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諸神皆知,數十年前黑暗之淵的那場恩怨,張若塵和黑暗神殿已是結下死仇。

    涉及黑暗神殿,地獄界各大勢力的神靈不敢摻和,因此紛紛作壁上觀。

    站在青玄靈神身後的,除了塔羅,還有另一位僞神墨雲圖。在雲凡星,張若塵與他見過。

    青玄靈神沒有因爲張若塵移步而來,生出任何懼意。一個修爲被廢掉的元會級天才,不過只是有血絕戰神在一旁,衆人才給他面子罷了!

    自身實力纔是第一位。

    若自身沒有實力,跳得越高,反而越是會被嘲笑。

    青玄靈神道:“若塵天使有何指教?”

    “我欲斬你們黑暗神殿一位神靈。”張若塵語氣淡然。

    殺神,說得就像殺豬一般隨意。

    四周響起譁然聲,諸神目光看向血絕戰神,卻見血絕戰神沒有要阻止的意思。

    開玩笑,荒天和張若塵進城,就是要將事情鬧大,讓整個天下都知道,血絕戰神來了星桓天。

    青玄靈神眼神一沉,望向血絕戰神,道:“大族宰,恕青玄直言,當年出手的乃是殿主老人家。冤有頭,債有主,若是將仇恨發泄到我們這些無辜小輩的身上,這等於是血絕家族向整個黑暗神殿宣戰。那時,血絕家族也會有許多無辜慘死的小輩吧?”

    顯然青玄靈神根本沒有將張若塵放在眼裏,在他看來,張若塵就算想要報復,也只能請血絕戰神出手。

    就憑他一個廢人,還殺不了黑暗神殿的神靈。

    荒天沒有迴應青玄,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懶得參和。

    WWW _тTk án _C〇

    不得不說,青玄靈神這招以退爲進,十分高明。

    就算血絕戰神真身在此,都沒辦法出手,因爲青玄靈神已經說得很清楚,冤有頭,債有主,要報仇,你們去找黑暗神殿的殿主,或者殿主的子孫。別將私仇,上升到兩個勢力的層面。

    可惜他會錯了意,以爲張若塵是因爲當年黑暗神殿殿主出手的事記恨在心,想要報復。

    張若塵豈是那種莽撞之輩?

    明知黑暗神殿強大,還去硬碰硬,無疑是自討苦吃。

    張若塵指向塔羅,道:“出來吧!本座給你自絕於此的機會。”

    青玄靈神瞥向一動不動似乎不準備參與進來的血絕戰神一眼,這才冷喝一聲:“張若塵,塔羅乃是本神的神將,豈是你能定生死?”

    “在雨虹山脈中,我兒崑崙,幾乎慘死在他手中。此仇不報,枉爲人父。青玄,你護不了他!”

    說出最後一個“他”字之時,精神力和音波一起涌出,震得第一神女城中的道鎖和神紋齊齊顯現出來。地面有陣法加持的石板,紛紛碎裂。

    在場諸神,無不被張若塵的神音震得耳膜發疼,大腦轟鳴。

    如驚世天音!

    “嘭!”

    站在青玄靈神身後,塔羅神將身高七米有餘的神骨軀體,爆碎而開,化爲白骨碎片,灑落滿地。

    一尊僞神,直接被張若塵一個字震死。

    強如青玄靈神,根本來不及出手保護。實際上,他也被張若塵的精神力震懾,意識海刺痛,神魂像是要被震得離竅飛出去了一般。

    另一位神將墨雲圖,沒有受精神力音波直接衝擊,但是,依舊仰頭倒在地上,神魂重創,神軀上,很多地方都裂開。

    青玄靈神恢復過來,又怒又驚。

    誰能想到,武道修爲盡廢的張若塵,精神力能強到如此地步?

    “冤有頭,債有主,今日我只殺他一人。”張若塵以挑釁的眼神,看着青玄靈神。

    青玄靈神臉色冷如霜,卻沒有出手。

    一旦他先出手,張若塵必然會雷霆一般反擊,直至將他殺死。

    已經很明顯,張若塵就是要借池崑崙的事,向黑暗神殿發難,宣告天下,他回來了,而且有仇報仇。

    青玄靈神又不蠢,自然只能剋制自己。

    這樣,雖丟了臉面,卻能保住性命。

    “塔羅該死,若塵天使殺得好。”

    丟下這句話,青玄靈神再也沒有臉留在星桓天,一把提起墨雲圖,離開第一神女城。他要立即趕回黑暗神殿,將張若塵沒死的消息,稟告殿主,制定應對計劃。

    天庭和地獄的諸神,從精神力音波中緩過來,像看鬼怪一般,盯着張若塵。

    正如青玄靈神所說,地獄界諸神先前捧張若塵,完全是因爲血絕戰神在,給血絕戰神面子。實際上,任何神靈都不會將一個廢人放在眼裏,就算你背景大,大不了不招惹你。

    但,對你絕不會有任何敬意。

    此刻,在場所有神靈的眼神都變了!

