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冥書》八卷,任何一卷都堪比《太乙神功榜》上的曠世絕學。

    傳說,八卷合一,能窺長生之祕。

    天下誰不想長生不死?

    修爲越強者,越想。

    《冥兵卷》不僅對聲威浩大的冥殿和黑暗神殿意義重大,甚至當今天下所有至高存在,都會感興趣。消息一旦傳出去,不知多少神靈,會找上張若塵,必然形成新的風暴漩渦。

    張若塵已猜出眼前這位血絕戰神就是荒天,自然不會老實承認,但又不想在這個心思透徹,聰慧絕頂的大神面前扯謊。

    “看來你是瞧出了端倪,知曉我不是血絕,對我心存防範。”荒天沒有變化成原形,依舊以血絕戰神的樣子,站在那裏。

    卻龍形虎態,絲毫不弱血絕戰神本有的蓋世英姿。

    張若塵道:“你根本沒有打算用外公的模樣來騙我,否則進入神廟後,就不會站在這裏等我,而是會衝入進石殿,查探我的傷勢,問我這些年都去了哪裏。裝,就要裝到底。”

    “所以,你僞裝成外公的模樣,是想騙冥花坊主語千丞。”

    “你不想神女十二坊的修士知曉,你來了星桓天。你不想天下修士知道,是你殺死了綵衣神。”

    荒天的場域,早已籠罩神廟廢墟。

    即便冥花坊主就站在石殿中,近在咫尺,卻聽不見他們的對話。

    在冥花坊主眼中,開滿紅花的木槿樹下的兩個男子,都英姿卓越,一個威武神氣,一個器宇不凡,皆是天下男子第一等。

    荒天手中的血龍戰戟,像是一條活着的魔龍,在呼吸,氣浪吞吐,形成強勁的風。

    “譁!”

    木槿樹上,灑落下一片片花瓣,如雨一般紛紛揚揚。

    張若塵目光落在血龍戰戟上,仔細分辨,道:“這不像是假的!”

    這杆血龍戰戟,與血絕戰神那一杆一模一樣,絕不會是幻化出來的。

    荒天道:“此戟,名爲血絕。與血絕那杆血龍戰戟使用的材質,差得不會太多,內部亦是封有一條真神魔龍。”

    張若塵生出一股強烈的荒謬感。

    血絕戰神給七星帝宮的護殿靈尊取名荒天,已是足夠幼稚。但,以他那乖張狂放的性格,做出這樣的事,倒也能夠理解。

    但,荒天大神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背叛天庭,殺恩師,斬接天神木……,這樣一個人,竟也能夠做出如此幼稚之事?

    他煉此戟,還取名血絕,多半就是專門用來坑血絕戰神。

    殺人後,甩鍋到血絕戰神身上。

    這兩人,不愧是上一個元會的絕代雙驕,一個無恥,一個陰險,誰都不輸誰。

    “你應該知道我是誰吧?”荒天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

    “知道我爲什麼要殺綵衣神嗎?而且,還借血絕之名。”荒天道。

    張若塵道:“大概能猜到。”

    荒天身形挺拔,淵渟嶽峙,一雙灼灼神目,露出異樣之色,道:“你竟能猜到?”

    張若塵徹底放鬆下來,不再像先前那麼緊張和侷促,即便對方真是陰險狡詐的大魔頭又如何,最多也就一死。

    他道:“是否與逆神族有關?”

    果然聽到“逆神族”三個字,荒天的神威宣泄而出。

    在這股神威面前,張若塵猶如滄海中的一隻木舟,頃刻間,就能被掀翻搗碎。

    但,張若塵眼中毫無懼色,道:“果然!大神知道白皇后是逆神族族人。如果我沒有猜錯,以易天君爲首的那羣神靈,也使用這個祕密,鉗制了你。所以,你無法親自出手殺綵衣神,只能嫁禍到我外公身上。”

    荒天緊盯張若塵。

    他明明站在原地不動,明明臉上沒有任何情緒,卻給人風雨撲面之感。

    張若塵只感覺無法呼吸,眼前彷彿能看見天崩地裂,但,依舊傲然挺立,與他對視。

    大神又如何?我也是神。

    “漁謠告訴你的?”荒天道。

    張若塵道:“與她無關!世間隱祕,並非只有你可以洞察,我也能窺竊一二。”

    “是嗎,你還知道多少?”荒天語氣平淡。

    這下倒是把張若塵問住了!

