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皇后凝視牽手在一起的張若塵和白卿兒,二人珠聯璧合,才貌般配,最關鍵的,是白卿兒的態度。

    她沒有絲毫抗拒。

    反而在白卿兒眼中,看到了喜悅,這讓一直爲此事擔憂的白皇后感到欣慰。

    從小到大,她很少見到白卿兒臉上的笑容。

    誰不希望自己的子女開心一些?

    白卿兒曾放話,“誰能在玲瓏大會上,將天尊寶紗交給她,無論這人是誰,無論這人樣貌美醜,無論這人是什麼種族,什麼修爲,什麼品行,都嫁其爲妻”。

    白皇后極力反對過,不希望她如此作踐自己。

    可惜徒勞,白卿兒對她怨言極深,根本不將她的話放在心上。

    張若塵論天資,論背景,論品貌,都配得上白卿兒,且不是薄情寡義之輩。白卿兒嫁給張若塵似乎已經是很好的歸屬!

    白皇后自然是不會反對,反而暗做決定,要獨自扛下來自商祖的壓力,極力促成二人。

    魚晨靜看着遠處郎才女貌舉止親暱的二人,腦海中,回想起,多年前在真理天域的星芒聖車中,發生的事。

    張若塵撕扯下她的裙紗,用自己的聖血寫下“婚書”二字,又丟給她,道:“既是婚書,也是一則誓言。我要你在婚書裏面,以神的名譽立誓,永世不得背叛和傷害你的夫君張若塵。”

    ……

    “第一句,時空傳人張若塵儀表俊美,天資絕代,品行端正,是我真心傾慕的男子。今日,我千星文明天女魚晨靜,以百戰星辰的名譽立誓,自願與時空傳人張若塵結爲連理。”

    ……

    “該死的張若塵處處留情,既然已經心有所屬,爲何卻不將婚書還給本天女?”

    想及此處,魚晨靜不自禁的,輕哼一聲。

    魚太真側目望去,頗爲詫異,不知道這位侄女爲何如此氣惱。該氣惱的,應該是商弘纔對吧?

    商弘此刻的臉色,的確緊繃而冷肅。

    無數雙眼睛,時不時看向他,彷彿是在笑話他一般。只因,白卿兒此前只見過他一人,這讓所有人都覺得他機會巨大。

    天堂界派系的神靈,更是笑言,白卿兒已是天孫的囊中之物。

    他自己也是如此認爲。

    哪裏想到反轉來得這麼快?

    俘獲白卿兒芳心的,卻是商族的死敵,張若塵。

    今日若是就這麼灰溜溜的離開星桓天,今後,不知會遭受多少嘲笑,天孫的威名,將蕩然無存。更重要的是,心中那口氣。

    忽的,商弘生出一道感應,眼中閃過一道喜色,臉色隨之舒展而開,道:“天下皆知,需要持有天尊寶紗,才能迎娶卿兒。張若塵,你廢人一個,哪裏配得上卿兒?不過是有血絕戰神撐腰,纔敢在此張狂。”

    誰能想到,商弘竟如此強硬,敢這個時候出頭?

    很多神靈都覺得,商弘是被氣暈了頭,失去理智。

    張若塵含笑望去,道:“天孫這是不服嗎?”

    “自然不服。”商弘道。

    張若塵道:“要天尊寶紗對吧?小事一樁!先前我外公已經說過,第一神女城煉製神城所缺的材料,一律由血絕家族承擔。你以爲他爲何敢這麼說?”

    一雙雙神目,皆向“血絕戰神”望去。

    “沒錯,天尊寶紗已在我外公身上。”張若塵道。

    諸神譁然,傳說中的天尊遺寶,竟然真的出世了?

    商弘雖然有些詫異,但卻絲毫不驚,擡頭向上空看去。詭異的一幕發生,本是落下地平線不久的太陽,居然在天邊冉冉升起。

    黑夜剛剛降臨,就迎來初晨。

    商弘氣勢如虹,道:“就算天尊寶紗在血絕戰神身上,也未必保得住。綵衣神豈能白死?今日,天庭必要討一個說法,我商族神皇將代表天庭,神罰罪者。血絕戰神,你可敢應戰?”

    天盡頭,朝陽赤紅,霞氣像火海一般燃燒。

    強橫無邊的神威,從太陽上爆發出來,星桓天的大地上,無數地方草木燃燒,一些湖泊沸騰如油鍋。

    城中諸神無不驚駭。

    “有神靈推動摩炎星在移動!”

    “怎麼可能,魔炎星比尋常恆星龐大數百倍,即便是大神也未必能夠承受它的溫度。誰能推動它前行?”

    “這是要幹什麼?要推動摩炎星撞擊星桓天,要滅界嗎?”

    摩炎星正是懸在星桓天上空的太陽,與星桓天距離遙遠。但,它蘊含的能量龐大,一旦活躍起來,就能讓星桓天生靈塗炭。

    一位地獄界神靈臉色驚變,道:“商弘所說的商族神皇,難道指的是奪天神皇?”

    “如此威勢,也只有奪天神皇纔有。趕緊逃吧,星桓天已是是非之地。”

    地獄界各大勢力的神靈,施展出神靈步,要趕在奪天神皇降臨之前,逃離星桓天。

    誰都知曉,綵衣神隕落,天庭絕不會善罷甘休。

    奪天神皇和血絕戰神必有一戰,神女十二坊不可能阻止得了!

