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精神力籠罩,儘管天下神女樓亦如往昔一般熱鬧喧譁,修士衆多,但這座宮宛,卻安靜至極。

    張若塵眼睛一縮,問道:“命運神殿來的是何人?”

    “裁決司尊者之下第一強者,千摩桑,乃地獄界的絕世戰神,是一位渡過了五次元會劫難的古老強者。”

    池瑤神情凝重,顯然對即將到來的摩桑戰神,是相當忌憚。

    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念道:“裁決司!”

    “千摩桑親自駕臨,這是非常危險的信號。”

    池瑤繼續道:“當年,天顯異象,命溪倒流,水淹神殿,已是讓裁決司動了殺你之心。今次,命運之門倒塌,驚動了整個地獄界,恰恰又遇到你和血絕戰神在星桓天攪動風雲,裁決司哪裏還能容你?”

    命運之門倒塌的消息,張若塵還是有些震驚。

    但,面不改色,他笑道:“這些消息,都是般若傳訊給你的?”

    池瑤沒有否認,道:“你還笑得出來?千摩桑隨時可能降臨,再不走,就沒機會了!”

    張若塵沉着思考,道:“將《六祖釋禪圖》給我。”

    “屬於你的一切,我都可以還給你。但,得分清輕重緩急,就算不回崑崙界,也要先離開星桓天。《六祖釋禪圖》未必瞞得過千摩桑,況且誰知道有沒有神尊級別的存在,在窺視……”池瑤道。

    張若塵做出靜音的手勢,目光向窗外望去。

    池瑤跟着望出去,只見,水榭長橋上,白卿兒如同一道幽靈影子一般,向宮宛飛掠而來,速度快到極點。

    下一瞬。

    白卿兒的聲音,在宮宛外響起:“收起精神力場域吧,我有重要的事,要與你說。”

    張若塵收起精神力場域,邁步走了出去,看見戴着黑色連帽的白卿兒站在石階下方。

    她施展了隱身祕術,但瞞不過張若塵的雙眼。

    白卿兒隨張若塵一起走進宮宛,收起隱身祕術,揭開連帽,露出一張美得驚心動魄的仙顏。她的雙眼十分銳利,掃視四周,發現只有陸依站在一旁。

    “伊曼呢?”她問道。

    陸依道:“她今天下午便離開了,只我一人在這裏侍奉。”

    池瑤的變化之術,其實非常高明。

    張若塵煉化了真理之心,加上與她關係親密,所以才能輕鬆識破。

    只要不近距離接觸,怕是白皇后那樣的大神,都無法看穿她的真身。

    白卿兒已經足夠高明,但,心思不在陸依身上,因此沒有看穿池瑤的變化之術。

    她道:“你得立即離開星桓天。”

    她的語氣,比池瑤還要強硬和堅定,給人不可抗拒之感。

    張若塵向陸依看了看,反而笑了笑:“因爲千摩桑?”

    白卿兒眼中閃過一道詫異之色,道:“不止是千摩桑,還有魔羯。”

    “魔羯是誰?”張若塵問道。

    白卿兒道:“黑暗神殿十二靈神之一。”

    “十二靈神我已經見過兩個,很稀鬆平常。”張若塵道。

    白卿兒翻了一個白眼,道:“你錯了,而且錯得厲害。你所見到的青玄靈神,不過只是曲幽大師死後,才成爲十二靈神之一,而且只是排在末尾。”

    “但,魔羯卻在十二靈神中排名第二,實力之強,勝過青玄靈神不知多少倍。”

    “你公然殺死塔羅神將,讓黑暗神殿顏面無存。魔羯此來,豈會放過你?”

    張若塵眼神一沉,身上涌出寒氣,道:“黑暗神殿的仇,我還沒有找他們報,他們卻先盯上了我。看來,還真是不死不休之局。”

    白卿兒道:“連黑暗神殿殿主都親自出手,本來就是不死不休之局。但,誰叫黑暗神殿乃是龐然大物,該避鋒芒,就得避。”

    陸依道:“少主說得沒錯,若塵大人應該立即離開,不能逞一時之勇。但,摩桑戰神和魔羯靈神怕是已經到了星桓天外面,該如何離開呢?”

    白卿兒瞥了陸依一眼,有些不悅。

    神靈對話,哪有她插嘴的地方?

    白卿兒道:“去星桓天尊殿遺址,走空間傳送陣,去星天崖暫避。”

    張若塵自然不可能因爲千摩桑和魔羯,就落荒而逃。

    憑他天姥神使的身份,便是給千摩桑和魔羯十個膽子,也不敢明面上殺他。至於暗中下手,還得擔心被查不出來。

    所以千摩桑和魔羯就算想殺他,也必須挑選地方和時間才行。

    一道聲音,在張若塵腦海中響起:“別再猶豫,帶卿兒離開星桓天,本座只能再拖延片刻。”

    張若塵走出宮宛大門,窺望四方。

    “怎麼了?”白卿兒問道。

    張若塵輕輕搖頭,心中暗道:“剛纔必然是白皇后傳音。”

