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月神山,廣寒神宮。

    商月走進神宮,躬身向神臺上叩拜,道:“稟告師尊,有消息從星桓天傳來,綵衣神是死在血絕戰神手中。而焱神……是被張若塵殺死。”

    神臺上,玉雕神像活了過來,綵衣飄飄,美輪美奐。

    正是月神。

    月神聲音浩渺,真身不在此處,道:“張若塵這小子,還真沒有讓本座失望。當年本座不敢做的事,卻被他給做到了!四甲血祖多半也是死在他的手中!”

    當年,焱神、四甲血祖、黑心魔主、二甲血祖等神靈,仗着有甲天下壓陣,到月神山試探月神的虛實。

    月神雖表現得極爲強勢,實際上外強內虛,根本不敢真的殺了他們。

    那個時候,環顧整個天庭,月神沒有盟友,自身神力也沒有恢復,既要表現得強勢震懾敵人,又要拿捏分寸。

    她的處境,並不比那時的張若塵好多少。

    商月道:“弟子實在不明白,張若塵明明已經被一位天廢掉了修爲,怎麼還這麼厲害?”

    月神語氣有些冷峭,道:“能引得一位天親自出手廢他,這還不能說明他厲害?連本座現在,都還沒有那個資格。”

    商月現在已是接近半神巔峯的修爲,站在俗世頂端,自然明白“天”代表的意義。

    一界之主,見到天,都得叩拜行禮。

    實在是難以想象,張若塵到底是做了什麼可怕的事,纔會引得一位天親自出手廢他。

    只能說明,張若塵已經接觸到宇宙最核心的祕密,已經能夠威脅到天地間的執棋者,怕是就要跳出棋盤了!

    月神道:“這一次,天堂界派系吃了大虧,必然不會善罷甘休,張若塵將會有大危險。我這裏有一封密信,你送去星桓天,交給他。”

    月神香袖輕揮,神臺上,出現一封信。

    信封上,刻有神紋。

    天庭與星桓天相隔太遙遠,加上天庭地獄開戰,星空中早已是佈置了重重禁制,想要直接傳訊給張若塵難如登天。

    商月捻起密信,眉頭一皺,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去星桓天的空間傳送陣和蟲洞,怕是都已經被切斷。以弟子的修爲恐怕……”

    “你不必親自前去星桓天,送去星空防線,交給千蕊界的百花仙神紀梵心便可。她已出關,近日,應該就會去往星桓天。”

    月神重新化爲玉雕,變得冰冷。

    誰都不知道月神的真身到底在何處?

    ……

    六大人離開了天南生死墟,飛落到不死血族所在星域的一顆死星上。

    一座數千米高的山嶺,橫在前方,散發冰冷的氣息。

    “譁!”

    山嶺中,裂開一道觸目驚心的縫隙,縫隙中散發出詭異的藍色光華。

    六大人嘴脣動了動,將一道訊息,傳了出去。

    “太好了!血絕戰神與奪天神皇一戰,必然凶多吉少,現在正是滅血絕家族的絕佳時機。”破天戰神的聲音傳出。

    “轟隆!”

    山嶺崩塌,一道藍色光華,從地底飛出。

    隨後,直向漆黑無邊的宇宙中飛去,化爲一粒光點,徹底消失不見。

    六大人揹負雙手,嘴角上揚,露出一道殘忍的笑意,自言自語道:“血絕,無論你能不能從奪天神皇的手中活下來,這一次,你們血絕家族都得付出沉重代價。這就是與天南爲敵的下場!哈哈!”

    ……

    天下神女樓。

    張若塵站在銅棺的內世界中,焱神的神軀,已被啃食殆盡,只剩三枚神源懸浮在半空,像是三輪烈日。

    焱神主修火焰之道,三枚神源分別蘊含淨滅神火、寂滅天火、湮滅星火。

    他雖然修煉了《三尸煉神》,但此前與古鴉、血屠交手,傷得太重。此後,又被血屠吸走了大量神血,導致駱駝星雲一戰的時候,根本無法三尸分離。

    張若塵收拾他,這才容易了許多。

    張若塵探手去抓其中一枚神源,但,還沒有觸碰到上面,手指就燃燒了起來,灼痛至極。

    “好厲害的神火,溫度超過千萬級。”

    張若塵取出藏山魔鏡,將三枚神源收入鏡中。

    神源,價值連城。

    焱神的這三枚神源,應該是可以兌換到三枚神丹,足以讓張若塵的精神力,在短時間內,再提升一截。

    只要精神力強度達到七十五階,張若塵就有把握正面對抗上位神。

    想要提升自身實力,除了修煉精神力,培養噬神蟲,也是一個辦法。

    噬神蟲吞食了焱神後,實力沒有明顯的提升。顯然,下位神、中位神的血肉,已經無法推動它們繼續向下一代進化。

    不過,其中一批噬神蟲,卻是產下了胎卵。

    只要有神的血肉餵食它們,噬神蟲的數量,將會大增。

    數量增加了,蟲羣的實力,也會提升。

    “或許大神的血肉,才能推動噬神蟲,進化到第五代。”

    張若塵腦海中,想了很多。

    甚至在思考,要不要命令玉龍仙以身飼蟲?

