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聲稱要斬䯆皇的,是一位骨族太虛。

    他名叫伏川,身軀如山嶺般大小,似龍似蛟,死亡神霧外散,神軀在虛空中顯化出一大片。

    這是一位早已駕臨的太虛大神,之前一直沒有現身。

    䯆皇畢竟是骨族大神,唯有同樣出身骨族的強者纔可斬他。

    “拜見伏川前輩!”

    䯆皇毫無懼意,骨掌一揮,一連數塊神牌飛出來,懸浮在半空。

    看到這些神牌後,死族太虛大神空蠶,真身從光團中走出,腳下一道道扭曲的白色寒冰刺蔓延向䯆皇。

    “昶眉、赤魂、源天他們的神牌,爲何在你手中?”

    䯆皇收起所有神牌,道:“他們的神牌既然在本皇手中,說明黑海界已經落入少君的掌控中。這麼顯而易見的事,空蠶大神竟看不出來?”

    空蠶動容,道:“這不可能!黑海界有神尊佈置的護界神陣,有大神鎮守,怎麼可能被你們悄無聲息的奪去?”

    黑海界是死族在百族王城所在星域的最大根基所在,建有空間傳送陣、聖營、神殿。除了黑海界的土著修士外,還有大批死族修士進駐。

    黑海界,包括黑海界周邊星域的資源,是死族的核心利益,防禦自然是重中之重。

    空蠶和死族諸神,纔剛剛離開黑海界而已,黑海界怎麼可能就被張若塵佔據了呢?

    䯆皇充滿敬仰,道:“神尊佈置的護界神陣又如何?我家少君乃是精神力超過八十階的存在,更是陣法神師。空蠶大神所說的神尊,陣法造詣未必比我家少君高明多少。”

    一位死族的精神力強者,託着一塊水晶骨,出現到空蠶身前,道:“黑海界現在天地規則紊亂,顯然是有人掩蓋了天機,很有可能,真的被張若塵奪取了!”

    “張若塵現在竟如此了得,連你都無法窺破他的天機?你的精神力,已經接近八十四階了吧?”空蠶肅然道。

    那精神力強者,道:“這恰恰說明,張若塵此刻就在黑海界。只有他身在黑海界,才能與我在天機上鬥法。”

    在場諸神,無人能平靜。

    張若塵闖入黑海界,甚至是奪取黑海界,他們都不會震驚。但,這一切是無聲無息的發生,發生後,還能掩蓋天機。

    萬一他們攻打百族王城之時,張若塵在後方端了他們的老巢,損失將會非常巨大。

    一道道傳訊神符飛出去!

    其中一些神靈仍不放心,親自趕了回去。

    一場士氣高昂的雄關大會,頓時兵荒馬亂,人心惶惶。

    最爲惱怒的,莫過於豔陽天主。爲了攻打百族王城,爲了今日的雄關大會,豔陽族撒出去了大把神石,送出去了無數瑰寶,傾盡舉族之力。

    若不能拿下百族王城,豔陽族將血本無歸。

    豔陽天主怒斥道:“猖狂,太猖狂了!這豎子有何資格對地獄界大軍指手畫腳?我們若是就這麼被他嚇住,豈不是要被整個天庭嘲笑?戰!必須得戰!”

    空蠶道:“發起神潮大戰前,必須先奪回黑海界,除掉張若塵這個隱患。”

    “好,豔陽族願意助死族奪回黑海界。陽朔!”豔陽天主道。

    豔陽天主身後的虛空中,一團火光浮現,越來越明亮炙熱,形似一隻眼睛。

    眼睛中,是一道人影。

    看不清人影真容,但氣息強橫,是一尊太虛境古神。

    “張若塵此子修煉速度甚是不凡,百年前,就能與太虛境初期的大神一較高下,如今說不定又突破了!”鬼主提醒道。

    黑暗神殿的赤玄鬼君,道:“就算他能在百年內,突破到太虛境中期,又能如何?本座親自去拿他。”

    “不可小覷張若塵!之前,魂七大人派遣使者前來告知,張若塵如今修爲非同小可,對付他,必須全力以赴。本座也去吧!”酆都鬼城一位太虛巔峰的大神道。

    在場的諸神,沒有將這位太虛巔峰大神的話放在心上,張若塵就算再逆天,百年修煉,戰力進步到太虛巔峰就頂天了!

