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庭的使者團,在柳輕城的陪同下,走出神女王殿。

    從始至終,風巖和項楚南都一言不發。

    張若塵看向池瑤,露出笑容,不再是先前那樣的假笑。他道:“剛纔多謝了!目前,與天庭打交道,我只能是盟友的身份。”

    “我說的,本也是事實。”

    池瑤又道:“既然你做了一界界尊,肩上有着無數生靈的生死榮辱,你也就註定只能將內心的真實想法深藏,不可向任何人述說。”

    張若塵道:“我還是有許多可以信任的人,比如你。”

    池瑤凝視了張若塵許久,起身離去。她很清楚,在許多大事上面,張若塵的確可以毫無保留的信任她,但在某些方面,必定對她有隱瞞

    張若塵嘆了一聲。

    女人一旦太精明瞭,簡直比敵人還難應對。

    修辰天神的聲音,在神殿中響起,道:“現在可以煉化神烏了吧?等本身神魂達到五成無量,就真的天下無敵。甚至,可以去和神王碰一碰!”

    “不急!殺神,要殺在最恰當的時候。”張若塵向神殿大門望去。

    “界尊大人,本神有要事稟報。”

    源天君主的聲音,在殿外傳來。

    “進來吧!”張若塵道。

    源天君主走進神殿,向張若塵躬身行禮。

    張若塵道:“你乃上位神,自有一份尊貴,只要不是特別重要的場合,不必向本界尊行禮。有什麼事,一道分身前來稟告便是。”

    源天君主笑道:“界尊大人面前,源天一個小神,哪能放肆?”

    “之前本神從死族的聖境修士中,挑選出了一批姿容巔絕的女子,本想悄悄獻給界尊。但,來到第一神女城,本神才知曉界尊根本不缺這個!本神之女源姝,絕非這些凡俗女子可比,天資才情乃是最頂尖層次。”

    張若塵露出會心之笑,道:“你也算是有心了,不過,這些事以後再談吧!你要稟告的要事是什麼?”

    源天君主立即嚴肅起來,道:“地獄界各大勢力的代表人物,已經來到星桓天外,界尊認爲,要不要去迎接……”

    見張若塵臉上笑容消失。

    源天君主立即改口,道:“本神覺得,應該封印了他們的修爲,再讓他們進入星桓天。否則,在界內爆發一場太虛大神級的神戰,破壞力將不可想象。”

    張若塵道:“你認爲,他們會乖乖讓你封印修爲?”

    “豈不是隻能在界外談判?”源天君主道。

    張若塵道:“讓他們以神魂分身進來,不必避諱什麼,從城門進城。”

    源天君主很精明,瞬間就想到了天庭的使者團,立即含笑點頭。

    “轟隆!”

    天外,一道強橫的神力波動傳來,形成的衝擊波,連護界神陣都無法完全化解。

    星桓天的大地上,不少地方,都發生了輕微地震。

    張若塵擡頭看向天穹,眼神如劍,道:“還是不用了,本界尊親自去迎接他們。”

    張若塵破空飛起。

    源天君主緊跟上去。

    天下神女樓中,天庭使者團的諸神被驚動,走出樓閣,顯化真身。

    “是地獄界的神靈,看來他們是準備與張若塵和談。”輕語聲露出擔憂神色,這是天庭最不想看到的情況。

    尺奼羅看向天外,不可思議的道:“地獄界一貫強勢,這次居然妥協了!”

    曼陀羅花神道:“內憂外患,地獄界就算底蘊再強,也支撐不起多方戰場。況且,神古巢入局,足以影響很多人的決定。”

    輕語聲道:“這不過是地獄界的緩兵之計罷了!等到他們徹底清掃了量組織殘餘,穩定住後方,依舊是必滅百族王城和星桓天無疑。”

    尺奼羅道:“但據我觀察,張若塵並不是真想與天庭聯手對付地獄界。”

    輕語聲道:“他有顧慮是必然的!但若真的中了地獄界的緩兵之計,將來一定後悔莫及。風巖、項楚南,你們與張若塵是異姓兄弟,可以私下去見一見他,讓他莫要相信地獄界,錯過戰機,後患無窮。”

    “他對天堂界派系的確有很大成見,但天庭還有天宮,有飛仙谷,有風族,有真理神殿,我們是他最真誠的盟友,未來亦是袍澤。”

    風巖和項楚南當然知曉天庭的目的不純,有藉此一戰徹底收服星桓天和百族王城的意思。但,不得不說,輕語聲的話也有一定道理。

    地獄界何等強勢,怎麼可能是真心談判?

