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唰唰!”

    嵐君右手的兩根手指,捏成劍指。

    十二柄玉劍從宇宙空間中飛回,圍繞身體飛行,衍化出成千上萬道劍氣。

    他道:“佛祖舍利雖讓你擁有了強大的防禦力,可是,終究只是一枚舍利,依舊是能夠被攻破。”

    “原來是一套混元級至尊聖器戰劍,難怪威力如此強大。但,想要破佛祖舍利的防禦,怕還不夠。”張若塵道。

    嵐君邪異一笑:“你太小看上位神的戰力,與中位神相比,可是天差地別。咦……”

    這片星域,變得漆黑無邊。

    天地間,黑暗規則瘋狂流動。

    嵐君的視覺受阻,感知力下降,忽的,發現張若塵的身形消失不見。

    閻昱的兩半神軀重合,化爲一尊高達千丈的神靈,撐起了“黑暗天機傘”,籠罩這片星域。以黑暗的力量,封閉嵐君的感知。

    張若塵抽身而退,來到閻昱身旁,將噬魂鈴打了出去。

    “叮叮!”

    十二枚噬魂鈴,在黑暗天機傘中飛舞,聲音從四面八方涌出,干擾嵐君的神魂。

    黑暗中,嵐君發出一道刺耳的長笑:“閻羅族的黑暗天機傘倒是有點意思,可惜,還困不住本神。給我破!”

    十二道絢爛的劍光,撕裂開黑暗。

    嵐君從十二道劍光的中心飛出,體內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外涌,與十二柄玉劍結合在一起。他雙手舉過頭頂,十指合併。

    “劍縱天下。”

    十二柄玉劍合而爲一,化爲一柄萬丈長的絕世戰兵。

    隨嵐君雙臂揮下,萬丈玉劍直向閻昱和張若塵斬去,將厚厚星雲分割而開。

    “嵐君的修爲,已突破到上位神巔峯,不是我們可以對抗。快逃!”

    閻昱見大勢不可爲,果斷至極,立即燃燒體內神血,爆發出極致速度,撞穿空間,衝入進虛無空間。

    遠處,變成一隻巴掌大小蝙蝠的血屠,立即展翅遠遁,暗道,“這嵐君強得也太變態了,幸好本皇足夠理智,沒有逞強。”

    衝入進虛無空間的閻昱發現,張若塵沒有跟上來,臉色不由一變,回首望去。

    只見,張若塵依舊站在星雲中,直面劈斬下來的萬丈玉劍。

    嵐君的神力滂湃,將十二枚噬魂鈴震飛出去。劍勢所向披靡,讓已經逃進虛無空間的閻昱,都感覺到壓力巨大,彷彿要被隔空擊殺。

    “完了,師兄肯定是被嵐君鎖定,所以逃不掉。”

    血屠一邊逃,一邊嘆息,再次佩服自己的機智。

    “轟隆!”

    兩股強橫的神力,碰撞在一起。

    爆發出來的餘波,將空間一層層撕裂,追上正在逃遁的血屠,將血屠震得變回原形,在神氣潮汐中翻滾。

    等到血屠穩住身形,向神力波動的中心望去,發現張若塵的身前,出現一道曼妙玲瓏的銀髮龍女。龍女揮出金色棍子,與嵐君劈出的玉劍,碰撞在一起。

    兩股神力,竟然僵持不下。

    血屠眼睛都看直了,這是哪裏冒出來的高手?

    又一位上位神巔峯?

    “譁!”

    銀髮龍女猶如豆蔻少女一般,渾身散發璀璨白光,聖潔秀麗到了極點,一揮手,將玉劍劈得倒飛出去。

    她光着一雙雪白的腳丫,騰飛起來,嬌軀在空中旋轉,劈出第二棍。

    金色棍子,化爲萬丈山峯,直向嵐君頭頂壓去。

    嵐君顯然也是沒有反應過來,這龍女是從何處冒出,神力之強,讓他都感覺到棘手,連忙全力催動玉劍,迎向壓下來的金色山峯。

    銀髮龍女爆發出來的力量,超出嵐君預估。

    剛一接觸,劍氣就被沖垮,排山倒海的力量,涌入嵐君的神境世界,直向他神軀而來。

    “轟!”

    嵐君的神境世界被打碎一角,身體遭受衝擊,體內臟腑隱隱作痛。

    “原來是一具神屍!”

    嵐君看出端倪,視線繞過玉龍仙,落在張若塵身上。

    張若塵手託萬咒天珠,施展軍道冥法咒,與玉龍仙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猶如一位大師,在操控牽線木偶。

    元會級天才不愧是天之驕子,武道被廢,卻依舊可以快速崛起。

    就憑他這一招手段,依舊可以霸佔同時代第一人的位置,就算是驚才絕豔的閻無神,怕是都還沒有與上位神巔峯強者對抗的實力。

    “譁!”

    張若塵手中的萬咒天珠,光芒大漲。

    玉龍仙擡起螓首,化爲一道白色神光,攻向嵐君。

    “師兄,我血屠來了!哪怕再兇險,我們也要並肩戰鬥。”

    血屠神軀變得萬里高,腳下血海蔓延出去,衝擊嵐君的神境世界。他戰意滂湃,引動炙熱的神火,衍化爲一條火焰長河,攻伐了出去。

    閻昱手持黑暗天機傘,眼神時而看着張若塵,時而盯向玉龍仙,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嘴裏念道:“《冥兵卷》上的軍道冥法咒?”

