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卿兒走進神女王殿,率先看到的,便是泰然莊肅的商弘。

    二人對視。

    商弘儀表不凡,雅人深致,衝她點頭微微一笑。

    白皇后早已回到殿宇上方的座椅上,身周神霧繚繞,霧中一粒粒白色光點猶如星海世界,如夢如幻,卻又釋放驚人威勢。

    看着他們郎才女貌的模樣,白皇后不禁在想,讓白卿兒嫁給商弘未必就不是一個好的歸宿,對她更是一種保護。

    但,想到商弘此來,本就目的不純。

    而且商族只是將她們視爲工具一般利用,不可能付出真心,爲了達到他們的目的,隨時可以犧牲她們。甚至,將她們拱手送人。

    白皇后收起心中不切實際的天真想法,目光望向站在一旁的綵衣神和黑心魔主,發現他們的目光,皆是盯着白卿兒,臉上掛着詭異的笑容。

    白皇后心中動了殺意,無論如何她都要保護自己的女兒不受傷害。

    白卿兒望向綵衣神和黑心魔主,但,二神修爲太高,看不清他們的容貌。

    她很快收回目光,問道:“這兩位前輩是誰?”

    白皇后道:“他們二位,乃是本座新招攬的兩位太上護法。今年玲瓏大會前來的神靈衆多,魚龍混雜,且相互間的矛盾激烈,必須得有神境強者坐鎮,才能護星桓天周全。”

    白卿兒不再多問,道:“雨虹山脈中出大事了!”

    “此事我已知曉,是死亡神尊的弟子血屠和古鴉所爲。但,他們已經離開星桓天,此事也就不再歸我們管,天庭的神靈,自然會去解救天堂界三神。”白皇后道。

    白卿兒道:“我說的不是此事,而是那些神屍。”

    綵衣神和黑心魔主剛到星桓天,不太清楚其中蹊蹺,皆是露出茫然之色。

    白皇后卻是臉色微微一變,從神霧中走出,身上穿着紅紫相間的宮裝,下襬在臺階上長長鋪開,長髮高攀,插着玉笄,道:“你去了雨辰神廟?”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我怎能不去探查?”白卿兒道。

    商弘心中生疑,但眼神深邃,不留痕跡的問道:“卿兒乃是本源掌控者,昨日以本源奧義調動天地本源規則的,應該是你吧?”

    白卿兒知曉,若是認下此事,也就證明,是她故意引四甲血祖、焱神等人進入雨虹山脈。

    一旦讓商弘知曉,自己被利用,而且她還與四甲血祖的死有關係,商弘不可能還有現在這麼好說話。

    就連那兩位修爲高深莫測的護法,此刻都投來不懷好意的眼神。

    白卿兒淡然自若,“我也是感應到天地本源規則的波動,才立即趕去雨虹山脈,想要知曉是誰在動用本源奧義,或許可以奪來爲我所用。”

    “可惜,卻被困在了裡面,直到天亮才知曉,居然是命運神殿的血屠。”

    “所以使用本源奧義的是血屠?”商弘道。

    白卿兒道:“除了他,不可能還有別人。當年,本源神殿出世,血屠是第一批進入其中的修士,而且在裡面得到了大機緣。我想,本源奧義他應該得到了不少。若沒本源奧義相助,他怎麼可能殺得了四甲血祖?當然,這些都是我的推測。”

    商弘凝看了她眼神許久,看不出破綻,道:“身懷大量本源奧義,嗯!如此看來,這個血屠,是必須得死。”

    綵衣神問道:“雨辰神廟到底是什麼地方?神屍又是怎麼回事?”

    白卿兒道:“雨辰神廟乃是當年星桓天尊二弟子雨辰子的道場,數百萬年過去,那裡如今已是化爲一片凶地,地底葬有許多神屍。”

    “神女十二坊的上一代主人玉龍仙,晚年時,爲了續命,聯合須彌聖僧的大弟子方寸大師,曾闖入其中,尋找傳說中的天尊神源。”

    “在那裡,方寸大師佈置了空間神陣,玉龍仙留下了大量神紋,皆是爲了鎮壓地底的神屍。”

    “十萬年過去,空間神陣和神紋威力大減,神屍開始蠢蠢欲動,有逃脫出來的風險。一旦神屍脫困,星桓天必將死傷慘重,還請城主早做謀劃,將它們鎮壓回去。”

    做爲神靈,而且是極其聰慧的神靈,白卿兒早就摸清神女十二坊背後勢力的影子。再去詢問星海垂釣者,即便星海垂釣者不會向她透露全部真相,也能知道一個大概。

    正是如此,白卿兒雖看不透綵衣神和黑心魔主,但,掌握有大量本源奧義的她,感知力非凡,早已將他們的身份,猜了個**不離十。

    他們來星桓天干什麼?

