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照你這麼說,區區一個商弘,還殺不得了?”

    張若塵側目盯去,有些不悅。

    血屠道:“商弘絕非區區,你是沒有看見他和海尚明宮那一戰,簡直驚天地懾鬼神,刷新了所有觀戰神靈對上位神的認知,讓我是清楚的知道,什麼是未來神尊。而且那一戰,我感覺他還有藏匿,沒有將本事盡顯露出來。”

    “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我就問一句,若是我外公出手,能不能殺?殺不殺得了?”張若塵道。

    血屠大駭,是真的被這話嚇住。

    要請戰神出手?

    “大族宰若是親自出手,當然殺得了,自然能殺。大族宰的背後,可是我們整個不死血族,怎可能懼他商天?”

    “那你覺得,我請得動外公嗎?”張若塵問得。

    血屠道:“請得動,太請得動了!”

    “所以我要商弘死,他是不是必死無疑?”張若塵道。

    血屠不敢反駁,總覺得自己這個神尊弟子,與大族宰家的神三代相比,差得有點遠。

    “我要商弘死,他就必死無疑”這樣的話,讓血屠再修煉十萬年,也沒自信說出來。

    乾咳了兩聲,血屠訕訕道:“師兄啊,你和商弘到底是有多大的仇,需要鬧得這麼大?別到時候,引發了天級戰鬥。而且,我們不死血族沒必要出這個頭,若是造成不死血族和天堂界的大戰,豈不是讓上三族和中三族偷着樂?”

    ωwш★ тTk ān★ C O

    張若塵一拍血屠的肩膀,欣慰的道:“你能勸出這一句,看來你雖加入了命運神殿,卻還心繫不死血族。很好,我決定,送你一場大機緣。”

    血屠眼睛一亮,道:“我就知道,師兄乃是血屠的親師兄。什麼大機緣?”

    “四甲血祖是我殺死的。”

    張若塵取出一枚血紅色的神源,在掌心把玩。

    血屠盯着神源,心中暗驚,這就是元會級天才的實力嗎?瘦死的元會級天才,比元會級代表人物大?

    修爲廢了,殺中位神都還跟玩似的。

    至少血屠現在,還沒有殺死四甲血祖的實力。

    血屠豎起大拇指,由衷的佩服,道:“四甲血祖可是中位神巔峰的老牌神靈,修爲極其深厚,此事若是傳出去,師兄之名,瞬間又能響徹寰宇,足以威懾那些唱衰師兄的宵小。”

    “我還活着的消息,不能告訴任何人。一旦泄露……”張若塵道。

    血屠道:“明白!一旦泄露,我割了自己這條舌頭。”

    張若塵道:“功德神殿的焱神,精靈族的凱蘭斐利,光明神殿的伽臨南,都在這片赤黃色戈壁中。而且,我知道他們在什麼位置。”

    血屠一點就透,道:“師兄是想先殺了他們,斬商弘的臂膀?”

    “不是我,是你。”張若塵指向他。

    血屠尷尬一笑:“師兄太看得起我了,可是,他們三個都是老牌中位神,特別是焱神,更是能夠以一敵三。以我中位神初期的境界,對上一個都不敢說能夠取勝。”

    想要從中位神修煉到上位神,從上位神修煉到大神層次,花費的時間實在太漫長,動輒幾萬年,甚至十萬年。

    如此,中位神都會對自己和對手,進行修爲評估。

    於是有了初期、中期、巔峰三個小境界。

    雖然剛剛踏入中位神境界,但是,血屠有自信,憑藉聖境時奠定的強大修爲根基,跨越兩個小境界,鬥戰中位神巔峰的神靈。

    張若塵道:“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身上都有至尊聖器,想不想要?”

    “想要。”血屠點頭。

    張若塵道:“你雖踏入神境,可是還沒有拿得出手的戰績,難道不想踩着三神之名,威震天下?今後死亡神尊怎麼也會高看你一言吧?”

    血屠道:“師兄到底有什麼想法,不妨直說?”

    “我需要你出手,將這三神擒拿。你雖不是他們的對手,可是,你還有另一位師兄呢!”

    張若塵衣袖一揮,一面空間之鏡,顯現出來。

    在鏡面上,一隻烏鴉,飛在雲海上空。

    無論烏鴉的速度多快,卻怎麼都飛不到雲海的邊際,被困死在空間中。

    “連上位神都被困住,太強了吧!”血屠心中暗道。

    他更加不敢輕視張若塵,只覺得張若塵比以前更高深莫測,看不到底。若不是擎祖親自出手,廢了他的武道修爲,真不知現在已經強到何等地步。

    張若塵道:“我知道,憑你和古鴉,依舊不可能留得住三神。我會在暗中相助!”

