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本天雖只有百分之四的黑暗奧義,但虛窮掌握有百分之七的黑暗奧義。”鳳天說出這話後,觀察張若塵的神色。

    鳳天修煉何止百萬年,殺了不知多少神靈,才收集百分之四的黑暗奧義。可見,獲取黑暗奧義是何等不易!

    虛窮,顯然是那隻水藻形態的生靈。

    這古怪的傢伙,掌握的黑暗奧義,居然比鳳天還多。

    張若塵當然很想凝聚太陰,實現修爲上的大跨越,但很快平復心中情緒。天下哪有這種好事?

    鳳天肯定是故意在引誘他。

    張若塵平靜的道:“黑暗奧義對我的確很重要,只是煉化了一位神王而已,不至於賞賜於我這麼大的好處。鳳天有什麼條件,直接提吧!”

    “你想得倒是美,這些黑暗奧義可不是送給你的,你凝練了太陰,得還回來。”鳳天道:“先別療養了,跟我走!”

    張若塵感到意外,鳳天居然沒有提條件。

    她竟這麼好相處?

    ……

    五行觀觀主鶴髮童顏,手持拂塵,早已是降臨到這片星空,腳下是一片五彩祥雲。

    如此高調煉化一尊神王,他怎麼可能感應不到?

    “譁!”

    前方的天地規則散開,灰霧成橋。

    戴着面紗,絕色女子模樣的鳳天,從霧橋上邁步走出來,身姿十分輕盈。

    在她身後,跟着一位英俊不凡的年輕男子。

    那年輕男子雖然已經儘量提振精氣神,但依舊滿臉疲態,很虛弱的樣子。

    接連受傷,大量壽元流失,又神氣消耗過度,鐵打的人也扛不住啊!

    觀主看到那年輕男子,一雙深邃神目中浮現出冷意。

    鳳天突然停步,便是在觀主目光的注視下,纖纖玉指點向張若塵眉心,將大量黑暗奧義傳給了他。

    同時,還幫他恢復了神氣。

    不死戰神也降臨在這片虛空,手中提着一杆戰戟,虎軀威武,看到眼前這一幕,不禁瞳孔猛縮,繼而笑了起來。

    張若塵一邊接收黑暗奧義,一邊觀察遠處虛空中的兩位天,哪裡不知道鳳天是在故意作妖。

    但觀主和不死戰神,你們好歹是宇宙中最至偉的強者之二,要不要這麼膚淺?

    能不能透過表面看真相?

    我張若塵當今天下第一等的英傑,難道就真的只能吃軟飯?鳳天會不會看中的是我的天資?或者是我背後的那幾位大人物?

    鳳天低聲向張若塵訴說了什麼,纔是轉而騰飛起來,與不死戰神、五行觀觀主立於三方。個個氣勢絕倫,整個空間像分成三份,呈現三種不同的星空景象。

    張若塵聽不見他們在商議什麼,但,能夠讓敵對的雙方暫時停手,顯然是因爲第三方勢力,雷族!

    因爲玄一和雷族的關聯,即便是天庭,對雷族多半也是敵意更多。

    張若塵目光落在不死戰神身上,仔細打量。在不死血族,曾見過他的戰神雕像,自然可以將他認出。

    不愧是不死血族的第一戰神,更是號稱不死血族的第一強者,渾身肌肉如鋼鐵一般,血氣厚重得像是體內存有一座血海。

    感應到張若塵的目光,不死戰神投過去一道友善的笑意。

    再怎麼說,張若塵體內有一半的不死血族血脈,且足夠優秀,不死戰神對他沒有敵意。

    張若塵向不死戰神行了一禮,繼而看向觀主。

    不得不說,張若塵還是很佩服觀主,竟然敢獨自一人前來,直面鳳天和不死戰神,這等底氣和魄力,天庭有幾位天擁有?

    “你好自爲之!”

    觀主冷沉的神音,在張若塵耳中炸響,眼中帶有恨其不爭、怒其墮落的神色。

    沒辦法,鳳天這樣的恨人,今天所做之事早已超出衆人理解的範疇。又是出手營救,又是贈送黑暗奧義,換做任何人來了也得多想。

    張若塵感覺自己被坑得很慘,被師德神王臨死時坑了後,又被鳳天坑。

    這些人個個修爲強大,身份高絕,卻死盯着他一個小輩坑。而且他們挖的坑,都很深,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掉進去,很難爬得起來。

    這不公平,完全不講神德!

