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石像高百丈,莊嚴神聖。

    不知是出自誰人之手,雕琢得栩栩如生,將黑暗神殿殿主無邊的氣勢和威嚴展現得淋漓盡致。

    石像開口,神音如冥雷煌煌:“張若塵,你居然來到了這裡?”

    神威壓身,張若塵卻處變不驚,身形直如長劍,道:“我乃黑暗神殿的半個主人,此處我爲何來不得?無邊殿主在北澤長城可還好,是否能活着歸來?”

    一道沉哼聲響起!

    有貫通時空,破開天地的神力,從無盡遙遠的星域外涌來,與石像融合在一起。

    石像內部,衝出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和厚重的黑暗神力,化爲一片黑雲。

    黑雲快速涌向張若塵,形似一道惡靈,手持斬天神刃劈了出去。

    神殿內部的空間浩大,惡靈像烏雲遮天。

    融合在惡靈體內的規則神紋,遠勝大神的規則神紋,是無量神紋,每一道都蘊含斬神之力。

    張若塵連連後退,在距離殿門不遠的地方頓住,腳踩弓步,體內爆發出混沌光華,一拳打了出去。

    不動明王拳!

    在出拳的瞬間,六十八道人形虛影,在張若塵身周顯化,姿態各異,拳招皆不同,代表不動明王拳第十七層的六十八種拳意。

    六十八種拳意合一,與真身重疊。

    “轟!”

    拳頭與惡靈劈出的斬天神刃,碰撞在一起。

    黑暗光華和混沌光華相互對衝,將神殿分割,將空間撕裂,一道強橫莫名的震盪力量,向神殿外蔓延出去。

    神殿外的所有修士,如蒿草枯木,皆被震飛。

    張若塵手臂上的次神級至尊聖器拳套浮現一道道明亮光紋,擋住無邊這一擊,爽朗笑道:“殿主,今時不同往日,你想跨越一片遙遠星域殺我,已是永遠不可能的事了!”

    “唰唰!”

    六柄神劍在張若塵身後顯現出來,劃出一道道流光劍痕。

    劍體上,光芒越來越灼熱,像是要將整座神殿融煉。

    張若塵向前俯衝。

    六柄神劍跟進。

    張若塵雙手捏出劍印,六柄神劍結成劍陣,劍尖齊指一點,“嘭”的一聲擊碎黑暗惡靈。

    電閃雷鳴之間,張若塵已至石像身前,右手食指和中指合併,直刺刺擊出。隨之,六柄神劍齊齊刺向無邊石像胸口,破開一道道無量神紋。

    “啪!”

    石像胸口,出現一道裂痕。

    但,就是這時,一股幽深渾厚的黑暗力量,從石像中爆發出來。

    張若塵眼前視野,完全變成黑色,連六柄神劍散發出來的神光都無法撕破黑暗。同時,黑暗中,傳出一股強橫的拉扯力量,將張若塵向深淵中拖去。

    張若塵並不驚慌,催動黑暗奧義。

    “轟隆!”

    一道驚雷,在神殿上空響起。

    站在神殿外的赤玄鬼君驚駭的發現,整個大心猿祖界的黑暗力量和黑暗規則,凝成實質化的黑暗氣縷,皆向神殿涌去。

    一道高大巍峨的黑色身影,站在神殿上方,仰望蒼穹。

    頓時,星空中的黑暗規則,也源源不斷匯聚過來。羣星失去光澤,天地被黑暗吞噬。

    那道高大的黑色身影,與張若塵一模一樣。

    “主神……是黑暗主神!”

    神力波動平息下來後,赤玄鬼君第一時間衝進神殿,看到滿地碎石,心中震撼得說不出話。

    原來是殿主在顯化神通!

