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邊漸白,隨之,朝霞似玫瑰色火雲一般顯現出來。

    赤黃色戈壁上,天地規則猛烈變化,空間層層摺疊起來,氣流急速流動化爲颶風。

    “呼!”

    呼嘯聲不絕。

    太陽升起。

    當陽光灑在張若塵臉上,他便改變了模樣。

    圍繞在他身周的圓圈中,生命規則和死亡規則流動的方向逆轉,死亡規則佔據上風。

    張若塵體內的生命之氣迅速消散,生命之火再次變得只剩一絲。皮膚暗黃,一根根皺紋冒出,黑色頭髮轉爲白色,身體乾癟了下去。

    張若塵顫巍巍的擡起手,摸了摸滿是褶子的臉,苦笑道:“就知道沒那麼簡單。”

    圓圈中,張若塵勾畫出來的生命規則太少,而且就數量而言,死亡規則比生命規則多得多。

    在這樣的情況下,體內的生命之氣,怎麼可能穩定得了?

    別說穩定生命之氣,便是代表太極的圓圈,都若隱若現,根本不受張若塵控制,更加無法收入體內。

    正是如此,晝夜交替之時,天地規則出現變化,太極圓圈中的生死力量強弱也跟着出現變化。

    張若塵的心態並不受影響,絲毫都不失落,或者氣餒。

    因爲,無論生死如何變化,現在他已經有路可走。

    只要有路可走,也就有努力的方向,與對未來的希望。

    “要掌控生死,永遠保持年輕和生命活力,必然要在太極圓圈中勾畫更多的生命規則。想要勾畫更多的生命規則,不僅要師天地,更要參悟先賢對生命之道的理解。”

    張若塵此前勾畫的生命規則,都是以天地爲師,根據天地間的生命規則畫出。

    能夠畫出生命規則,則是因爲,他曾煉化過神木之心,對生命之道有一定程度的研究和領悟。

    “等到掌控生死之後,再勾畫別的規則。將太極圓圈視爲氣海,將自己創造出來的規則,似爲聖道規則、規則神紋,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修煉之路。”

    張若塵豁然開朗,心情大好,擡頭望天。只覺得,已然超脫於天地之外,跳出濁世泥沼,不在陰陽五行中。

    未來的路,由他自己說了算。

    ……

    被天地本源規則引入雨虹山脈的修士不少,昨夜皆被困在赤黃色戈壁中。

    天亮後,世界大變,他們陸陸續續趕到雨辰神廟外。

    “天地本源規則肯定是本源奧義引動的,昨天也不知是誰在這裡施展神通。”

    “這個地方也太詭異了,白天和晚上,簡直就像兩個世界。”

    “星桓天是天尊故地,禁忌之地極多,總之,小心一些爲好。你們察覺到沒有,這裡的空間中,暗藏有空間陣法銘紋,有古之神陣。”

    “嘭!”

    一位神靈出手,嘗試破陣。

    但,有張若塵控制陣法,加上阿吉的輔助,別說他們這些補天境神靈,便是太真境大神前來,也不可能破開陰遁九陣。

    一連六位神靈出手。

    空間神陣將他們的攻擊力量,原原本本還了回去,弄得一個個灰頭土臉。有神靈,更是因此而受了傷。

    奼界的上位神嵐君走出來,手持一柄玉扇,眼睛邪魅,笑道:“一座神陣而已,諸神齊聚於此,還破不了它?”

    嵐君知曉,雨辰神廟乃是當年星桓天尊二弟子雨辰子的道場,天尊神源很有可能遺落在神廟中,自然積極煽動諸神破陣。

    魚晨靜穿一身白錦紫魚聖袍,腰纏金絲帶,頭上長髮挽起,以偏偏美少年的模樣走出來,道:“你若是想死,儘管出手便是,別拉上大家一起陪葬。”

    儘管在場諸神林立,個個神威浩蕩,但她卻從容淡然。

    諸神雖覺得她一個聖境修士,沒有資格在神靈面前發言,但,看見站在魚晨靜身後的魚太真,頓時無人敢開口訓斥。

    嵐君向魚太真望去,笑道:“太真君若是出手,一座空間神陣,必然是輕鬆破之。”

    魚太真沒有理他。

    “不是一座空間神陣,是九座。這是傳說中的陰遁九陣!”魚晨靜繼續道:“陰遁和陽遁密不可分,陰遁九陣既現,陽遁九陣必然也在此處。陰陽十八局,大神都擋不住吧?”

    聽到此話,諸神紛紛動容,全力催動神目,細細觀察。

    嵐君的臉色,猛然一變。

    如果真有空間之道的神師,在這裡佈置了陰陽十八局,此處,簡直就是殺神之地。

    有神靈看出端倪,向熟知好友傳音,隨後他們面帶驚恐之色,立即離開。

    “果然有問題,快退,別落入天庭提前佈置的陷阱中了!”

    地獄界的神靈,潮水般退去,一片片神霞消散。

    便是這時,嵐君聽到商弘的傳音:“速回第一神女城,有要事相商。”

    “有大事發生了,昨夜,命運神殿神靈率先動手,鎮壓了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三尊真神。”一位妖族神靈,如此大呼一聲。

    “轟!”

    天庭派系的諸神情緒沸騰。

    一位渾身散發銀色神光的年輕神靈,冷喝一聲:“此事是真是假?地獄界這是要在星桓天宣戰嗎?”