    嵐君被玉龍仙打得不斷後退,神境世界一片又一片的崩碎。

    他乃是上位神巔峯。

    一個武道修爲盡廢的小輩,控制了一具神屍,就能將他壓着打,心中很是憋屈。

    “不能這樣,若是讓海尚明宮和彌連山追上來,反而我將落入絕境。”

    嵐君施展出神通,與玉龍仙一擊對碰之後,立即向星雲中飛去。

    “嵐君,你這個膽小的鼠輩,哪裏逃,有種與本皇單挑。”

    聽到後方,傳來血屠囂張的聲音,嵐君差一點一口鮮血吐出。太氣人了,若不是忌憚海尚明宮和彌連山,真想折返回去,一巴掌將血屠拍死。

    “師兄,我們追!”血屠道。

    張若塵和玉龍仙飛出去後,血屠纔是展開血翼,跟在身後衝了上去,大吼一聲:“今日,天庭的神靈,一個也別想逃!本皇很期待品嚐上位神的神血。戰!”

    天庭的神靈,沒能逃走。

    修爲最強的陌宇,剛剛衝出駱駝星雲,就墜進一座神陣中。

    控制陣法的,乃是白卿兒與神女十二坊的四位坊主。

    四位坊主各持一座陣塔,塔身上的陣法銘紋與空間相連,遍佈三千里之地。

    神陣中心,有一座白色湖泊,白卿兒站在湖中,頭頂飛着地魔雀。

    距離此地不遠的星空中,四位坊主的星魂神座,一共二十三顆神座星球,釋放出海量神氣,源源不斷向神陣中匯聚。

    陌宇嘗試了破陣,卻以失敗告終,道:“你們神女十二坊好大的膽子,是想與天庭爲敵嗎?”

    白卿兒戴着面紗,清麗動人,道:“神女十二坊無意與天庭爲敵,只求閣下能夠放了古鴉,卿兒立即撤了陣法,放你們離開。”

    “你們神女十二坊想兩頭都不得罪,可能嗎?綵衣神隕落在星桓天,已是註定你們將要爲之付出代價。”陌宇很強硬,根本沒有考慮過妥協。

    “這樣啊!如此看來,神女十二坊只能徹底站到地獄界的一方了!”

    白卿兒聲音柔美,輕輕一揮手,神陣的陣勢大變。

    由困擾性的陣法,變成一座攻擊大陣。

    須知,白卿兒雖然武道造詣高深,但她的師尊,卻是一位精神力至強。她的精神力之高,遠勝別的中位神。

    陣法上的造詣,尤爲突出。

    縱然陌宇是上位神,也被神陣死死壓制,短時間內想要破陣,顯然是不可能的事。

    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沒有陷入神陣,他們站在星空中,各自施展神通,從外部破陣。但,他們都是中位神,打出的神力,無法對神陣造成破壞。

    便是這時,他們看見嵐君飛出星雲。

    伽臨南大喜,道:“你可算趕上來了,怎麼樣,收拾掉張若塵他們沒有?”

    焱神道:“嵐君前輩,還請你老人家先出手破掉神女十二坊的神陣,將陌宇前輩救出來。”

    焱神雖然已經修煉了四萬年,但,在嵐君和陌宇的面前,依舊只是一個小輩。無論是修爲,還是年齡。

    見到嵐君,神女十二坊的四位坊主皆是臉色微變。

    嵐君何等可怕的存在,若是與陌宇裏應外合,她們佈置的神陣,估計頃刻間就會被攻破。接下來,她們將要承受兩尊上位神的怒火。

    嵐君像是完全沒有聽見焱神在說什麼,略顯緊張的,向後方看去。

    星雲中,響起張若塵的聲音:“嵐君已是自身難保,哪有餘力助你們?”

    “譁!”

    張若塵似一粒光點,從星雲中飛出。

    玉龍仙飛在張若塵身旁,綵衣飄飄,銀髮如瀑,揮出烏金戰天柱,向數百里之外的天庭諸神橫掃過去。

    嵐君不敢與玉龍仙硬碰,施展神通身法避開。

    但,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卻沒有那麼好運,被烏金戰天柱擊中,猶如三片樹葉一般飛了出去。

    三神皆是大口吐血,不僅肉身受創,就連神魂都像是要被打碎了一般。

    “伽臨南,本皇要與你單挑!”

    血屠的龐大神軀,從星雲中飛出,揮出一隻千里長的血色神手,向伽臨南劈了下去。掌紋如山嶺,五指似天柱。

    伽臨南根本沒將血屠放在眼裏,劈出至尊聖器戰劍,迎向血色神手。

    “轟隆!”

    伽臨南先是被血屠吸走了大量神血,剛纔又被玉龍仙一擊重傷,因此,沒能擋住這一擊,被血屠一掌拍得下墜了三百多裏,身上神衣變得破破爛爛。

    “可惡啊!本座堂堂光明神殿秩序宮神靈,這是要重傷之時被犬欺。”伽臨南滿嘴鮮血,眼中卻充滿不服。

    “被犬欺?你罵誰呢?本皇不夠強大嗎?”

    血屠怒了,渾身燃燒起來,嘴裏吐出熾烈神火,頃刻間將整個星空點燃,化爲一片火域。

    “神屍是張若塵在控制!本座牽制住神屍,你們去殺了張若塵。”嵐君向焱神和凱蘭斐利傳音,隨後,主動向玉龍仙攻擊過去。

    凱蘭斐利壓制住傷勢,彎弓搭箭,渾身億萬道規則神紋流動,化爲一圈七彩神光。

    “嘣!”

    絃聲響起,星空震顫。

    七彩色神箭拖出十多里長的尾巴,向張若塵飛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