    但想到玉龍仙強大的戰鬥力,張若塵實在是捨不得,將她當成血食,餵給噬神蟲。

    “現在噬神蟲的數量足有六千多隻,如果將蟲卵培養長大,數量就是一萬隻左右。如此一來,就算是第四代噬神蟲,應該也能對付一般的上位神。”

    張若塵心中還是有些小小的不甘,畢竟按照他的預估,噬神蟲進化到第五代,應該是可以對商弘那種級別的強者,都造成威脅。

    “把雨辰神廟的那些神屍挖出來,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張若塵手摸下巴,盤算了起來。

    張若塵深知,一旦自己還活着的消息傳出去,麻煩必然接踵而至,需要更加強大的力量,才能應對。

    他現在雖然重新踏上武道修煉之路,可是,想要在短時間內突飛猛進,顯然是癡人說夢。

    精神力、噬神蟲、軍道冥法咒,是他明面上可以使用的三招底牌。對付一般的上位神,倒是夠了,可是上位神中,還有商弘、海尚明宮、彌連山那種級別的存在。

    這纔是令人頭疼的事!

    張若塵飛出銅棺內世界,宮宛中,燈燭明亮,牆上掛滿名貴古畫。

    鏤空香鼎中,雲煙寥寥。

    伊曼和陸依這兩位樓主級別的大聖強者,猶如兩個侍女一般,站在白玉珠簾外面。她們是奉了白皇后的命令,過來侍奉張若塵。

    她們在各自的神女樓坐鎮的時候,便是那些神子神女,或者是俗世霸主,都得給她們幾分面子。可是此刻,二女卻是小心謹慎到了極點,不敢驚擾裏面那位真神。

    這可是能夠殺死焱神的人物,背景之大,身份之尊貴,連城主都要忌憚。

    伊曼見張若塵從銅棺中出來,忍不住擡頭,向玉簾裏面看了一眼。

    只見,張若塵身上浮現出神光,精神力外放。剎那間,裏面房間的空間被拉伸,變大了百倍,十分空曠。

    張若塵一連將八隻雪白的羽翼取出。

    羽翼十分巨大,足有十丈長,上面散發純潔無瑕的白色光華,蘊含可怕的神威。羽毛上,神血緋紅,觸目驚心。

    “轟隆隆!”

    八隻羽翼猛烈顫動,神力波動將宮宛中的神紋和道鎖,全部都震了出來。

    羽翼切口處,有血液飛出。

    每一滴神血,都化爲一位天使,在房間裏面飛行。

    神力波動和神威勁氣,衝擊在伊曼和陸依身上,她們全力以赴運轉聖氣也無法對抗,被鎮壓得單膝跪在了地上。

    “都被斬下來了,還這麼大威勢。”

    張若塵冷哼一聲,精神力釋放出去,凝成密密麻麻的鎖鏈,將八隻羽翼死死鎮壓。

    飛在房間中的白羽天使全部爆碎,化爲一縷縷血氣。

    這八隻羽翼,乃是荒天從奪天神皇身上斬下來。羽翼中,有奪天神皇的精神意志不滅,也有神威留存。

    別說伊曼和陸依這種大聖,僞神膽敢離近八隻羽翼,都會是被斬殺的下場。

    奪天神皇的光明奧義,就是被荒天封印在八隻羽翼中。

    若不是有荒天的封印,八隻羽翼爆發出來的力量,真神都鎮壓不住,足以將天下神女樓掀翻。

    張若塵探出一隻手,按在其中一隻羽翼上,釋放出精神力,向內部探查。

    “轟!”

    一道白色光波,從羽翼上爆發出來。

    光波是密密麻麻的光明規則凝成,將張若塵一連震得後退七步,手掌變成了白色,似要光化。

    “不行!這樣強行奪取光明奧義,反而會傷到自己。必須先參悟光明之道,對光明之道有一定了解才行。”

    張若塵閉上雙目,接天神木的知識在腦海中浮現,其中便有光明之道的修煉法。

    “有這八隻天使羽翼,加上光明之道修煉法,以我的悟性和精神力,應該可以在短時間內登堂入室。”

    “嘭!”

    “嘭!”

    外面,響起兩道倒地的聲音。

    張若塵投目向外望去,發現伊曼和陸依皆是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房間中,多了一人。

    是戴着面紗的白卿兒,她站在燈燭下,身材纖長,清理如仙。

    張若塵看了她一眼,立即起身,以精神力覆蓋整座宮宛,道:“太危險了,我不是讓你先回崑崙界,你怎麼反而來了天下神女樓?你的變化之術,連我都瞞不過,怎麼瞞得過白皇后?”

    “有命運神殿的大人物駕臨,白皇后已經趕去迎接,不在天下神女樓。跟我一起走吧,現在是最後的機會。你應該明白,命運神殿有不少神靈,一直想要除掉你。”

    白卿兒身形和容貌改變,變化成了池瑤的模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