    畢竟他只是偷聽了商弘和白皇后的幾句對話,然後,根據荒天做事的邏輯,推導出來的這個可能性。

    張若塵道:“沒有了!剩下的,難道不是大神來告訴我嗎?否則,大神怎會讓漁謠神師給我傳話,讓我去彌山天尊湖見你。”

    漸漸的,無邊神威散去。

    荒天面露蕭索之色,鬆開抓戟的大手,擡頭望着滿樹紅花,道:“我的故事,不想講給任何人聽,也不需要講述給誰聽。你對逆神族,知道多少?”

    “逆神族本是聖族,只因三十萬年前的逆神天尊,與天庭建立時的逆神碑,才得了逆神之名。”張若塵道。

    荒天情緒激憤,道:“逆神族代表的是天庭諸神對先賢的背叛,代表的是天庭萬界最深的恥辱。不,也包括地獄界,地獄界諸神也是背叛者。總算他們還有一些羞恥之心,銷燬了關於逆神族的一切,禁止後世談論。”

    “三十萬年前,在逆神天尊的帶領下,天庭地獄二十四諸天,一起先前征戰未知,只爲阻止五萬個元會一個輪迴的量劫。”

    “量劫到來,宇宙大破滅,衆生不存,天地重歸死寂混沌。”

    “他們敗了!二十四諸天征戰,僅三人還。”

    “但,也不是全敗,至少爲這片天地,爭取了二十萬年喘息之機,讓大破滅延遲到了十萬年前。”

    “十萬年前的那場大破滅,只針對聖界和萬界諸天,沒有波及地獄界。顯然,推動大破滅的那股力量,已是力不從心。也正是如此,只持續了三個月,便匆匆結束。”

    “傳說,是天庭諸界的頂尖強者聯手,擊退了那股力量。但我根本不相信這個傳說,當時天庭諸神都在大破滅之下苦苦支撐,哪有餘力征戰?”

    “天尊隕落,二十四諸都敗亡,世間已無英雄。”

    對逆神族的遭遇,張若塵也是有所瞭解,心中何嘗不憤怒?

    荒天繼續道:“誰都知道,量劫沒有過去。但,偏偏地獄界卻向天庭諸界,發動了戰爭。”

    “你懷疑,地獄界已經被推動量劫的那股力量控制?可是不應該啊,地獄界也有經天緯地之人,他們不可能看不出其中端倪,也絕不會有人控制得了他們。”張若塵道。

    荒天道:“經天緯地之人,要麼已經隨逆神天尊一起戰死,是如地獄四天。要麼死於暗殺和謀害,是如生命神尊、吉祥神尊、閻老族長。要麼選擇了沉默,是如不死戰神、酆都大帝。”

    “剩下的人,則是選擇了極端。”

    “何爲極端?”張若塵道。

    荒天道:“地獄界十大族,皆是需要在戰爭和殺戮中,才能迅速變強。他們欲要滅天庭萬界,將自身實力增強到極致,憑地獄界的力量,對抗推動量劫的那股滅世力量。”

    “推動這場戰爭的,最根本的東西,從來不是什麼陰謀詭計,而是地獄界修士心中的慾望,變強的慾望,殺戮的慾望,嗜血的慾望。”

    “或許有力量在推動,但那股力量,只是在喚醒他們心中的慾望。”

    “這一切,與逆神族有什麼關係呢?”張若塵道。

    荒天道:“因爲他們覺得,是逆神天尊惹來的十萬年前的大破滅,在這場他們無法抗衡的劫難面前,將一切的過錯,推卸到曾經爲他們征戰的先賢身上。”

    “逆神族若是滅族,不僅可以與地獄界休戰,說不定還能平息那股未知力量的怒火。”

    “而地獄界,更不希望逆神族存在,同時也想借此平息那股未知力量的怒火,換取更多的時間。於是,逆神族成爲一個時代的犧牲品……”

    他陷入了自己的情緒中。

    久久之後,荒天才是長長吐出一口氣,道:“他們的犧牲,卻並非沒有意義。至少,換來了十萬年的和平和繁盛,大家都以最快速度增強自身,如今天庭和地獄的力量,已超過十萬年前。”

    張若塵道:“我認爲,天庭和地獄的高層中,必然有已經臣服於那股未知力量的強者。否則,如此荒唐且軟弱可悲的事,天庭和地獄的諸神,怎麼可能達成共識?”

    荒天深深盯了張若塵一眼,看得張若塵略顯心虛,連忙道:“我的意思是,他們那種臣服,可能只是一種信仰,就像地獄界修士對命運的信仰,天堂界修士對光明的信仰。”

    “何不猜得大膽一點?就是他們背叛了這片天地,只爲換取苟活到下一個量劫法力的機會?”荒天道。

    量劫法力,是時間單位,也是天地一個輪迴的時間。

    荒天不疑,道:“既然如此,只要殺了你,就能滅口。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