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

    綵衣神的神境世界,與一座大世界一般無二,江河奔流,羣山疊起,但,此刻卻徹底崩塌,變得殘破。

    綵衣神恨得欲要發狂,神齒都要咬碎。

    不知多少萬億道規則神紋,從破碎的神境世界中衝出,圍繞他的神軀流動,凝成一個直徑萬丈的光球,繼續與五重海對抗。

    “可惡,若是本座的七源綵衣還在,何至於使用神境世界與他硬碰。”

    綵衣神身上的裂紋,變得更多。

    綵衣神意識到,血絕戰神的出現絕非偶然,說不一定,從始至終,就是他和神女十二坊在算計自己。

    先以天尊神源爲誘餌,讓他損失了一具分身,三千萬道神念,和七源綵衣。

    隨後,又使用陰遁九陣,吸引他的注意。這才能在出其不意之下,施展出五重海鎮壓下來,使得他連脫身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哪怕稍微有一點點警惕,綵衣神都能逃出五重海,不至於像現在這麼被動。

    一位大神,如果一心想逃,就算是沒有達到神尊境界時的五清宗,都很難將其殺死。就像文通大神!

    一位大神,選擇拼死戰鬥。那麼就算修爲相差不大,都可能被殺死。

    現在的情況,無疑就是血絕戰神使用五重海鎮壓住了綵衣神,逼他拼死一戰。因爲,他已經錯過逃走的最佳時機。

    “戰!”

    綵衣神大吼一聲,一根根頭髮豎立起來,胸口出現陰陽漩渦。

    體內的火道奧義和水道奧義,將整個星桓天,乃至於周圍星域中的天地火之道規則和水之道規則,盡數引動過來。

    綵衣神的修爲高深,神魂強大,憑藉奧義,能夠調動非常廣闊的星域中的天地規則,遠超巫馬九行和白卿兒那種新神。

    巫馬九行只能憑藉刀道奧義,調動星桓天世界內部的天地刀道規則。

    白卿兒能夠憑藉本源奧義,調動星桓天附近星域的天地本源規則。

    而綵衣神,能夠調動的範圍,是他們的萬倍、十萬倍,直徑超過萬億裏的廣闊宇宙中,不知多少道火之道規則和水之道規則,源源不斷衝向星桓天,匯聚向他。

    整個星域中,所有恆星的光芒,都是微微一暗。

    綵衣神氣息越來越強,一隻手掌化爲火焰世界,一隻手掌化爲弱水海洋。

    “你就這點能耐嗎?”

    血絕戰神卓然的身形,站在五重海上方,威武而霸道,嘴裏發出一道冷哼之聲。根本不給綵衣神繼續調動天地規則,攀至巔峯的機會。

    他一腳踩壓而下,身體如光束,穿過五重海,踩落在直徑萬丈的規則神紋光球上。

    “嘭”的一聲,光球破碎。

    血絕戰神的腳,落在綵衣神的頭頂。

    “轟!”

    綵衣神腳下的大地,承受不住這股強大的力量,碎裂而開。

    他們二人,直是向地淵深處墜落。

    “這不是五重海奧義神道,你不是血絕戰神?本座知道了,這是……這是大衍乾坤奧義神道,可衍化世間萬象,你是荒天!荒天啊!”

    綵衣神憤怒的聲音,從地底傳出。

    但聲音沒能傳到地面,就被一層層神力消弭。

    “你知道得太多了!”

    血絕戰神臉上浮現出一抹冷漠之色,直是將綵衣神的頭蓋骨踩得碎裂而開。

    “嘩啦啦!”

    地淵中,鐵鏈推動的聲音響起。

    一隻腐爛的神手伸出,抓住綵衣神的神軀,在他奮力掙扎中,將他拖入進了地淵深處。

    血絕戰神則是化爲一道璀璨神光,沖天而起,回到地面。

    “轟隆!”

