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撤吧,一隻鬼類詭獸,再加上修辰,今日別說鎮壓張若塵了,想取勝都難如登天。”鬼主向所有地獄界神靈傳音。

    “不行,就算要走,也得救出瑟界王和酆都鬼城的諸神。不然今日一戰,地獄界顏面丟盡,士氣大損,還如何攻打百族王城?”陽朔道。

    “趕緊走吧,不然,我們必將付出更大代價。”

    鬼主深知修辰天神的厲害,如今有了日晷做神軀,戰力必然遠勝從前。更重要的是,修辰天神急欲恢復神魂,是一個真正敢大開殺戒的狠角色。

    此外,鬼類詭獸的出現,讓鬼主想到了關於不動明王大尊的傳說,心中對張若塵的忌憚大增。

    “轟隆!”

    陽朔慘叫聲傳來,被鬼幡擊穿身體,身上大量神焰四散飛出去。

    鬼主頭皮一緊,再也不猶豫,邁出神靈步,衝入神殿中,駕馭神殿遁行而去。

    別的地獄界神靈,也都分散而開,向不同的方位逃走。

    虛無世界中,修辰天神以秘法,找到了那位隱藏身形的箭道大神,不屑冷笑:“區區太虛境初期而已,也想瞞過本神的感知?”

    那位箭道大神從黑暗中衝出,化爲一團藍色光束,如箭一般飛走,速度之快,不弱太虛巔峰大神。

    “嘣!”

    與此同時,他尚且能射出一箭。

    日晷直接與這支天道箭對撞在一起,箭體崩碎,化爲混亂規則。

    “譁!”

    修辰天神引動時間力量,手指間,衍化出一條時間神河,如匹練一般,飛出去數十萬裡,將那位正在遁逃的箭道大神纏繞。

    論對神通的運用,無量之下,修辰天神若稱第二,何人敢稱第一?

    最重要的是,修辰天神現在的神魂強度,已達到一成無量,遠勝從前。

    受時間力量影響,那位箭道大神看似在急速遠遁,但,速度慢如蝸牛,很快就被修辰天神追上。

    激烈的神戰在時間神河中爆發,不過,很快就結束。

    另一頭,就沒有那麼順利了,身受重傷的陽朔,催動逃生秘法,燃燒神血逃離而去。蒼絕未能將其追上!

    骨族太虛大神伏川,自知用䯆皇威脅不了張若塵,於是跟着鬼主一起遁走。

    “伏川,哪裡走?”

    赤玄鬼君已準備多時,神通衍化出來,一指隔空點了出去,一道黑暗光波,擊中伏川的骨爪。

    “嘭!”

    骨爪斷裂。

    被禁錮在骨爪中的䯆皇脫身,立即顯化出巨身神軀,揮拳擊向伏川的頭顱。

    “放肆!”

    伏川嘴裡吐出一口死亡神息,擊飛䯆皇,知曉不能戀戰,逃得極快,趕在修辰天神和蒼絕返回時,消失在星空中。

    赤玄鬼君凝化出鬼雲,接住䯆皇,詢問道:“受苦了,傷得不重吧?本君一直等待合適的機會出手,總算對得起界尊的囑託。”

    䯆皇鎮壓了伏川的那隻山嶽大小的骨爪,甩開赤玄鬼君,徑直向黑海界飛去。

    赤玄鬼君先一步趕到張若塵面前,滿臉堆笑,興高采烈,道:“大獲全勝,界尊,大獲全勝啊!瑟界王被鎮壓,鬼主、伏川、陽朔皆受重創,鎮壓神靈十七尊。如此戰績,足以威震天下。今後,誰聽界尊之名,不退避三舍?”

    “其實最大的戰績,是收服了黑暗神殿太虛大神赤玄鬼君。”䯆皇落到地面,將伏川的骨爪,獻給了張若塵。

    赤玄鬼君不悅,道:“什麼叫做收服?本君一直都是自己人!䯆皇,本君救你,你可以不感激,但不可在界尊面前落井下石。這等心胸,何以跟隨界尊一起做大事?”

    赤玄鬼君先前已經想得很清楚,以眼下的形勢,追隨張若塵,纔是最明智的選擇。

    當然,對外他會宣稱,自己是追隨無月。

    這樣一來,既能暫時保全自己,今後若是張若塵敗了,他回到黑暗神殿,還能有無月這座靠山。

    無論形勢如何發展,他都能立於不敗境地,不怕沒有退路。

    張若塵自然能夠看透他心中所想,倒也沒有點破,道:“䯆皇,這一次,辛苦你了,伏川的這隻爪子,你拿去融煉到自己的手臂中吧,算是對你的賞賜。另外,赤玄鬼君畢竟救了你,你對他客氣一些,今後都是自己人!”

