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歌聲悠揚動聽,卻又悲惋。

    感染力太強,張若塵只是聽了片刻,已潸然淚下,回憶到過去種種,那些逝去的故人,那些回不去的流年。

    “師叔,別被她的歌聲影響了心神!”

    阿吉扯了扯張若塵衣袖。

    張若塵向它擺擺手,極其感傷,道:“無妨!這聲音,還影響不到我的神智,只是我自己有些多愁善感了!”

    歌聲的影響力非同小可,也是張若塵精神力強大,意念堅定,纔將其從容化解。

    換做精神力不如張若塵的修士,估計已經痛不欲生,自絕於此。

    張若塵問道:“她到底是誰?”

    “師叔跟我來,一看便知。”

    阿吉牽着張若塵,穿過神廟大門,來到一堵破敗的殘牆下。

    向裡面望去,一層層空間屏障,宛若煙霧般散開。一棵開滿紅色木槿花的古樹,出現在張若塵視野中。

    木槿樹已經生長十萬年,樹幹粗壯得沿着樹下走百步才能繞一圈。一根根碗口粗的樹根,宛若虯龍,扎入神廟廢墟的磚石碎瓦中。

    樹下,立有一塊碑。

    碑上刻有:

    “一片花落,一粒塵歸”

    歌聲就是從碑下傳出。

    阿吉低聲道:“十萬年前,師尊將她葬在此處的時候,吩咐我,一定不要打擾她的安寧。誰知道,最近一段時間,她倒是與別的那些神屍一樣,像要屍變了一般,每天一到正午,地底就會傳出歌聲,聽得我毛骨悚然。”

    “你可是兇性植物,怕什麼?”張若塵道。

    阿吉搖頭,道:“阿彌陀佛!阿吉曾是兇性植物,但被師尊的佛法薰陶,早已沒了戾氣。現在……現在就是一個沒用的阿吉。”

    “騙誰呢?大門上那些掛着了屍體,不是被你絞殺?”張若塵道。

    “噓!”

    阿吉嚇了一大跳,做出禁聲手勢,道:“師叔小聲點,別把她驚出來了!有道是,佛祖還做獅子吼,阿吉奉命看守此處,自然是要收拾那些欲要闖入神廟的貪婪之輩。師叔……師叔,你回來啊……”

    阿吉稍不留神,發現張若塵已是走出陰遁九陣,進入神廟廢墟。

    十萬年來,他是第一個踏入雨辰神廟的修士。

    阿吉嚇得都快跳了起來,顧不得其它,立即追上去。

    “別進來,在陣法中等我,一旦出現變故,將我拉回去。”張若塵道。

    阿吉想了想,小心翼翼擡起滿是尖刺的雙腿,一顫一踮,退了回去。

    進入神廟,張若塵立即感受到撲面而來的腐蝕性力量,空氣中,到處瀰漫着死亡之氣,灰濛濛的,像是來到陰冥世界。

    腳下泥土,是黑色,踩在上面超乎尋常的冰冷。

    “你確定,玉龍仙真的已經死了?”張若塵問道。

    阿吉啞着聲音,道:“當年師尊從地底逃出時,玉龍仙已是化爲一具血肉全無的玉骨,怎麼可能沒有死?師叔,你還是趕緊回來吧,萬一玉龍仙真的和神廟中別的神屍一樣,已經屍變,將非常危險。”

    張若塵來到木槿樹下,站在滿是歲月痕跡的碑前。

    碑上,長滿青苔。

    地底的歌聲停了下來。

    他道:“有什麼好怕,玉龍仙畢竟是已經死了,即便屍變,能有活着時一成的戰力嗎?”

    “一成戰力,要殺師叔你,卻也是綽綽有餘了!”阿吉道。

    當年,玉龍仙能夠請動方寸大師,與他一起闖雨辰神廟,自身修爲自然是非同小可。

    張若塵心情膩味,覺得阿吉膽子太小,不僅丟了兇性植物的臉,而且,也丟了須彌聖僧和方寸大師的臉。

    釋放出精神力探查,沒有發現端倪。

    張若塵興趣缺缺,轉身向神廟廢墟中走去。

    他聽阿吉講過,地底的老屍鬼,很有可能,與星桓天尊的二弟子有關。而神廟中的神屍,之所以會異變,則是有可能與天尊神源有關。

    是天尊神源,將星桓天的天地母氣,和宇外星辰的力量,特別是太陽之精,源源不斷吸引來了此處。

    這些神屍,吞吸天地母氣,受星辰太陽的精華滋養,化爲現在這種不死不活的詭異狀態。

    與屍族,截然不同。

    地獄界的屍族,擁有靈智,能夠修煉。

    而這裡的神屍,保留有身前的強大戰力,卻沒有靈智,戾氣深重,只知殺戮。

    當然,這一切都是阿吉的猜測,方寸大師並沒有具體告訴它,地底到底是什麼情況。

    忽然,阿吉驚恐的聲音響起:“師叔,後面……”

    不用它提醒,張若塵已經感應到。

    整個脊柱,都冷得如同冰柱,頭皮完全凍結起來,他猛然回過頭去。

    只見,一位身披鳳羽紅衣的絕美女子,站在碑前。她滿頭銀色長髮,長達丈餘,在空氣中飛舞,額頭上,長有一對晶瑩剔透的龍角,肌膚凝白,赤着一雙精緻小巧的玉足。

    風吹過,木槿樹上,花瓣猶如血雨一般飛落下來。

    碑下的大地裂開,顯然她是剛從地底爬出來。

    不用猜,也知道她是誰了!

