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宇宙空間黑暗而浩大,化身血絕戰神模樣的荒天,神軀龐大無比,腳踩五重神海,或是打出拳印,或是刺出戰戟。

    縱然奪天神皇修爲蓋世,竟奈何不得他。

    二人隔空鬥法,空間破碎,羣星亂顫,波及不知多麼遙遠的星空。

    無論是星桓天中的修士,還是逃出了星桓天的神靈,皆是在遠眺。有神靈,分出神念,欲要將消息傳出去。

    但是,神念卻無法飛出這片星域,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隔。

    魚晨靜充滿不解,問道:“奪天神皇爲何會在星桓天?”

    “綵衣神都來了,奪天神皇出現,又有什麼好奇怪?毫無疑問,商族與神女十二坊必然有非同一般的聯繫。無論血絕戰神和奪天神皇這一戰的結果如何,神女十二坊都完了!”魚太真道。

    魚晨靜能夠理解他這句話的意思。

    連魚太真都能看出神女十二坊和商族有勾結,地獄界那些神境巨擘,豈會察覺不到?

    放在往常,因爲各方利益牽扯,或許地獄界還會饒過神女十二坊。

    可是,如今地獄界和天庭已經開戰,打得如火如荼。神女十二坊既是佔據如此重要的戰略位置,又擁有龐大的情報機構。

    地獄界豈能不有所行動?

    一旦行動,必然毀天滅地。

    ……

    外界打得星空紊亂,神境世界中卻風平浪靜。

    張若塵忍不住問道:“既然漁白薇嫁給了奪天神皇,爲何卻又成爲了神女十二坊的主人?”

    魔神般的男子,身形突然變得山嶽一般挺拔,雙眼銳利,道:“我絕不允許,白薇嫁給奪天神皇。因爲我很清楚,犧牲逆神族的,就是以天宮、四大主宰世界爲首的那些頂尖大人物。商祖必是其中一員!”

    “嫁給自己的仇人,豈能活得開心?”

    “如果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護不住,何以談什麼拯救蒼生?談什麼功德無量?天庭既然不仁,也就別怪我不義。”

    “我答應了石祖,只要他助我救出白薇,我便拜他爲師,成爲地獄界石族的一員,終生不悔。”

    “就在奪天神皇和白薇大婚的那一天,我和石祖悄然潛入天堂界,進入大商神朝的皇宮。我告訴了白薇所有一切真相,她最後選擇了相信我,答應與我一起離開。”

    “你是否好奇,天堂界貴爲主宰世界,我們爲何可以悄然潛入進去?”

    “以石祖之能,別說悄然潛入天堂界,要潛入天庭,我想他都是有辦法的。”張若塵道。

    魔神般的男子點了點頭,道:“石祖曾說,天地有石的地方,何處他都去得。可惜,潛入進去是一回事,想要帶走一位神靈,卻難如登天。商祖並非泛泛之輩,在天堂界,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商祖生出感應,欲要擊斃我和白薇,是石祖以無上**力,擋住了他。二人從天堂界,一直戰到天庭和地獄星空的分界處。當時我和白薇,就像此刻的你,只能躲在石祖的神境世界中。”

    “商祖眼看留不住石祖,卻又不甘心放我們二人離去。於是揚言,若是石祖敢帶漁白薇去地獄界,便將她逆神族的身份,公佈天下。”

    張若塵倒也能夠理解商祖,大婚當日,自己的兒媳被搶走。

    這是多大的恥辱啊!

    張若塵道:“石祖應該不會把人交出去,畢竟他的目標是你。只有救出了漁白薇,你纔會心甘情願拜他爲師,接受他的思想,成爲他的傳人。唯一破局的方式,只能是漁白薇既不去地獄界,也不迴天堂界。”

    魔神般的男子道:“沒錯!石祖和商祖最後對峙的星空邊界,距離星桓天所在的這片星空很近。”

    “可是商祖怎麼可能答應這個條件?”張若塵道。

    魔神般的男子,道:“因爲,元墟請來了西天佛界的佛主。”

    佛主,不是佛祖。

    而他對元墟古佛的稱呼,也由師尊,變成了“元墟”。

    僅僅兩個字,卻充滿無窮恨意。

    “佛主對逆神族有憐憫之心,於是勸商祖放我們二人一條生路,以免天庭和地獄界的戰火再起,生靈塗炭。”

    “而石祖也知,只憑自己一己之力,絕不是商祖和佛主的對手。更知,就算將漁白薇帶去了地獄界,一旦她的身份公開,依舊是難逃一死。”

    “最終,雙方做出妥協,漁白薇留在了星桓天,藏身神女十二坊。”

    張若塵露出不解的神色,道:“這難道不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

    明明元墟古佛幫了荒天大忙,爲何荒天還如此恨他?

