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能保護她們。”張若塵道。

    荒天露出一抹譏誚之色,道:“以你現在的修爲和狀態,想要戰勝她們中任何一人,幾乎都是不可能的事。竟敢妄言保護?”

    “她們的確個個修爲強大,即便是白姑娘,我也沒有把握能取勝。但,與易天君座下的那些神靈交鋒,她們可有一人敢出手?”

    張若塵道:“縱然是大神你,不也還要借我外公之名,纔敢弒神?最大的命門,掌握在敵人手中,就算修爲再強,又有什麼用?不依舊要受制於人?”

    “只要借我神力,我現在就敢闖入第一神女城,取商弘性命。大神,你可敢?白皇后可敢?漁謠神師可敢?”

    “只要給我時間,我將來必定可以比商弘強大,比易天君更強。我要殺他們,誰能威脅我?”

    張若塵看了一眼,依舊指在胸口的戟鋒,知道這個理由還不足以讓荒天信服,繼續道:“實不相瞞,白姑娘掌握有十分之一的本源奧義,將來很有可能成爲本源主神。”

    “這個消息傳出去,依舊會給她惹來殺身之禍,但我從未向任何人透露過。所以,我爲何要將她是逆神族的消息傳出去?對我可有任何好處?”

    “你連彌山天尊湖都不敢去,我憑什麼信你?”荒天道。

    張若塵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事,眼中不禁露出苦澀的神色,道:“我自知自己絕不是一個值得託付終身的男人,有太多危險,太多敵人,太多想要置我於死地的勢力,與我走得太近,絕不是一件好事。天尊寶紗我不敢要,只因我怕害了白姑娘。”

    荒天眼神驟冷。

    張若塵連忙道:“但,她現在已將我逼我了角落,不得不做出選擇。那麼天尊寶紗,我不敢要,也得要。”

    “天下想要娶卿兒的優秀男子多不勝數,不缺你一個,你也並非本座心中的最佳人選。既然你如此勉強,不如本座將天尊寶紗另給他人。”荒天道。

    張若塵道:“不勉強!玲瓏大會之前,天尊寶紗我是一定要拿到手,不惜一切代價。”

    荒天道:“天尊寶紗在本座手中,你如何拿得到?”

    “我可以立即傳訊外公,請他親自過來助我奪取。實不相瞞,外公盼親外曾孫久矣!”張若塵道。

    池孔樂、池崑崙,包括閻影兒,其實都不能算擁有血絕家族的血脈傳承。

    荒天倒是沒有想到,張若塵這一連幾次改口,改得這麼快,哼聲道:“血絕前來又如何?想從本座手中奪走天尊寶紗,他還做不到。”

    張若塵低頭,看着鋒銳戟鋒,道:“那我只能請白姑娘出手,助我奪取。大神別誤會,我沒有威脅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將天尊寶紗交給白姑娘,由她來決定,豈不是最好的辦法?”

    這句話,倒是一下子擊中荒天軟肋。

    他這一生,可以捨棄榮華、財富,甚至是修爲、生死,但偏偏敗在一個情字上。曾經,只有那份對白皇后的感情,四千年前,他自認爲斬斷了這段情,不再有任何破綻。

    可是,白卿兒的出生,卻又讓他多了一份兒女之情。

    按照荒天一貫的行事風格,剛纔已是一戟洞殺了張若塵。只因,這個孽障,與白卿兒牽扯太深,這才讓他無法狠下心。

    “男兒生於世,當以問鼎天地,傲立星空,爲畢生之目標。兒女情長,實是最大羈絆。”

    荒天神情蕭索,收回戰戟。

    這句話,也不知是說給張若塵聽的,還是說給自己聽。

    “此話我不敢苟同,我認爲,無情之人,必定無愛。無情無愛之人,何以有大情大愛?逆神天尊與當年的二十四諸天,不就是大情大愛之人?”張若塵道。

    荒天盯向他,目露異樣之色,道:“張若塵,你知道有很多人都對你寄予厚望嗎?血絕認爲,你可以超越我們,甚至超越古往今來的所有天尊,阻止量劫。”

    張若塵心中一動,道:“你將我在星桓天的祕密,告訴了外公?”

    “血絕讓我助你一臂之力,做爲交易,他可以暫時隱匿,將血絕戰神的身份借給我。”

    張若塵欲要開口詢問,荒天擡手阻止了他,繼續道:“你知曉了卿兒她們是逆神族的祕密,本是該死。不過,在先前的對話中,我能看出,你依舊還有一顆赤子之心,對逆神族的遭遇有同情,有憤慨。我姑且,先視你爲同道。”

    “但想要我答應,將卿兒嫁給你,卻還遠遠不夠。你目前,還配不上她。”

    若非荒天也被白卿兒逼得沒有退路,也不會選擇張若塵,甚至覺得世間沒有任何一個男子,配得上她。

    張若塵問道:“大神所說的,助我一臂之力,指的是殺綵衣神?”

