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絕戰神自然沒來。

    商弘眼中流動真理神光,察覺到這一事實,道:“張若塵,你居然敢獨自一人趕來,也不知該說你有魄力,還是愚蠢。”

    張若塵揚聲一笑:“你怎知我是獨自一人前來?”

    “若是血絕戰神真的來了,已在第一時間出手。”商弘道。

    嵐君、陌宇、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五尊神靈同時鬆了一口氣,暗暗佩服商弘的機敏。

    是啊!

    若是血絕戰神真的已至,他們恐怕已經被鎮壓得無法動彈,哪裏還有開口說話的機會?

    血屠愣住,心中叫苦不已。

    師兄你這是鬧哪樣?

    就算請不來戰神,自己變化成戰神的模樣,嚇一嚇天庭的神靈,說不定都能找到機會,將他救出去。

    現在這樣直刺刺的趕過來,與送死有什麼區別?

    “師兄,你同生共死的情意,血屠領了!但,你還是快逃吧,去無定神海搬救兵。”血屠哭喪着臉,說道。

    “來都來了,還往哪裏逃?”

    嵐君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身形閃爍,已是出現到張若塵身後的方位。

    “唰!”

    “唰!”

    破風聲傳出。

    焱神出現到張若塵的右側。

    伽臨南和凱蘭斐利出現到張若塵的左側。

    焱神冷沉笑道:“本神是怎麼都沒有想到,當初那個只能躲在月神身後的小子,居然這麼快,便是名動寰宇,更踏入了神境。當年月神對本神的羞辱,今日,便從你的身上討回。”

    也難怪血屠會認爲張若塵是來送死,先拋開三尊早就威震天下的上位神不說,僅僅只是焱神便已是厲害至極,古鴉和血屠都是付出了不小代價,纔將他鎮壓。

    張若塵雖然精神力強大,能夠力壓巫馬九行,但與三尸分離狀態的焱神相比,卻還有些差距。

    商弘性格謹慎,道:“出手吧!速戰速決,我要活的。”

    “叮叮!”

    十二枚噬魂鈴飛了出來,環繞在張若塵身周的十二個方位。

    在精神力的催動下,鈴聲震如雷鳴,形成的音浪,將附近的星雲撕裂。修爲弱了一籌的伽臨南和凱蘭斐利,皆感覺神魂像是要飛出身體,被吞吸而去。

    他們二人臉色扭曲,神情痛苦,雙眼中流淌出鮮血。

    最近一段時間,張若塵先後兩次頓悟,精神力突飛猛進,堪比數千年苦修,已是從七十四階的初期,提升到中期。

    “這件精神力至尊聖器倒是不錯,可惜,你的修爲太低,還威脅不到本神。”

    嵐君乃是上位神,神魂強大,嘴裏發出一聲獅虎般的長嘯。

    音波和神氣從他嘴裏涌出,將噬魂鈴形成的音波衝散,排山倒海一般倒壓了回去。

    眼看音波和神氣就要衝擊在張若塵身上,忽的,張若塵身前,出現一道巨大而明亮的命運之門,將嵐君的力量,盡數吞吸進去。

    命運之門的位置,出現一個巨大漩渦,像是要將嵐君都拉扯進去。

    嵐君看見命運之門,臉色一變,立即停止長嘯,急速後退。

    商弘嘴裏發出一聲輕咦,目光看向命運之門上方。

    只見,一道卓然而俊美的身影站在那裏,手持一杆火焰白骨長槍,長髮如水瀑一般美麗。

    身形比手中的長槍,還要筆直。

    正是命運神殿的古神子,海尚明宮。

    海尚明宮目光含笑:“對命運神殿的神靈下手,這是沒有將本神放在眼裏?”

    “轟!”

    也不見海尚明宮如何施爲,鎮壓在血屠頭頂的五彩色神山轟然崩碎。

    血屠的兩截神軀騰飛起來,在半空凝聚,然後,飛落到了命運之門下方,拱手向海尚明宮行禮,道:“拜見海尚大人!”

    命運神殿的幾位古神子和古神女,個個驚才絕豔,戰力無匹,都有成爲未來戰神,或者神宮之主的潛力。

    就算血屠再傲,也知自己現在和海尚明宮差了十萬八千里,見面行一禮,將來說不定能夠得到不少好處呢!

    嵐君傲然自得,道:“我道是誰,原來是天孫的手下敗將。海尚明宮,你不來還好,既然來了,小心自己的性命,也交代在了這裏。”

    “如果加上我們呢?”

    閻昱與一位穿着厚重黑色鎧甲的大漢,從星雲中飛出。

    嵐君看見那個比正常人類高了三倍的大漢一眼,頓時不敢再像先前那麼倨傲。這大漢,乃閻羅族彌天戰神之子,彌連山。

    乃是一尊可以與商弘、海尚明宮叫板的上位神至強。

    “今日,乃是俺十萬歲生日,誰來與俺爽一爽?”

    彌連山雙拳對碰,爆發出鏗鏘之聲,明亮的神光蔓延出去,將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這三尊中位神,震得搖搖欲墜。

    就連嵐君的身前,也是電火交織,護身神氣差一點擋不住。

    張若塵本是打算將玉龍仙召喚出來,不過,看現在這個陣勢,地獄界已是佔據上風,自己根本沒有暴露底牌出風頭的必要。

    他不想出風頭,不代表別人也不想。

    血屠見海尚明宮和彌連山齊至,頓時底氣十足,喚出神座星球,瞪向伽臨南,道:“本皇要與你單挑,南孫砸,可敢應戰?”

