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換做以前,他們只會一笑而過,覺得這個小輩不知天高地厚。

    但,如今的張若塵,說出這樣的話,實際上已經蘊含不小的分量。特別是赤魂君主,他是真的覺得張若塵修煉速度太可怕。潛力無窮,未來至少也是諸天級,甚至可能達至天尊,天下無敵。

    若不是看好張若塵,當初他也不會默許失去記憶的大森羅皇追隨張若塵。那個時候,張若塵纔是百枷境大聖而已!

    若不是擎天親自對張若塵出手,嚇住了赤魂君主,赤魂君主也不會召回大森羅皇。

    就長遠眼光而言,赤魂君主是遠遠勝過源天君主。

    源天君主看重過原阡陌,看重過閻無神,也看重過南聖,不止只看重張若塵。

    當然這兩位死族神靈有一個相同優點,並不因爲自己是神靈,就自視甚高,能夠看到年輕一輩天驕的不凡,不會將他們視爲螻蟻。

    赤玄鬼君繼續稟告,道:“雖然真神大多不願臣服,但僞神中臣服者很多。”

    “這些僞神,不過是怕死而已。畢竟,奪了他們的神源,我可以迅速培養出新的僞神。”張若塵不怎麼在意,道:“赤魂、源天,這些僞神就歸你們二神管理了,但凡有異心者,殺了便是。”

    赤玄鬼君道:“其實……本君也可勝任。”

    “你乃太虛大神,統御一羣僞神,太大材小用了!”張若塵道。

    源天君主急着表現,提醒道:“黑海界一戰,地獄界諸神一敗塗地,下一次出手,必定是山呼海嘯。特別是許真隕落,等於是向整個死族宣戰,向整個地獄界宣戰。”

    “據本神所知,空蠶和羊長老掌握着一座神王戰神,可以整合死族上百位神靈的力量,威力極爲不凡。”

    “此外,此事必然會驚動半尊和紅袍大祭司,他們若是趕來,後果不堪設想。”

    赤魂君主向源天君主看去。

    爲了表忠心,源天君主將死族的底蘊完全說了出來,這是徹底不給自己留後路。

    源天君主迎向赤魂君主的目光,微微含笑。

    半尊和紅袍大祭司這兩個人,在死族絕對是如雷貫耳。

    特別是無量北征後,他們二人,與天南的四大人和五大人,儼然就是死族的四大王者。言出法隨,無人敢逆。

    半尊之所以叫做半尊,乃是二大人造訪死神殿的時候,見了他一面,歎爲觀止,評價“如海他日必封尊”。

    這話傳出後,原如海便有了半尊的稱號,如今暫時執掌死神殿,乃死族武道第一人。

    紅袍大祭司,主管死神殿的宗廟祭祀、歷史編撰、典籍收藏、念力探索……等等一切事宜,一般都是由死神殿的精神力最強者擔任。

    赤魂君主搶到源天君主前面,道:“半尊和紅袍大祭司固然是當世一等一的強者,但他們一人留守死神殿,一人遠在星空防線,短時間內趕不過來。”

    “其實,地獄界在百族王城這片星域,最強大的人物,石族的玉蟒君必是其中之一。”

    張若塵道:“玉蟒君……沒有聽過。”

    “界尊沒有聽過他名字很正常,玉蟒君是最近百年纔出世的石族至強。”

    “憑空出世?”

    “正是!他出世後,從無敗績。”

    張若塵道:“或許他只是沒有遇到強大的對手。”

    赤魂君主道:“修爲達到太虛境巔峰的玉靈神,藉助夜叉祖神殿的力量,被玉蟒君一斧重創。”

    “玉蟒君曾追殺過石族疑似量組織成員的石斧君愚三解,奪了其斧,逼得愚三解施展禁術才逃走。那愚三解,可是《大神論》上的存在,石族排名前五的古神。”

    源天君主插話,道:“玉蟒君應該是從石族的始祖界走出的神靈。”

    “石族的十大星球,不都是始祖的身體衍化而成?”張若塵道。

    源天君主笑道:“那不過是石族自吹自擂罷了!十位始祖,還都留下了神軀,界尊你信嗎?再說,神軀是神軀,始祖界是始祖界,兩者完全不一樣。”

    “始祖界對任何一族而言,都是大秘,是最後的根基。便是真神,都未必能接觸到。”

    “總之,玉蟒君絕非泛泛之輩,有資格爭石族第一強者。當然前提是,荒天大神不爭。”

