被天堂界當成未來神尊培養,更是商天之孫,豈是那麼好殺?一旦動手,商天很快就能感應到。這是牽一髮動全身的大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