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閻昱從星雲中飛出,撐開黑暗天機傘,如一片黑色天幕展開,擋在張若塵前方。

    “轟隆!”

    七彩色神箭與黑暗天機傘碰撞,形成一道強勁的神光漣漪。

    閻昱爆退三十餘里,在虛空定住身形,腳下閻羅氣和規則神紋噴薄,衍化出神境世界,將張若塵護在世界中。

    “若塵,你全力以赴控制神屍即可,他們交給我了!”閻昱道。

    “閻族小兒,你太高估自己了!”

    焱神雙手舉天,神軀不斷增長,變得比山嶽還要巨大。

    渾身赤紅,體內像是有岩漿在流動。

    “吼!”

    隨着焱神的嘯聲響起,三種截然不同的神火,從他體內涌出,化爲三條火焰洪流與黑暗天機傘撞擊在一起。

    淨滅神火!

    寂滅天火!

    湮滅星火!

    三種神火皆溫度奇高,驅散了黑暗,將黑暗天機傘煉得燃燒起來。

    神火蔓延進閻昱的神境世界,撲向張若塵。

    “風捲萬里。”

    閻昱默唸一聲,神境世界中,狂風大作,凝出一道直徑數百里的巨型龍捲,將神火盡數拉扯進去。

    張若塵生出感應,目光斜瞥。

    只見,精靈族神靈凱蘭斐利,繞過黑暗天機傘,出現到後方,再次拉開弓弦。

    宇宙中的靈氣,盡向箭矢匯聚,就連空間都在收縮,被壓到極致。

    “不好!”

    閻昱察覺到危險,臉色一變。

    可是,以他的修爲,對上焱神也只能說是分庭抗禮,根本無法在這千鈞一髮的危機時刻出手對付凱蘭斐利。

    張若塵眼神平靜,身上飛出一道青色光華。

    青色光華中,包裹有一具銅棺。

    “哧哧!”

    棺中,飛出一片蟲雲,在半空,凝成一面圓形的盾牌。

    七彩色神箭飛來,撞擊在噬神蟲凝成的盾牌上,被擋住。

    盾牌散開,分成兩股,化爲密密麻麻的黑點,分別衝向凱蘭斐利和焱神。

    “這是……噬神蟲……怎麼會如此之強,居然可以結成蟲盾,擋住我全力一箭!”

    凱蘭斐利背上凝聚出光翼,急速逃遁,不敢讓噬神蟲近身。

    另一頭,噬神蟲展現出可怕的防禦力,即便是焱神釋放出來的神火,也擋不住它們。

    焱神沉哼一聲,粗壯的右臂上,出現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打出一種補天級神通。

    一拳轟出!

    溫度超過千萬級的神火,與拳勁一起,擊向蟲雲。

    蟲雲快速凝聚,化爲掌印形態,光華璀璨,與焱神打出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撐着黑暗天機傘的閻昱,本以爲,蟲雲一分爲二之後,肯定力量大減,會被焱神一拳打散,死去無數。

    可是,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

    蟲雲凝成的掌印,竟是以摧枯拉朽之勢,將焱神全力一拳破掉。並且,掌印反壓回去,落在焱神的身上。

    “啊……不……”

    焱神向後拋飛,嘴裏發出慘吼聲。

    噬神蟲遍佈他全身,發出“咔咔”的聲音,啃噬了起來。

    閻昱收回黑暗天機傘,臉上盡是難以置信的神色。焱神在中位神中算得上是強者,居然會被一羣噬神蟲擊敗。

    這些噬神蟲得強到了何等地步?

    另一頭,嵐君被玉龍仙壓着打,毫無還手之力,只能憑藉速度優勢避閃。

    “兩個廢物。”

    嵐君本是將希望寄託在焱神和凱蘭斐利的身上,卻沒想到,他們如此不濟,連一羣噬神蟲都鬥不過。

    驀地,巨大的危機感傳來,嵐君眼睛餘光,朝星雲的方向望去。

    “唰!”

    火焰白骨長槍從星雲中飛出,速度快得匪夷所思。

    嵐君還沒來得及出劍抵擋,火焰白骨長槍,已是擊穿他的護身防禦神罩,從他背部穿透過去。

    血花飛出。

    嵐君雖避開了要害,但是,背部靠近左肩的位置,依舊出現一個血窟窿。有死亡之氣,從傷口侵入身體。

    海尚明宮憑空出現,抓住火焰白骨長槍,冷喝一聲:“嵐君,今日我取你性命!”

    只此一句,字字震懾心神。

    海尚明宮威名蓋世,嵐君被他這一聲蘊含精神力攻擊的大吼,嚇得差點肝膽俱裂,立即燃燒神血和壽元,爆發出極致速度,破空逃走。

    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看見這一幕,無不憤怒。

    但卻又無可奈何,換做他們,面對海尚明宮這麼可怕的存在,怕是逃得比嵐君更快。

    海尚明宮沒有去追,因爲知曉追不上,除非他也燃燒神血和壽元。

    但,這根本不值得!