    見他們說完,赤玄鬼君道:“其實,本君最擔心的,還是酆都鬼城。”

    “之前酆都鬼城連續出大事,薛常進、尺奼羅、趙悟、薛鷹,還有更早的莫非、薛理,這些太虛大神,死的死,逃的逃。所有人都覺得,酆都鬼城會一蹶不振,但本君卻不這麼認爲。”

    “論底蘊,論聲威,這個時代,死族和石族是比不過酆都鬼城的。大帝能坦然而去,酆都鬼城除了魂七之外,必定另有至強。”

    “你們想,酆都鬼城現在一片混亂,內部虛弱,魂七哪來的底氣敢去星空防線?”

    源天君主不悅,道:“鬼君這是什麼意思,害怕得罪酆都鬼城,是想讓界尊放了瑟界王他們?”

    赤玄鬼君知曉源天君主在給自己挖坑,心中記下這一筆,連忙解釋道:“擒下的神靈,豈能輕易放掉?但,我們不能將整個地獄界都得罪完了,界尊的目的是爲了救百族王城,是爲了逼地獄界退軍,而不是全面開戰。”

    “我們的策略,應該是交好一批,打壓一批。”

    “比如,黑暗神殿和不死血族就很值得交好,當然命運神殿和酆都鬼城也在考慮範圍內。”

    “但,狠辣的手段,也是必須的。得殺一批,將他們殺痛,殺懼,讓他們去權衡利弊,如此他們纔會退軍。比如,死族,豔陽族。”

    “本神怎麼覺得,你這是欺軟怕硬呢?”一道悠揚聲音響起。

    “哪裡欺軟怕硬了,死族實力何等強大,哪裡軟了?”

    赤玄鬼君惱怒,但卻不敢發作,因爲剛纔開口者是修辰天神。

    這修辰天神昔日乃是修羅族一等一的存在,偌大殺名,沒想到如今越來越女人,擺明是想討好張若塵,做界尊夫人。惹不起,至少目前惹不起她。

    修辰天神飄然而來,徑直走進神殿,從赤玄鬼君身邊路過時,道:“區區一個原如海和紅袍祭祀慕賢哲也算強?他們若敢來,本神正好斬了他們,取神魂,做大藥。”

    修爲提升,修辰天神自信心大增。

    更何況,她還有一張最大的底牌,張若塵。

    在黑暗大三角星域的時候,她的神魂尚且遠不如現在,借張若塵的無極神道,就能與雷素靈一戰。如今又如何呢?

    修辰天神將空間戒指交給張若塵,道:“黑暗神殿收斂的各種資源和寶物,絕大部分都在裡面了!”

    “這麼快?”張若塵道。

    修辰天神道:“這等雜事,黑暗神殿那些僞神和大聖,自然會去做。本神只需使用神魂監管就行!”

    “行吧,去沏一壺茶過來,我有大事與你商談。”張若塵隨口吩咐一句,接過空間戒指,探查了起來。

    修辰天神咬牙,冷沉的道:“你就那麼喜歡飲茶?”

    張若塵感覺到渾身冰冷,笑道:“天神沏的茶,肯定不一樣,這纔是關鍵。”

    立即又補充一句:“如果你的神魂,恢復到三成無量,無量之下還有幾人是你對手?”

    赤玄鬼君早已被修辰天神身上的寒氣嚇得逃出神殿。

    修辰天神端着琉璃玉盤,奉茶走了過來,放到張若塵面前,低聲問道:“你要用無極神道,助本神的神魂,達至三成無量?”

    “除非你能由內而外,徹底變成一個女子,否則,此事不好說。”張若塵道。

    “嘭!”

    修辰天神神力外放,茶几盡碎。

    張若塵莫名其妙的看着她,道:“你做什麼?我很認真與你講,你還發脾氣了!實話告訴你,我得到了無邊的部分無量神紋和神力,加上這座神殿,已經有一些把握可以凝聚出太陰。差的只剩下你的輔助,你千萬別掉鏈子。”

    “魔音,你來教她!給你一個月時間,先從性格上,讓她改變。”

    “另外,她一直只有魂體和石身不太好,得修煉一具肉身。別走地獄界石族的路了,走天庭石界石族的路。分陰陽,定性別。向生,纔是大道。向死,就又走回老路了!”

    “瞪什麼瞪,我是在幫你成長,未來修爲大成,別忘了我今日的教誨。活了那麼多年,怎麼就沒活明白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