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還想逃?”

    “宇宙無邊,大衍乾坤。”

    生命荒天和死亡荒天的身上,同時爆發出明亮的星光,光芒壓過摩炎星。

    星光中,一座無邊無際的宇宙衍化出來,星霧瀰漫,星辰如沙,將三尊欲要逃走的奪天神皇,盡數包裹其中。

    “這是?”

    三尊奪天神皇齊齊色變。

    不是真正的宇宙,是由真理界形和大衍乾坤奧義神道,加上天地間的規則,一起構建出來。

    只不過,被籠罩其中的三尊奪天神皇,如同陷入一座真正的宇宙中,無論速度多快,也無法逃逸出去。

    兩尊荒天齊頭並進,一持斧,一持樹,嘴裏發出浩蕩天音,道:“現在你還覺得我殺不了你嗎?”

    石斧斬下。

    死亡之氣猶如星海瀑布落下,瞬間跨越千萬裏,斬在逃得最遠的那位奪天神皇身上。

    “噗!”

    那位奪天神皇背上血霧一片,足有八隻純白無瑕的天使羽翼被斬下,嘴裏發出悲憤長嘯。

    太可怕了!

    在這片衍化出來的宇宙中,哪怕隔得再遠,荒天都能咫尺千里,一擊而至。

    奪天神皇無法看穿真理界形和大衍乾坤的奧妙,壓力大增,道:“荒天,一切都是可以商量的,何必要兩敗俱傷?你本該明白,這一戰無論結果如何,逆神族後裔都將暴露。”

    “你以爲以血絕戰神的身份,殺死本皇,就能騙過天父和老三?”

    “你以爲發生了這麼大的動盪,地獄界諸神會絲毫都不懷疑?”

    “你的一意孤行,只會害人害己。何不放下石斧,我們一起商量出一個對策,瞞過地獄界那些神靈,保全逆神族後裔?”

    荒天沒有停下步伐,身上殺氣化爲血雲,道:“你是在求饒嗎?堂堂一尊神皇,就這麼怕了?死亡有那麼可懼?”

    奪天神皇眼神一沉。

    “十萬年來,我一直活在謊言中。現在,我只信自己。你說的話,沒有任何意義,每多說一個字,都只是多一個字的遺言。”

    荒天冷酷無情,再次舉起石斧。

    天地間,匯聚過來的死亡規則,在他身周凝聚成了灰色星雲。

    星雲是人形,與荒天很像,但是卻比荒天的神軀高了萬倍,像一尊星空神聖巨人,威勢壓得奪天神皇無法喘息。

    ……

    星桓天,雲霧上方。

    有地獄界神靈露出擔憂之色,道:“怎麼回事,血絕戰神和奪天神皇已經戰了這麼久,爲何地獄界的神尊還未趕至?”

    “對啊!以神尊的神通,從無定神海趕過來,應該很快纔對。”朔千海憂心忡忡的道。

    命運神殿的古神子“海尚明宮”,目光凝沉,道:“有精神力強者,封鎖了這片星空,任何信息和波動都無法傳出去。”

    “肯定是星桓天那位神師所爲,只有精神力超過八十階的神師,纔有如此手段。禁一片星空,絕天機,斬因果。”

    “那位神師,與神女十二坊關係親密。”

    “本神早就猜出,神女十二坊已經倒向天庭,現在看來果不其然。”

    “現在的局勢,對我們地獄界神靈太不利,要不要聯起手來,強行擊穿星域屏障?”有神靈提議。

    “得了吧!如果神女十二坊真的已經倒向天庭,憑藉神師的手段,加上星桓天的天尊古陣,我們強行突破,只會死傷慘重。”

    “至少目前神女十二坊還沒有動手。”

    “戰神和奪天神皇的勝負未分,她們敢動手?”

    “對,再等一等,等戰神和奪天神皇分出勝負。憑藉戰神的修爲,即便是神師想要困住他,也不是一件易事。”

    ……

    聽着地獄界諸神的議論,海尚明宮、閻昱等一些地獄界神靈沒有開口,依舊在關注摩炎星的戰鬥。

    他們知道一些內幕。

    知曉封閉星域的精神力強者,很有可能不只是一位神師那麼簡單。

    想要強行衝破出去,完全是癡心妄想。

    驀地,數之不盡的雷電,在摩炎星附近的星域中爆發出來,蘊含強大威勢。相隔如此遙遠,都能看見光芒,可想而知那些雷電是何等粗壯。

    每一根,都有滅世之能。

    有天庭神靈驚呼:“諸天級神通,奪天神皇施展出了商族絕學。”

    “是天荒八技之一的天荒混元劫。”

    商弘如此淡然的說出一句,但,在場諸神,誰都能夠感受到他身上的自傲,彷彿此術一出,便天下無敵了一般。

    地獄界神靈雖然看商弘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樣很不爽,但卻不得不承認,天荒八技每一技都曠世絕倫。

    天地間的光明規則流動,源源不斷向摩炎星匯聚。

    黑暗的星空中,出現無數光路。

    嵐君露出訝然的神色,道:“神皇大人這是動用了光明奧義,血絕戰神竟如此難對付嗎?”

