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空蠶和羊長老的主導下,腳下一座巍峨的神山,爆發出來的光華照亮星海。

    神山上的血液,是神王血液,化爲一條條溪流,如血管般流淌。

    血液,是死神殿在一處秘境,挖出了一具十數萬里長的神王屍,從屍骸中抽離出來。

    神血在燃燒,將神山化爲火炬。

    高深的陣法銘紋,連接神山和死族上百位神靈,包裹住大心猿祖界。

    “譁!”

    一尊十數萬裡高的夜叉族神王身影,在陣法中顯現出來,站在大心猿祖界的天外,背上骨翼一對對。

    神王爆發出來的氣息太強橫了,壓得大心猿祖界中的生靈盡皆跪伏,連聖境修士都無法喘息。

    在任何時代,一尊神王,都能威懾一片星域。

    神烏早已縮小身軀,化爲人類模樣,身穿金色鎧甲,手持三叉戟,一邊與修辰天神鬥法,一邊逃遁,打得大心猿祖界山河崩碎,海洋巨浪翻天。

    “嘭!”

    “嘭!”

    ……

    神烏嘴角掛着血痕,眼神鋒利如刀,道:“神王戰陣已成,修辰,你的結局只能是死!”

    “你還是先故自己吧!你都已經被困在界內,無法逃脫,今日,本神斬你,已成定局。”修辰天神字字如劍,蘊含無與倫比的信心。

    神王戰陣的確很可怕,但大心猿祖界的護界神陣乃無邊親手佈置。

    修辰對無邊有信心。

    “譁!”

    以神殿爲中心,大心猿祖界的各個大陸上,升起一道道粗壯的光柱,衝入雲層。

    護界神陣被徹底激活。

    在黑暗力量的籠罩下,整個大世界像化爲黑洞,吞噬一切光亮。

    實際上,張若塵並未完全掌握護界神陣,但有赤玄鬼君和黑暗神殿的諸神在,陣法催動很順利,威力足以和神王戰陣對抗。

    “轟!”

    夜叉族神王光影的攻擊落下,神力滂湃絕倫。

    下方的大陸上,一座座火山噴發,平原出現地裂。

    狂風呼嘯中,海嘯衝向陸地。

    羊長老站在神山之巔,俯看下方,冷聲道:“黑暗神殿的神靈都臣服了張若塵,借護界神陣,他們足以對抗神王戰陣。”

    “大世界廣闊,哪有那麼容易全部防住?”

    玉蟒君道:“死族上百位神靈在此,神王戰陣的威勢如神王親至,攻擊只要集中在一點,護界神陣必破。”

    “祭戰兵!”

    空蠶的神音傳出,死族諸神一起釋放戰器。

    一道道流光飛向神山,神王戰陣中,出現近百件至尊聖器。

    在神王之力的催動下,所有至尊聖器,化爲洪流,盡數落向張若塵頭頂上方所在的虛空。

    張若塵眼神微凝,傳音修辰天神,道:“速戰速決,你到底能不能拿下那隻金烏?”

    “對方乃心停境界的修爲,又是純血神獸肉身,哪有那麼容易鎮壓?”頓了頓,修辰天神似乎覺得臉面掛不住,又補充道:“對付這等強者,得講戰術。本神要慢慢創傷他,磨滅他的意志和神魂,你再撐三個時辰。三個時辰之內,必須鎮壓他!”

    “不行就是不行,我來助你。”

    張若塵感覺修辰天神的話有些熟悉,但,不想繼續耽擱,在掌控護界神陣的同時,釋放出太極陰陽圖。

    太極陰陽圖覆蓋整個大心猿祖界,張若塵如同化爲這座大世界的天道本身,一念可以改換地貌,一念可以施雲布雨,一念可以一界花開,一念可以萬物凋零。

    這是真正的無敵大道,與天道平起平坐。

    神烏感應到了毛骨悚然,似被神王鎖定了一般,只感覺自己無所遁形。他揮出三叉戟,劈向空間,欲要遁入虛無世界。

    三叉戟戟尖劃過之處,出現一道道空間漣漪,但,未能破開。

    護界神陣和太極陰陽圖定住了空間,斬了他的這一條逃生之路。

    若非要對抗神王戰陣,就憑護界神陣對內的滅殺力量,一擊就夠神烏受的了!

    “這一次,別再掉鏈子了!”

    張若塵調動整個大心猿祖界的天地之力和天地規則,涌向修辰天神。

    有護界神陣的隔絕,不怕修爲的秘密暴露。

    在無極神道加持下,修辰天神修爲大增,精神抖擻,笑聲響徹天地,道:“小小金烏還想往哪裡逃?”

    “混亂時間鎖無間。”

    修辰天神催動日晷,使得海面完全被時間印記光點覆蓋,凝化成數十條時間長河,蜿蜒流動,將神烏纏繞。

    神烏驚恐發現時間明明在瘋狂流動,但自己卻無法動彈,連思維速度都變慢。

    修辰天神的聲音,從神烏的頭頂上方傳來,道:“十萬年前,本神用出這招神通,便是你老祖宗四陽天君都要退避三舍,你還想掙脫?”

