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綵衣神隕落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風波不斷。

    隨星空中的神座星球暗淡,天庭一方萬界諸天的修士皆心情沉重,茫然失措。綵衣神正是鼎盛之年,不可能是老死坐化。

    一尊威名赫赫的大神,死於非命!

    地獄界諸神也很詫異,紛紛傳訊詢問,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

    魔瞳、巫馬九行、四甲血祖的死,加起來也不如綵衣神隕落十分之一震撼。

    對陰陽界的修士而言,如同天塌下來了一般,個個惶恐不安。有綵衣神威震天下,陰陽界穩穩屹立強界之列,陰陽界的聖境修士皆是可以俯看弱界修士,收奴僕,養道侶,莫敢不從。

    綵衣神隕落,陰陽界失去定界神柱,今後還能維持強界地位嗎?

    陰陽界的修士,今後還能在弱界修士面前耀武揚威嗎?

    陰陽界諸神,全部被驚動,放下手中一切事物,有的趕去天堂界,有的去往天宮,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

    天庭的星空戰場防線內,神光不斷閃現,一道道神影,出現巨靈神殿中。

    古文明派系的神靈齊聚,相互探聽消息,以爲地獄界大軍殺至。

    “據我所知,綵衣神在商丘修煉。”

    “商祖封天后,綵衣神便去商丘,聽商天講道,尋找破境太虛的路。”

    “綵衣神如果真在商丘,怎麼可能隕落?”

    天庭諸神的目光,皆是投向天堂界,無數道神念飛入商丘,詢問綵衣神隕落的真相。可是,商丘沉默以對,沒有對此做出迴應。

    沒辦法做出迴應,總不能告訴諸神,暗中派遣綵衣神和黑心魔主去了星桓天。

    那樣,壞規矩了!

    巨靈神殿中,千星神祖冷哼一聲:“一連隕落四尊神靈,還包括一尊大神,天堂界派系必然是揹着大家,在經營一件天大的祕事。可惜,像是失敗了!”

    “神祖認爲,綵衣神的隕落,與之前三位真神的隕落有關?”有神靈問出。

    千星神祖目光投向海石星塢的星空方位,道:“此事必與星桓天有關。”

    “神尊之下,能殺綵衣神的強者少之又少,也不知是地獄界的哪位人物出的手?”

    “如果是神尊出的手呢?”

    千星神祖心情很不爽,擔心身在星桓天的魚太真和魚晨靜的安危,冷眼瞥了過去,道:“酒鬼早就放話,哪一邊的神尊敢闖入星桓天,他立即就參戰另一邊。地獄界誰那麼不開眼,將酒鬼逼到天庭這邊來?”

    尋常神靈,根本不知道千星神祖所說的酒鬼是誰,甚至都不知道這號人物。

    因爲,酒鬼的這句話,是十萬年前說出。

    三生界,一片鬱鬱蔥蔥的莽荒古林中。

    血絕戰神穿一身青灰色布衣長衫,站在一座山峯頂端,眼中閃過一道鄙夷之色,道:“借我之名,居然只是殺了一個沒用的綵衣神,真是柿子撿軟的捏。還不如我親自前去,打個天翻地覆,直接將神女十二坊和星桓天收入血絕家族旗下。”

    隨即,他爆喝一聲:“加快速度,還有半個時辰。”

    莽荒古林中,血氣瀰漫,獸吼聲滔天。

    “轟!”

    “轟隆!”

    ……

    血氣凝成一隻只強大的血獸,向血青盛、血天衣、血泣、血宸、血凝筱……等等數十位血絕戰神親手挑選出來的真神種子發動攻擊。

    其中,着重照顧葉落塵、池孔樂、夏瑜。

    在他看來,這三人的天資和潛力,更勝其餘修士。

    血絕家族爲何冒出了這麼多真神種子?

    最大的原因,還是千年前冥王從本源神殿收斂了大批資源和寶物回來。除此之外,血青盛還從張若塵那裏弄到了不少太上親自煉製的聖意丹,有助於修煉聖意。

    有了大把資源,血絕戰神自然也就可以甩開膀子幹,親自調教他們。

    反正他現在有的是時間。

    命運神殿天運司,推算出結果,矛頭直指星桓天。

    但,無法推算出綵衣神的死因。

    星桓天有精神力至強隱居,整片星域都被籠罩,能與命運博弈,化爲不可推算之地。

    天運司將消息,傳給離星桓天最近的一位命運神殿戰神,請他立即趕去探查。

    綵衣神隕落,對地獄界而言的確是一件好事,可是,隕落在星桓天,卻顯得極不正常。畢竟,地獄界和天庭早就達成共識,不派遣大神級強者前去。

    第一神女城中,更是鬧得沸沸揚揚。

    從神靈,到大聖,再到所有聖境修士,都在談論這件震動宇宙的驚天大事件。只不過,絕大多數修士都不知曉,綵衣神是隕落在星桓天。

    有神靈將此與雨虹山脈中爆發的大神級戰鬥聯繫到了一切。

    妖神界的鸞鷹真君和血犼真君,一起去拜見商弘,想要旁敲側擊,探查真相。

    鸞鷹真君道:“諸神皆傳綵衣神在商丘修煉,不可能隕落。應該是商天以大神通,遮蓋了綵衣神的星魂神座,令他假死,對吧?”

