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坐到臨近池瑤的一個座位,道:“鳳天斬了雷祖半具神軀,那一戰,應該是將他嚇得不輕,逃進黑暗大三角星域深處,迷失在裡面,倒也正常。但,雷祖畢竟修爲絕倫,唯有不滅無量可以將他打得如此狼狽。我很擔心,他會找到劍界!”

    千骨女帝道:“放心,消息已經傳回劍界,有太清神尊和煜神王在,加上兩位神尊在劍界佈置了多年的防禦神陣和攻擊神陣,擋住雷祖不是難事。即便發生最壞的情況,自保不是難事。”

    張若塵道:“玉清祖師可有前來星桓天?”

    “沒有!”千骨女帝道。

    張若塵慎重的道:“傳訊他老人家,儘量莫要離開黑暗大三角星域,若被鳳天感應到,我恐怕都救不了他。”

    在場幾位大神臉上,皆露出異樣神色。

    一位大神救神尊?

    千骨女帝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一道劍信,從指尖飛出,已是傳訊出去。

    池瑤道:“如此說來,鳳天放棄攻打第二道星空防線,竟是去救你?”

    四位太虛老道齊齊擡頭,看向張若塵。

    張若塵自嘲笑道:“我哪有那麼大的分量,是雷族的師德神王和雷祖出世,才驚動了鳳天。”

    “如今,守望者中,除了卞莊戰神,其餘幾位大概率都去了雷族。天庭和地獄雖然鬥得你死我活,但他們絕不會允許有第三方勢力做大。一旦出現這樣的勢力,必將遭到雙方的聯手抹殺。”

    說到最後,張若塵笑容已是完全斂去。

    見衆人都神色沉重,張若塵立即以輕鬆的姿態,笑了起來:“大家不必如此擔憂!亂古魔神、雷族,甚至量組織的出現,必將讓天庭和地獄頭疼許久。未來第三方勢力,第四方勢力的出現,已是必然。”

    “況且,與亂古魔神、雷族、量組織相比,我們有一個巨大優勢。”

    一位老道問道:“什麼優勢?”

    張若塵道:“人情啊!天庭有欠天初文明天大的人情吧?星海垂釣者和太師父更是交友滿天下,九天前輩與地獄界也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至於我,我自認爲在天庭和地獄也有一定影響力,可以影響一個大人物的決策。”

    “人情或許一文不值,但有時候卻又千金難買。若善加利用形勢,再許以厚利,足以派上大用。”

    “只要天庭和地獄內部的意見不統一,劍界就有生存空間。”

    劍界將要獨立到天庭和地獄之外,成爲第三方勢力,已是可以擺在明面上來說的事,不必再避諱什麼。

    這裡是神女王殿,空間很小,張若塵早已探查了多次,又釋放出太極陰陽圖,確定無人跟進來,可暢所欲言。

    又將暫時不能將星桓天和百族王城遷入劍界的原因講述了一遍,張若塵這才又開始接待第二批貴客。

    是天庭的使者,由尺奼羅和赤霞飛仙谷谷主“輕語聲”帶隊,同行的,千蕊界的“曼陀羅花神”,風族的“風巖”,真理神殿的“項楚南”。

    張若塵在黑海界、大心猿祖界、寒石祖界鬧得天翻地覆,之後又高調回到星桓天,各方人馬自然是聞訊而來。

    現在的張若塵可謂炙手可熱,以絕對的實力威震整個宇宙,坐穩了一方霸主的位置。

    張若塵知曉軒轅漣這是打算用美人計和打人情牌,因此讓池瑤這個冷麪女皇留下。千骨女帝和天初文明的四位太虛古神全都回避!

    論美貌,池瑤足以碾壓軒轅漣的美人計,使得此計施展不出來。

    論性格,池瑤不會給任何人面子。

    張若塵座位換了,換到神女王殿最上方的位置,以界尊的姿態,看向走進來的天庭諸神。

    但神威內斂,故意低調,笑道:“都是貴客,諸位遠道而來,必然睏乏,快快入座。”

    同時,神音傳出神殿,命令侍女上茶。

    曼陀羅花神淡淡的道:“茶就免了吧,若塵界尊乃是當今天下第一等的聰明人物,當知曉我們前來是有多麼重要的事,戰機稍縱即逝,一刻都耽擱不得。”

    張若塵道:“不急在一時!花神,心兒爲何沒有一同前來呢?”

