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老先生!”

    冥花坊主美俏的臉上,浮現出欣喜之色,萬萬沒想到會在赤黃色戈壁中遇到張若塵。

    但很快,她臉上的喜色,轉爲憂色,忌憚萬分的道:“快逃離這裏,那人是陰陽界的界尊綵衣神,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綵衣神啊,略有耳聞。”

    張若塵笑了笑,將冥花坊主柔軟且幽香的嬌軀,放到地上。

    冥花坊主發現與之前相比,老先生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不再是被愁苦和落寞籠罩,雖然依舊蒼老,依舊生命之火微弱,但是,眼中的笑意卻蘊含無限生機,蘊含自信和鬥志。

    這讓她觸動極深,心中暗道:“老先生都只剩一絲生命之火,尚且能夠如此,我才六萬歲,未來還有悠長的壽元,爲何卻認定自己無法破境到上位神?爲何會被綵衣神輕輕鬆鬆擊潰心境,喪失鬥志?”

    冥花坊主眼神變得銳利,爆發出神靈該有的強大威勢,與張若塵並肩而立,投目望向綵衣神,道:“我們的確是無處可逃,即便逃去雨辰神廟,多半也是死路一條。既然如此,便拼死一戰。”

    “哧哧!”

    她美豔的身上,冒出黑色神火。

    體內的神血和壽元都在燃燒,散發出來的氣息,達到堪比中位神巔峯的層次。

    綵衣神的目光,看了張若塵半晌,露出一抹獰然的笑意:“本座知道你是誰了,你就是那個殺死巫馬九行的老頭子吧?”

    “你錯了!”張若塵道。

    綵衣神道:“不可能有錯,你想否認都沒用。天下哪有那麼多精神力剛好七十四階的神靈?”

    “我的意思是,不僅巫馬九行是被我殺死,魔瞳和四甲血祖也是死在我的手中。”張若塵道。

    冥花坊主儘管已做好戰死在這裏的心理準備,可是,聽到張若塵的話,還是嚇了一跳。但她卻暗暗佩服,知曉老先生說出這番話,是破釜沉舟之舉。

    要麼戰死這裏,要麼殺死綵衣神。

    她道:“老先生,眼前這個綵衣神,只是一道分身,應該不能久戰。只要我們能夠多拖延一些時間,拖到他的力量開始下滑,勝利就將屬於我們。”

    “別燃燒神血和神魂了,你的修爲太弱,就算拼死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退遠一些,我來收拾了他。”

    張若塵反手一袖,抽在她的胸口,化爲一股風勁,將她吹得飛了出去。

    下一瞬,張若塵乘風而起,飛到半空。

    “來得好。”

    綵衣神雙手攤開,這片地域,響起“嘩啦啦”的水聲,空氣像是化爲了大海,像水浪一般的衝撞和流淌。

    冥花坊主只感覺,四周變得陰寒至極。

    她知以老先生的精神力強度,絕不可能是綵衣神的對手,欲要衝上去與他並肩作戰,可是,卻被無形的水浪衝擊得倒退而回。

    “這股力量是……”正在冥花坊主驚疑不定之時。

    綵衣神大喝一聲:“弱水三千裏。”

    一條弱水長河,在他頭頂上方顯現出來,波瀾壯闊,蘊含與天庭天河同源的神祕氣息,直向張若塵衝擊過去。

    弱水流淌過的地方,即便是玉龍仙十萬年前留下的神紋,與方寸大師留下的部分空間手段,皆被沖毀。

    天地規則變得紊亂,在這樣的情況下,精神力神靈想要調動天地之力,將變得無比艱難。

    “不愧是一座強界之主,居然修煉出如此厲害的神通,不容小覷。”

    張若塵如此感嘆一聲,在弱水衝擊來之前,身形消失。

    綵衣神一擊即空,臉色隨之一變,立即回身。

    發現,張若塵出現在了他身後的天空,依舊凌空而立,胡發飛揚,像是根本沒有將他這個一界之主放在眼裏。

    直到此刻,冥花坊主才意識到,自己低估了老先生。

    仔細觀察後,她終於發現,雨辰神廟中的空間神陣,早已籠罩在這裏,老先生始終都站在陣法中。

    “難怪老先生那麼自信,原來是有空間神陣相助。這下太好了!就算綵衣神修爲再強,怕也不是老先生的對手。”

    冥花坊主當然知曉雨辰神廟中空間神陣的厲害,即便是城主都闖不進去。若是綵衣神的真身前來,她或許還會擔心一二。

    只是一道分身,怕不會是老先生的對手。

    “原來老先生還是一位陣法高手,或許真的應該拜他爲師,可以學習到更多的東西。”

    對老先生,她心中不僅有感激,更有欽佩。

    “嘩啦啦!”

