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摩炎星方向的星空,神朝圖景宏偉繁盛,像一座真正大世界在那裏展開,顯得波瀾壯闊。

    大商神璽威能太可怕,整座神朝的力量,彷彿都鎮壓在摩炎星上方。

    地獄界諸神皆是屏息凝氣,內心震撼。

    加之血龍戰戟被擊碎,有碎片飛出來,但凡是地獄界的神靈,皆感覺到壓抑。一代桀驁不馴的戰神,莫非今日真的要敗?

    沒有人覺得是血絕戰神不夠強大,只因他遇到的對手太可怕,是天之子,是修煉近六十萬年的神境巨擘。

    奪天神皇的威名太強盛!

    一位不死血族的神靈,眼中充滿憂色,卻故作輕鬆,道:“放心吧!血絕戰神何等人物,即便不敵奪天神皇,要脫身逃走,絕不是難事。”

    嵐君冷笑一聲:“想逃,怕是沒那麼容易,大商神璽可是次神級至尊聖器,即便血絕戰神逃到百萬裏外的星空,也能一擊殺之。”

    “轟隆!”

    一道又一道光波,從摩炎星那片遙遠的星空傳來。

    尋常大聖和僞神,遭受光波衝擊,猶如水面上的小舟,被衝飛出去數千裏。唯有真神,可以定住身形,不受影響。

    “太強了,星桓天距離摩炎星何止十億裏,隔着這麼遙遠的距離,以我大聖境的修爲,居然有一種身體要被撕裂的感覺。神力碰撞的中心地帶,毀滅力得多麼驚人?”

    “哼!這是頂尖大神的交鋒,若是發生在一座大世界的內部,整座大世界都會毀滅。這就是爲何神女十二坊欲要鑄建神城的原因!神城可以保護一座大世界,即便神尊的力量,也不可能把大世界毀掉。”

    ……

    摩炎星龐大無比,蘊含恐怖能量,使得周圍空間無比穩固。

    但,即便如此,荒天和奪天神皇爆發出來的神力,依舊將空間撕裂,將天地規則打得混亂。

    奪天神皇身上神血流淌,被石斧劈得處處是傷,怒聲大吼:“荒天,到底誰給你的膽子,敢如此強硬?若是本皇將她們逆神族的身份宣揚出去,你該知曉,她們是什麼下場。你就算不在乎漁白薇,難道連你女兒的生死,也不在乎?”

    “你竟然到現在都還不明白,今日你已是必死之局。”荒天道。

    奪天神皇眼神一凝,隨即長笑:“你未免也太小看本皇,真以爲你破境到了太虛,就能與本皇叫板?三尸!”

    奪天神皇雙手攤開,體內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涌出。

    他身後左右兩側,各自顯現出一道與他一模一樣的神影,神影不斷凝實,最後完全化爲實態。

    三尊氣息一樣強大的奪天神皇,出現在荒天對面。

    天下修士皆知,修煉《三尸煉道》可以修煉出三尊一樣強大的神軀,簡直堪稱逆天的功法。

    但,荒天卻知曉,修煉此功法的修士,不僅修煉速度比別的修士慢,消耗的資源更多,而且每施展一次三尸分離,都要付出巨大代價。

    修爲越高,付出的代價越大。

    若是真能隨意施展三尸分離,這種功法,早就登上《太乙神功榜》第一,奪天神皇也不至於等到現在才施展。

    三尊奪天神皇齊齊出手,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將荒天圍困。

    “轟!轟!轟……”

    奪天神皇佔據上風,打得荒天只能被動防禦。

    其中一尊奪天神皇道:“本皇知曉,你是將希望寄託在了酒鬼身上,以爲他能夠庇護那羣逆神族。實話告訴你,十萬年前,酒鬼就敗給了天父,被打得逃出星桓天。否則,我們商族怎麼有機會,控制神女十二坊?”

    另一尊奪天神皇,道:“再告訴你一個祕密,無論是漁白薇,還是那羣逆神族餘孽,都是天父故意答應大長老,將他們庇護了下來。而實際上,卻是用他們來制衡酒鬼。一個人就算修爲再高,戰力再強,一旦有了關心的事物,也就有了弱點。你也一樣!”

    “荒天,你若現在收手,向本皇下跪臣服,本皇可以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好啊!你若能下跪臣服,我可以留你全屍。”荒天道。

    “還敢嘴硬,今日便讓你見識本皇的真正實力。”

    第一尊奪天神皇托起大商神璽,神璽似一座古老神城,大商神朝歷代神皇的精神神影,全部顯化出來。

    “天荒混元劫!”

    第二尊奪天神皇施展天荒八技,雙手緊握,每一根指紋都化爲一道雷電。

    這是諸天級神通!