    以雨辰神廟爲中心,星桓天爆發了大地震。

    連綿五千裏的雨虹山脈中,一座座山峯倒塌,整座山脈被大神餘波夷爲平地,極其震撼人心。

    大地震漸漸平息下來,但是,大神的力量殘勁仍在,洶涌滂湃,無人敢踏出第一神女城一步。即便真神,也不例外。

    ……

    一入夜,太極圓圈中,生命規則壓過死亡規則。

    張若塵變化成年輕模樣,體內生機旺盛。

    他筆直的,站在雨辰神廟廢墟一座還算保存完整的石殿中,揹負雙手,眺望外面血紅色的天地。

    說是保存完整,實際上,只有七十二根石柱還立着,殿頂破爛不堪,根本沒有什麼牆壁和窗戶,透着歲月的滄桑。

    一道又一道強橫的大神餘波,像是海上巨浪,衝擊過來,皆被神廟外的一股無形力量擋住,無法進入廢墟。

    冥花坊主背靠一根石柱,席地而坐,擡頭看向張若塵的側臉。

    在血紅色光芒的照耀下,他輪廓分量,眉眼英秀,鼻樑挺拔,彰顯出堅毅而深沉的氣質。

    “不知他此刻心中在思考什麼?”冥花坊主腦海中,浮現出這樣一道念頭。

    終於,冥花坊主輕咳了兩聲,將張若塵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巧笑倩兮的道:“血絕戰神還真是疼你,居然親自趕來星桓天,難怪你可以有恃無恐。”

    張若塵道:“你錯了,他不是我外公。”

    “不是血絕戰神?”

    冥花坊主微微一怔,搖頭道:“不可能!天下皆知,血絕戰神的二品聖意五重海,已是化爲五重海奧義神道。天南一戰,威震星空,誰人不知?”

    張若塵沒有做更多解釋,見她臉色蒼白,似傷得很重。

    “是白卿兒讓你來的雨辰神廟吧?”

    張若塵蹲下身,抓住她雪白細嫩的手腕,調動太極圓圈中的生命之氣,引入她體內。

    助她療傷的過程,亦在感受生命之道的真諦。

    冥花坊主的手臂傳來絲絲溫熱,雙眸近距離看着張若塵俊美的容顏。他是那麼的溫柔,給她以強烈的心靈觸動。

    老先生給冥花坊主的感覺,是才華橫溢,值得欽佩,心中更有一份他從綵衣神手中將她救走的感激。

    而張若塵給她的感覺,卻又是沉着冷靜,心懷憐愛,絕不是狡詐陰險之輩。

    當兩個人重疊在一起,冥花坊主意識到,自己此生怕是都無法忘記這座殘破的神廟,與外面血紅色的天空。

    但,她畢竟是一位修煉了六萬年的神靈,很快從情緒中走出,笑吟吟的道:“嘿!張若塵你和我們少主是什麼關係?”

    聽到張若塵剛纔問出的那一句,冥花坊主哪能猜不到,他們二人之間必有貓膩。

    張若塵道:“合作關係。”

    “合作一起對付天庭的神靈?”冥花坊主道。

    張若塵道:“你知道得太多,不會有好處。”

    冥花坊主拋過去一道幽怨的眼神,這才又道:“那你告訴我,你爲何來星桓天?爲何要變化成一副垂暮朽朽的模樣?你是不是喜歡上我們神女十二坊的某位女子,在打壞主意?”

    張若塵不想多言,閉目感受太極圓圈中生命之氣的流動,與這個過程中死亡之氣的變化。

    “你不開口,也就說明我猜對了!風流劍神果然風流,要不你告訴我,你喜歡的是誰?姐姐我可以幫你啊!”冥花坊主道。

    張若塵道:“姐姐還想不想學習音律?”

    冥花坊主閉上紅脣,但卻衝他瞪了一眼。

    驀地。

    張若塵收回手掌,緩緩站起身,向石殿外望去。

    只見,血絕戰神高大壯偉的身形,走進神廟大門,來到曾經埋葬玉龍仙的那棵木槿樹下,將血龍戰戟往地上一杵,便靜靜而立。

    張若塵知道對方是在等他,走出石殿,迎了過去。

    冥花坊主站起身,站在石柱下,望向開滿紅色花朵的木槿樹,視線落在血絕戰神身上,立即露出敬畏的神色。

    她可不敢像張若塵一樣,直接迎過去,對方可是不死血族的十位大族宰之一。

    血絕戰神沒有看從後方一步步走過來的張若塵,目光盯着墓碑,道:“死了的人,還能重新爬出來,化爲兇物,真有意思。你是使用《冥兵卷》上的祕法,祭煉的她吧?”

    他突然問出的這句,讓張若塵心中微震。

    竟是什麼事都瞞不過他嗎?他到底是如何洞察的?

    須知,《冥兵卷》已失傳了數十萬年之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