    神烏被日晷擊中,金色鎧甲凹陷。

    鎧甲中,神烏的神軀化爲血泥,骨頭化爲齏粉。

    不僅肉身和神魂嚴重受創,壽元也流失數萬年,短時間內,竟沒能重新凝聚出身體。

    “嘭!嘭!嘭……”

    一連打出數十擊!

    源源不斷的殺道規則神紋,涌入神烏體內。

    隨後,修辰天神使用修羅禁神術,封印了神烏,以日晷鎮壓。

    “走!”

    張若塵大喝一聲,以空間神通,擊穿大心猿祖界的一片空間,帶着衆人衝入進虛無世界。

    張若塵將黑暗神殿神靈佈置在大心猿祖界的空間傳送陣也帶走,進入虛無世界後,立即催動空間傳送陣。

    陣法閃爍,張若塵和修辰天神等人消失不見。

    在神王戰陣的攻擊下,護界神陣被打出一個窟窿。

    玉蟒君率先衝入進去,追入虛無世界。

    虛無世界中,只剩一塊塊碎石殘片。殘片上,還有空間傳送陣的陣法銘紋還在閃爍光華,漸漸的,完全消散。

    死族諸神,相繼趕來。

    空蠶陰沉着臉,道:“羊長老,快推算傳送目的地座標!”

    “不用推算了,肯定去了寒石祖界。”

    玉蟒君收起石斧,回到大心猿祖界,來到神殿下方,以神魂探查這裡的神力痕跡。

    半晌後,空蠶、羊長老,死族諸神來到大心猿祖界。

    “果然如神君所推測,他們的確是向寒石祖界而去。”空蠶道。

    玉蟒君手捧血土,道:“張若塵先後抓獲了死族和黑暗神殿的大批神靈和聖境修士,下一步必然是對酆都鬼城出手。只要再拿捏住酆都鬼城,地獄界就算不退軍,也得退了!”

    空蠶道:“死族絕不妥協。”

    “若是就這麼退軍,豈不是在告訴天下人,地獄界向張若塵低頭了?不可能的,就算這些俘虜全部被殺死,地獄界也絕不會退軍。”

    羊長老又道:“老夫認爲,張若塵也不敢做得這麼絕。真要將地獄界激怒,百族王城和星桓天必然化爲焦土,最後不過是天庭坐收漁利。”

    “張若塵但凡理智一些,就該明白,他需要做的是,在天庭和地獄界之間尋找平衡,而不是徹底淪爲天庭對付地獄界的炮灰。”

    玉蟒君輕輕點頭,道:“張若塵或許比我們想象中要強!以我們的力量,怕是已經收拾不了他。”

    “不至於吧!那陰陽十八局有些門道,但絕對擋不住神王戰陣,否則張若塵也不至於逃得這麼快。”空蠶笑道。

    玉蟒君將手中的血土,遞給空蠶,道:“神烏很有可能沒有逃掉,被鎮壓了!不可再輕敵了,敵人非常厲害。”

    ……

    寒石祖界上空。

    張若塵、修辰天神、赤玄鬼君、蒼絕、源天君主、赤魂君主,包括黑暗神殿諸神,皆站在隱匿陣法中,氣息收斂,無聲無息。

    大心猿祖界一戰後,黑暗神殿的神靈,無不敬畏的看着張若塵。

    以前他們或許抱有仇恨之心,視張若塵爲敵。但現在,卻佩服無比,這個年輕小輩就像年輕天尊一般,有無與倫比的人格魅力。

    談笑間鎮壓心停境界的強者,玩弄地獄界諸神於股掌之間。

    畢竟是無月堂主的夫君,半個自己人!

    赤玄鬼君主動請戰,道:“界尊,讓我去吧!修辰天神和蒼絕大人都已立下卓著功勳,唯有本君寸功未建,心中實在惶恐。”

    “本神也請戰。”

    “本神請戰。”

    ……

    一連走出數位神靈,爭相攻打寒石祖界。

    張若塵道:“赤玄,你的傷勢?”

    “這點傷勢算什麼?爲界尊拿下寒石祖界,纔是第一要事。”赤玄鬼君道。

    張若塵道:“行吧,你去。記住,悄然潛入,先奪護界神陣的掌控樞紐。其餘諸神,暫時莫要妄動,拿下護界神陣再出手也不遲!”

    赤玄鬼君收斂氣息,潛入寒石祖界。

    蒼絕向張若塵傳音,道:“有些不對勁,黑海界和大心猿祖界相繼出事,酆都鬼城的神靈怎麼可能沒有防範?爲何寒石祖界的護界神陣沒有完全開啓?”

    張若塵微微含笑,傳音道:“赤玄鬼君急於表現,正好讓他去引出酆都鬼城的虛實。”

    赤玄鬼君剛剛潛入寒石祖界,大世界的上空,立即烏雲密佈,雷電穿梭,風暴驟起。

    護界神陣徹底激活,密密麻麻的銘紋浮現。

    “嘩啦!”

    赤玄鬼君還沒有落到地面,護界神陣的攻擊力量就爆發出來,蘊含滅殺神威,擊中了他。

    雷電像天刀斬下,將他的鬼體瞬間打成碎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