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伽臨南傷得很重,半個身體都變成了血紅色,怒氣沖天,吼聲道:“若非白日在空間神陣中吃了大虧,傷勢未愈,豈會栽在你們手中?焱神,助本座一臂之力,奪回戰劍。”

    血屠連忙將至尊聖器戰劍,收入進死亡神尊賜予的葫蘆中,冷哼一聲:“這是不服啊!來,單挑。”

    說話間,血屠喚出自己的神座星球。

    神座星球呈血紅色,直徑十萬裡,懸浮在古鴉神境世界的上空,爆發出來的威勢極其渾厚。

    別的神靈,凝聚的神座星球動輒幾顆,甚至十幾顆,二十幾顆。每一顆的大小,都可與恆星相比,直徑超過百萬裡。

    血屠的神座星球只有一顆,而且大小還不如別的神靈神座星球的千分之一。

    可是,就是這樣一顆神座星球,卻帶給伽臨南巨大壓力,擡頭看去,宛若一座血紅色的世界,要從上空壓下來。

    須知,神座星球都是有天地規則、自身規則,與外界物質凝聚出來。

    血屠是在荒古廢城中成神,那裡的天地規則,幾乎都是諸神隕落後留下的規則神紋。至於荒古廢城中的物質,稱爲神之物質也不爲過。

    血屠能夠凝聚出一顆直徑十萬裡的神座星球,已經是相當了不得。

    這顆神座星球的重量,比十幾二十顆恆星加起來,還要沉重,完全不怕被打碎,可以當做戰兵使用。

    伽臨南心中憤恨,自己現在傷勢比白天的時候更重,又失去了至尊聖器戰劍,與血屠這個小輩單挑,已是沒有絕對的取勝把握。

    萬一輸了,多丟人。

    血屠卻是有恃無恐,背上九對血翼迎風大漲,戰意沸騰,道:“來戰啊!本皇雖然成神不過數十載,卻也不怕你這種修煉了數萬年的老輩神靈。今日,本皇就要踩着你伽臨南的神軀,名震天下。”

    “找死。”

    伽臨南背上,飛出一根根白羽。

    羽毛似神刃,速度快如光。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大屠神火!”

    血屠胸腹變成赤紅色,像體內裝有一輪太陽,嘴裡吐出神火,化爲一片灼熱滾滾的火海,將飛來的白羽盡數燒成灰燼。

    伽臨南臉上,浮現出一抹冷笑。

    “唰!”

    一道箭光拖着十多里長的尾巴,穿過白羽和火海,直向血屠的胸口飛去。

    “嘭!”

    一塊門板大小的盾牌,擋在血屠身前,與三丈長的水晶神箭碰撞在一起。

    盾牌和血屠皆是倒滑出去數十里。

    盾牌被水晶神箭撞擊得深深凹陷,上面“大屠戰神皇”五個神文在高溫中融化,已經快要看不清楚。

    血屠在煉製令牌的時候,就有將其當成盾牌的想法,一物兩用。

    “幸好本皇早有準備,偷襲也沒用。凱蘭斐利,你還不現身?”

    血屠氣勢攀至巔峰,一雙虎目,瞪向千里外的凱蘭斐利,如一代戰神般的霸氣。

    伽臨南與凱蘭斐利皆是大驚失色,只感後生可畏。

    血屠年紀輕輕,實戰經驗已是如此可怕,居然可以輕鬆化解一位精靈族神靈的神箭偷襲。

    別說他們,在與焱神鬥法的古鴉,也都大吃一驚,感到不可思議。

    他們卻不知,血屠早就從張若塵那裡得知凱蘭斐利也在的消息,所以一直心有提防,這才擋住了偷襲。否則,他血屠此刻,肯定已經以被凱蘭斐利一箭射爆。

    但,既然擋住了,就要表現出一切皆在自己掌控中的樣子,才能震懾敵人。

    血屠眼神橫視,吐氣化龍,道:“兩個螻蟻而已,也敢在本皇面前張牙舞爪。一起上吧,本皇今日要腳踩光芒神殿,拳打精靈神殿。”

    反正張若塵都說了,他會暗中相助。

    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好怕?

    伽臨南和凱蘭斐利是真的被激怒,實在是太狂了!

    一個成神數十年的新神,已經狂到這個地步?你以爲你是六道輪迴閻無神?