    血犼真君哈哈大笑一聲:“我們妖神界和天堂界是緊密相連的盟友,商天有什麼大行動,至少得支會我們一聲吧?”

    商弘心情極其糟糕,沒有往常的溫文爾雅,冷着一張臉,道:“此事與商丘無關,二位不必試探。總之,綵衣神是家祖半個門人,無論是誰殺死了他,商丘都必定會讓其付出慘痛代價。”

    不待鸞鷹真君和血犼真君繼續詢問,商弘一揮手,一股風勁,落在他們身上。

    二神落地的時候,已在府殿外面。

    鸞鷹真君和血犼真君都是上位神,修爲深厚無比,否則他們也不會有膽佈局對付如今如日中天的池瑤。

    他們對視一眼,皆是看出對方眼中的驚駭。

    同樣是上位神,他們與商弘至少差了三個層階。一旦交惡,即便聯手,怕是都毫無還手之力。

    就在兩位妖族真君震撼於商弘的強大之時,天下神女樓中,傳出一片又一片譁然之聲。

    “真的嗎?”

    “怎麼可能?”

    本是住在各大宮宛中的神靈,紛紛推門而出,飛躍到半空,他們身上神光璀璨,像是烈陽神日懸空。

    鸞鷹真君和血犼真君在半空中,看見了商弘。

    甚至看見神女王殿的殿頂,出現白皇后唯美幽雅的身影,但這道身影的氣勢,卻是遠遠蓋過別的神靈。

    諸神皆是望向同一個方位,是第一神女城西城門,或者說,是更西邊的雨虹山脈。

    “好強大的氣息。”

    鸞鷹真君和血犼真君騰飛起來,只見,整個西邊天空都變成血紅色,一道道血氣像江河一般在天空流動,向第一神女城蔓延而來。

    兩道人影走出雨虹山脈,片刻後,已是進入城門。

    強大神威散發而出,大聖之下的修士紛紛跪拜在地,發自內心的敬畏。

    “是血絕戰神,他居然來了第一神女城,好可怕的威勢,連城中的道鎖都無法將他的神威完全化解。”

    “這可是不死血族十位大族宰之一,統領着一個部族。血天部族要橫掃星桓天,是輕而易舉的事。”

    “血絕戰神可是敢打上天南的狠角色,若無聖城道鎖抵擋,身上那股煞氣,足以直接殺死尋常聖境修士。”

    血絕戰神腰纏戰神腰帶,背上血翼沖天,手持血龍戰戟,滿頭長髮飄揚,一雙虎目中充滿無窮戰意,給人感覺,他是來征服星桓天,要攻打第一神女城。

    地獄界的修士還好,一個個都激動萬分,熱血沸騰。

    天庭的修士,上到神靈,下到半聖,皆面如土色,只想立即逃離星桓天。但,血絕戰神的神威籠罩萬里,即便是神靈,都不敢輕舉妄動。

    “明天就是玲瓏大會,天庭和地獄早就達成默契,只讓這個元會的神靈前來星桓天。血絕戰神是大神,是上一個元會的神靈。他前來,豈不是壞了規矩?不怕星桓天變成下一座星空戰場?”盤古界一位神靈道。

    有人嘆道:“血絕戰神出了名的不講規矩。”

    盤古界那位神靈,頓時無言以對。

    “你們快看,那是誰?”

    血絕戰神身上的神光太過灼目,下位神、中位神根本不敢一直盯着他,所以,直到此刻,諸神纔看清他身邊那人的容貌。

    神靈中,或許有不少,不知道大屠戰神皇是誰。

    但,天下誰人不識張若塵?

    “張若塵!”

    “他居然還活着。”

    “看來血絕戰神是因張若塵纔來到星桓天。”

    “血絕戰神和張若塵居然都在雨虹山脈中。”

    “我明白了!難怪四甲血絕會隕落,難怪大屠戰神皇敢那麼囂張,無法無天,原來背後是有血絕戰神撐腰。”

    ……

    血絕戰神和張若塵進城後,原本懸浮在半空的諸神,紛紛落地。

    地獄界神靈,前赴後繼迎上前去,拱手行禮。

    “恭喜大族宰,找回若塵劍神,天佑我不死血族。”一位不死血族的神靈,道。

    一位修羅族神靈,笑道:“還若塵劍神?是若塵天使,天之神使。有天姥庇佑,自然是能逢凶化吉。若塵天使,在下修羅族隕星神殿朔千海。”

    “今天必須好好慶賀一下,爲大族宰和若塵天使接風。神女十二坊到底怎麼回事,白皇后和十二坊主爲何還不出來迎接?”

    ……

    也有地獄界神靈,看見張若塵如同見鬼了一般,不敢上前。

    是黑暗神殿的僞神,塔羅,骨族之身,高達七米有餘,渾身燃燒鬼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