    特別是鳳天,太陰險了,顛覆了張若塵心中她“直”、“狠”、“磊落”的形象。

    “張若塵,告訴玉清,無量北征歸來之前,最好莫要出來興風作浪,不然殺無赦。”

    傳音丟下這句話,鳳天與不死戰神、五行觀觀主,消失在虛空。

    名叫虛窮的水藻生靈,衝入虛無世界,向星空防線所在方位而去。

    張若塵身上壓力一輕,虛空變得平靜。

    “三大至強一起離開,他們這是要去雷族?要聯手滅雷族?”

    張若塵只是想到此處,好奇心大漲,很想跟上去看看,但,最終忍了下來。

    這種諸天伐族的大事,固然很有看頭,但亦很危險。

    若不危險,他們三大強者中的任何一人出手就能毀滅一方,隻手斬萬靈,何須一起趕去?

    他們前往雷族倒也是一件好事,否則幾大諸天壓在頭上,那種感覺太難受,張若塵完全是承受了他這個年齡不該承受的壓力。

    “或許,可以趁此機會,先解決百族王城和星桓天的危局。”

    張若塵窺望星空,在這片星域,隨處可見地獄界各方勢力建立的堡壘和戰城。百族王城各族這些年的日子必然不好過,在天尊墓修煉期間,玉靈神曾多次傳音向他求救。

    鳳天離開前,顯然是猜到張若塵會干涉百族王城的爭鬥,所以才說了那句警告玉清的話。

    換言之,只要無量不參與進去,就在她容忍的範圍內。

    張若塵有些猜不透鳳天在想什麼,若要阻止他,直接將他的修爲封印,或將他收入地獄之門,豈不更加穩妥?

    難道她是故意放縱?

    “陰險啊!她看來並沒有完全相信我的話,在試探我。”

    張若塵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因爲目前的情況而言,張若塵唯一能做的,就是趕在三大諸天從雷族歸來之前,將百族王城和星桓天遷往劍界。

    真要這麼做了,也就落入鳳天的算計中。

    ……

    大心猿祖界。

    這是百族王城所在星域中的一座大世界,曾屬大心猿一族,如今,已被黑暗神殿大軍佔據。

    整座大世界皆被黑暗之氣籠罩,大陸化爲黑土,不斷有聖艦和骨獸飛出去,穿梭在各個大世界之間。

    這裡成爲黑暗神殿攻打百族王城的總營,亦是奪取星域中各種資源的收匯據點。

    一座數萬米高的宏偉神殿中,黑暗神殿諸神齊聚,正在商議要事。

    雨師持着一根神杖,從外面走進來,道:“堂主有令,黑暗神殿諸神立即撤離百族王城星域。一個月內,所有軍隊亦要全部撤離!”

    短暫的安靜後,喧譁聲大作。

    “這是爲何,鳳天大人在星空防線和黑暗大三角星域大顯神通,如今正是放手一戰的大好時機,爲何要撤?”

    “百族王城的繁星囚籠大陣已是千瘡百孔,近日就能攻破。”

    “據說百族王城爲了催動繁星囚籠大陣,已是耗盡神石。只需要再發動一次神潮,必能破之。”

    ……

    修爲達至太虛境的鎮雲大神站起身,石軀高大,俯看雨師,道:“我們乃是奉穆託戰神之令,必要攻下百族王城,爲黑暗神殿立卓絕功勳,如今攻克在即,還請雨師姑娘回去告訴無月大人,我等……恕不從命!”

    “你們以爲師尊爲何這般做?她是在救你們。你們不從命,小心命就沒了!”雨師道。

    黑暗神殿的另一位太虛大神冷笑一聲,他名叫赤玄,身上鬼氣厚重,規則如神鏈般在身周閃爍,道:“雨師姑娘指的是張若塵吧?此子有些本事,能從多位太虛大神的追殺中逃走,但,借的不過是神王符、神尊符的力量,不足爲懼。”

    鎮雲大神道:“回去告訴無月大人,她雖嫁給了張若塵。但別忘了自己也曾是黑暗神殿的神靈,是異天皇教授了她修煉法。”

    “既然已不將自己當成黑暗神殿的神靈,就莫要再插手神殿內部的事。”另一位大神強者陰陽怪氣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