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冥花坊主離開了,帶着張若塵的信,去了冥殿。

    張若塵盤坐在石殿中,雙手放於膝。

    左手掌心是一團灰濛濛的死亡之氣,形成小小漩渦,天地間,一縷縷死亡規則,涌入其中。

    右手,生命規則匯聚。

    荒天依舊是血絕戰神的容貌,身形似巍峨神山,聲音浩蕩而霸絕的道:“何爲生?何爲死?飛禽走獸,出胎破卵,便是生。樹木花草,種子落地,生根發芽,亦是生。”

    張若塵緊閉雙眼,道:“存在即是生?”

    “對石族而言,誕生出靈智,便是生。未誕生出靈智之前,處處皆石,已然存在,也是生?”荒天道。

    張若塵道:“沒有生,何以能由死而生?”

    “這話問得妙!沒錯,石若沒有生命,何以能誕生出靈智?世間萬物,皆有生命。”

    荒天不禁對張若塵刮目相看,道:“你能明白這一層,倒也好辦了!仔細講一講,你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態?”

    張若塵知曉很多事,根本沒辦法隱瞞。

    想要了解更多生死奧妙,目前只能選擇相信荒天。

    張若塵道:“我的身周有一個圓,時近時遠,層層無盡。在這個圓中,我可以勾畫生命規則,以生命規則衍化生命之氣,維持體內生命之火不滅。”

    “但,我每畫一道生命規則,自然而然就會誕生出大量死亡規則。”

    “這些死亡規則都很細小,所以目前生命和死亡,還能維持平衡。可是生命始終壓不過死亡,我也無法從死亡中徹底跳脫出來。”

    聽擺,荒天眼中閃過一抹驚色,感慨萬千的道:“真是不可思議,是了,天下間,估計也只有你,才能以這種狀態活着。擎天若是知曉,因爲他的原因,讓你進入瞭如此狀態,必會後悔只是廢你修爲。”

    “大神這話是什麼意思?”張若塵道。

    荒天雙手揹負,站在柱影中,道:“古往今來,唯有你修煉出圓滿的一品聖意。所謂一者,正是整個天地,代表世間一切。”

    “我本以爲,世間絕不可能有完整的一,認爲你的聖意,與閻無神的六道輪迴,其實都只是一的投影,始終在一的範疇之內。”

    “卻沒想到,你真的跳脫了出去。”

    “何爲跳脫了出去?”張若塵不解的問道。

    荒天也曾有過沖擊一品聖意的想法,因爲他生死同修,又有“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加持,自認爲佔盡一切優勢。

    可惜,卻以失敗告終。

    但這段經歷,卻讓他對一品聖意,有了遠超別的神靈的理解。

    荒天道:“一,就是你身周的圓,也是佛門中的最高境界,稱爲真我。你捨棄一身修爲,回到原點,便是在跳脫。當真我顯現,意味着你已經跳脫成功。跳出生死外,不在五行中。”

    荒天出生西天佛界,對世間萬物的闡釋,自然會不自覺從佛法的角度切入。

    實際上,一,圓,真我,都可稱作無極。

    進入無極,就是跳脫出原有世界,五行和生死哪裏還能束縛他?

    般若的真我之門,只是具有真我的一絲韻味而已,是佛道與命運的結合。

    荒天道:“你雖跳脫出去,但依舊需要師天地,悟自然,方能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讓自己變得強大。否則,就算跳出五行,卻依舊要永遠被天地壓制,最終困死在天地中。”

    “如何師天地?”張若塵問道。

    荒天道:“這其實和神境修煉,沒有什麼區別。區別只在於,別的神靈還在這片天地中修煉,無論修爲多麼強大,依舊是天地的一部分。”

    “而你卻是在學習天地,修煉自己。”

    “踏入神境後,功法的用處,作用會逐漸下降。每一位神靈,主要修煉的,都是由聖意形成的神道,屬於自己的道,自己獨有的路。”

    “是如,血絕的五重海聖意,是在大聖時,由血海天道、五行火之道、雷電之道、死亡之道、黑暗之道,五道融合而成。”

    “成神後,他創出的神道,就是五重海神道。甚至能夠凝聚出,與血海規則、火道規則、雷電規則、死亡規則、黑暗規則截然不同的五重海規則,也可稱爲五重海規則神紋。這是隻屬於他的規則,只屬於他的神紋。”

    “但,就算血絕收集全了五種道的奧義,將五重海神道,修煉成五重海奧義神道,他依舊還在這個世界中。他的一切成就,依舊屬於這個世界。他在變強,世界也在變強,他永遠也超脫不出去。”

    “我現在有些明白,他爲何覺得,你能阻止量劫。因爲,你已成爲這個世界中的最大變數,誰都推算不出你未來是什麼樣子。你的未來,只取決於你自己。你的未來,說不一定能夠長生不死!”

    “不過,你現在還不夠強大,只是浩瀚海洋中的一個氣泡。”

    張若塵問道:“什麼時候,才能稱爲強大?”