    弱水長河的威力的確強橫,尋常上位神對上,怕是都討不得好。

    但,在空間神陣中,張若塵應對得遊刃有餘,即便弱水再強,卻連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綵衣神知道對方是在消耗自己的神力,沉聲道:“這樣躲來躲去有什麼意思?你既然聲稱殺死了巫馬九行、魔瞳、四甲血祖,便亮出真本事來,堂堂正正鬥一場。”

    “你連陣法都破不了,還想與我鬥?”張若塵道。

    綵衣神氣得幾乎癲狂,區區一個七十四階的精神力神靈,居然敢以這種語氣與他說話。

    太放肆了!

    “你不過只是借了方寸大師當年佈置的陣法才能逞威罷了!本座若是真身前來,破陣,是輕而易舉的事。”

    張若塵站在離地百丈高處,頭頂神霞滿天,渾身飄然出塵,宛若一尊神祇,道:“好!成全你,現在便用真正的力量,將你擊敗。”

    綵衣神大喜,以爲對方是中了自己的激將法,揮手再次打出弱水長河。

    這一次,站在半空的老頭,果然不閃不避。

    “真是找死啊!”

    綵衣神嘴角上揚,剛剛念出這一句。

    “轟隆”一聲巨響,滾滾流淌的弱水長河,被一根山峯一般粗大的烏金棍子擊碎,水滴化爲一場瓢潑大雨,灑落在綵衣神和冥花坊主身上。

    “烏金戰天柱!”

    冥花坊主第一時間,認出這件至尊聖器,心中本是已經十分詫異。但,看見持着這件至尊聖器的那位年輕少女之後,更是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以綵衣神的修爲和身份,看見一件鎮天級至尊聖器,自然是不會有太大觸動。

    更不會知道,這件至尊聖器的上一位主人,是哪個聖境修士?

    不過,當他看到站在張若塵身旁,那個滿頭銀絲,赤着一雙雪白可愛的腳丫,長着一對小巧龍角的少女後,卻是臉色勃然一變,失聲道:“玉龍仙,你還沒死?”

    “譁!”

    玉龍仙持着烏金戰天柱,速度快如光,剎那間飛到綵衣神近前,一棍子橫劈出去。

    至尊之力凝出水幕光波,將空間撕裂開一道長長的口子。

    她力量之強,簡直就是一條人形的神龍。

    “轟隆!”

    綵衣神無法抵擋,腹部內陷,拋飛了出去,將一座山丘撞得粉碎。

    玉龍仙騰飛起來,雙手持棍,直劈下去。

    “神光護體。”

    綵衣神很快從驚異中鎮定下來,體內神氣,全部注入身上彩衣。

    這件綵衣,可謂是綵衣神的第一至寶,乃是使用七種不同的神煅物質煉製而成,蘊含七種不同的力量。

    有護體神陣融入其中,有激源雷電藏在每一根絲線裏面,有寂滅天火儲存在袖中……

    從成神以來,綵衣神一直在反覆祭煉這件綵衣,投如了大量資源。

    如今,這件綵衣,已是成爲最頂尖的混元級至尊聖器,甚至勉強可以算是一件次神級至尊聖器。

    “譁!”

    綵衣上,爆射出萬千霞光,宛如神燈綻放。

    若不是在空間神陣中,神光怕是可以將整個星桓天都照亮,數千萬裏之地都會化爲神光海洋。

    烏金戰天柱和綵衣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大地猛烈一震,向下沉陷。

    玉龍仙和綵衣神戰入進地底,打得赤黃色戈壁中一座座山丘崩塌,大地碎裂,塵土紛飛。

    張若塵懸在半空,手持萬咒天珠,施展軍道冥法咒,控制着玉龍仙。

    軍道冥法咒,是《冥兵卷》上的核心咒法。

    也不知是因爲無極聖意的原因,還是真理之心的輔助,張若塵現在的學習速度和參悟速度,快得驚人。

    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學會了《冥兵卷》上的煉製神屍之法。

    不過,控制神屍戰鬥的軍道冥法咒,卻是極難修煉,張若塵目前只掌握了皮毛,必須要借萬咒天珠,才能施展出來。

    而且玉龍仙與別的神屍不同,從一開始,就是詭異的“活”了過來,戾氣極重,戰力強橫,以張若塵七十四階的精神力,也是拼盡全力,才能掌控她。

    短時間內,怕是無法再煉製別的神屍。

    “轟隆!”