    伽臨南還真不懼血屠,但現在戰與不戰,不是由他決定。

    他的目光,向商弘盯去。

    商弘處變不驚,道:“你們先走,我來斷後。能夠擒下古鴉,帶回天庭,我們已是大功一件。”

    陌宇顯然早已與商弘傳音交流過,剎那間,攜帶鎮壓了古鴉的神圖,衝入進星雲。

    嵐君、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緊跟上去,都腳踩神靈步,速度快到了極點。

    “哪裏走!”

    海尚明宮的雙瞳中涌出命運神光,擊穿空間,飛至數十萬裏之外。

    若是讓天庭的神靈,在他眼皮子底下,將古鴉擒走,他今後豈不是要淪爲地獄界的笑柄?對命運神殿而言,損失一位上位神,也是沉重打擊。

    “虛空綻放!”

    嵐君施展出神通,在虛空中,衍化出一片桃林。

    數之不盡的桃花,在星空中飛舞,化解了海尚明宮的命運神光。

    海尚明宮正欲再次出手,但,商弘的神境世界卻撲面而來,將他籠罩。

    面對商弘,海尚明宮不得不收斂心神,全力以赴出手,火焰白骨長槍猛然刺出去,將空間刺出一個大窟窿。

    “轟隆!”

    二神墜入進虛無空間。

    被捲入商弘神境世界的,還有彌連山。

    “你們一起上吧!”

    商弘三尸分離,化爲三尊一樣強大的巨身神靈,每一尊的頭頂,都懸浮有一件至尊聖器。

    “好你個商弘,居然想以一敵二。今日,俺就要在你身上,好好的爽一爽。”

    彌連山身上鎧甲逸散黑暗力量,腳下出現一片神氣海洋,打出星辰般大小的鐵拳,擊向其中一個商弘。

    “別戀戰,破開他的神境世界,救回古鴉纔是當務之急。”海尚明宮道。

    ……

    在商弘展開神境世界的時候,張若塵和血屠第一時間,逃逸了出去。

    他們能夠逃逸出去,當然是得益於海尚明宮的阻擋。

    張若塵的目光,望向陌宇、嵐君諸神遁走的方向,面露思索的神色。

    血屠生怕張若塵做出錯誤決定,道:“別去追,嵐君和陌宇都是上位神,我們現在還惹不起。再修煉幾萬年,本皇保證打得他們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

    “古鴉可是你的師兄。”張若塵道。

    血屠道:“一個名義上的師兄而已,犯不着爲了他,搭上自己的性命。”

    想了想,又補了一句:“怎麼都無法與親師兄你比的,如果被抓走的是師兄你,我血屠便是拼上性命,也要追上去。”

    “不能這麼說,古鴉可是我們地獄界的神靈,若是這麼被天庭擒走,地獄界的臉面何在?命運神殿的臉面何在?”張若塵義正言辭的道。

    血屠怔住。

    什麼情況?

    師兄對地獄界竟然這麼有歸屬感?

    閻昱飛落過來,道:“我贊同若塵所言,我們或許不是陌宇、嵐君的對手,但,得想辦法拖住他們。商弘不可能戰得過海尚明宮和彌連山的聯手,只要他們中有一人能夠快速抽身而出,我們就有機會,救回古鴉。”

    根本不給血屠別的選擇,張若塵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邁出神靈步,與閻昱一起急速追了上去。

    “他們追上來了!”陌宇道。

    嵐君冷笑一聲:“三個加起來,還不到一萬歲的新神,也敢追擊我們。你們先走,本神去將他們一起擒拿。”

    嵐君停了下來,取出一柄摺扇,在虛空輕輕扇動,悠然自得。

    三道神光,瞬間而至。

    沒有任何多餘的廢話,嵐君手中摺扇飛了出去,在半空崩碎而開。十二根扇骨,化爲十二柄玉劍,直向三人飛去。

    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打算一擊將三神重創,讓他們失去戰力。

    “轟隆隆!”

    血屠的神境世界,被玉劍打得破碎。

    “堂堂上位神,居然偷襲我們,有本事……單挑……啊……”

    其中一柄玉劍,劈中血屠打出的神座星球,將神座星球劈得飛了出去。另一柄玉劍,刺穿血屠的護體神光,穿透肺葉,帶着他的神軀撞擊在一顆小行星上。

    閻昱的符袍,一連擋住四柄玉劍,數十次攻擊,發出一連串爆響。

    符袍終是被擊穿,閻昱被玉劍一分爲二,劈成了兩半。

    修爲差距太大,根本不可能有對抗之力。

    張若塵早就知曉嵐君的修爲不俗,是上位神中的強者,但是,沒有想到他出手如此果斷和狠辣,顯然是抱着速戰速決,短時間內,將他們全部收拾掉的想法。

    顯然神靈都很精明,沒有一個是傻子,不可能給他們拖延時間的機會。

    張若塵也被一柄玉劍擊中,但,身上浮現出璀璨佛光,七祖梵文化解了劍上排山倒海一般的神力。

    “佛祖舍利!”

    嵐君眼睛一亮,隨即滿臉欣喜,道:“張若塵,你身上的好東西,還真是夠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