    聽到“心兒”這個稱呼,曼陀羅花神眼中露出冷色。她可是隱約知曉,紀梵心在天初文明被張若塵欺負了,回到天庭後,便閉關不出。

    顯然受了情傷!

    因爲此事,曼陀羅花神對張若塵失去了所有好感,若不是軒轅漣親自登門請求,她根本不會走這一趟。

    曼陀羅花神控制自己的情緒,坐下後,道:“梵心自有她自己的道,此事似乎與若塵界尊沒什麼關係。”

    尺奼羅擔心曼陀羅花神與張若塵鬧僵,開門見山直接講述正事,道:“若塵界尊近日的壯舉,已是傳遍天庭各界,無數神靈爲之驚歎。如今,正事乘勝追擊的大好機會,天庭願意助界尊奪回百族王城,殺盡這片星域的所有地獄界軍隊,包括神靈。”

    輕語聲開口,聲音柔潤,道:“若塵界尊座下強者如雲,再加上神古巢相助,可謂如虎添翼。”

    “而天庭也有兩大殺招,其一,天庭的大批神靈已在集結,隨時可以潛伏過來,是界尊最強大的盟友。”

    “其二,天宮的四位大天王,這些年一直潛伏在百族王城,暗助百族擋住了地獄界一次又一次的攻伐。他們四大高手與百族王城中的諸神一起出手,足以打得地獄界大軍措手不及。”

    四位大天王,乃是天宮九大戰神其中四位戰神的衣鉢傳人。

    而當初在崑崙界,對付閻無神的四位天王,乃是四位大天王的弟子。

    張若塵連忙起身,躬身一拜,道:“本界尊替百族的億萬子民,感謝天庭這些年的幫助,否則百族王城無法支撐到現在。”

    池瑤翻了一個白眼,她根本不信張若塵是真的在感動。

    天庭幫助百族守城,何嘗不是爲了自身的利益?

    既然是從利益出發的幫助,何來感動之說?

    輕語聲道:“界尊莫要如此客氣,天庭與百族王城,與星桓天,本就是盟友。一起對抗地獄界,乃分內之事!”

    尺奼羅道:“只要我們聯手,地獄界在星桓天的所有軍隊,必定全部灰飛煙滅。第二道星空防線的地獄界神靈,與黃泉星河的神靈,肯定前來救援,而我們可以設下陷阱,將他們一網打盡。”

    “此後,漣公子將會在第二道星空防線發起反攻,一舉將地獄界重創,令他們十萬年都休想緩過這口氣。”

    “這是千載難逢的戰機,錯過了,就不會再有。”

    輕語聲觀察着張若塵的神色,道:“若塵界尊是否在擔憂地獄界的反撲,擔憂遭到血腥報復?其實不必擔憂,做爲盟友,天庭不會坐視不管。甚至界尊可以帶領星桓天和百族王城,遷到第二道星空防線後方,完全不必有後顧之憂。”

    張若塵露出斟酌的神色。

    尺奼羅憤然,道:“地獄界太殘忍了,屠了百族王城數十族,不知多少修士淪爲奴僕、血食、魂食,此乃血海深仇。十萬年前,崑崙界的慘劇,更是令人心疼。”

    輕語聲道:“地獄界的做派,就是帶給世界以毀滅和殺戮,不將他們重創,星桓天和百族王城肯定無法長久安寧。”

    繼而她看向池瑤,道:“池瑤女皇乃天庭神靈,應該與我們一樣同仇敵愾吧?”

    池瑤哪裡看不出這些天庭使者想做什麼,更明白張若塵的心意,哎,只得她來做這個惡人了,清冷的道:“地獄界的修士的確都該死,不過本皇認爲,天庭得罪得起地獄界,張若塵得罪不起!真要滅了地獄界大軍,他離死也就不遠了。”

    “池瑤女皇,你這是在危言聳聽嗎?”

    張若塵瞪向池瑤,冷哼一聲:“本界尊何懼地獄界?更何況星桓天有天庭這個盟友,大家同氣連枝,互幫互助,足以應對一切危機。”

    “不過……此事關係重大,涉及無數平民百姓、聖境修士的生死,本界尊得慎重考慮,還得與各方神靈商議,不能自己冒然決定。諸位先下去休息吧!明天,必定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此事至少我個人是全力支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