    一大片赤黃色戈壁沉陷,玉龍仙化爲一道銀色光柱,從塵土中飛了出去,出現到張若塵身旁,一隻手提着烏金戰天柱,另一隻雪白的小手中,抓着一件染血的綵衣。

    顯然,綵衣神的分身,已被她打爆。

    張若塵從她手中,接過綵衣,感受着她身上強大的煞氣,喉結上下動了動,還真有些怕駕馭不住她。

    被她打一棍子,張若塵也得爆開。

    “等本座的真身駕臨,你們都得死。”

    怨毒而嘶啞的聲音,從地底傳出。

    沉陷下去的地底中,飛出一縷縷神光,向赤黃色戈壁外的方向飛去。每一縷神光,都是綵衣神的一道神念。

    三千萬道神念,如今只剩不到三千道。

    張若塵搖頭一笑,將十二枚噬魂鈴打出去,將綵衣神的殘餘神念,盡數收入鈴鐺中。

    地面上,冥花坊主怔怔失神的,望着站在半空的老者和玉龍仙,大腦一片空白。她雖然沒有見過玉龍仙,可是,卻見過玉龍仙的神像和畫像。

    ……

    天下神女城。

    白皇后、綵衣神、黑心魔主、商弘、白卿兒,依舊還待在神女王殿中。

    “噗嗤!”

    綵衣神忽然口吐鮮血,仰頭倒在地上,頭髮有一大半都變成白色,臉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皺紋。

    黑心魔主和商弘皆是勃然變色,立即將他攙扶起來。

    綵衣神眼中迸發出炙熱的神火,怒吼一聲:“誰?到底是誰滅了本座的分身?”

    “嘭!”

    他雙臂揮出,將黑心魔主和商弘震飛出去,身形化爲一道神光,飛出天下神女樓,直向雨虹山脈而去。

    一具分身和三千萬神念毀滅,皆是小事,憑藉丹藥輔助,是可以修煉回來。

    但,如果七源綵衣遺失,他是真的要發瘋。

    黑心魔主冷聲質問白卿兒,道:“到底怎麼回事?雨虹山脈爲何如此兇險,綵衣神的分身穿的是七源綵衣,怎麼可能會出事?”

    白卿兒沒有被他的大神神威嚇住,淡淡的道:“魔主質問晚輩幹什麼?晚輩先前就已經說過,雨辰神廟很危險。”

    “沒錯,雨辰神廟中有方寸大師留下的空間神陣,即便是本城主前去,都得小心翼翼。”白皇后道。

    “走,我們去看看,所謂的雨辰神廟到底有多了不得,連大神都闖不得。”

    黑心魔主多疑,不相信白卿兒和白皇后,拉着商弘,向外走去。

    只是一個綵衣神,白卿兒已是有些擔心張若塵會頂不住,豈會讓他們再趕過去?

    她道:“天尊遺地,詭異絕倫,即便是大神也得抱有敬畏之心。十萬年前,神女十二坊的上一代主人玉龍仙,便是隕落在裏面。”

    黑心魔主和商弘皆是停下腳步,臉色驟變。

    “這話,你爲何不早說?”黑心魔主沉怒,雙眼宛若兩座深淵黑潭。

    玉龍仙都隕落在雨辰神廟,黑心魔主和商弘哪裏還敢輕易前去,他們可不想因爲一個綵衣神,搭上自己的性命。

    白卿兒與他對視,道:“魔主指的是哪一句?晚輩一開始可就說了,雨辰神廟是星桓天尊二弟子的道場,很危險。對了!你們還是趕緊去雨辰神廟吧,萬一綵衣神遭遇了不測,神女十二坊倒是不好向天庭交代。”

    越危險,才越刺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