    肯定是緩兵之計。

    現在有多麼卑微,將來就會有多麼殘忍。

    “行,今晚我和楚南去問一問他的真實想法。”風巖答應下來。

    ……

    星桓天界外,一顆顆六級大星遍佈。

    在更遠處的虛空中,神力衝撞,形成潮汐大浪。

    那些六級大星,既是千星桓天陣的組成部分,也是生命星球。星球上的生命,受了不小影響。

    神力波動的中心,夜叉始祖的虛影無比龐大,像一片星雲。

    夜叉祖神殿懸浮在虛影中心,數之不盡的陣法銘紋閃爍,形成一道道恐怖絕倫的殺芒。

    玉靈神站在神殿頂部,與玉蟒君隔空對望,道:“再來!今日本神必定碾殺你,爲逝去了夜叉族族人復仇。”

    玉蟒君與夜叉始祖虛影拉開一神靈步的距離,沒有再冒然出手,當然不是懼怕玉靈神。而是因爲,剛纔全力一斧,竟沒能破開玉靈神的神陣防禦,這讓他警惕。

    夜叉祖神殿完全催動後,的確很不凡,萬一落入陣中,將是一件頭疼的事。

    這與以前的交鋒完全不一樣!

    此前玉蟒君與玉靈神交過手,但都會搶在玉靈神完全催動夜叉祖神殿之前發難。這一次,玉靈神早就暗藏在星桓天外,將夜叉祖神殿完全激活等待,故意襲擊他們。

    玉蟒君懷疑這是張若塵和玉靈神的計。

    張若塵飛出星桓天,神威外放,身周神焰化爲了宇宙中的彩霞,火雲一片片。

    他冷聲道:“你們地獄界好大的膽子,來到本界尊的地盤上,還敢如此放肆。催動千星桓天陣,殺了他們全部。”

    地獄界各大勢力的神靈,齊齊怔住。

    黑暗神殿的鎮雲大神,連忙道:“誤會,若塵大神誤會了!我們這次前來,是爲和談。”

    “是玉靈神,是玉靈神潛伏在黑暗中,突然出手襲擊我們。”豔陽天主憤然道。

    “怎麼可能?”

    張若塵譏誚的道:“玉靈神連身停境界都不到,她一人而已,敢襲擊你們這麼多強者?再說,她是本界尊的貴客,而你們……就不一定了!今天若是沒有一個交代,誰都休想活着離開。”

    玉靈神收起夜叉祖神殿,與張若塵會合,笑容滿靨的看向玉蟒君、鎮雲大神、豔陽天主等等地獄界的太虛大神,彷彿找到了靠山,有恃無恐。

    擺明了,就是在算計他們。

    這些年來,百族王城和夜叉族可是損失慘重,玉靈神多次在神戰中受傷,甚是屈辱。

    正是如此,她來到星桓天后,還未商議正事,就與張若塵的神魂分身謀劃了這一出,給地獄界諸神一個下馬威。

    也爲自己出一口氣!

    想攻伐的時候就攻伐,想和談的時候就和談,哪有這麼輕鬆的事?

    地獄界的這些太虛大神,哪一個不是高高在上的一方巨頭,受得了這份氣?他們心中燃着怒火,偏偏無法發作。

    空蠶大神控制住情緒,笑道:“此事的確錯在我們,不知若塵界尊想要什麼交代?”

    張若塵道:“這是死族的空蠶大神?差一點沒有認出來。在大心猿祖界,空蠶大神攜帶神王戰陣來鎮殺本界尊的時候,可沒有此刻這麼好說話。”

    空蠶大神笑容漸漸消失。

    看來想要和談,並非易事。

    張若塵眼中帶有冷傲之色,從地獄界一位位神靈身上看過去,道:“和談?你們在做夢嗎?當你們屠戮百族生靈的時候,可有想過和談?”

    豔陽天主道:“我們曾多次勸他們歸降,可惜他們拒絕了我們的好意。”

    “好啊,你豔陽天主可願帶領豔陽族歸降星桓天?若願歸降,便立即跪在本界尊面前,三叩九拜。今日本界尊一定饒你性命!”

    張若塵語氣鋒銳,眼神凌厲,手指指着腳下。

    “你……”

    豔陽天主怒目圓睜,身上燃燒神焰。

    鎮雲大神、空蠶大神連忙挪移過去,攔住豔陽天主,連連向他傳音,勸他以大局爲重。

    鎮雲大神衝張若塵友善一笑:“之前黑暗神殿與界尊的確有些誤會,但,無月堂主已經傳訊訓斥了我們,說界尊乃是自己人,既然界尊歸來,整個黑暗神殿就應該立即退軍。”

    “以前我們也不知道,百族王城背後的靠山竟是界尊你。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自家人都不認識了!”

    “過來之前,本神已是傳令回了黃泉星河,讓他們趕緊將這些年擒捉的百族生靈送回來。這片星域,黑暗神殿佔據的所有星球、墟界、秘境,界尊都可立即派人去接收,誰敢阻攔,本神親自斬他。希望能彌補一些過失吧!”

    說完後,鎮雲大神問道:“黑暗神殿的諸神都還好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