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皇后乃聞名寰宇的大神,坐擁一界,旗下神女十二坊勢力甚是龐大,且諸神林立,聖境修士數之不盡。

    神女王殿,是歷代神女十二坊主人的修煉起居之地,位於天下神女樓層層宮宛的腹地,藏於白霧神霞之間。

    天下修士,皆聽過神女王殿之名,幻想居於殿中的白皇后是何等美絕人寰,又顛倒衆生。

    畢竟,白皇后放//浪、妖//媚的名聲,早已傳遍寰宇,足以讓任何男子都生出無窮幻想,與一卿芳澤的欲//念。

    但,即便是在白皇后的香豔傳說中,能夠進入神女王殿的男子,也都少之又少。無一不是當世霸主,一界主宰。

    然而此刻,商弘這個年歲不足一個元會的神靈,卻站在神女王殿中,以一種居高臨下的氣勢,盯着擁有大神修爲的白皇后。

    “魔瞳死了,巫馬九行死了,四甲血祖也是死得不明不白,現在又有三尊真神被地獄界擒拿,城主不會告訴我,這一切都與你無關吧?”

    即便到了此時此刻,商弘依舊是面不改色。

    但,盯向白皇后的眼神,卻充滿冷意。並沒有因爲對方勾魂攝魄的美貌,與完美無瑕的身姿,而影響心境,迷失其中。

    只憑這一點,稱他未來神尊,絲毫都不爲過。

    商族雖然拿捏着白皇后最大的命門,但一個商弘還不足以讓她生出忌憚和怯弱之心。

    白皇后坐在王殿最上方,身披月白色薄紗,纖長如玉的美//腿,微微翹起,腿部的美麗曲線完全顯現出來,晶瑩的肌膚,緊緻的大腿,簡直讓任何修士看了都會血脈噴張。

    即便是商弘,也只敢將目光凝聚在她的雙眼,不敢向下看,害怕自己被她無處不在散發的媚惑力量影響精神意志。

    “擒走焱神他們的,乃是死亡神尊的弟子。死亡神尊,神女十二坊得罪不起。”白皇后紅脣開合,晶瑩欲滴。

    聲音柔媚到極點。

    商弘只感覺,她的目光,似能釋放電流,渾身不自覺的變得酥麻,失去力量。

    他並不介意,與白皇后發生些什麼。

    但,白皇后可是大神,更是能夠遊走在天庭和地獄各大勢力之間的精明人物。一旦沾上她,哪還有那麼簡單?

    商弘連忙移開目光,哼了一聲,道:“神女十二坊得罪不起死亡神尊,難道得罪得起商族?我知,在城主的眼中,一個商弘的分量還不夠重。既然如此,便由天君親自與你講。”

    “天君來了星桓天?”

    白皇后明眸一凝,俏麗絕倫的玉顏上,露出一抹驚色。

    商弘身形筆直如劍,淡然揮手,將“易”字令扔出去。

    飛在半空的令牌上,神氣外涌,化爲一片紫氣茫茫的雲海。雲海上,易天君萬丈高的身影凝聚出來,散發出蓋壓天地的威勢。

    白皇后早已從白玉座椅上下來,單膝跪在雲海中,道:“拜見天君。”

    易天君的雙目,宛若兩顆神陽懸在天穹,道:“十萬年過去了,你們姐妹羽翼漸豐,這是想要脫離本天君的掌控,還是想要逆反?”

    “妾身不敢。”白皇后連忙道。

    易天君聲音強勢:“不敢?若非漁謠插手,巫馬九行怎麼會死?刀尊已怒,勒令漁謠去刀神界親自向他解釋,否則那酒鬼也保不了她。”

    白皇后飽滿的胸口起伏,道:“此事與漁謠無關……”

    “無需解釋!你只需將話帶到便是,她想死,還是想活,想怎麼死,想怎麼活,都是我們說了算。兩個逆神族的逆賤,反了你們。”

    易天君真身未至,但,一道神靈投影,已是將怒火和神威宣泄出來。

    對易天君,似有強烈的恐懼,讓白皇后渾然忘記自己乃是一尊大神。

    此刻的她,猶如一隻嬌弱的白羊,被兇狠的餓狼盯着,渾身不敢動彈。只能以強大的意志,支撐自己保持平靜,保住僅剩的一點可憐的大神尊嚴。

    商弘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大神又如何?縱然一界之主又如何?在商族面前,不過僕奴一般。

    易天君道:“殺死巫馬九行和魔瞳的精神力神靈,到底是誰?漁謠培養的人?”

    殺死魔瞳,栽贓巫馬九行這種小伎倆,怎麼可能瞞得過去?

    “不是!妾身敢肯定,那人絕對與漁謠無關。”白皇后道。

    易天君道:“無論有沒有關,你親自出手,玲瓏大會之後,帶着他的神心,來商丘謝罪。能做到嗎?”