    況且,就算追上了,以嵐君上位神巔峯的修爲,拼到最後,肯定會自爆神源,與他同歸於盡。

    海尚明宮目光盯向神女十二坊諸神佈置的神陣,提着火焰白骨長槍,衝入進陣中,一槍直刺向陌宇。

    陌宇是上位神中期的修爲,被困在陣中,逃無可逃,只得燃燒神血和壽元,強行提升修爲戰力,施展最強神通。

    “玄冰萬重塔!”

    他一掌拍出,掌心涌出浩蕩寒氣。

    寒氣凝成冰晶,一圈圈盤旋,如同萬重冰塔一般,迎向火焰白骨長槍。

    這招神通,是太真級,乃是陌宇壓箱底的絕學。

    憑此一招,陌宇可以逼得同是上位神中期修爲的古鴉只能奔逃。

    “破!”

    “嘭嘭!”

    火焰白骨長槍去勢兇猛,將萬重冰塔擊穿,槍尖刺入陌宇胸口,將他的神軀挑得飛了起來。被挑飛在半空之時,海尚明宮手臂發力,神力外涌。

    “噗嗤!”

    陌宇的神軀,四分五裂。

    上方灑落血雨,如花瓣一般,落得海尚明宮渾身都是。

    這是無敵之勢,即便是上位神,也一槍挑之!

    神女十二坊的四位坊主,皆是面面相覷。她們憑藉神陣,拼盡全力,也無法傷到陌宇。

    但在海尚明宮的面前,陌宇連一槍都擋不住。

    海尚明宮探出手臂,隔空將鎮壓古鴉的神圖收取過來,五指上涌出神火,煉化了神圖。

    神圖展開,古鴉展翅從裏面飛出。

    見到海尚明宮,古鴉化爲人形,躬身行禮,道:“拜見海尚大人,多謝大人出手相救。”

    “你要謝的,應該是她們。若不是神女十二坊的神靈出手攔截,你現在,怕是都已經被帶去了天庭,變成了天庭大軍的祭品。”海尚明宮道。

    古鴉遠遠盯向神陣中心的白卿兒,輕輕點了點頭。

    神靈只向強者行禮。

    神女十二坊的神靈,都太弱了!

    陌宇重凝神軀,身體虛弱了一大截,看向對面的海尚明宮和古鴉,又看了看環繞四周的陣法銘紋,心中不由生出一股絕望情緒。

    今日想要逃走,已是難如登天。

    既然如此,只能以死相拼,若是自爆神源能夠殺死海尚明宮這個有着巨大潛力的地獄界神靈,也算是爲天庭衆生出了一份力。

    “刺啦!”

    神陣被一股強橫到極點的力量破開,天空像是裂開了一道光路。

    神女十二坊的四位神靈,紛紛慘叫,倒飛了出去。

    就連白卿兒,亦是立即衝入進地魔雀,避開那股破陣的力量。

    商弘只是揮手,便破去神陣,出現陌宇身旁,眼神凌厲的盯着海尚明宮和古鴉,道:“走吧!今日功虧一簣,今後星空戰場再決高低。”

    陌宇面露感激之色,與商弘破空騰飛而去。

    商弘的身上,有神氣光河涌出,纏繞住伽臨南、焱神、凱蘭斐利,欲要將他們拉入進神境世界一起帶走。

    海尚明宮隔空一槍刺出,穿透空間,跨越十萬裏擊中凱蘭斐利,將其神軀打得爆碎成了血霧。

    但,沒能殺死凱蘭斐利,他神軀重凝,落入進了商弘的神境世界。

    焱神的慘叫聲傳出,卻是玉龍仙,一棍劈碎商弘纏繞在他身上的神氣光河,將他留了下來。

    商弘沒有因爲焱神停留,繼續騰飛而去,眨眼間,消失在宇宙中。

    焱神身上爬滿噬神蟲,環顧四周,絕望的發現全是地獄界神靈。

    張若塵飛了過去,懸浮在星空中,道:“還有什麼遺言交代嗎?”

    焱神眼神凜然,道:“張若塵,你和神女十二坊都將付出慘痛代價,商族和天庭是不會饒過你們的。”

    說完這話,焱神運轉體內神氣,衝向神源。

    但,爬滿他神軀的噬神蟲,卻釋放出了一股奇怪的精神力,令他神魂刺痛,精神錯亂。凝聚出來的神氣散去,根本無法自爆神源。

    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取出銅棺,將焱神和噬神蟲收了進去,鎮壓在裏面。

    “張若塵,你快殺了我吧!不然,等本神逃出來,死的就是你。本神會將你的親人和朋友,一個一個全部抓起來,抽魂煉血……啊……你快殺了我……”

    焱神的聲音,從銅棺中傳出,甚是悽慘。

    閻昱、血屠、古鴉,還有神女十二坊的四位坊主,看着冷酷無情的張若塵,皆是露出忌憚的神色。

    今日一戰,張若塵展現出來的手段,讓海尚明宮爲之驚歎,心中暗道:“便是廢了他的武道修爲,也無法阻止一位絕代天驕的崛起。短短數十年而已,不死血族的神境強者又多一人!”

    血屠心中膩味,“明明修爲都被廢了,卻變得更強了,人與人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星雲震盪,強大的神力波動爆發出來。

    彌連山的吼聲,震動星空:“商弘哪裏逃,俺還沒有爽夠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