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奪天神皇懸在摩炎星上空,身下恆星太過巨大,赤紅無邊,離得越近越像是神火火海。

    尋常補天境神靈,遇到如此恆星,根本不敢靠近。

    可是此刻,奪天神皇渾身規則神紋,似乎都與摩炎星結合在了一起,手臂一揮。摩炎星上,火焰沖天而起,相互扭纏,化爲一條火焰神龍,直向迎面而來的荒天衝擊過去。

    摩炎星爆發出來的波動,影響整片星域,若不是有陣法和天尊神紋守護,星桓天的生靈必定會大片大片死亡。

    “吼!”

    荒天長嘯一聲,血絕戰戟刺出,與火焰神龍碰撞在一起。

    “嘭!嘭!嘭……”

    一連數十聲爆響,勢如破竹一般,血絕戰戟將火焰神龍打得崩碎殆盡,化爲一團團火焰,墜向摩炎星。

    光芒明亮到極點的戰戟戟鋒,直是穿透奪天神皇的神境世界,他所有防禦手段如同紙糊的一般。

    “噗嗤!”

    在奪天神皇震驚的眼神中,血絕戰戟刺入他的手臂,挑在他的肩頭。

    下一瞬,奪天神皇的手臂飛了出去,連帶有大量神血灑落在星空。龐大的神軀,急速向摩炎星倒退而去。

    荒天乘勝追擊,以戟作棍,當頭直劈下去。

    說是棍,實際上血絕戰戟猶如通天神柱,不知多少規則神紋圍繞流動,壓得空間凹陷,恆星的光芒爲之暗淡。

    獨臂奪天神皇目露兇光,胸口神光大漲,一枚古印飛了出來。

    古印變得城池一般巨大,印中響起千軍萬馬的聲音,又像是有億萬生靈在祭祀吟唱。

    荒天腳下的五重海,被古印爆發出來的力量,衝擊瞬間潰散,雷電湮滅,血海枯竭,黑暗消散。

    奪天神皇瞳中,閃過一道訝色。

    “轟隆!”

    古印與血絕戰戟碰撞在一起,一道裂聲傳出。

    無堅不摧、鋒芒畢露的血絕戰戟,只是一擊,居然便是被打得裂開一道紋痕。一塊戟片飛了出去,如光梭一般,從荒天的臉頰旁邊飛過。

    堪比真神的器靈魔龍,在血絕戰戟中慘吟,直接神形俱滅。

    奪天神皇並沒有因此而露出任何笑容,反而驚怒交加,怒吼一聲:“你不是血絕!”

    當然不可能是血絕戰神。

    血絕戰神的五重海,怎麼可能如此容易就被攻破?

    荒天煉製的血絕戰戟,雖然絕大多數材料,都與血絕戰神的血龍戰戟相同。可是,畢竟不是自己可以交託性命的戰兵,怎麼可能煉製得到血龍戰戟的品級?

    “如果我是血絕,你今天尚且還有活命的機會。可惜,今日你必死。”

    一柄石斧,從荒天背後飛了起來,長達千里。

    此斧,與荒天伴生,上面交織山河脈絡紋痕,與天地規則相契,漂浮在一片混沌氣海洋中。

    奪天神皇的斷臂已經重生,道:“我早該猜到是你!”

    “廢話休說,今日一戰,決生死,不回頭。”

    荒天一把抓住石斧,揮斧劈出。

    “既然你想死,便成全你。”

    奪天神皇稱霸一方數十萬年,做爲神境巨擘,豈會將一個小輩放在眼裏?

    撐起古印,至尊銘紋滿天飛出,迎向劈斬下來的石斧。

    “一斧破開天地路,乾坤一去莫回頭。”

    荒天揮斧的瞬間,“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顯現出來,化爲無盡星海,所有真理規則,皆向斧中匯聚。

    一斧劈下,空間裂開一道長長光路,一直蔓延到奪天神皇身下。

    石斧和古印碰撞,宛若神鍾撞響,巨聲驚天。

    奪天神皇的光明神軀猛震,向後飛出百里,力量完全被荒天壓了下去。

    “大衍圓滿我是天,滿天神佛唱哀歌。”

    荒天戰意滔天,如腳踩星海的蓋世兇魔,第二斧落下,直接將古印打得飛了出去,石斧劈在奪天神皇的肩上,將他小半個神軀劈開。

    奪天神皇嘴裏發出沉悶的慘吟,道:“你……你居然已經踏入太虛境!修煉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

    也難怪奪天神皇會震驚,因爲能夠達到太真境,封稱大神的神靈,有不少都是元會級代表人物,沒有一個天資、底蘊、悟性差的。

    整個宇宙,就算一千年只誕生一個元會級代表人物,一個元會也能誕生一百多個。

    實際上,在不少神靈眼中的元會級代表人物,指的不是天才,指的是大神。因爲,只有大神,可以代表他們自己所在的那個元會。

    大聖時期的元會級代表人物,更多是一種對天資和潛力的認可,認可他們將來有很大機會成爲大神。

    須知,即便天庭的頂尖強界之主,也只是大神而已。

    可是,就是這些天資絕代的大神強者,修煉卻無比艱難,一個元會,能夠突破一個境界,已經稱得上是曠世絕倫,有成神尊的潛力。

    奪天神皇曾經也同代無敵,同境界碾壓一切對手,自認爲天資絕代,神尊可期。

    而現在,荒天只修煉了一個元會而已,卻連破太乙、太白、太虛三大境,已經修煉四個元會接近六十萬年的奪天神皇怎能不驚?