    爲何成爲了神女十二坊的太上護法?

    白卿兒在進入殿中的那一刻,就在謀算對付他們的策略。正好雨辰神廟遭遇大危機,何不將他們填進去?

    正是有這樣的打算,所以,白卿兒剛纔故意說出雨辰神廟中有天尊神源,卻不說玉龍仙隕落在了裡面,更隱瞞了地底老屍鬼的存在。

    她是料定,必然會有人對天尊神源動心。

    果不其然,綵衣神極爲上心,立即問道:“天尊神源在雨辰神廟中?”

    “只是一個傳說而已,可惜玉龍仙卻當真了,至死都沒有找到天尊神源。”白卿兒再次輕描淡寫,帶過玉龍仙的死亡原因。

    她又道:“城主,我打算,讓冥花坊主立即前去坐鎮雨辰神廟,一旦裡面發生大變,我們也能提前知曉。”

    白皇后何等精明,聽白卿兒避重就輕的講述,已是看出端倪。

    “也好,的確該有神靈坐鎮其中,隨時通稟裡面的情況。”

    白皇后傳出一道神念,招來冥花坊主,將剛纔的事告訴了她。

    冥花坊主正要趕去雨虹山脈之時,綵衣神走了出來,道:“本座前來星桓天之前,見了血戰神殿殿主甲天下一面,他讓本座一定要查清四甲血祖的死因。區區一個成神數十年的新神,怎麼可能殺得了四甲血祖,此事必有蹊蹺。本座也去一趟雨辰神廟吧!”

    綵衣神脫下身上神衣。

    綵衣斑斕,有七種色彩。

    說來也怪,綵衣立在了綵衣神面前,像有一個透明的人穿着它。

    綵衣神嘴裡一口鮮血吐出,血液緋紅熾熱,不僅血氣渾厚,而且蘊含他三千萬道神念。每一道神念,模樣都與綵衣神一模一樣,像是有三千萬道鬼魂飛在神女王殿中。

    神女王殿外的神女十二坊弟子,個個都感覺空氣瞬間變得陰寒,整座神女王殿都被黑色雲層覆蓋。

    在刺耳的呼嘯聲中,三千萬道神念和血氣,匯聚到綵衣中,凝成一尊與綵衣神長得一模一樣的神靈。

    wWW• ttкan• ¢ o

    當年黑心魔主還是上位神的時候,使用三千道神念,凝聚出來的分身,便是擁有頂級大聖的戰力。

    如今,綵衣神以大量神血,三千萬道神念,和部分神魂,凝聚出來的分身,加上自己的神衣,戰力絕對比黑心魔主當年的分身強大萬倍以上。

    綵衣神分身走向冥花坊主,枯瘦的臉上,浮現出邪異的笑意:“坊主,帶路吧!”

    冥花坊主只感覺,對方的眼神,似能穿透她的衣裙。

    站在他面前,不僅壓力巨大,而且有一種渾身不着寸縷的赤//裸//感。

    “好可怕,他到底是誰,爲何只是一道分身,都能讓我生出不可戰勝的念頭?而且,他的眼神……”

    冥花坊主從來沒有像此刻這麼忐忑過,若不是知曉對方乃是神女十二坊的太上護法,她很想立即拒絕前往雨辰神廟。

    綵衣神冷冷一笑,心中暗道:“傳說果真不錯,神女十二坊的坊主皆是極品。既然那雨辰神廟無法推算和感知,進入其中後,便將你採補,如此一來分身的戰力必定更上一層樓。”

    既然知道雨辰神廟危險,想要尋找天尊神源,自然是要多下一些本錢。

    分身的實力越強越好。

    即便白皇后和黑心魔主這樣的大神,都臉色微變,真切感受到綵衣神的可怕。至少他們還做不到,凝聚出如此強大的一具分身。

    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後,白皇后又感到擔憂。

    白皇后知道綵衣神是什麼德性,冥花坊主一旦與他進入雨辰神廟,後果將難以預料。

    她向白卿兒看了一眼,發現白卿兒波瀾不驚,胸有成竹,像是另有後手,這纔沒有開口留下冥花坊主。

    但她實在猜不透,白卿兒到底在想什麼?

    爲何偏偏讓冥花坊主去鎮守雨辰神廟?

    其實,白卿兒此刻心中,只是在暗暗嘆息,“不愧是活了數十萬年的老怪物,太小心謹慎了,居然只是讓一道分身前去探查。”

    商弘雖感知到一絲不妥,但既然綵衣神只是派出一道分身,也就沒有出言勸阻。

    ……

    雨辰神廟中,傳出一陣若有若無的美麗歌聲,像是一位絕色女子在裡面,唱訴人生苦歌。但裡面,明明只有一片荒蕪了不知多少萬年的廢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