    他們認爲,這位鬼族太虛巔峰大神之所以搶着前去,是覬覦張若塵身上的各種寶物。

    於是,又有許多大神,補天境神靈,相繼加入討伐張若塵的陣列中。

    骨族太虛大神伏川鎮壓了䯆皇,與陽朔、赤玄鬼君、鬼主等等一大批神靈一起,浩浩蕩蕩,向黑海界趕赴而去。

    “放心!半日內,必定奪回黑海界,鎮殺張若塵。”有神靈臨走時,丟下這句狠話。

    大批神靈離開,攻打百族王城的神潮行動,也就只能暫時停下。

    ……

    雄關大會聲勢浩大,瞞不過百族王城中的諸神。

    玉靈神、阿木爾、眩䀎,站在冠雲陣塔頂端,個個神色凝重,窺望懸浮在天外的雄關星,能感知到一股浩蕩風暴正在到來。

    下方,鱗次櫛比的建築向遠處展開,神殿一座座,聖山數不盡。

    這座神城依舊雄偉壯闊,但失去了往日的繁華和喧囂,被滄桑破敗代替,隨處可見神戰後留下的殘垣斷壁。

    緊張的氣氛籠罩全城,修士個個身穿甲冑,有的甲冑上還殘留有斑斑血跡。

    百年征戰,讓這座聳立在地獄界邊緣星域的神城滿目瘡痍,戰爭已成常態,神靈和聖境修士早已走出低迷情緒,個個臉上帶有鐵血神色。

    戰到這個地步,哪裡還有退路可言?

    敵人不僅來自外面,也來自內部。

    百族王城最初有一百三十七個小族,一次又一次的叛亂,加上在戰爭中毀滅的族羣。現在還留存下來的小族,只餘六十族,曾經的一半不到。

    這是何等慘烈?

    一個小族,至少也有上萬億的族人,但卻一族一族的滅掉,血液能凝聚成海洋,血肉能堆滿一顆星球。

    大規模神戰造成的毀滅力,就是這般可怕。

    “唰!”

    一道神光劃過天空,降落到冠雲陣塔下方,凝成一位鵝黃色長裙女子。

    這女子,是一位僞神,手持一封密信,道:“最新消息,我家城主已到這片星域,以通天手段,輕鬆奪取了黑海界。並且嚴厲警告了地獄界各方勢力,如今地獄界大軍已是亂成一團,暫時發動不了神潮。”

    神女十二坊的女子,皆稱張若塵爲城主。

    第一神女城的城主!

    “譁!譁!譁……”

    一道道神光,在冠雲陣塔四方顯現出來,諸神現身。

    玉靈神接過密信,凝看上面的內容,雖很平靜,但眉宇間的緊張之色卻消失了一些。

    張若塵現身三途河流域的消息,早已傳遍百族王城。只不過,各種消息鋪天蓋地,有的說張若塵是量機,有的說張若塵被龏殤擒拿,有的說張若塵死在了量組織手中……

    如今終於有了確切消息。

    火鬼族族長眩䀎,問道:“荒天大神可有前來?”

    “沒有。”身穿鵝黃色長裙的女子,如實說道。

    在場諸神剛剛提起的喜悅心情,又沉落下去。

    他們的想法,與地獄界各大勢力的神靈一樣,皆認爲張若塵就算修煉速度再快,也必然還在太虛巔峰之下。唯有荒天大神前來,才能撼動格局。

    阿木爾看完密信,道:“若塵最厲害的地方,乃是他玄之又玄的變化之術和隱匿手段。他既然敢獨自前來,必然是有一定的把握。我們要不要趁此機會反攻一波?”

    玉靈神對張若塵的能力自然也有了解,但,並未立即做決定,思索了半晌,道:“地獄界諸神齊聚,且強者如雲,我們暫時不可輕舉妄動。再等等吧!”

    阿木爾知曉,玉靈神是對張若塵的實力沒有信心,纔會這般保守。

    當然,這裡的沒信心,並不是覺得張若塵太弱,而是敵人太強大。敵人不是地獄界的一城、一宗、一族,而是整個地獄界的大軍。

    這是星域級的較量,僅次於星空防線那邊的宇宙級戰爭。

    單獨一人,哪怕是修爲絕頂,智慧超凡,能夠改變的東西也極爲有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