    “界尊果真是天尊級的心胸,難怪能俘獲無月堂主的芳心。”赤玄鬼君讚歎道。

    蒼絕和修辰天神相繼返回。

    “羊長老和陽朔終究還是逃走了,未能將他們留下,請少君責罰。”蒼絕主動請罪。

    蒼絕的實力其實很強,只不過,將一半的神魂交到了張若塵手中。

    對鬼類詭獸而言,交出一半神魂,等於是斬了一半修爲。

    張若塵接過蒼絕獻過來的瓷碗和神王符,含笑揮手:“你今日無罪,反而有大功。”

    瓷碗從張若塵手心飛了出去,倒扣在虛空。

    瑟界王和十六位鬼族神靈,從碗中墜落到地上,被瓷碗散發出來的神光鎮壓,難以脫身出去。

    張若塵看向他們,道:“魂七沒有告訴你們,我的實力嗎?”

    所有鬼族神靈皆是冷冷瞪着張若塵,身上傲氣不減。

    “酆都大帝乃當世天尊,張若塵,你敢殺我們?”一位太乙境鬼族大神道。

    “殺十七位酆都鬼城的神靈,等到天尊歸來,便是百族王城和星桓天覆滅之日。張若塵你應該不會做這樣失智的事吧?”瑟界王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天尊,我當然得罪不起。但,若是你瑟界王想要與我同歸於盡,自爆神源,卻害死了酆都鬼城諸神。這應該怪不得我吧?”

    瑟界王和鬼族諸神全部臉色大變,沒想到張若塵如此陰險,手段太髒了!

    “既然你選擇擒而不殺,必是想要談判,逼酆都鬼城退軍。本王可以答應你!”瑟界王盤膝而坐,沒有嘗試破神光,而是打算以談判的手段脫身。

    畢竟,以目前百族王城這片星域的局勢,地獄界依舊還佔據絕對優勢。

    張若塵擺手道:“界王莫非不知道自己現在是階下囚,階下囚哪有資格與本界尊談判?沒那麼簡單的!”

    “蒼絕封了他們的修爲,誰敢反抗,格殺勿論。”

    一位鬼族大神氣怒交加,不願受辱,催動體內神氣。

    瑟界王將他攔下,搖了搖頭。

    此刻與張若塵叫板,太不明智了!

    “嘭!”

    修辰天神將一團時間印記光點打出,光點中,一尊渾身玄袍的箭道大神墜落下來,身上長着藍色皮膚,是天南一族。

    “此人名叫許真,出生天南,常年在死神殿修煉,在天南和死神殿都有極大背景。”赤玄鬼君道。

    “殺了!”張若塵淡淡的道。

    在場,包括赤玄鬼君、瑟界王、赤魂君主,各方神靈齊齊傻眼,如有雷電落在身上。

    這可是太虛境大神,背景非凡,說殺就殺?

    這是要結下死仇的!

    張若塵盯向修辰天神,道:“你不敢?不敢,那就交給蒼絕吧,正好助蒼絕破魂停。”

    “笑話,區區一個太虛大神而已,本神早就想要將他煉殺。不過……”修辰天神低聲傳音:“直接煉殺,耗費的時間太久。還是你用地鼎煉化成神丹,交給本神服用,這樣提升得更快一些。”

    張若塵傳音:“可以!但,今後你得叫我少君,不可直呼姓名。另外,我爲你煉丹,你至少要爲我沏一壺茶吧?跳一支舞也可以。”

    太過分了,狼子野心,這是真想將她性別固化。

    她修辰乃天生地長的玉石精靈,更是修羅族的一代殺神,豈可用身形容貌去討好一個小輩?

    修辰天神緊咬脣齒,死死剋制,道:“行,本神這便去給少君沏茶。”

    一切都是爲了修爲!

    忍,繼續忍。

    “居然就這麼同意了,嗯,看來接下來借她之力凝聚太陰,有戲。說不定,將來凝聚太陽,衝擊四象大圓滿,她也能幫上忙。”張若塵暗道。

    張若塵讓修辰徹底蛻變成女子,化爲極陰,自然是有修煉上的私心。

    這畢竟是一位曾經接近不滅無量的存在,在時間之道上的造詣,當今宇宙,能比得過她的,絕不超過三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