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皇后走出之時,天下神女樓最深處的星桓天尊殿遺址中,涌出一根通天光柱,衝破黑暗,照亮數百萬裏的地域。

    城中,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浮現出來,匯成古陣。

    是星桓天尊當年留下的陣法,以神女十二坊之能,只能引動地底神脈,開啓其中一角。

    但,已經足夠。

    白皇后渾身神光如雨,仙容靈秀,笑道:“大族宰裏面請!”

    誰都能看出,白皇后開啓天尊古陣,是爲了震懾血絕戰神,以免他在第一神女城中大開殺戒,給神女十二坊惹來滅頂之災。

    同時,她又不想觸怒血絕戰神,所以才放低姿態,主動出來迎接。

    剛柔並濟。

    既不會讓人覺得神女十二坊軟弱可欺,又不至於得罪血絕戰神。

    天庭諸神這才神情舒緩下來,暗道,白皇后終究還是不敢得罪天庭,必會制衡血絕戰神。血絕戰神就算再強,終究不是神尊,天尊古陣開啓,也就意味着神女十二坊有拼死一戰的決心。

    商弘邁步走出,出現到白皇后身側,恭恭敬敬向荒天一拜,道:“大族宰可否明示,綵衣神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中?”

    在場所有神靈,暗暗佩服商弘的膽量。

    張若塵見荒天沒有開口,似不屑回答商弘的問題,於是,道:“這麼說,天孫是知曉綵衣神早就潛入星桓天,欲要伏殺地獄界諸神?”

    商弘臉色一沉。

    地獄界神靈轟然色變,這才知曉,原來雨虹山脈的神戰,真的與綵衣神有關。

    “原來是天庭破壞規矩在先,早就派遣大神來到星桓天。”

    “幸好大族宰來了,擊殺了綵衣神,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大神來到星桓天,神女十二坊不可能一點都不知情,白皇后必須給我們鬼族一個交代。”小鬼天童冷聲道。

    天堂界派系的一位上位神道:“一派胡言,綵衣神就算來到星桓天,也必然不會壞神女十二坊的規矩,更不會伏擊地獄界神靈。”

    張若塵道:“那麼,綵衣神偷偷潛入星桓天,是爲了什麼?天孫,可否給我們地獄界一個解釋?”

    “聽他解釋幹什麼?戰!”

    “沒錯!今日一定要戰個天翻地覆,血洗星桓天。天庭太陰險了,神女十二坊怕是早就倒向天庭,欲要借玲瓏大會,讓地獄界諸神隕落,損失慘重。”

    “大族宰帶領我們打穿第一神女城,滅神女十二坊,斬盡天庭諸神。”

    ……

    超出張若塵預料,地獄界諸神個個都是暴脾氣,殺氣甚重,戰意沖天。

    鬼氣、死亡邪氣、修羅煞氣、血氣……,一片片神氣蔓延出去。地獄界諸神的神境世界,在神氣中展開,數十件至尊聖器升空而起。

    天庭的神靈,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也是升起數十件至尊聖器,個個身上神光像烈日一般明亮。

    神戰一觸即發。

    天尊古陣的確很強,但能夠啓動的,只有一角而已。想要鎮壓血絕戰神,第一神女城都肯定要爲此付出慘重代價。

    上百位神靈一起開戰,天尊古陣根本壓不住,第一神女城和整個星桓天怕是都會被打得毀滅。

    城中的聖境修士全部都被嚇得懾懾發抖,趴伏在地,無法站起身。

    未名山莊。

    漁謠走入一座宛院,道:“師尊,你若不出手,今日星桓天必是大劫。”

    酒鬼站在聖湖之畔,抓起一把神蒲子,灑入湖中,喂湖中的兩隻大白鵝。他道:“打不起來的。”

    “血絕戰神做事不可揣度,沒有章法,萬一出手了呢?”漁謠道。

    酒鬼拌了拌嘴,道:“你竟看不出他是誰?好歹你的精神力,還在他之上,達到了八十一階。做你的師尊,老夫覺得甚是丟臉。”

    一般來說,精神力達到八十階,對應的就是太虛境大神。

    當然,神靈的戰力,受奧義、戰兵、神通、底蘊……各方面因素影響上下波動巨大,沒有絕對的對應,只能做大致的判斷。

    聽到這話,漁謠瞬間明悟,再次向血絕戰神望去,眼神發生微妙變化。

    ……

    眼前的局勢,脫離控制。

    即便見過無數大風大浪的白皇后,眼中亦是浮現出一道憂色。

    神女十二坊的幾位坊主,更是心神大亂,欲要立即衝入天尊古陣,控制陣法,應對中古以來規模最龐大的諸神大戰。

    對星桓天而言,這是前所未有的大危機,稍有不慎,將會滅界。

    一道宛若天籟的清美聲音,從天下神女樓中傳出:“諸位還請收起戰兵,暫止干戈。神女十二坊的確是不知曉綵衣神來到了星桓天,就像不知道大族宰是何時駕臨一樣。”

    “譁!”

