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庭和地獄的戰爭爆發以來,局勢愈演愈烈,雙方投入進戰場的修士越來越多。

    本來最開始有人預言,戰爭初期,雙方不會爆發大規模神戰。

    但事實卻是,才數十年時間而已,天庭和地獄隕落的神靈,都達到了兩位數。而且,是真神。

    隕落的僞神,數不勝數。

    地獄十族的九大族,皆有大批神靈聚集到修羅星柱界,隨時可奔赴戰場。

    修羅星柱界,有一片屬於羅剎族的營地。

    羅乷站在一座晶瑩閃閃的神殿門外,戴水晶皇冠,身穿淺綠色神袍,手持一根古杖,眺望星空。星空中,漂浮着一個個巨大的黑斑。

    每一個黑斑,都是一座古文明大陸,連接成一道星空防線,將無往不利的修羅星柱界擋住。

    天庭的星空防線,與修羅星柱界之間的那片星域,便是星空戰場。

    шшш▪ ttκǎ n▪ ¢ O

    戰場上,每日都在爆發激烈戰鬥,大量的屍體被運送回來。

    神殿外的祭臺上,全是羅剎族修士的屍體,有祭師在念誦古老的經文。隨後,祭臺燃燒了起來,火光明亮。

    羅乷身旁站有一位身穿雪白聖衣的美麗女子,她是羅剎族七大神國之一“越古神國”的琦公主,與羅乷關係親密,是從小到大的閨中密友。

    琦公主雖不如羅乷,卻也是天資不俗,修爲已達到大聖無上境。

    琦公主笑道:“其實也沒必要傷感,我們雖然傷亡巨大,可是天庭那邊何嘗不是如此?等到攻破星空防線,那些古文明大陸上的資源,還不是任我們取?到時候,我們只會變得更強大。”

    羅乷依舊看着星空,開心不起來,似自言自語,道:“天河停流,命運之門垮塌,分明是天地間出現了不祥的預兆,未來可能比我們想象中更加兇險。”

    “再大的兇險,自有父皇他們頂着,我們何必憂慮那麼多?”

    琦公主精美雪白的臉上,浮現出羅剎女標準的妖媚笑容,將看守神殿和祭臺的羅剎族軍士,一個個都看得呆滯在那裏,似被勾走了魂。

    論美貌,自然是羅乷公主更勝一籌。

    可是最近這些年,羅乷公主越來越不愛笑,如此一來,琦公主才顯得更有煙火氣,更加誘人。

    天音神母的弟子鳳青漓,穿過白石廣場,快步來到神殿下方,手中持有一枚傳訊神符。

    “公主殿下,神皇子有消息從星桓天傳來。”

    “算一算時間,玲瓏大會已經結束,也該有消息傳來。”

    羅乷伸出凝白玉手,去接。

    鳳青漓沒有將傳訊神符給她,臉色頗爲怪異,道:“我這裏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要先聽哪一個?”

    羅乷和鳳青漓關係極佳,深知她是一個直女,從未見過她如此藏着掖着的樣子。

    琦公主呵呵一聲笑了出來,道:“青漓怎麼現在也玩這種把戲?”

    羅乷道:“先說好消息。”

    “綵衣神是隕落在星桓天,被血絕戰神殺死。而血絕戰神去星桓天,竟是爲了接應張若塵。”鳳青漓道。

    羅乷腦海中嗡的一聲震響,道:“張若塵現身了?”

    鳳青漓點頭,道:“張若塵和血絕戰神是一起進入第一神女城,而且還殺死了青玄靈神座下的神將,塔羅。”

    羅乷展顏一笑,道:“殺得好。”

    她那笑容,能顛倒衆生,笑聲悅耳柔美,蘊含魔力。

    羅剎族軍士看得癡迷沉醉,變得渾渾噩噩,只覺得世間不可能還有比這更美的風景。

    “張若塵這個傢伙不會是貓變的吧,擎天都親自出手,居然還能活下來。”琦公主說完這話,想到羅乷與張若塵的關係,連忙歉意的眨了眨眼眸。

    羅乷心情大好,沒有與她計較,道:“能夠殺死塔羅,看來他不僅活得很好,而且修爲沒有全失。”

    “殺了一個僞神而已,不算什麼本事。張若塵如果真的想要報仇,爲何不殺了青玄靈神?”琦公主傲嬌的仰着脖頸,道:“以本公主看,張若塵多半是轉修成了僞神,天資盡廢,潛力盡失。哪裏還配得上乷乷你?”

    羅乷有相同的擔憂,黛眉緊蹙。

    不過,她擔憂的卻是,張若塵會因此一蹶不振,失去進取之心。

    羅乷問道:“壞消息是不是就是這個?”

    鳳青漓臉上浮現出惱色,道:“我覺得,琦公主說得很對,張若塵哪裏配得上你?就該讓師尊,去求福祿神尊,取消這門婚事。”

    羅乷笑吟吟的道:“就算張若塵轉修成了僞神,我相信,他只修煉精神力,將來也能成爲太上,依舊是天地間的至強。”

    鳳青漓將傳訊神符,塞進羅乷手中,道:“你自己看吧!”