    剎那間,他完全明白過來,千摩桑和魔羯這樣舉足輕重的人物駕臨星桓天,首要任務,應該是徹查神女十二坊和商族的關係。

    一個代表命運神殿,一個代表黑暗神殿。

    白皇后應該是擔心逆神族的祕密暴露,纔會讓張若塵帶白卿兒逃離。

    張若塵一把抓住白卿兒的手腕,道:“你跟我一起離開。”

    白卿兒擡起螓首,向他雙目盯去,感到意外。

    站在後面的陸依,滿臉不悅,卻又不好開口,只能在心中生悶氣。

    白卿兒欲要掙開張若塵的手,可是卻掙脫不了,哀聲一嘆,低頭看向滿湖波光,道:“你應該明白,這個時候,我是不會離開星桓天的。”

    “既然如此,我便留下來陪你。有危險,一起面對,總比一個人獨扛好一些。”張若塵道。

    白卿兒見張若塵眼神很是堅定,滿臉溫情,不像是花言巧語,心再次觸動。她道:“張若塵啊,張若塵,你就這麼容易對一個女子動情嗎?”

    張若塵轉過頭,歉意的看了一眼陸依,對白卿兒說道:“我只是想竭盡自己的一切力量,保護每一個喜歡的人。”

    突然,張若塵在陸依身後的遠處,一座琉璃塔上,看見了一道黑影。

    那道黑影隱藏得極好,若不是他注視到了張若塵身上,讓張若塵生出感應,張若塵根本發現不了他。

    即便如此,黑影也是一閃而逝,再也找不到蹤跡。

    張若塵感知非常敏銳,甚至超過大神,隱隱猜到那是誰。

    “他居然沒有離開星桓天,目的會是什麼呢?”張若塵立即收回目光,假裝什麼都沒有看見,心中卻已經開始思考應對之策。

    白卿兒不想連累張若塵,道:“好吧,我跟你一起離開,跟我來,去空間傳送陣。”

    “等一等。”

    張若塵探出五指,使用精神力在空氣中,凝出一個個文字。

    這些文字,化爲一篇書信。

    明明虛態的書信,落入張若塵手掌的時候,變成了實態。

    張若塵將書信遞給陸依,道:“大聖境界時,二叔對我就多有幫襯,視我爲自家親人,就這麼一走了之,太沒禮貌。陸依姑娘麻煩你,將這封告別信,送去給他。”

    陸依接過信封,以質問的眼神瞪着張若塵,已是到了翻臉的邊緣。

    你張若塵什麼意思?

    想和白卿兒雙宿雙飛,將她留在神女十二坊?

    張若塵生怕池瑤直接揮劍劈過來,連忙雙手抓住她那隻握信的手,道:“陸依姑娘多謝了,希望還有再見的機會。”

    “別再耽擱時間了,走吧!”

    白卿兒先一步飛掠了出去,張若塵緊跟而上。

    池瑤壓下心中情緒,知曉張若塵不可能無故做出這麼反常的安排,看了看手中書信,向閻羅族修士居住的宮宛趕去。

    天下神女樓佔地廣闊,一共有二十一片宮宛,燈火通明,熱鬧非凡。

    但,少有修士知曉,天下神女樓中還有第二十二片宮宛。

    這片宮宛,與白皇后的神女王殿相隔很近,穿過神雲戰臺,便能到達入口。這第二十二片宮宛,就是星桓天尊殿遺址。

    穿過神雲戰臺,再也看不到燈光,樂器之音和歡聲笑語也漸漸遠去。

    白卿兒道:“星桓天尊殿可謂星桓天最大的隱祕,便是神女十二坊的列位坊主,都不能接近。今次,算是爲你破例了!”

    “小心一些,我們已經進入天下神女樓和星桓天尊殿遺址的重疊區域,天空、地面、地底,隨處都是天尊神紋,一旦觸動,我們未必能全身而退。”

    她停了下來,前方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殘垣斷壁,蒼涼而古老。

    夜色很濃,神祕力量飄浮,阻擋視線,無法看見天尊神殿遺址的全貌。

    只能看見,近處有山嶽般高大的破碎神像,有翻倒的銅爐,有橫陳的黑金柱子……

    觸手一般的老藤,在廢墟中拖動。黑暗中,有古怪的叫聲傳出,能夠刺痛神魂。這一切無不在說明,天尊殿遺址不是善地,蘊含未知的兇險。

    張若塵雖是第一次來到這裏,可是,對分佈在空間中的天尊神紋,或者是古陣陣紋,都能看到一個大概。

    這是許多大神,都不具備的感知和觀察能力!

    只有無極神道和真理之心結合,才能做到。

    白卿兒帶張若塵走進一堵殘破的石牆,來到一片頗爲平坦的地方。

    石牆很多地方都已經倒塌,巨石滿地。張若塵粗略估算,它原本的高度,應該超過千丈,宛若山嶺,極其宏偉。

    畢竟神靈的神軀非常巨大,千丈石牆,不算太高。

    天尊神殿該有如此規模。

    白卿兒道:“空間傳送陣就在此處,我來讓它顯現出來。”

    一路上,張若塵沒有細聽白卿兒在說什麼,而是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藏身暗處的那道黑影身上,小心翼翼的防備。

    就在白卿兒清理地上巨石的時候,一片黑色的魔霧,涌入進殘破石牆,悄無聲息的向她和張若塵蔓延了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