    本源神光從樓中涌出,如一道白色水瀑。

    下一瞬,戴着面紗的白卿兒,從白色神光瀑布中飛躍下來,落到天庭和地獄諸神之間的位置。

    她雖身姿嬌柔,但目無懼色,睥睨四方。

    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英姿。

    因白卿兒的出現,天庭和地獄諸神劍拔弩張的氣氛,立即緩和了許多。

    張若塵當然知曉見好就收,在衆目睽睽之下,向白卿兒走過去,道:“今日,我與外公前來第一神女城,並不是來興師問罪,也不想置神女十二坊於死地。卿兒姑娘乃星海垂釣者的弟子,你的面子,我們地獄界是要給的。”

    聽到“星海垂釣者”之名,地獄界諸神的殺氣,更加收斂了一些。

    張若塵的目光,掃視天庭諸神,道:“今後星空戰場上,有的是交手機會。”

    捧哏朔千海,問道:“那麼若塵天使和大族宰來第一神女城,是爲何事?”

    張若塵已是走到白卿兒面前,向她那雙清澈如水的杏眸看了一眼,一把抓住她柔軟的玉手,揚聲道:“只爲告訴大家,明天的玲瓏大會不用舉辦了,白卿兒將是我張若塵的妻子。與我爭,你們沒那個實力。”

    張若塵突如其來的這一手,超出白卿兒的預料,因此被他抓了個結結實實,沒能避開。

    但,不得不說,此刻的張若塵的確是強勢得爆棚,魅力十足。

    白卿兒心湖泛起漣漪,有暖流在體內盪漾而開,第一次有了心動的感覺。

    不是因爲張若塵元會級天才的天資,不是因爲張若塵天姥神使的身份,而是因爲張若塵能夠爲了她,在諸神面前,說出這番毫不講理的話。

    畢竟白卿兒知曉張若塵的性格謙和,能讓他像此刻這般張揚,這般強勢霸道,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爲了什麼?

    當然是爲了她。

    “轟!”

    天庭和地獄的神靈直接炸開,熱血直衝頭顱。

    若不是血絕戰神在一旁坐鎮,他們敢衝上去,剁下張若塵那隻握着白卿兒的手,然後,將他碎屍萬段。

    太狂了!

    完全不講道理啊!

    不是說好玲瓏大會上公平競爭?不是說好需要天尊寶紗才行?

    有沒有先來後到?

    拿出天尊寶紗,再這麼狂行不行?

    請來血絕戰神,就敢公然搶人?

    站在一旁的“血絕戰神”也很懵逼,沒想到這個孽障來這一手,借他的力量,要強娶他的女兒。

    張若塵指向“血絕戰神”,道:“我外公也是這個意思,可有誰不服?出來一戰便是。”

    一戰?

    與誰一戰,與血絕戰神嗎?

    雖然無數神靈不滿,可是卻沒有一個敢跳出來,沒看見血絕戰神眼睛都紅了,充滿無窮殺氣。

    張若塵道:“若是諸位沒那個膽量,請現在就離開星桓天,玲瓏大會已經結束。成婚之日,可來血絕家族喝一杯喜酒,我張若塵必定歡迎之至。”

    “那一天,應該不會太久。”忽的,白卿兒說出這麼一句。

    張若塵微微詫異,看向她。卻見白卿兒仰着雪白脖頸,眼神認真,絲毫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噗!”

    有神靈,吐出神血。

    看見白卿兒與張若塵並肩而立,郎才女貌,夫唱婦隨,不知多少身份尊貴修爲強大的神靈,心中恨嫉無比,卻又無可奈何。

    很顯然,白卿兒和張若塵早有舊情。

    這玲瓏大會還有什麼意思?

    瞬間就有大批神靈嗚呼哀嘆,破空而去,不想再待在第一神女城。

    絕大部分都是天庭的神靈。

    他們之所以選擇此刻離開,還有一個更大的原因。誰知道血絕戰神會不會大開殺戒?

    趁此機會離開,最好不過。

    朔千海哈哈大笑一聲:“若塵天使風流依舊,再填一位夫人,可喜可賀。”

    “爲什麼要說再呢?”一位不死血族的神靈道。

    朔千海道:“畢竟,若塵天使與羅乷公主有婚約在先。但羅乷公主天資卻差了卿兒姑娘一籌,未來誰是大夫人,還不好說呢!”

    朔千海忽然感覺到有寒氣撲面,發現天羅神國的神皇子幾次欲要衝上前,都被一隻無形的手拖了回去,心中不禁感到奇怪,難道這位神皇子喜歡這種前前後後在地上摩擦的運動?

    “兩位都是元會級天才,可謂強強聯合,恭喜大族宰。”

    “大族宰這婚事到底多久辦?一定要請本神。”

    ……

    地獄界諸神,都去向荒天道賀。

    木已成舟,就連白卿兒自己都表態,荒天哪裏還能阻止。

    但豈能這樣白吃虧?

    荒天道:“婚事無須各位操心,本座自有安排。玲瓏大會上的損失,第一神女城煉製神城所缺的材料,一律由我血絕家族承擔,就當是聘禮了!”

    聽到這話,神女十二坊的諸位坊主,頓時鬆了一口氣。

    血絕戰神最看重臉面,當着天下神靈的面,說出這番話,必然也就不會食言。就算玲瓏大會取消,神女十二坊似乎也沒有什麼損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