    “秩序之光。”

    伽臨南身上散發出璀璨的光芒,驅散古鴉神境世界中的冰冷和黑暗,身周,凝聚出一柄又一柄光劍。

    密密麻麻,怕是得有數十萬柄。

    “飛虹神箭!”

    Wшw▲ ttkan▲ ¢ Ο

    凱蘭斐利拉開水晶一般美麗的神弓,身後浮現出一圈七彩色虹光。體內的規則神紋,與天地間的神氣,皆向弓弦上的一支七彩色神箭匯聚而去。

    “世間萬般神通,本皇一顆星辰盡破之。”

    血屠長嘯一聲,操控懸在天空的神座星球,直向伽臨南和凱蘭斐利鎮壓下去。

    即便是古鴉,聽到他剛纔那句,都直搖頭,覺得這個師弟太狂了!明明只是一個初期的中位神,卻把他這個上位神的風頭都盡數搶了過去。

    飛虹神箭以速度聞名天下,等你神座星球鎮壓下去的時候,早已被神箭洞穿身體。

    “也好,讓你吃些苦頭,本座再出手相救,如此你纔會記住我這個師兄的恩情。”古鴉心中,如此想着。

    但……

    “轟隆!”

    血紅色的星球碾壓下去,將伽臨南釋放出來的數十萬柄光劍,全部震碎。

    而凱蘭斐利根本沒有射出去。

    古鴉的神境世界,被血屠的神座星球砸得猛烈搖晃,羣山倒塌,天空灰暗。這一擊,差一點讓古鴉受了內傷!

    神境世界受損,神靈也會受傷。

    伽臨南和凱蘭斐利被神座星球如此狠狠一擊,根本沒有逃掉,也不知還活着沒有。

    被古鴉死死壓制的焱神,驚得眼球都能凸出來,哪裡猜到,血屠居然強到如此地步,只是一擊,就將天堂界兩位老牌中位神鎮壓。

    畢竟是在古鴉的神境世界中,古鴉感知到了微弱的力量波動,在血屠打出神座星球的時候,伽臨南遭到了詛咒力量的攻擊。

    至於凱蘭斐利爲何沒能射出飛虹神箭,古鴉倒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附近必然有一位冥族的神靈出手相助。

    萬里外的綠洲邊緣。

    一棵聖樹下。

    張若塵收起萬咒天珠,道:“勝負已分,留下一個焱神,想要逃出古鴉的神境世界已是不可能的事。”

    焱神爲了救伽臨南,貿然進入古鴉的神境世界,也註定無法脫身逃走。

    “你剛纔施展的是《雲夢十三篇》上的手段吧?會不會被凱蘭斐利識破,聯想到你身上?”張若塵面露關心之色,問出一句。

    凱蘭斐利沒能射出飛虹神箭,自然是因爲,被白卿兒使用了夢境手段干擾。

    白卿兒睫毛纖長,緩緩睜開雙眸,道:“只是強行干擾了他的精神意志和意識思維,還沒有入夢呢!”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雨辰神廟的危機,你打算怎麼處理?”

    白卿兒沉吟了許久,再三猶豫,道:“告訴城主吧,讓她處理。”

    “既然你那麼不想見她,不如由我來處理?”張若塵道。

    白卿兒露出詫異之色,道:“你能鎮壓住那些神屍和地底的老屍鬼?”

    “憑藉加強陣法,只能鎮壓一時。”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此事不好言明,你告知冥花坊主一聲,讓她明日過來一趟。”張若塵道。

    白卿兒以異樣的眼神,看着張若塵。

    張若塵知曉她肯定是想到別處去了,連忙道:“我有一件極其重要的事,需要她去做。她值得信任嗎?”

    “別人都拜了你爲師,你何必問我。”

    白卿兒帶着龜王爺正欲離去,忽的想到了什麼,回頭問道:“天尊寶紗到底在不在你身上?”

    張若塵搖了搖頭。

    “那你最好將它找到,別隻想着對付商弘,我白卿兒依舊值得你花心思。玲瓏大會你不來,我是真會嫁給別人。你可以選擇不來!”

    聲音動聽悅耳。

    但美麗的身影,卻已消失在夜幕中。

    “要不要這麼直接,根本不給我第二個選擇啊!”

    張若塵感嘆一聲,在男女方面,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咄咄逼人的。

    感情難道不應該是鏡中花,水中月,山中霧,若有若無,朦朦朧朧,欲拒還迎?

    挑得這麼明,還有什麼意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