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綵衣神的氣息太強橫,從天空飛過,整個星桓天上億裏廣闊的世界,天地規則隨之變得紊亂,

    夕陽被陰雲遮蔽,雲層直接壓向地面。

    似末日降臨,天塌地陷。

    星桓天的修士,無不被這股氣息驚動,紛紛恐慌的望向天空。

    “好可怕的威勢,必然是一尊大神。”

    “會是誰,白皇后嗎?”

    “總不可能是地獄界,或者天庭的大神。這樣的人物前來,必然會打破格局,帶來戰火硝煙。”

    ……

    無論是神靈、聖境修士,還是尋常百姓,或者飛禽走獸,皆是陷入大神神威的恐怖陰影之中。

    不知多少億修士和人類,跪伏在地上叩拜。

    不知多少兇獸、異禽,趴伏在地上懾懾發抖。

    頃刻間,綵衣神闖入進赤黃色戈壁,神軀猛然增長到八千丈高,化身參天巨人。並未刻意催動神氣,但是,從他身上逸散出來的神氣,卻是瞬間瀰漫千里,覆蓋整座戈壁。

    “嘭嘭!”

    十萬年前,玉龍仙留在赤黃色戈壁中的神紋,一根接一根崩斷,無法與綵衣神的力量抗衡。

    “轟!”

    綵衣神一腳邁出,將方寸大師留下的各種空間力量,踩得土崩瓦解。

    摺疊空間展開,十里之地,變得足有數千裏廣闊。

    就算玉龍仙和方寸大師當年很強大,但,大神真身降臨,依舊是以摧枯拉朽之勢,將他們佈置的手段摧毀。

    所謂禁地。

    對大聖是禁地,對神靈卻不一定是。

    對神靈是禁地,而大神卻很有可能可以來去自如。

    “綵衣神的真身,居然這麼快就趕了過來。”張若塵站在雨辰神廟的大門下方,目光遠眺,臉色凝重到了極點。

    感受到綵衣神身上的浩蕩神威,冥花坊主連呼吸都不能,道:“綵衣神的修爲,在城主之上,空間神陣未必擋得住他。”

    “陰陽界乃是天庭一等一的強界,做爲一界之主,綵衣神的修爲自然非同小可。”

    時間太短,陰遁九陣還沒有完全加強,恢復到最初的威力,張若塵也不知道能不能擋住這尊絕世凶神。

    綵衣神的神力像是無窮無盡,在他的破壞之下,原本千里戈壁,空間迅速展開,已是變得足有十多萬裏廣闊。

    而且,還在繼續延伸。

    驀地,張若塵和冥花坊主只感覺,身體如同遭受雷擊。

    “被他查探到了,鎖定了我們的位置。”張若塵道。

    綵衣神直向雨辰神廟飛來,爆吼一聲:“本座找到你們了,給我出來。”

    他一隻長達數千米的手掌,拍碎一根根神紋,壓破一層層空間屏障,跨越萬里,出現到神廟大門的上方,鎮壓下來。

    手掌未至,但張若塵和冥花坊主已是感覺到十萬座神山壓在身上,想要維持站立的姿勢都變得極其艱難。

    “阿吉!”

    張若塵喊出一聲,體內精神力,源源不斷逸散出去,衝入空間神陣。

    第一座空間神陣顯化出來,化爲一道直徑千里的圓形陣盤,懸浮在張若塵和冥花坊主的頭頂上空。

    緊接着,第二座空間神陣的陣盤浮現出來,與第一座完全相連。

    兩陣疊加,威力倍增。

    “老先生,我助你一臂之力!”

    冥花坊主運轉體內神氣,展開神境世界,與大地相融。

    神境世界中,涌出源源不斷的神氣,進入空間神陣,使得神陣以更快的速度運轉。

    第三座,第四座……

    九座空間神陣盡數展現出來,一座連着一座,相互契合,相互纏繞,形成星海神門、神殿懸空、空間黑洞……等等,九種不同的空間奇觀。

    “陰遁九陣!”

    綵衣神一擊未能奏效,嘴裏發出一聲爆哼,道:“若是方寸大師親自掌控,本座或許還會忌憚。就憑你們兩個,能發揮出陰遁九陣幾成力量?”

    “寂滅天火!”

