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宇宙深處的兩隻眼睛,只出現了瞬間,就被一片星雲籠罩。那股恐怖絕倫的氣息,跟着一起消失。

    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暗猜必有至強出手。

    看似平靜的背後,恐怕已是驚濤駭浪。只可惜他的修爲還太低,接觸不到那個層次。

    “那雙眼睛的主人,也不知是何方神聖?不管了,這片天地間的老怪物,一個比一個厲害,我還是低調一些爲妙,暫時不能暴露重新踏上武道修行的祕密。”

    張若塵的身體變得透明,隨後,完全消失。

    ……

    第一神女城中,白皇后與神女十二坊的八位神境坊主,站在天尊古陣下方,眺望崩碎的摩炎星,與神源自爆後形成的神力風暴。

    她們已推算過事態的各種走向,皆憂心忡忡。

    柳輕城嘆道:“經此一役,星桓天必將不得安寧,希望能夠渡過難關。”

    “先不要管往後,撐過眼前的危機纔是當務之急。一起催動天尊古陣,神力籠罩整個星桓天,抵擋神力風暴的衝擊。”

    白皇后下令後,率先飄飛起來,落入天尊古陣的中心。

    她的神境世界展開,與古陣重疊。

    神氣猶如水浪一般,從她的神境世界中宣泄而出,使得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顯現出來,以第一神女城爲中心,蔓延向整個星桓天。

    無論是摩炎星爆碎形成的可怕炙熱氣息,還是神源自爆的神力風暴,若是沒有神靈抵擋,整個星桓天將會化爲焦土,生機絕滅。

    對星桓天的修士、百姓、飛禽走獸而言,今天猶如末日降臨,出現了種種異象。

    天邊曾被燒紅,一片超過萬里的廣闊大地,化爲了火原。有山脈,從地平線上消失。

    海域被煮的沸騰,不計其數的水域生靈慘死,屍浮水面。

    大地在抖動,形成一次又一次大地震,有的地方火山噴發,有的地方海嘯淹沒陸地,有的地方狂風大作。

    剛剛夜幕降臨,太陽便又重新升起,越來越巨大,似要從星空中墜落下來。

    最後,太陽直接碎裂,一分爲十。

    十日同天,天空的雲層變成赤紅色,像是一片火海。

    聖境修士或多或少知曉一些信息,知道是強大的神靈在鬥法,心中忐忑不安,生怕一道餘波從天空落下。

    凡人則是不明所以,恐懼得只能跪地叩拜。

    儘管神女十二坊在全力以赴庇護,儘管爆發戰鬥的神靈都儘量在剋制,可是,對生活在星桓天上的生靈而言,依舊是巨大災劫,不知多少村莊、城鎮灰飛煙滅,不知多少種族滅絕。

    這便是神戰!

    星桓天的上空,天庭和地獄的神靈都看見了神力風暴洶涌而來。

    “這股力量……這是有神靈自爆神源……”

    “是誰?”

    朔千海顫聲道:“難道是血絕戰神?戰神不敵奪天神皇,於是只得施展玉石俱焚的手段。天吶,嗚呼悲哉!”

    “這不可能,血絕戰神一生何等驚豔,是要登臨神尊,衝擊諸天的存在,怎麼可能隕落在這裏?不,一定不是真的。”

    地獄界諸神,皆是不能接受這個結果。

    在他們心中,特別是在他們這羣新神的心中,血絕戰神是一面旗幟,是他們年少時的偶像,與追逐的目標。

    地獄界神靈雖然悲慼一片,可是,天庭的諸神,卻也無法樂觀。

    若是血絕戰神自爆神源成功,奪天神皇豈能活命?

    神源自爆形成的神力風暴雖然可怕,但是,蔓延到星桓天的時候,已經大幅度減弱,還威脅不到真神。

    不知多久過去,風暴才平息下來。

    海尚明宮望向黃泉星河所在的星空,緊繃的臉色,微微放鬆下來,道:“大家不必擔心,血絕戰神的星魂神座沒有消失,依舊閃耀明亮。”

    “奪天神皇的星魂神座也沒有消失。”有天庭神靈喜悅的道。

    諸神卻疑惑了起來,剛纔那股神力風暴,分明是神源自爆後形成,爲何血絕戰神和奪天神皇都沒有隕落?

    “奪天神皇修煉的是《三尸煉神》,會不會是他不敵血絕戰神,其中一屍自爆?但卻沒能殺死血絕戰神。”閻昱如此猜測。

    嵐君冷笑:“你是在講笑話嗎?奪天神皇豈會不敵血絕戰神?本神聽說,血絕戰神修煉有一具戰力不弱於本尊的不死血神,以本神看,應該是血絕戰神被奪天神皇打得落敗,最後不得不自爆不死血神。”

    在天庭和地獄神靈相互爭執的時候,商弘臉色卻越來越凝重,心中生出強烈不安。

    他感知力很強,分明察覺到剛纔的神力風暴中,蘊含強勁的光明之氣。這哪裏像是不死血神的氣息?