    那位妖族神靈道:“此事千真萬確,已經傳遍星桓天。那地獄界神靈極其囂張,將伽臨南的羽翼砍了下來,將戰書寫在上面,從宇外打落到第一神女城外。”

    “戰書上寫到:天庭諸神皆是螻蟻,腳踩光明神殿,拳打精靈神殿,破滅功德神殿,天下唯吾大屠戰神皇獨尊。”

    “簡直囂張到了極點。”

    一位修煉近十萬年的盤古界上位神,怒得頭顱燃燒起來,道:“什麼大屠戰神皇,到底是何方神聖?爲何從來沒有聽過他的名號。”

    “將整個天庭的神靈都罵做螻蟻,膽量倒是不小,應該修爲很高,想要藉此成名。”

    “縱然他修爲再高又如何,擒拿了天堂界派系三神,天孫必然與他鬥戰到底。”

    ……

    魚太真眼中浮現出濃濃戰意,雖然不知道那位大屠戰神皇修爲到底如何,但,敢取這麼霸道的名號,還能如何張狂,想來應該是一等一的強者。

    如此強者,不能一戰,豈不是遺憾?

    魚晨靜愕然,隨後,以不太確定的語氣,向衆人說道:“大屠戰神皇應該是命運神殿死亡神宮的新神,據我所知,他數十年前才踏入神境……算了,應該不是他,或許只是封號相同而已,是另有其人。”

    在魚晨靜看來,一個新神,不可能有如此膽量。

    大屠戰神皇的名號,也就叫了數百年而已,而且影響力主要在俗世,這些動輒已經大幾萬歲的老牌神靈,閉關一次都不止數百年,知道他纔是怪事。

    “不管了,先出去再說。無論如何,得要救出三神,聯手圍殺大屠戰神皇,挽回天庭神靈的顏面。是他們地獄界先宣戰的!”嵐君如此提議了一句。

    隨之天庭的諸神,紛紛離去。

    張若塵的蒼老身影,從大門下方顯現出來,自言自語道:“這個傢伙,爲了成名是瘋了嗎?天下唯吾大屠戰神皇獨尊,神尊都不敢說出這樣的話。”

    張若塵只是讓血屠,帶着三神離開星桓天,然後,再將消息傳出去。

    哪裡想到,血屠居然自己加戲?

    真以爲他鬧得再大,張若塵都可以給他兜住?

    或許,他是真的以爲,張若塵已經將血絕戰神邀請了過來,所以纔敢如此有恃無恐。

    “希望你隱藏手段高明一些,別被打死了!”張若塵暗道。

    阿吉道:“太陽已經升起,神屍和老屍鬼肯定又要出來作亂,師叔我們多久開始?”

    “現在就可以開始。”

    張若塵將日晷取出來,放置在大門下方。

    “這是我們須彌廟的聖物!見到它,如同又見到了師祖一般。”阿吉連忙雙手合十,恭恭敬敬向日晷行禮。

    十萬年前那一戰,日晷嚴重受損,無法支撐神靈脩煉。

    但,在圍攻修辰天神的時候,日晷就出現復甦的跡象。後來自行修復,可以覆蓋更廣的範圍。

    在荒古廢城中,張若塵精神力成神後,使用日晷修煉過,已經可以支撐神靈在裡面修煉。但,對神石的消耗,卻是以前的十倍以上。

    此前,張若塵不敢開啓日晷,是因爲自己壽元將盡。

    現在他卻是絲毫不懼,雖然體內生命之火只剩一絲,可是,卻有十足的信心,與死亡對抗,守住生命之火。

    “千星連珠是什麼意思?”張若塵問道。

    來到這裡後,張若塵多次聽到地底傳來老屍鬼的聲音,其中有四個字格外清晰,就是“千星連珠”。

    阿吉道:“千星連珠是一種絕世神通,乃是星桓天尊的最強戰法。星桓天尊活着的時候,曾施展這招神通,引得成千上萬顆恆星圍繞自己旋轉。在千星相連之時,一擊打出,險些將整個黃泉星河斬斷成兩截。”

    張若塵深知神通對神靈的意義,其中一些神通,爆發出來的神威,甚至能夠不弱於施展奧義。

    比如,商天創出的“天荒八技”,龍衆創出的“萬龍朝宗”……,這些都是《太虛神通訣》上的諸天絕學。

    神通分爲:補天神通、太真神通、無量神通、諸天神通、天尊神通。

    至少也得是無量神通,纔有資格列入《太虛神通訣》。無量神通幾乎都是神尊創出來的最強絕學,種種玄妙,非尋常神靈可以修煉成功。

    失傳的神通,會自動從《太虛神通訣》上消失。

    榜單上,只記載當世神通。

    能夠列入《太虛神通訣》的神通,每一種厲害至極,需要與奧義結合,才能爆發出最強威力。奧義也需要與這樣的神通結合,才能被神靈完全利用起來,轉化爲至強的殺伐手段。

    阿吉道:“《太虛神通訣》上的天尊神通,只有二十二種,別的全部都已經失傳。千星連珠的修煉之法若是出世,便是第二十三種,神尊都會出手搶奪。”

    “我們崑崙界的《無字劍譜》,就是二十二種天尊神通之一,列在第十八。其實《無字劍譜》的排名可以更高才對,可惜,劍道凋零,無人可以將《無字劍譜》修煉到最高層次。”

    劍魄的修煉之法失傳,劍道修士自然無法將《無字劍譜》修煉到最高層次。張若塵如此暗歎一聲,隨即問道:“大師兄有沒有告訴你,老屍鬼到底是什麼東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