    奪天神皇十萬年前,便是達至太虛境,戰績斐然,威震宇宙數十萬年。

    血絕戰神終究還是太年輕了一些。

    天南一戰,血絕戰神雖然連敗破軍戰神和六大人,可是,傳說是憑藉始祖神屍才做到。與奪天神皇這種修爲深不可測的存在相比,血絕戰神的底蘊還是太單薄。

    雪域坊主柳輕城臉上露出緊張的神色,問道:“城主,現在怎麼辦?”

    “大家不是早有預料,這一天遲早會到來?全力催動天尊古陣,至少要保住第一神女城。”白皇后道。

    八位坊主飛了出去,衝向天尊古陣的八個方位。

    商弘面露不屑的神色,天尊古陣一角而已,怎能擋住絕代神皇?

    “轟隆!”

    天空太陽已是變得碩大無比,超出往常數十倍,整個天空赤紅一片,化爲無邊火海。

    一隻金燦燦的大手,從太陽上伸出,穿透星桓天的大氣層,落向第一神女城。

    空間巨震,被大手爆發出來的氣息,撕開一道道千里長的裂縫。那些匍匐在地的聖境修士,只感覺整個世界都要破碎了,天地正在崩塌。

    本是飛向天尊古陣的八位坊主,被金色大手上爆發出來的神力,震得墜落在地,砸出八個大坑,淹沒在土石之中。

    荒天虎目如炬,五重海從腳下瀰漫而開,一拳擊向上空。

    “嘭!”

    金色大手崩碎。

    第一神女城上空的空間,也跟着一起崩裂而開,化爲半真實半虛無的混沌之地。

    下一瞬,荒天已是腳踩五重海,飛出星桓天,直向天外烈日上衝去,吼聲道:“奪天神皇,等你多時了!”

    音波如潮水,與神氣相融,爆發出與光一樣快的速度涌出去。

    荒天身上的血光,與摩炎星一樣明亮,一拳又一拳打出,拳印比星球還巨大,與摩炎星上打出的金色大手碰撞。

    星桓天和摩炎星之間的這片空間,不斷崩塌。

    八位坊主破土而出,紛紛擡頭望天。

    “太好了!血絕戰神似乎不願毀傷星桓天,主動打了出去,將戰場引到了星空中。”柳輕城道。

    “好強大的戰力,血絕戰神爆發出來的氣息,似乎不比奪天神皇弱多少。”

    商弘嘴角上揚,這才哪到哪,神皇的戰力,豈是你們可以揣度?

    他望向張若塵剛纔站立的位置,欲要新仇舊恨一併清算。卻發現,只有白卿兒一人立在那裏,哪裏還有張若塵的影子?

    未名山莊中,漁謠凝望赤紅色的天空,眼神迷離,道:“原來他化身血絕戰神,目的竟是奪天神皇。我雖知曉,他們之間必會有生死一戰,卻沒想到,來得這麼早。”

    酒鬼盤膝坐在湖畔,正在傳兩隻大白鵝修煉精神力的方法。

    兩隻大白鵝猶如孵蛋一般的姿勢,坐在地上,曲項向天,呼吸吐納,倒是學得有模有樣。

    酒鬼很淡定,道:“早嗎?不早了,這口氣他都憋了幾千年,今日一戰,必分生死。”

    “瞞不過的,一旦戰力全力爆發,自身的氣息一定會顯現出來。奪天神皇何等精明,必能識破他的真實身份。”漁謠道。

    酒鬼改變姿勢,站立而起。

    兩隻大白鵝跟着站起來,以白翅爲手,跟着酒鬼一起揮舞。

    酒鬼道:“他要瞞的是商老鬼和你們,不是奪天神皇。”

    “怎麼瞞得住呢?”漁謠道。

    酒鬼哼了一聲:“他是料定,老夫會幫他掩蓋氣息,矇蔽商老鬼的感知。別的地方不好說,在這片星域,別說商老鬼,就算命運神殿也休想察覺到端倪。”

    漁謠躬身一拜,道:“請師尊務必助他一臂之力。”

    “助他?憑什麼助他?”

    酒鬼再次改變姿勢,身似蛤蟆,伏地吸氣。

    漁謠眉頭輕蹙,沉思不語,隨後,釋放出精神力,化爲一道光束向星空中飛去。

    但,飛了一半,她便墜落下來。

    再也無法離地飛起。

    酒鬼道:“你去幹什麼?”

    “師尊不願助他,弟子卻不能袖手旁觀。”漁謠道。

    酒鬼搖了搖頭,道:“老夫雖不想助他,但,卻有與商老鬼鬥一鬥的想法。在老夫的地盤上,商老鬼敢插手過來,老夫就能打回去,真當老夫還是十萬年前的水平?”

    漁謠露出喜色,知曉師尊已完成精神力修煉最偉大的一次突破,別說商天真身在遙遠的天堂界,便是商天真身來到星桓天,師尊也絕對不懼。

    “他們這一戰,大概率都是同歸於盡的結局,你別去摻和。這是他心中的執念,與必須要過的坎!”

    酒鬼在說話的時候,兩隻大白鵝也學他張嘴的頻率,發出“呱呱”叫聲。

    “兩隻蠢鵝,連說話都學不會。”

    酒鬼踹出兩腳,兩隻大白鵝墜進了湖中,掀起大片水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