    白皇后沒有別的選擇,道:“能。”

    “既然你還算聽話,現在只需再辦最後一件事,三神隕落的罪責,便暫時揭過。”

    易天君道:“無論你用什麼辦法,白卿兒只能嫁給我兒商弘。”

    白皇后臉色不變,但眼中卻浮現出驚恐之色,不希望女兒步自己的後塵,以平靜中帶有抗爭的語氣,道:“小女已拜星海垂釣者爲師,怕是不會聽我的話。”

    易天君道:“沒關係,若是你做不到,我剛纔說的這幾件事,說明你的確是打算逆反,那麼星桓天也就沒必要存在了!”

    “就是不知,當你們逆神族的身份,讓天下修士知曉後,那酒鬼和星海垂釣者,護不護得住你們?忘了告訴你,星海垂釣者惹上了大麻煩,恐怕顧不上你們。所以,你拿他來壓本天君,是沒用的。”

    白皇后十根雪蔥般的玉指緊扣,指縫中,有絲絲血液逸散出來。

    易天君道:“你不想做神女十二坊之主,有的是人想做。”

    “綵衣神!”

    “黑心魔主!”

    紫氣茫茫的雲海上,走出兩道神威強橫的身影。

    左邊那一道,身穿綵衣,面容枯瘦,雙眼狹小,看上去四五十歲的樣子,臉上始終掛着邪異的笑容。

    此人,乃是陰陽界的界尊,綵衣神。

    另一位渾身魔氣滔天的黑衣神靈,正是黑魔界之主,黑心魔主。

    與千年前相比,黑心魔主身上的神威,不知強橫了多少倍,已是從上位神,破境到太真境,可封稱大神。

    黑心魔主曾是千骨女帝的追隨者之一,是依靠崑崙界的魔道傳承,修煉到至高境界。

    按現實時間算,他的年齡,其實還不足一個元會。

    可是,加上在時間陣法中修煉的時間,他的年齡早已超過十二萬九千六百年,渡過了元會劫難。因此,與千骨女帝一樣,不能再稱是這個元會的神靈。

    陰陽界在天庭的萬界功德榜上排名第三百七十二位,是一等一的強界。

    做爲一界之尊,綵衣神的修爲,更勝黑心魔主,是一位古老的大神。

    但,就是這樣兩位修爲強大的一界之尊,從商弘身邊走過之時,都得先恭敬拱手行禮。畢竟商弘不僅僅只是背景深厚,自身的天資和潛力,也是非同小可。

    別看黑心魔主已是成爲大神,但,與商弘交手,能不能取勝,還是未知數。

    綵衣神和黑心魔主向單膝跪在地上的白皇后看了一眼,二人,一個是邪道,一個是魔道,自然和別的神靈不一樣。

    他們臉上滿是淫//霏的笑意,絲毫不掩飾心中的欲//望。

    打量白皇后的目光,完全是赤//裸//裸的,猶如在看世間最美的食物。

    當初,陰陽界、黑魔界、萬邪界的修士,敢在真理天域,建臭名昭著的陰陽殿,不知多少美麗女子慘遭蹂//躪,可想而知這三界是什麼德性。

    沒有上面神靈的默許,他們豈敢那麼做?

    連真理神殿都沒放在眼中,何況是一個白皇后?

    “哎呀,這不是傳說中能夠與月神比美的白皇后,堂堂一界之主,怎麼跪在這裡?來,本座扶你起來。”

    綵衣神伸出一雙乾癟枯黃的手,抓住白皇后雪白如玉的香肩,將她緩緩攙扶起來。手指卻遲遲沒有收回,在她細嫩潤澤的手臂上撫摸,愛不釋手,像是在把玩一件精美的物件。

    黑心魔主卻是站在一旁,垂目看着地面,沒有像綵衣神那樣放肆。

    易天君的神靈投影,已經散去。

    黑心魔主道:“玲瓏大會關係重大,天君擔心城主獨力難支,所以,派遣我們二人過來暗中相助。”

    白皇后美眸漣漣,向綵衣神暗送秋波,心中卻是厭惡至極,暗道,暗中相助纔是怪事,無非是派遣你們前來制衡於我,怕我不聽從擺佈。

    她似少女般嬌羞,從綵衣神雙手中抽回玉臂,盈盈笑道:“二位都是威名赫赫的大神,來到星桓天,怕是會惹得地獄界的警惕吧?萬一招來地獄界的大神,起了衝突,受劫的可是星桓天和神女十二坊。”

    “不會的,地獄界只會以爲我們還在商丘閉關修煉。”黑心魔主道。

    綵衣神見白皇后飄然退離而去,心中不悅,冷聲道:“你還不明白天君的意思嗎?如果你不聽話,就由我們二人接管神女十二坊。”

    “聽說神女十二坊的十二位坊主,個個美若天仙,你女兒更是號稱新一代的第一美人,本座倒是早就想要取你而代之,然後以主人的身份,將她們全部鎮壓,一一採補。”

    白皇后揹着他們,雙眼已是寒光四射,但卻壓制殺意,道:“你老說笑了,妾身怎敢不聽天君的話?妾身的性命,都握在天君手中呢!”

    綵衣神含笑點頭,以迷戀的眼神,盯着白皇后娉婷妖嬈的背影。

    這時,神女王殿外,傳來白卿兒的聲音:“白卿兒拜見城主,有要事相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