    綵衣神只是一步邁出,便跨越萬里,出現到雨辰神廟前方,張嘴吐出赤紅色的神焰。

    神焰熾烈至極,能焚天煮海,瞬間讓萬里大地熔化,將空間焚滅,顯露出一片廣闊而黑暗的虛空空間。

    空間直接被火焰燒得湮滅。

    唯有陰遁九陣覆蓋的區域,與雨辰神廟廢墟因爲有神祕力量籠罩,可以擋住寂滅天火。

    綵衣神修陰陽之道,一陰一陽,皆是登峯造極,傲視寰宇。

    其中寂滅天火,就是代表陽,溫度高達三千萬級,即便是修爲比他高的大神,也很難修煉出如此可怕的神火。

    而他的神軀,能夠孕育三千萬級溫度的神火,可想而知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師叔,大事不妙,寂滅天火專克陰遁九陣,空間陣法神紋已是出現熔化的跡象,我們可能擋不了多久。”阿吉緊張的聲音,傳入張若塵耳中。

    張若塵眼神冷然,道:“若真擋不住,我們便將他引入地底。”

    地淵深處,有神祕莫測的老屍鬼,連玉龍仙都隕落在那裏。

    綵衣神再強,也未必強得過十萬年前的玉龍仙。

    “轟隆隆!”

    不到半個時辰,長達數十萬裏赤黃色戈壁,化爲一片火海。

    地面融化,變成岩漿。

    數十萬裏的岩漿世界,任何生靈都無法存活。

    本有一些,悄悄進入赤黃色戈壁探查的神靈和聖境修士,根本來不及逃遁,就被寂滅天火煉死,變成灰燼。

    神火將雨虹山脈點燃,向數千裏外的第一神女城蔓延過去。

    一直蔓延到城下,才被護城大陣擋住。

    神火向雨虹山脈另一頭蔓延,進入海域,讓數萬裏,數十萬裏的海域,隨之沸騰起來,上萬億的水族修士慘死,化爲浮屍,飄浮在水面。

    第一神女城中的修士,已是沸沸揚揚,都在議論到底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但無人敢走出護城大陣去探查。

    “是大神在戰鬥嗎?戰火已經蔓延到星桓天?”

    “一旦在界內,爆發大神級戰鬥,一座大世界也就離毀滅不遠了!”

    “未必!星桓天畢竟是星桓天尊佈置過的大世界,沒那麼容易毀滅。但生靈塗炭,卻是必然。”

    神女王殿。

    白皇后聲音沉冷,道:“綵衣神是瘋了嗎?這麼不顧一切的出手,是生怕地獄界不知曉他來到了星桓天?一旦將地獄界的大神引來,將是什麼後果,他不知道嗎?”

    黑心魔主也知綵衣神這一次太冒失,道:“七源綵衣畢竟是次神級至尊聖器,是陰陽界的第一至寶,萬萬不能有失。”

    “神女十二坊若是毀在神戰中,對你們沒有任何好處。”

    丟下這句話,白皇后轉身而去,離開了神女王殿。

    黑心魔主問道:“天孫怎麼看?要不要,本座去阻止綵衣神?”

    商弘眼神冷冽,卻又深邃,道:“不用!星桓天藏有太多祕密,白皇后和白卿兒更是心思深重之輩,綵衣神修爲強橫,正好借他的手,將這些隱祕引出來。有四叔在星桓天坐鎮,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

    陰遁九陣中的空間陣法銘紋,開始大片融化,出現一個個漏洞。

    神陣中,有一顆顆星球墜樓,也有神殿崩塌,有寂滅天火滲透進來,落在張若塵和冥花坊主的身周,陣法結構出現嚴重毀壞。

    冥花坊主體內神氣大量消耗,臉色蒼白,又引動了體內傷勢,嬌軀變得顫顫巍巍,道:“綵衣神怕是已經達到太白境!”

    “走,退進神廟。”

    張若塵抓住她纖柔玉白的手腕,衝出陰遁九陣,進入雨辰神廟的廢墟中。

    冥花坊主發現對方的手,並不蒼老,沒有皺巴巴的感覺,扭轉螓首望去,吃驚的發現,原本白髮蒼蒼的老先生,變得年輕俊美,長髮烏黑,玉面神豐,充滿無窮陽光且飄逸的男性魅力。

    不自覺間,竟是看癡了!

    冥花坊主與別的神靈不同,並不是一直在隱世苦修,而是入世修煉,正是如此,對新生代的天之驕子幾乎都熟知。

    瞬間已是將張若塵認了出來。

    “原來是他!”

    一時間,她芳心跳動不停,心情古怪至極,莫名的心慌意亂,甚至都不敢再看張若塵。以她六萬年的閱歷,什麼離奇的事沒有遇到過,本不至於如此的。

    太陽完全消失在天盡頭,星桓天由白晝,轉爲黑夜。

    綵衣神自然感受到陰遁九陣威力大減,正要一鼓作氣,將神陣徹底破去。

    忽的,一股讓他毛骨悚然的氣息,從上方傳來。

    擡頭望去。

    只見,天空完全變成了血紅色,一片片雲層,匯聚成一座浩瀚血海。

    天,壓了下來。

    不只是一層天,不只是一層海。

    是五重。

    血海上面,是火海、雷海、死霧海、暗海,五重天,五重海同時鎮壓了下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