    忽的,商弘開口,道:“星域中的無形屏障消失了,我們儘快離開。”

    嵐君向商弘瞥了一眼,發現他眼中盡是慎重之色,不禁心頭一沉,有一種大事不妙的感覺。

    他連忙道:“大家都不要爭執了,無論血絕戰神和奪天神皇孰強孰弱,星桓天都已成爲是非之地,趕緊離開纔是正事。”

    天庭諸神紛紛飛離而去,衝入進幽深黑暗的星空中。

    地獄界神靈也不想在星桓天久待,先前在宇宙深處顯化出的巨大眼睛,至今都還讓他們不安。於是,他們也化爲一道道神光,飛遁而去。

    張若塵的身形,在距離星桓天大概還有兩億裏的地方顯現出來,落在一顆小行星上,使用神目,看着一道道流星般的神光,劃破黑暗,飛離而去。

    “你們倒是走了,可是星桓天卻被推至了風頭浪尖。”張若塵感嘆一聲。

    “譁!”

    一道白光,從上方落在,凝化成白卿兒的美麗身影。

    她戴着面紗,肌膚上蒙有一層白瑩瑩的光華,四周灑落光雨,語氣清冷的道:“所以我從未將希望寄託在這些人的身上,他們皆爲利來。禍之將至,自然是對神女十二坊避之不及。與奪天神皇對決的,不是血絕戰神,是荒天對吧?”

    張若塵知曉白卿兒對荒天恨意極大,但又不想騙她,正在思考該如何回答的時候。

    白卿兒道:“看來是了!血絕戰神怎麼可能與奪天神皇拼到自爆神源的地步?況且,也只有荒天這個同時精通生命之道和死亡之道的大神,才能助你悟透生死,脫胎換骨。”

    “其實……”張若塵道。

    白卿兒雙眸含霜,道:“我和他的事,你最好不要參合。你爲他說任何一句好話,都只會讓我更加厭惡你。當然,你也不必在乎我的感受,可以與那些神靈一樣,趕緊離開星桓天,免得惹禍上身。你難道沒有發現,荒天都已經離開了嗎?”

    此刻的白卿兒極其偏激,聽不進去任何話。

    張若塵能夠理解她的情緒,荒天和漁白薇這段悲情故事的背後,最大的受害者,難道不就是她這個不應該被生下來的女兒嗎?

    大聖境時,白卿兒爲何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衝擊元會級天才的層次?

    就是爲了爭一個將來能夠挑戰荒天的資格。

    張若塵沒有開口勸說,也沒有離開。這個時候,做什麼都是錯的,只有先等她情緒平復下來才行。

    白卿兒側目望向小行星上的一座岩石山嶽。

    宇宙中,飛來兩道身影,降落到岩石山嶽的頂部。

    一男一女。

    女子站在山嶽頂部,背有一柄血紅色的劍,宮裝挽發,一雙秀目,蘊含無窮幽怨,遠遠的注視張若塵。

    男子也背有一柄劍,黑色的闊劍,一步步走下山頭,來到張若塵面前。

    他將背上的黑色闊劍取下,雙手捧着,單膝跪在地上,遞向張若塵,以嗚咽的語氣,道:“父親,我和母后找得你好苦,跟我們一起回家吧!”

    聽到“回家”二字,張若塵的雙眼,頓時溼潤模糊。

    他從池崑崙的手中,接過沉淵古劍。

    劍靈生出感應,立即雀躍歡鳴。

    池崑崙眼眶發紅,道:“父親!你離開的這數十年,母后被天下修士冤枉,遭受無數詆譭和謾罵,她卻從未解釋過一句。她說,父親當年也曾如此,被當做崑崙界的叛徒,被排擠和污衊。現在扯平了!”

    張若塵望向站在遠處山頂的池瑤。

    是啊,有時候自以爲做的事,是對一個人好。可是卻又因爲你,讓他(她)被天下人唾棄。

    池崑崙再次道:“我和母后這數十年,一直在星桓天這片星域找你,雖有太上掩蓋天機。可是,母后卻一直不敢現身,一旦暴露行蹤,就會被地獄界至強抹殺。這種日子,你還要她繼續過下去嗎?”

    “所有的誤會都可以解開,所有的困難可以一家人一起去面對。父親,跟我們一起回家吧!”

    不遠處,先前還讓張若塵趕緊離開星桓天的白卿兒,卻是暗暗緊張了起來,目光向遠處山頂的池瑤望去,心中暗道,“好厲害的手段,不自己出面,卻派遣兒子前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這是知曉張若塵吃軟不吃硬!想這樣就把人搶走?”

    張若塵心痛無比,知曉自己失蹤的這些年,實在是連累了太多的人跟着一起受罪,於是,使勁的點頭。

    “好,回家!回我們的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