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肉身力量,堪比三成無量,體內血氣渾厚。

    精神力也突破,達到八十一階。

    修爲亦實現了大突破,張若塵根據以往與太虛境大神交手的經驗判斷,自己現在的修爲,應該算是太虛境中期。

    但就肉身強度和神魂強度而言,已超越一些第三停“心停”境界的古神。

    之所以,張若塵認爲自己現在還是太虛境中期,而不是心停境界,是根據體內的規則神紋數量,與神氣的凝練程度和厚重程度在判定。這兩點,只達到太虛境中期大神的水平。

    這是修煉時間太短的弊病,是自身底蘊不足的體現。

    當然,以無極神道調動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可以彌補修爲境界和底蘊上的不足,可以實現跨越四個境界敗敵!

    修辰天神開啓日晷療傷,道:“其實,你沒凝練出太陰,不能怪本神。怪只怪你底蘊不足,又急於求成,修煉哪有那麼容易,得一步一步穩紮穩打的前行。”

    “你修煉出少陰、少陽才百年吧?就算加上時間力量加持,也不到萬年吧?短短不到萬年,就想實現修爲上的第二次大突破,怎麼可能呢?”

    張若塵很想告訴她,自己修煉出少陰,是數天前的事。但怕打擊到她,也就沒有說出來。

    同時張若塵反思,自己是否真的太急於求成了一些?

    這一次,被天地之力反噬得很重,是一個不小的教訓。張若塵取出長卿果,吞服了一枚。

    修辰天神自然識貨,知曉長卿果堪比療傷神丹,暗示道:“大敵將至,本神做爲第一強者,必須儘快恢復傷勢。”

    “沒了,只有一枚。”張若塵道。

    修辰天神自然不信,哼一聲。

    “恭喜界尊修爲再次大進,本神已不知該用何種語言來形容心中的敬仰。”源天君主走過來,神色真誠,不像是諂媚之人,深深一拜。

    赤魂君主道:“地獄界的諸神,應該很快就會趕到大心猿主界了,不知接下來我們該採取什麼戰略?”

    張若塵道:“你認爲呢?”

    赤魂君主道:“本神認爲,沒必要與地獄界硬拼,可以採取游擊戰術。不斷擒拿地獄界的神靈和聖境軍士,抓獲俘虜,以此爲底牌,與地獄界談判。兵不見血刃,方爲上術。”

    張若塵道:“你認爲,我們下一步應該奪取的地方是哪裡?”

    “寒石祖界!只有奪取了寒石祖界,才能真正拿捏住酆都鬼城。”赤魂君主道。

    張若塵目光落向蒼絕,手臂一揮,一道黑色魂霧光柱,落到他身上。

    蒼絕氣息不斷增強,身周神紋跳動,腳下一座遼闊陰界若隱若現。

    “蒼絕,這段時間你表現得很好,神魂還你了!”張若塵道。

    源天君主和赤魂君主感受到蒼絕身上的神力波動,增加了足足一倍,心中皆是翻江倒海。

    這老鬼的真實實力,竟強到了如此地步。

    蒼絕深深看了張若塵一眼,作揖一拜,道:“少君難道不怕老僕心生歹念,或者就此離開?”

    張若塵眼中含笑,蘊含無與倫比的信心,道:“我敢將神魂還給你,也就絕不會怕你心生歹念。你若離開,哪怕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這一點,你應該很清楚!”

    “但我們相處了這麼久,你更應該明白,你若真的離開,損失的只會是你。”

    蒼絕嘆道:“老僕徹底服氣了!少君之氣魄,之胸徑,古來天尊也未必能及。從今往後,老僕願誓死追隨!”

    “願誓死追隨少君!”

    源天君主和赤魂君主齊齊行禮。

    他們身後一尊尊僞神神將直接單膝下跪。

    源天君主眼中閃爍異彩,似有什麼事,準備與張若塵密談。

    張若塵卻擡頭看向天穹,窺破虛空,道:“終於來了!”

    被厚厚黑雲覆蓋的天空,出現一顆顆明亮星辰,熾熱燃燒。

    一顆星辰,就是一尊真神!

    源天君主勃然色變,道:“爲何地獄界諸神突然就出現了,赤玄鬼君不是在天外鎮守嗎?爲何沒有預警?”

    “哧哧!”

    一道燃燒着神光的流星,從宇宙中飛來,急速墜落到大地上,砸出滾滾塵土。

    赤玄鬼君從墜落之地走出,傷得很重,鬼體都快被打碎了,急切道:“界尊,快啓動護界神陣,玉蟒君來了,死族諸神正在佈置神王戰陣。”

    赤玄鬼君修爲也就太虛境中期,但逃命的本事不俗,被玉蟒君一道神勁擊中,卻能脫身,逃回大心猿祖界。

    天外,響起浩蕩神音:“殺人償命,張若塵出來受死!”