    “區區一個綵衣神算什麼?”

    荒天冷瞥張若塵一眼,將血絕戰戟重新插在地上,雙手左右攤開,道:“看好了!”

    剎那間,張若塵眼前大變,木槿樹、墓碑、神廟……所有景象,全部消失。

    世界一分爲二,一半是漆黑無邊的虛無死寂,一半是綠樹紅花,生機勃勃。

    荒天站在一生一死兩座世界之間,身體石化,呈黑白兩色,面目猙獰,滲人至極。

    張若塵清晰感知到,黑暗虛無的死亡世界中,死亡之道規則數之不盡,相互扭纏,任何生命進入其中,都會瞬間斃命。

    另一邊的世界,卻又充滿生命之道規則,就連大河中流淌的水,都是生命之泉。

    “好濃郁的生命氣息,怎麼可能,這比接天神木形成的生命之氣都要精純。”張若塵道。

    荒天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道:“爲何不可能?本座,乃生命主神,一身奧義皆是接天神木當年授予。死亡之道奧義的數量,雖還沒有達到主神層次,卻也已經相差不遠。”

    “整個宇宙,同時兼修生命之道和死亡之道,而且還能達到本座如今成就的神靈,怕是找不出來第二個。”

    “你現在的狀態,除了我,誰都幫不了你。正是如此,血絕這一次才必須要向我妥協。”

    “轟隆!”

    死亡世界和生命世界崩塌,化爲億萬道生命規則和死亡規則,化爲一黑一白兩條河流,涌入荒天的左右雙目。

    張若塵恢復視覺,依舊站在神廟中。

    生命主神?

    同時修煉生命之道和死亡之道?

    這些,張若塵其實一點都不奇怪。

    因爲,荒天在西天佛界誕生出靈智後,就被他的師尊元墟古佛,送去天庭的下屬凡界石界修煉,參悟生命之道的真諦。

    做爲石族,欲要修煉出血肉之軀,必然對生命之道有極深研究。

    後,他背叛天庭,拜入石祖門下。

    地獄界石族崇尚的乃是死亡之道,荒天跟隨石祖修煉死亡之道,卻也是合情合理。

    自古以來,也只有石族,同時修煉生命之道和死亡之道纔有大成的先例。

    大概四十個元會前,地獄界石族的諸神之主“枯榮神主”,就是這樣一位存在。

    張若塵道:“接天神木爲何將生命奧義傳給你?”

    荒天彷彿早就猜到張若塵會問出這個問題,道:“因爲它別無選擇,也因爲當年年輕的我,其實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傻瓜。”

    “我突然有些想知道你的故事了!”張若塵道。

    荒天道:“你若想知道,路上講給你聽。”

    “路上?我們要去哪裏?”張若塵道。

    天空的血雲,已經散去了一些,露出陽光。

    荒天擡起頭,看着天空的烈日,注視許久,眼神越來越堅定,道:“本座好不容易借來血絕的身份,豈能不殺個痛快?”

    在張若塵看來,魔瞳、巫馬九行、四甲血祖、綵衣神相繼隕落,已經是驚駭世俗,足以將整個天庭和地獄的目光,都吸引到星桓天。

    接下來應該低調纔對。

    卻沒想到,荒天居然還想出手。

    張若塵道:“你要殺商弘?”

    “商弘是你的情敵,更是你們這個元會一等一的人物,你只有料理了他,纔有資格娶卿兒,也才能夠名正言順的登上這個元會之巔。所謂元會級天才,得擊敗了一個元會的所有修士,才能脫變成元會級強者。”

    荒天神情慎重,卻又充滿殺意,道:“我有我的對手。”

    “誰?”張若塵問道。

    荒天身上氣勢越來越強橫,道:“商天第四子,奪天神皇。此人,在商天諸子之中,僅次於易天君,乃天堂界大商神朝之主,修爲在十萬年前,便達到大神最後一個境界太虛境。我等與他決一死戰的這一天,已經等了四千年。”

    “對了!你或許並不知道,白皇后之所以叫白皇后,就是因爲她乃奪天神皇的皇后。”

    張若塵大吃一驚,道:“這怎麼可能?”

    “這世間,讓你匪夷所思的事,還多得很。真是很奇怪,一直藏在心中不想吐露的話,今天居然與你講了這麼多!”

    荒天不禁在心中思考,是不是愛屋及烏的原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