    但看這情形,殿主居然敗了,連自己的神像都沒保住。

    “無邊還真是厲害,遠在北澤長城,神力卻能影響大心猿祖界。我明白了,是規則神紋,是無邊將自己的部分規則神紋,留在了石像中。”

    “我就說嘛,無邊又不是不滅無量,一道石像而已,怎會厲害到這個地步。”

    張若塵將碎石中的無量規則神紋和黑暗神力,全部都收入掌心,凝成黑暗光團,隨即,使用神焰煉化起來。

    赤玄鬼君徹底恢復平靜,繼而,眼中涌出敬仰神色,驚歎道:“若塵界尊竟是黑暗主神,太不可思議了!大神中的黑暗主神,古來罕見,今日算是開了眼界。”

    緊接着,他小心翼翼,又道:“界尊既然與無月堂主成婚,以往的恩怨,其實可以一筆勾銷,沒必要再去得罪殿主。”

    “本君這話,並非是偏幫黑暗神殿,完全是爲界尊考慮。畢竟,誰不想少一個強敵,多一個強援?”

    張若塵已將無邊的規則神紋和黑暗神力煉化,懶得與赤玄鬼君解釋什麼,道:“去做你該做的事吧!”

    赤玄鬼君離開後,張若塵心口光芒閃爍,釋放出上萬道精神力念頭分身,衝向各方,緊鑼密鼓解析神殿內外的陣法銘紋。

    半晌後,赤玄鬼君歸來,臉色不是很好看,道:“本君已經狠狠收拾了他們一頓,但真神中,只有赤魂君主有意臣服。”

    這個結果,在張若塵預料中。

    畢竟,能成真神者,精神意志都不弱。

    包括赤玄鬼君和源天君主其實目前都不是真正臣服,只是心性和信念不同,在趨利避害而已。

    他們心中各自都有謀算,有自己的一套保全之道。

    赤玄鬼君道:“不過赤魂君主有條件。”

    “什麼條件?”張若塵問道。

    赤玄鬼君道:“他說,他若歸順於你,赤魂神國必會被死神殿摧毀,所有族人和子嗣都將淪爲亡魂,或者囚徒。界尊若能保全赤魂神國,他就願意歸順,從此忠心不二。”

    “忠心不二!”張若塵笑了笑。

    赤魂君主單膝跪在神殿外,鄭重道:“這絕非虛言!本神之所以臣服界尊,絕不是貪生怕死。其實,原因有二。”

    “其一,本神若死,赤魂神國失去神靈守護,必會被死族各大神國瓜分。族人和子嗣,依舊難逃淪爲亡魂和囚徒的命運!”

    “其二,本神是真的被界尊的天資折服,堅信界尊未來成就非凡,追隨界尊,是棄暗投明,是在追求一個更加宏偉的未來。誰不想追隨未來之主?”

    站在一旁的源天君主,心中暗叨,平時看你赤魂君主威風八面,傲氣凌雲,沒想到拍起馬屁來,竟如此了得,完全不是你對手啊!

    源天君主在心中思考,自己是不是臣服得太快,在張若塵心中的地位會被赤魂君主超越了去?

    神殿中,傳來張若塵的聲音:“很好!你有如此想法,既是重情重義,有責任,有擔當,也是高瞻遠矚,看事看物透徹,是個人才。”

    “本界尊已經傳訊昔日長生殿殿主雪木,命他即刻趕去死族,將赤魂神國舉國上下帶過來。同時,還有源天神國!”

    源天君主一副受寵若驚的神色,連忙躬身行禮,笑道:“多謝界尊厚愛,其實本神早已傳訊愛女源姝,讓她帶着源天神國前來百族王城星域。源天神國雖然只是一座小型神國,但亦有無數人才和資源,必能爲界尊的勢力添磚加瓦。”

    張若塵道:“本界尊其實很看不慣地獄界各族的理念和一些偏激做法,死靈和生靈之間也的確有不可調和的矛盾。但,本界尊有海納百川之心,只要你們按照規矩做事,這天地間,自然會有死族的生存之地。”

    源天君主和赤魂君主齊齊動容。

    張若塵這話看似平淡自然,但卻又彰顯出可怕的野心,隱隱間,像是要滅掉整個死族的意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