    “同樣是氣泡,這星桓天的大氣層,可以包裹一座大世界。你的圓,什麼時候,能夠包裹整座宇宙,那麼宇宙中的一切,也就你說了算了!甚至,自己創造出一座完整的宇宙。”荒天道。

    張若塵道:“有可能嗎?”

    “沒有任何可能性,至少目前來看,不存在這種可能性。”荒天道。

    張若塵道:“……”

    “但人始終在變化,道亦是在變,未來會如何,誰又猜得透呢?不過,你的潛力,的確堪稱古今僅見,未來大有可期。”荒天臉上,罕見的露出笑容。

    他道:“說一些現實的問題吧!你之所以,每畫出一道生命規則,都會自動誕生出大量細小的死亡規則。乃是因爲,生死始終並存。”

    “死亡本來就是因爲生命而誕生。”

    “這個世間,本來是混沌一片,是因爲生命出現,所以死亡纔跟着出現。而且,死亡比生命更強大,規則更多。”

    “正是如此,世間一切都不能永恆,都會死亡。古往今來無數追求長生不死的修士,都已失敗告終,因爲他們無法與天地間的死亡規則抗衡。”

    張若塵道:“這座天地間的死亡規則,遠多於生命規則。可是,我已經跳脫了出去,爲何不能決定無極圓圈中的生死規則數量?”

    “因爲,你是以這片天地爲師,所畫的生命規則,都是臨摹而來。所以,這片天地是什麼樣子,你也就只能是什麼樣子。”荒天道。

    張若塵悟性極高,道:“我明白了!只要我的無極圓圈中,生命規則強過死亡規則,我體內的生命之火,就能徹底穩定下來。”

    “理論上是這樣。但,以你現在的精神力,離創造生命規則,還差得遠。你不學習天地,怎麼勾畫生命規則?”荒天拋出問題,引導張若塵去悟。

    張若塵道:“那我,接下來,便將所有精力,都放到研究生命之道上。”

    “你錯了!死亡規則是你的敵人不假,但這個敵人強大無比,你不瞭解敵人,如何能夠戰勝它?”荒天道。

    張若塵道:“好吧,的確是我錯了,生死密不可分。”

    片刻後。

    “我想到了!生命規則是從九大恆古之道的光明之道中衍化出來,我得去研究光明之道。研究光明之道,又得研究黑暗之道,因爲光明和暗黑亦是密不可分。”張若塵道。

    荒天道:“孺子可教也!你能掌控,你所說的無極圓圈嗎?或者說,你能將無極圓圈,收入體內嗎?”

    張若塵睜開雙眼,搖了搖頭:“暫時還不能。”

    荒天道:“那你要走的路,還很遠。”

    張若塵擡起雙手,生命規則和死亡規則在雙手之間流動,道:“大神可將生命奧義和死亡奧義收回去了!”

    “萬分之一而已,自己留着吧!有奧義相助,你對生命和死亡,可以悟得更快。”荒天道。

    張若塵的心,猛然觸動。

    萬分之一的生命奧義和死亡奧義,看似不多,但,對補天境的神靈而言,卻依舊算是數量巨大。即便是嫡傳弟子,都不一定會賜予。

    張若塵和荒天不過是萍水相逢,沒有任何更深的關係,對方卻能賜予他奧義,是因爲他的天資高?

    不。

    天資太高,應該直接殺死纔對。

    必然是因爲白卿兒,也因爲血絕戰神曾說張若塵能夠阻止量劫。

    無論是兒女之情,還是天下衆生,都值得他選擇栽培張若塵。

    接下來的幾天,張若塵開啓日晷,花費數年時間修復陰遁九陣,和參悟生死,勾畫生命規則。

    這段時間,相繼有神靈來到赤黃色戈壁的邊緣查探,都匆匆退走,無人敢闖入其中。

    終於,星空中,綵衣神的星魂神座暗淡下去,代表一座強界的界尊,一位絕世大神隕落,必然會在地獄界和天庭掀起軒然風暴。

    荒天站在木槿樹下。

    就在綵衣神隕落的瞬間,他感應到了奪天神皇的位置,睜開一雙熾熱的虎目,道:“他在星桓天的太陽上!張若塵,我要出發了!實話告訴你,這一戰,大概率都是同歸於盡的結局,你是否要與我一同前往?”

    荒天早已給張若塵講過,想要更好的悟生死,一定要進入他的神境世界,去觀他和奪天神皇這一戰。

    沒有告訴張若塵爲什麼。

    只告訴張若塵,他若死,張若塵也會死。

    張若塵將陰遁九陣徹底修復,叮囑阿吉在這裏看守,這才向荒天走了過去,笑了笑:“你們這種層次的交鋒,我本該離得越遠越好。但,誰叫我很想聽你的故事呢?”

    “有你這句話,斬了奪天神皇,他的光明奧義就是你的了!但,在此之前,你得以張若塵的身份,跟我去第一神女城走一遭,讓星桓天的修士確信,殺綵衣神的是血絕戰神,去殺奪天神皇的也是血絕戰神。”荒天道。

    張若塵倒也沒有拒絕,反而取出一根腰帶,道:“有了它,或許會更好一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