    就算你聖境時是元會級天才,修煉速度也該慢下來了,爲何能快到如此嚇人的地步?

    站在荒天神境世界中的張若塵,一直在近距離觀戰,算是看了出來。

    荒天所說的同歸於盡,並不是說,他的修爲戰力比不上奪天神皇。而是,他有必殺奪天神皇之心,卻沒有阻止奪天神皇自爆神源的力量。

    論戰力,荒天現在怕是已經超過奪天神皇。

    可惜,荒天沒辦法再等下去。若是等到封王稱尊之後,再殺奪天神皇,絕不可能是同歸於盡的結局。

    但他心中執念太深,若不殺奪天神皇,怎麼能夠達到無量境?

    況且,時隔四千年,奪天神皇和商族觸了他的底線,居然又來到星桓天。怎能不殺?

    再者,已經破境太虛,有殺奪天神皇的機會在面前,荒天豈能畏懼死亡,選擇逃避?已經等了四千年,還要等多久?

    正如他所說,“今日決生死,不回頭。”

    ……

    星桓天的大氣層上空,懸浮有一輪輪烈日,光芒明亮,照耀大地。

    每一輪烈日,都是一位神靈。

    從摩炎星爆發出來的神力波動,翻江倒海,震盪整座星域。兩尊蓋世大神身上的神光,比摩炎星還要明亮,即便是真理使者商弘和魚太真,也無法看清他們是如何在交手。

    魚晨靜問道:“十叔,怎麼樣,現在誰占上方?”

    “這還用說?必然是奪天神皇更強,修煉了六十萬年的古神,豈是血絕可以相提並論?天南一戰,若不是羅衍大帝和不死血族族長出面,他早已神形俱滅。”

    說這話的,卻不是魚太真,而是站在商弘身旁的奼界上位神嵐君。

    魚太真緊緊盯着摩炎星的方向,雙瞳中逸散真理光華,道:“看不清!他們二人的修爲太強了,將摩炎星周圍的天地規則都打得紊亂,眼睛無法觀望。”

    “但你是真理使者啊!即便是神尊交鋒,你都能窺望一二。”魚晨靜道。

    魚太真道:“的確有些怪異,那片區域完全無法觀望,就連逸散出來的神力,都被一道道空間裂痕,吸入進了虛無空間中。”

    從星桓天和摩炎星的這片星空中,有無數空間裂痕,都是先前荒天和奪天神皇隔空對決打出,久久無法恢復如初。

    魚太真道:“有一點可以肯定,血絕戰神是真的恐怖,戰力就算還不如奪天神皇,應該差距也不是很大。應該有從奪天神皇手中逃生的實力!”

    嵐君冷笑一聲:“魚太真,你怕是忘了,奪天神皇修煉的是《三尸煉道》,更是執掌有大商神朝的鎮國至寶,大商神璽。血絕戰神性格衝動,沒有敬畏之心,以爲是在地獄界可以橫行無忌。今天,他遇到了可以鎮壓他的大敵,註定要付出慘重代價。”

    商弘雙眼一眯,道:“大商神璽啓動了!”

    整片星空響起千軍萬馬嘶吼之聲,又有億萬生靈祭祀吟唱。

    遠遠眺望摩炎星,可以看見,那片空間中,出現千萬里長的神朝圖景,軍隊、修士、百姓、城關、山河……,猶如投影一般顯現出來。

    這一幕,其實先前就已經發生。

    只不過,他們距離摩炎星太遠,此刻纔看見。

    “唰!”

    一道血氣光束,從摩炎星的方向飛來。

    商弘的衣袖捲了出去,大片星光將那道光束包裹,一枚戰戟殘片,出現到他手中。

    商弘露出一道得意的笑容,高舉殘片,望向地獄界諸神,笑道:“血絕戰神的血龍戰戟,已被大商神璽擊碎,今日便是一代戰神隕落之時。本座早就說過,殺死綵衣神,與商丘作對,必會付出血淚代價。”

    嵐君道:“大商神璽凝聚了整個大商神朝的軍隊之魂,國運之氣,更有歷代神皇的精神加持,將來是會脫變成神器的至寶,足以煉殺血絕戰神。奪天神皇,天下無雙,威蓋萬世。”

    若是真能一戰殺死血絕戰神,對地獄界,必然是沉重打擊。

    天庭別的一些神靈,爲此激動得熱血沸騰,跟着喊出:“奪天神皇,天下無雙,威蓋萬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