    由太虛境大神施展出來,威力可想而知強到何等地步。

    第三尊奪天神皇背上長出天使羽翼,渾身散發光明神華。光明之道奧義釋放,天地間的光明規則,源源不斷向他匯聚過去。

    三尊奪天神皇任何一尊,都如參天巨人,是無量境之下的頂級戰力。

    站在荒天神境世界中的張若塵,被奪天神皇的氣息,壓得有些喘不過氣。

    上空,荒天的神境世界,被光明的力量灼燒得穿透。

    “不愧是一座神朝的神皇,底蘊太深厚。”張若塵依舊對荒天信心十足,做爲古往今來,少有的絕代雄傑,必然也有底牌手段。

    荒天的聲音,傳入張若塵耳中:“接下來,收斂心神,好好領悟生命之道和死亡之道。這樣的機會,只有一次。”

    下一瞬,神境世界從張若塵的腳下裂開,一分爲二。

    一邊生機勃勃,一邊死氣瀰漫。

    張若塵猶如只有一粒灰塵大小,盤坐在兩座神境世界之間的虛空中。令人震驚的是,居然出現了兩個荒天,身軀萬丈高,分別站在兩座神境世界裏面。

    一個荒天,宛若蓋世魔神,手持石斧,身體石化,腳下是死氣海洋世界。

    另一個荒天,像是一位佛者,渾身白光瑩瑩,生命之氣在他身後,凝聚出一株通天神樹,枝繁葉茂,似能撐起整個宇宙。

    神境世界雖然分開,可是聯繫沒有斷,死亡規則和生命規則都在向張若塵涌去,讓他化爲了生死中樞,處在生命力量和死亡力量都十分極端的位置。

    強大的撕裂力量,作用在張若塵身上,使得佛祖舍利明亮了起來,七祖梵文在身周流動。

    “這就是荒天的第二種聖意?生死聖意。”張若塵心中暗道。

    奪天神皇道:“就算你生死兩分又如何,還差得遠呢!”

    “是嗎?”

    死亡荒天舉起巨斧,頓時整個星空中的死亡規則,源源不斷匯聚過去。

    一斧劈下,與飛來的大商神璽碰撞在一起,直接將神朝圖景撕裂。神璽上的神皇虛影,盡數崩碎。

    神璽中,響起億萬生靈哀嚎的聲音。

    太強了!

    死亡戰斧落下,似能開天,又似能夠滅世。

    無量境不出,誰人能擋?

    另一頭,諸天級神通“天荒混元劫”引動千萬道雷電,劈落向生命荒天,卻被通天神樹化解。

    雖然通天神樹也受了嚴重損傷,可是,終究是擋住。

    “所謂天荒八技就這點威力?商天的絕學,不過如此。”

    生命荒天揮出通天神樹,滿天神光飛出,生命規則化爲潮汐,將那尊奪天神皇掃飛出去,直向摩炎星墜落下去。

    任何一種道,修煉到極致,都能擁有無匹的力量。

    背上長有天使羽翼的奪天神皇,面容有些扭曲,道:“你藏得好深,居然是生命之道主神。”

    “現在才知道,已經晚了!”

    生命荒天再次揮出通天神樹,與奪天神皇打出的光明規則對衝在一起,兩股力量相互抵消,化爲耀眼的光波,向四面八方逸散出去。

    張若塵知曉,這一戰,荒天不僅要擊殺奪天神皇,更要助他領悟生命和死亡,徹底扭轉生死。

    這是一心二用!

    同時也說明,在荒天心中,根本就是蔑視奪天神皇。雖知奪天神皇自爆神源,自己很可能難逃一劫,可是,就是無法將他當成值得全力以赴的對手。

    內心深處,荒天與血絕戰神一樣的狂傲。

    盤坐在兩尊荒天之間的張若塵,宛如化爲千手佛,不斷勾畫生命規則。要讓太極圓圈中,生命的力量,徹底壓過死亡。

    “一定要成功!”

    張若塵在心中,不斷重複這句話。

    施展出生死聖意生死兩分之後,荒天扳回劣勢,將三尊奪天神皇打得全部墜落到摩炎星上,個個身上染血。

    其中一尊,被石斧劈傷,只剩半個頭顱。

    另一尊,被通天神樹擊中,體內生命之氣大量流失,神軀變得衰老,氣息變得虛弱。

    生命主神不僅能夠賦予萬物生命,也能收走萬物生命。

    奪天神皇沒有想到,荒天居然掌握有這麼多生命之道和死亡之道奧義,加上他由生死聖意脫變成的生死神道,戰力之強,簡直可以讓大神都生出絕望之心。

    奪天神皇道:“本皇承認,的確是低估了你。早知你是生命主神,四千年前,就該殺了你!”

    “每個人都會後悔,只可惜,世上沒有治這病的藥。”荒天道。

    “你休要得意!即便你的戰力,強於本皇,但想要殺死本皇卻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只要本皇脫身回到天堂界,接下來,就是你該付出代價的時候。你女兒,將成爲第一個因你今日的狂妄,而死的人。”

    三尊奪天神皇同時飛出去,向三個不同的方位。

    其中,長有天使羽翼,掌握有光明奧義的奪天神皇,速度最快,彷彿能夠與光的速度並駕齊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