    “有親師兄出手,此事必成。”

    血屠道:“但是,地獄界和天庭的神靈,都向白皇后做出了承諾,不會將恩怨和戰爭帶來星桓天,絕不爆發神戰。擒拿三神,必然激怒天庭諸神,白皇后那邊不好交代啊!”

    “一切有我兜着,你怕什麼?我堂堂天姥神使的身份,有資格與白皇后平起平坐吧?天姥的名字,夠不夠用來交代?”張若塵聲音一冷,想盡快把血屠打發,免得他繼續東問西問。

    “明白了!這次全部明白了!師兄放心,包在師弟身上。”

    在張若塵巧妙的安排下,血屠離開空間神陣,就與古鴉匯合。

    二神聯手,打破空間神陣,逃了出去。

    “此地兇險,不能再待。等修爲達到大神層次,再來一探。”

    血屠如此說了一句,隨即,與古鴉一起,按照張若塵預先設定好的路線,往四星綠洲的方向撤退而去。

    白卿兒窈窕如仙的身形,從張若塵身後走出來,道:“你不能殺商弘!”

    張若塵知曉她心中的顧忌,道:“這可不像是我認識的白卿兒!”

    “此一時,彼一時。如今天庭和地獄的戰爭已經爆發,如火如荼,星桓天隨時可能在戰火中湮滅。心中有了顧忌,做事自然也就瞻前顧後。”白卿兒道。

    聽到這話,張若塵反而欣慰一笑。

    一個心中有顧慮的人,能夠爲了一界生靈而選擇剋制的人,纔是有感情的人,有血有肉的人。

    若是一個無情自私的白卿兒,張若塵反而不會爲了她,現在就去硬扛商弘。

    白卿兒就算再聰明,也不可能猜到張若塵這麼做,都是爲了她。

    她道:“但,你讓血屠和古鴉去擒拿天堂界三神,倒是一招妙棋,可以借命運神殿的力量,將商弘引出星桓天,再出手殺他。”

    商弘若是死在星桓天外,自然也就與神女十二坊無關。

    “你真打算將血絕戰神請來?他來到星桓天,必然也會引來天庭一方的戰神。”白卿兒提醒了一句。

    張若塵嘴角一揚,智珠在握一般:“殺商弘,我有更好的人選。走,過去看看吧,擒拿三尊神靈,可是比殺死三尊神靈更難,需要你出手才行。”

    “想要我出手相助,可以,但你得告訴我,必殺商弘的原因到底是什麼?”白卿兒敏銳的感覺到,此事必有深層次的隱秘。

    否則,韜光養晦的張若塵,根本沒必要去做這件註定要引爆天下的大事。

    “因爲你!在星桓天,你唯一接見的神靈就是他,實在是越想越生氣。”

    張若塵飄然飛起,乘風而去。

    白卿兒略微一怔,隨即眸中露出一道不屑之色,知曉張若塵是不想說實話,故意這麼敷衍。

    換做羅乷,聽到這話,就算知道張若塵是胡言亂語,也肯定很欣喜。

    但白卿兒,就是這種清冷的性格,只覺得他幼稚,反而不如蒼老時候那麼穩重。她當然也能理解,張若塵絕處放生,必然意氣風發,與此前相比,心態上必然會發生變化。

    所謂四星綠洲,指的是赤黃色戈壁上四座連在一起的綠洲。

    入夜後,昔日方寸大師佈置的種種空間手段盡皆顯現出來,綠洲四周危機四伏,空間大幅度延伸。

    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相繼出去探查,但是,飛行了上百萬裡,都走不出戈壁,最後發現,自己只是在圍繞四星綠洲轉圈而已。

    白卿兒讓龜王爺帶他們來到此處,就有困住他們,另做打算的目的。

    “龜王爺,你的空間造詣高深,快想想辦法吧!”焱神道。

    龜王爺渾身碧綠,晶瑩剔透,道:“沒……沒……沒……”

    “算了!”

    焱神擺了擺手,等它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天都亮了!

    “轟隆!”

    西邊天空,大地燃燒神火,將天空映照得熾烈一片。

    強大的神氣波動,在戈壁灘上,掀起厚厚沙塵。

    “不好,伽臨南遭遇了地獄界神靈。”

    焱神的身形,從原地消失。

    龜王爺正欲動身追上去,耳邊響起白卿兒的聲音:“別去,讓他們鬥。”

    等到焱神趕到的時候,伽臨南已是顯化出巨身神軀,渾身傷痕,手臂被斬斷,手中的至尊聖器戰劍,被出手偷襲的血屠奪了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