    羅乷接過傳訊神符,定睛看去。

    神符上,浮現出羅生天使用精神力凝出的一段畫面。

    畫面中,張若塵手牽一位戴着面紗的婉約女子,氣勢十足,強橫霸道的道:“明天的玲瓏大會不用舉辦了,白卿兒將是我張若塵的妻子。與我爭,你們沒那個實力。”

    同時,有羅生天憤怒的聲音,從神符中傳出:“退婚,退婚,必須退婚。明明都已經訂婚,此子爲了一個神女十二坊的女子,居然如此囂張。他將你置於何地?將我天羅神國的臉面置於何地?退婚!退婚!”

    鳳青漓道:“看到了吧!我猜,張若塵這數十年,一直在神女十二坊,與白卿兒逍遙自在。可憐公主殿下爲了他,率軍親自襲擊崑崙界,想要爲他報仇。他卻連一封書信都未捎回!”

    琦公主香舌舔了舔嘴脣,嘻嘻笑道:“這個張若塵有點意思,修爲都被廢了,還這麼迷之自信。乷乷,這婚事還是退了吧,就讓他和那個神女十二坊的低賤女子成婚,還挺配的。”

    羅乷轉目盯去。

    雖然眼神並不算冰冷,可是,卻讓琦公主渾身發寒,裙下的雙腿,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

    她從未見過羅乷如此可怕的眼神。

    說到底,她只是大聖,而羅乷是神靈。

    羅乷將傳訊神符捏成了粉末,道:“你們太小瞧張若塵,也太小瞧白卿兒。白卿兒何等人物?星海垂釣者的弟子,千年前,剛一出世,便鬧得地獄界血雨腥風,讓命運神殿都狼狽不堪。”

    “能入她眼的男子,這個元會加起來,估計也沒有幾個。”

    “她肯嫁給張若塵,你們以爲是因爲什麼?只是因爲,張若塵是血絕戰神的外孫?若是如此,她爲何不嫁給我皇兄?我皇兄的背景,不比張若塵更大?”

    “只能說明,張若塵足夠優秀,所以才能征服她。”

    羅乷心生感應,擡頭看向星空,發現有星魂神座暗淡了下去。

    “又有真神隕落。”琦公主驚呼一聲。

    最近這幾日到底是怎麼了,真神接連隕落。

    真神這麼容易被殺死嗎?

    羅乷道:“是焱神!看來,星桓天又出事了!”

    “譁!”

    “譁!”

    ……

    一道又一道傳訊光符,從星空中飛來。

    “血絕戰神與奪天神皇交戰於摩炎星,星辰碎裂,有神源自爆,是一場生死搏殺。”

    “駱駝星雲,張若塵擒拿了焱神!”

    琦公主和鳳青漓被一道又一道信息震驚,已是心跳如雷。

    “怎麼可能?焱神可是老牌中位神,而且修煉的是《三尸煉神》,張若塵的精神力得多麼強大,才擒得住他?”琦公主道。

    鳳青漓道:“這是不可能的事!張若塵精神力成神,也才數十年時間,能夠將精神力修煉到七十一階,就已經很了不得。想與中位神抗衡,精神力至少得達到七十四階。”

    羅乷美眸漣漣,腦海中浮現出萬千猜想,笑道:“就憑你們兩個大聖,也想揣度神靈?”

    忽然,她笑容一收,肅然道:“不妙啊!”

    “何處不妙?”鳳青漓問道。

    羅乷道:“神女十二坊將大禍臨頭,看來我得去一趟才行。”

    鳳青漓和琦公主想到了其中關鍵,後者道:“既然你知道神女十二坊即將大禍臨頭,爲何還要去趟這一趟渾水?”

    羅乷笑了笑:“因爲白卿兒想要渡過這一難關,就得求我。這樣令人愉悅的事,我若不去,必然後悔一生。”

    ……

    三生界。

    夜遊大師將星桓天的消息,一一稟告給了血絕戰神。

    血絕戰神摸了摸下巴,道:“原來他是要殺奪天,嗯,這個不錯。若是成功,無量境之下,除了有數的幾個狠角色外,別的大神見到我,都得心中先懼三分。”

    夜遊大師道:“怕是沒那麼容易殺,奪天神皇可是商天之子,大商神朝的統治者。”

    血絕戰神瞪眼過去,道:“你懂什麼?荒天這個老小子陰險至極,既然決定出手,也就必然有殺死奪天的把握。哪怕那個把握,是同歸於盡。”

    夜遊大師臉上冒冷汗,連忙解釋,道:“徒孫的意思是,商天肯定會生出感應,出手干預。”

    “放心吧!在別的地方,奪天或許死不了,在星桓天那片星域,就算是商天出手救援,也會被擋回去。你以爲,爲何消息延遲了這麼久才傳出來?”

    血絕戰神笑了笑,又嚴肅的道:“不過,若塵既然決定要取白卿兒,也就與神女十二坊綁在了一起。接下來,神女十二坊的日子怕是不會好過,也不知星海垂釣者弟子和天姥神使的身份好不好用?”

    想了想,他道:“還是得有強者坐鎮才行,你帶我的大族宰令,去一趟萬奇血海,交給獄金天神,讓他去星桓天幫襯一二。記住,是讓他真身前去。”

    萬奇血海,乃是血天部族七大血海之一。

    獄金天神,乃是太虛境大神,在不死血族是如雷貫耳般的存在,夜遊大師自然是聽過的,滿臉羨慕,堆笑道:“師祖對師父真是關懷備至,至情至性,世間罕見。獄金天神出面,這一次,就算白皇后不願將女兒嫁給師父,也必須要嫁了!”

    “整個血絕家族,就你最聰明。”血絕戰神哈哈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