    “元會級天才,不愧是一個時代之主,即便不修武道,修精神力也能傲視天下。今日,本神算是見識了什麼是絕代英傑!”修羅族神靈朔千海,像是捧場王一般,率先如此說道。

    又有神靈,道:“天姥豈會看錯人?天佑我不死血族,未來少了一位戰神,卻多了一位太上。”

    很多人都覺得這位不死血族的神靈太誇張,爲了討好血絕戰神,什麼話都好意思說。

    對修煉精神力的神靈而言,最高目標,也就是神師。

    太上,可望而不可即。

    就像凡人,最高目標就是登上世界第一高峯,不敢妄想登上星辰日月。

    但想到張若塵精神力成神也就數十年而已,精神力強度,卻已經超過青玄靈神,不由心中駭然,生出一個可怕的念頭。

    難道張若塵今後真有機會,成爲不死血族的太上?

    魚晨靜有魚太真的場域庇護,沒有被張若塵剛纔的精神力音波傷到。

    她一雙星眸,緊緊盯着英姿勃發的張若塵,有些生氣的咬着嘴脣,道:“十叔,看來你猜對了!這個傢伙,這次藏得真深,連我都被他騙過。”

    “青玄靈神的精神力,達到七十三階巔峯,張若塵的精神力至少也是七十四階。修爲,算是對上了!”魚太真道。

    魚晨靜道:“現在怎麼辦?血絕戰神若是大開殺戒,天庭必然損失慘重。”

    “這裏是第一神女城!在自己的核心地盤上,白皇后如果連血絕戰神都擋不住,神女十二坊早就被滅了不知多少次了!”

    魚太真是武癡,一直視血絕戰神爲偶像,但,卻清楚知曉,神尊不至,沒有人可以在第一神女城無法無天。

    除了白皇后,城中還有一位神師呢!

    張若塵目送青玄靈神離去,心中很不是滋味,堂堂真神,居然就這麼慫了?這還是那個說出“沒有人敢與黑暗神殿爲敵”的青玄靈神?

    殺一個僞神,不足以立威。

    得換一個目標。

    張若塵環顧四周,眼中鋒芒畢露,從一位位神靈的身上掠過。

    在場神靈,像是猜透了張若塵的想法,剎那間,竟沒有幾個敢與張若塵對視。與張若塵有仇的勢力的神靈,更是往後退去,躲到他的視線之外。

    張若塵看見了羅生天,這位神皇子眼神比他還兇,幾次想要衝上去,都被天羅神國的神靈拖回。

    張若塵視線落到商弘身上,停留了片刻,立即移開。

    算了,太強了!

    別人活了快十萬年的老輩神靈,他一個不到三千歲的小年輕,還是冷靜一點。就算狐假虎威,也不能太膨脹。

    “那個矮子,五尺差半寸那個,就是你,矮要承認,往哪裏躲?我看你身上的氣息,是天南的神靈?”

    張若塵指向一位藍皮膚的矮小神靈。

    “若塵天使誤會了,本神是冥族的神靈,與天南沒有關係。”矮小神靈道。

    張若塵道:“這輩子我最看起那些不老實的人!不是天南的神靈,你往後退幹什麼?”

    “是神皇子往前衝,把本神擠到後面了!”矮小神靈連忙解釋,眼前這爺倆都不是善茬,與天南交惡甚深,萬一被誤會,後果很嚴重。

    張若塵一副懷疑的樣子,憤憤然移開目光,看見一位鬼族神靈,七八歲的模樣,身上氣息與鬼主幾位子嗣同源。

    “那個小鬼!小鬼,別東張西望,說的就是你。你是地煞鬼城的神靈?”

    “本神天童,來自酆都鬼城。若塵天使,有何指教?”鬼族神靈雖然年幼,聲音卻很蒼老。

    “行了,行了,退下去吧,今天連一個像樣的仇人都找不到嗎?”

    張若塵目光看向荒天,正想傳音告訴他,自己已經盡力。忽的,餘光看見鸞鷹真君和血犼真君,眼神頓時一亮。

    鸞鷹真君和血犼真君哪裏不知張若塵心中想法,臉色大變,在衆人詫異的目光下,他們化爲兩道神光,逃遁而去。

    他們倒也不至於害怕張若塵。

    主要是張若塵一旦出手,他們總不可能站在原地不還手吧?

    一旦還手,血絕戰神怎麼可能不出手?

    惹不起,只能逃。

    實際上,先前張若塵的目光,在商弘身上停留那麼半瞬的時候,商弘心中也是有些緊張的。

    鸞鷹真君和血犼真君速度奇快無比,張若塵還沒有準備追,就失去了他們的蹤影。

    荒天就像雕塑一般,站在那裏一動不動,根本沒有出手阻攔。

    “大族宰大駕光臨天下神女樓,妾身有失遠迎,還請擔待。”

    張若塵頗爲擔心,荒天的真實身份會被白皇后識破,不禁向他看去,卻見他眼神依舊銳利張揚,沒有出現任何波動。毫無破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