    羣星中,其中一道星光越來越明亮,超過太陽,直向大心猿祖界衝來。

    地面上的諸神,看清它形態。

    是一隻神鳥,雙翼展開足有數萬里長。

    神鳥身上神焰散發出來的溫度,遠勝恆星,像是要毀滅整個大心猿祖界一般,爆發驚人急速,俯衝向下。

    “這是……這是心停境界的神獸,看這氣息,肯定是來自豔陽族。這是豔陽族的第一強者吧?”赤玄鬼君道。

    氣息太強大,地面的植被燃燒,無數土著生靈化爲血肉燈籠。

    蒼絕取出瓷碗,欲要出手。

    “你不是它對手!”

    張若塵看向正在療傷的修辰天神,道:“妙離,你不是號稱我們中的第一強者,可敢與這隻純血金烏一戰?”

    “本神傷得很重……咦……”

    修辰天神看向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枚長卿果,於是,盯向張若塵。

    張若塵笑道:“我的實力,暫時不方便暴露。當然,你不出手,可能會失去一次神魂再次提升的機會。心停境界的純血金烏,有可能讓你的神魂,提升到五成無量的地步?”

    張若塵已經嚐到低調的好處,足以讓敵人看不清虛實,從而自己可以從容應對。

    之前在黑海界,張若塵就是故意放伏川、陽朔這些太虛大神逃走,讓地獄界對他的實力產生誤判。

    赤玄鬼君皺眉,覺得張若塵太高估修辰天神,道:“無量之下,不可能有人鎮壓得了心停境的大神……”

    赤玄鬼君感知到了一股寒氣,連忙閉嘴。

    “這隻純血金烏,本神今日斬之。是時候告訴天下衆神,我修辰回來了!”

    修辰天神服下長卿果,不顧身上傷勢,駕馭一條時間印記光點長龍,直向天穹飛去,與俯衝下來的金烏狠狠撞擊在一起。

    “轟隆!”

    一白一紅兩股力量對衝,洶涌神力向四方爆發,形成一片數十萬裡的火雲。

    三成無量的神魂,很強,但在《大神論》綜合榜上卻不算太強,很多心停境界的古神都擁有。甚至,神魂榜排名第一的人物,神魂已經超越五成無量。

    神魂強大,不代表可以將之轉化爲戰力。

    但,修辰天神卻可憑藉三成無量的神魂,傲視羣雄,有無量之下無敵的信心。

    神通在天穹衍化,時而神龍咆哮,時而神光貫穿整個大世界,神烏的修爲戰力不可謂不強,但被修辰天神打得不斷敗退。

    只是交手了十數個會合,神烏的神焰防禦和神境世界就被修辰天神施展的無量神通擊穿,大量鮮血化爲金色的雨,向地面灑落。

    之所以是金色,是因爲每一滴血都在燃燒。

    落地後,大心猿祖界的地面,被砸出一個個深不見底的山谷。

    神烏欲要退走,它雙翼浮現大量流光規則,速度之快,同境界不輸神龍和金翅大鵬。

    但,修辰天神精通疾速無量神通,加上時間之道,迅速追上神烏。

    “今日讓你逃掉了,我修辰還有何面目自稱天神?”修辰天神道。

    神烏不退反進,衝向修辰,打算憑藉強大的肉身,近距離交鋒。

    修辰天神不給它靠近的機會,拉開距離,眼中顯露出殺戮意志,施展出一種大神通。

    “殺心噬魂斬!”

    一道血紅色的光痕,似從空間中抽離出來,斬在神烏腹部。

    神烏以至尊聖器抵擋,但被劈成碎片。腹部被剖開,大量羽毛飛落,神獸的強大肉身險些被一分爲二。

    肉身受創只是其次,更重的傷勢在神魂。

    金烏的哀啼聲,響徹這片星域。

    空蠶心中一驚,道:“修辰怎麼突然一下強到了如此地步?修爲恢復了?”

    “怎麼可能?她但凡恢復了一成力量,神烏也無法與她對決這麼久。”羊長老道。

    “譁!”

    一道血紅色的流光,從他們二人的下方飛過,出現到大心猿祖界的大氣層上空,凝化成玉蟒君的身影。

    戰斧劈出,破開護界神陣的光幕,落向修辰天神。

    空間連續崩塌。

    這一斧要是擊中大地,足以劈到大心猿祖界的地心。

    張若塵飛到神殿頂部,右手輕飄飄的舉起來,頓時十八座空間神陣在天穹顯化,與斧光對碰在一起。

    擋住了!

    玉蟒君臉色變得有些不自然,道:“陰陽十八局中怎會有鳳天的氣息?”

    “若不是鳳天幫忙祭煉過,以我的精神力,怎麼擋得住你的攻伐呢?”張若塵飄然悠閒的樣子,又道:“無需驚懼,本界尊和鳳天只是私交。在戰爭面前,私人交情顯得微不足道。”

    空蠶揚聲道:“無須忌憚!鳳天就算真的提攜過張若塵,那也是曾經的事。張若塵與地獄界宣戰,無疑是已經站在了鳳天的對立面,等待他的只有魂飛魄散。”

    “佈陣完成,神王現世吧!”

    ……

    今天就一章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