    實在是難以理解。

    “對啊,的確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白薇的修爲強大,神女十二坊根本沒有修士可以欺負她。而且,石祖向我承諾,一定會庇護神女十二坊,庇護白薇,絕不會允許商族神靈踏入星桓天一步。”他道。

    張若塵道:“有石祖庇護,地獄界神靈中,就算有的知曉漁白薇是奪天神皇的皇后,怕是也不敢宣揚。對商族來說,這是恥辱,天庭那邊的知情者,也肯定不敢胡言亂語。”

    “沒過多久,我再次來到星桓天。白薇告訴我,她不想繼續這般隱藏,她要成爲神女十二坊之主,要掌握權力。只有掌握了權力,才能擁有更多的修煉資源,修煉速度可以更快。”

    魔神般的男子繼續道:“當時我沒有想太多,覺得她說的有道理,而且風頭已經過去,應該不會激怒商族。事實上,白薇成爲神女十二坊之主後,商族的確沒有任何行動,一切都風平浪靜。直到……”

    突然,魔神般的男子渾身顫抖起來,雙眼如兩顆血球,渾身殺氣之盛,讓張若塵渾身如同劍刺刀砍。

    “直到四千年前,她生下了卿兒。我當時本是欣喜若狂,十萬年了,她終於答應爲我生下一個孩子。”

    “可是,這一天,我卻在天下神女樓中,遇到了奪天神皇和元墟。”

    “我怎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奪天神皇怎麼會與元墟一起出現?他們怎麼能進入星桓天?石祖可是答應我,不會讓任何商族神靈進入星桓天。”

    不知爲何,張若塵的心隨之一緊。

    這的確是太過震撼!

    對荒天的衝擊,可想而知是何等巨大。

    不過,當時荒天的修爲,應該已經十分強大,心智經過十萬年磨礪,也必然已經十分沉穩。

    魔神般的男子,繼續道:“他們應該是剛到星桓天,還不知曉,白薇爲我生下了一個女兒,也不知道我就在天下神女樓中。我藏身暗處,而他們卻徑直去了神女王殿。他們十分熟悉神女王殿外的陣法和神紋,沒有遭受任何攻擊,就走了進去。”

    “祕密藏不住了!奪天神皇發現了白薇,也發現卿兒。”

    “我站在殿外,聽到了奪天神皇的怒吼,聽到了他們的爭吵,聽到了十萬年來我都不知道的祕密。”

    “我以爲,自己心智非凡,遠超同代修士。絕不會再像十萬年前那樣傻,被利用卻不自知,卻沒想到,自己傻了十萬年。”

    他沒有再說下去。

    或許是沒有勇氣,繼續講下去。

    可是,張若塵卻能大致猜到整件事的原委。

    從漁白薇決定做神女十二坊坊主的時候,怕是就已經被商族控制。

    商族利用漁白薇可以做很多事,首先神女十二坊龐大的情報系統,就能幫商族大忙,可以在包括功德戰場在內的地方,謀取巨大的利益。

    借漁白薇之手,利用荒天的地方,必然也有極多。

    更重要的是,石祖怎麼可能不知道,商族控制了漁白薇?爲何沒有阻止?爲何沒有兌現對荒天的承諾?

    一句話形容,四千年前,荒天遭受了所有自己信任的人的背叛。

    更慘的是,不是四千年前才被背叛,而是四千年前才發現,整整被欺騙了十萬年。

    這得需要多大的意志,才能承受住如此打擊?

    荒天、元墟古佛、奪天神皇、白皇后後來又發生了什麼?

    張若塵不禁在思考,當時的荒天,應該是有人在幫他,才能渡得過這一關。

    會是誰呢?

    突然,張若塵腦海中,浮現出漁謠的身影。是了,四千年前,荒天應該是遇到了漁謠。只有與白皇后長得極像的漁謠,才能爲他療傷。

    大概兩千年前,荒天擊殺了元墟古佛。

    天下修士皆唾罵他欺師滅祖,可是,荒天從來沒有解釋過。

    按張若塵的猜測,他應該一是想要繼續隱瞞白皇后逆神族的身份,二是不想外人知曉元墟古佛的真面目,爲其保留最後一絲體面。

    畢竟,在荒天講述,聽元墟古佛講道八萬年,與元墟古佛帶他去石界的那些事的時候,臉上始終帶着幸福的微笑。

    至少年少時是幸福的。

    怨是怨,恩是恩。

    恩怨分明。

    張若塵突然道:“逆神族沒有完全滅族吧?”

    魔神般的男子,以詫異的眼神看了張若塵一眼,道:“你如何知道的?”

    “商族若不以逆神族做要挾,白皇后怎麼可能被他們控制?而且,星桓天有至強隱居,商族想要控制神女十二坊,手中必然掌握有致勝底牌。”

    突然,張若塵眼睛一亮,道:“存活下來的逆神族,就在星桓天?”

    “轟隆!”

    整座神境世界震動不停,天空變成赤紅色,神焰滾滾。

    荒天和奪天神皇的真身,終於交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