    張若塵倒吸涼氣,盯向阿吉,精神力傳音:“你不是說,十萬年前,她就化爲一具玉骨了嗎?”

    阿吉也有些發懵,語無倫次的道:“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難道這神廟中的泥土,是白蒼血土,將人埋在裡面,可以白骨生肌,生出血肉,活出第二世?”

    張若塵又不是沒有見過白蒼血土,信它纔是怪事。

    就在張若塵思考對策之時,站在對面的玉龍仙,在花雨中,翩翩漫舞了起來。

    她渾身線條柔美,玉//腿和雙臂都很纖長,柳腰盈盈一握,肚臍性感,肌膚細膩如凝脂,擡手踱步之間,舞姿迷人至極。

    與白卿兒和羅乷相比,玉龍仙不是很高,但身材比例完美,嬌小玲瓏。

    正是如此,即便明知十萬年前,她就已經活了大幾個元會,可是,此刻依舊給張若塵豆蔻少女一般的感覺。

    她身上生氣全無,死氣盎然,張若塵可不敢招惹,小心翼翼向神廟外移步。

    “唰!”

    一根根銀色長髮,直向張若塵飛去,空間隨之出現一道道波紋。

    張若塵臉色一變,立即釋放出精神力,凝成一面光盾。

    銀色髮絲,比至尊聖器戰劍還要鋒利,與光盾觸碰,猶如切紙一般將光盾撕裂,纏在了張若塵脖頸。

    張若塵身體立即收縮,變得只有拳頭大小,欲要脫困而去。

    但,忽然地面一暗。

    張若塵擡頭看去,只見,一隻巨大的手掌抓下來,無論他的速度快到何等地步,都逃脫不出掌心。

    “不好,陷入她的神境世界了!”

    “噬魂鈴!”

    張若塵打出十二枚噬魂鈴,以精神力催動。

    鈴鐺變得足有山嶽那麼巨大,猛烈搖晃,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音。

    在張若塵看來,即便玉龍仙的屍體出現異變,擁有強大的戰力,甚至神境世界都還保存完整。但是,魂靈一定是她的弱點。

    但,讓張若塵無語的是,噬魂鈴竟然絲毫影響不到玉龍仙。

    反而噬魂鈴,被她收了過去,掛在纖腰處。

    “怎麼會這麼強?區區一具神屍而已,居然讓我毫無還手之力,遇到上位神都不至於如此吧!”

    強大的神威壓了下來,氣勢煌煌,屍氣無邊,玉龍仙的五根雪白手指,將張若塵抓住。

    只是一抓,張若塵全身骨頭碎響,似要被她捏成肉泥。

    “譁!”

    張若塵身上,佛祖舍利的力量爆發出來。

    一個個金色梵文,衝破她手掌的禁錮。趁此機會,他逃了出去。

    張若塵的身體很蒼老,被她這麼一捏,簡直是要了半條命,落到地上後,想要站起來,都頗爲困難。

    幸好阿吉不是真的沒用,立即分出一根藤蔓,纏住了他,將他拖回陰遁九陣。

    “叮叮噹噹。”

    鈴鐺聲響起,玉龍仙追進空間神陣。

    “啓動陣法。”

    張若塵盤膝坐下,雙手結指印。

    阿吉化爲陣靈,融入進陰遁九陣。

    “星門伏坤!”

    “升坎奇合!”

    “震反飛宮!”

    ……

    張若塵調動一座又一座空間神陣,從不同的方位,向玉龍仙壓了過去。

    縱然玉龍仙修爲再強,也無法與陰遁九陣抗衡,雙眸變成赤紅色,眉心出現大量陰紋,嘴裡發出尖銳的嘯聲。

    她嬌小的身體中,卻蘊含碎裂萬千星辰的力量,與恐怖的戾氣。

    趁着她被陰遁九陣鎮壓的瞬間,張若塵飛身過去,抓住她的臉腮,掏出阿羅漢白珠,強行塞進她嘴裡,令得她發出一道道嗚嗚聲。

    “嘭!”

    反手在她背心一拍,阿羅漢白珠被她吞了下來。

    阿羅漢白珠神聖無比,蘊含精純佛氣,可以淨化一切戾氣和屍瘴。漸漸的,玉龍仙雙眼中的血色退去,眉心的陰紋消散,站在原地,不再動彈。

    “咳咳!”

    張若塵撐着她的香肩,咳嗽起來,嘴裡咳出鮮血。

    先前被她那一捏,是捏得真疼,傷得不輕。

    “師叔,你給她吃的是什麼?怎麼就這麼鎮壓住了?”阿吉好奇的問道。

    “一件佛門聖物!”

    張若塵緩過氣來,仔細打量玉龍仙嬌美的容顏,真的無一處不完美,五官精緻得不像話,睫毛又長又翹,雙眸水靈靈的,瓊鼻挺拔,紅脣晶瑩,明知她是一具神屍,都看得人想入非非,情不自禁。

    不愧是神女十二坊上一代的主人,怕當年也是一位美名傳天下的絕代女子。

    “正好將《冥兵卷》解譯了出來,倒是可以那你練練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