    商弘不再平靜,露出笑意,道:“同時使用大商神璽,天荒混元劫,又調動光明規則,很顯然,四叔已是三尸分離。施展此招,也就說明四叔準備全力以赴。”

    “對付一個血絕戰神,神皇還需要全力以赴?”嵐君道。

    商弘道:“如果只是擊敗血絕戰神,自然不需要。可是,四叔顯然是動了滅殺血絕戰神的念頭,今日註定將是地獄界的悲慼之日,一尊頂尖大神將要隕落。”

    “哈哈!血絕戰神殺死了綵衣神,自然是要付出代價。”嵐君的神音傳遍星空,故意讓地獄界諸神聽到。

    商弘目光掃視星域,眉頭微微一皺。

    “怎麼了?”嵐君問道。

    商弘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但,只覺得是自己產生了幻覺,也就沒有多想,道:“沒什麼。”

    他是真理使者,感應非常敏銳。

    剛纔,感應到天地間的生命規則和死亡規則在急速流動,但只是一瞬間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掌道規則在急速流動。

    精神力強到酒鬼那個層次,是可以改變神靈的感知。

    整片星域,沒有什麼不可以掌控。

    “血絕戰神動用了掌道奧義,看來是真的快支撐不住,也不知是會被活擒,還是直接被煉殺。”嵐君道。

    即便奪天神皇掌握有大商神璽,嵐君也不認爲他能在短時間內,煉死血絕戰神。

    最大的可能性,應該是先將血絕戰神打成重傷,然後,鎮壓到大商神璽中,帶回天堂界,慢慢磨滅他的精神意志和神魂。

    嵐君認爲,奪天神皇既然敢鎮殺血絕戰神,必然有壓制他自爆聖源的手段,心中暗道:“星桓天那位神祕的神師,應該會出手壓制血絕戰神的精神,阻止他自爆神源。商族的底蘊真可怕,招惹到他們,即便是血絕戰神也得死。現世諸天的家族,的確是惹不起。”

    ……

    奪天神皇知曉今日斷不可能有任何迴旋的餘地,放下所有幻想,壓低聲音,沉笑道:“既然你想死,本皇成全你。”

    離荒天最近的那位長有天使羽翼的奪天神皇,運轉體內神氣,涌入神源。

    奪天神皇有三尸,相當於有三具神軀,三枚神源。

    除了本尊外,另外兩具神軀和神源,都是他花費大量時間和資源,才凝聚成功。

    現在已被荒天逼得沒有退路,只能犧牲一具神軀。

    若能借此殺死荒天,奪取他的生命奧義和死亡奧義,反倒是賺了!掌握着大商神璽這件至寶,他有信心,可以收取到絕大部分奧義。

    神靈能不能收取到奧義,也是看修爲境界的。

    盤坐在生命荒天和死亡荒天之間的張若塵,忽的,感受到巨大危機,心緒隨之一亂,睜開雙目,看向遠處的奪天神皇。

    奪天神皇神軀燃燒,化爲一個越來越大的火球。

    火球的光芒,瞬間刺傷張若塵的雙眼,眼眶中,流淌出血液。

    “靜心!若我死去,我會將生命奧義和死亡奧義強行打入你的體內,助你脫變。若能脫變成功,你才能活下來。但,這卻是落入了下乘!”

    “上乘者,該是你自己去悟,自己走出樊籬。”

    荒天的聲音,如同天雷神音,傳入張若塵腦海。

    即便在這生死一線的關頭,他也保持鎮定,很從容,對死亡似乎絲毫都不畏懼。

    “我明白!”

    張若塵心中感動,說出這三個字之時,聲音哽咽。但很快平靜下來,收起情緒,將生死置之度外,專心致志勾畫生命規則。

    死亡逼近,纔是體悟生死的最佳時刻。

    荒天阻止不了奪天神皇自爆神源,可是,也不會站在那裏等死,立即向後倒退,拉開遙遠距離。

    石斧懸在身前,化爲斧形石星。

    通天神樹瘋狂生長,枝葉覆蓋星域。

    神境世界蔓延出去……

    各種保命的力量,在百分之一個眨眼的時間內,全部施展出來。

    “轟隆!”

    奪天神皇神源自爆,撕裂神軀,瞬間釋放出毀滅性的神力。荒天的兩座神境世界崩碎,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坍塌,億萬星辰盡數毀滅。

    通天神樹猶如沙子做的一般,被神力風暴吹成了塵埃。

    任何力量,在這股神力風暴面前,都顯得無比脆弱。即便是神尊全力一擊,也沒有如此強大。

    這是用生命換來的力量,是神靈剎那間的光輝。

    奪天神皇雖然只是犧牲了一具神軀,可是,這具神軀,代表他三分之一的戰力。而且,另外兩具神軀,也不可能完全避開神力風暴,必然也會重創。

    付出的代價之大,堪稱是丟掉了半條性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