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距離荒天和奪天戰神交鋒的時間,已經過去兩天。

    但,餘波殘留在星空中,一直沒有完全消散。

    天尊古陣散發出來的神力,籠罩無邊無際的星桓天大地,抵擋來自星空的大神神力餘波。若是控制陣法的神靈,不主動開啓古陣,想要闖入星桓天是一件極難的事。

    所幸,千摩桑和魔羯並沒有第一時間去星桓天,而是在白皇后的陪同下,去了奪天神皇自爆神源的星空的核心區域。

    這裏,空間沒有恢復,裂痕一道道。

    神電纏繞,雷火奔涌。

    魔羯精神力強大,來到此處後,臉色沉凝,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向千摩桑盯去道:“自爆神源的是奪天神皇。”

    千摩桑儘管修爲深厚,資歷古老,在命運神殿權勢滔天,卻也是被這一結果鎮住了一瞬。

    此來星桓天,他的確有收拾張若塵的想法。

    但,如果自爆神源的是奪天神皇,他將不得不重新評估血絕戰神的實力,從而調整對付張若塵的策略。

    此前他只需要不明面上出手就行。

    現在,他還得做到,殺死張若塵的同時,不能讓任何人懷疑到他身上。一絲懷疑都不行!

    血絕戰神是什麼性格?

    哪怕是有一點點懷疑,就能打上門去。

    千年前,青鹿神殿、白皇后、荒天、刀神界都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現在和千年前的情況,還有些不同。

    就拿福祿神尊來說,張若塵武道修爲被廢一事,是真的已經將他惹怒。一直不喜歡參合爭鬥的他,已是放話,今後禁止天南和黑暗神殿的修士參加狩天大宴,星海世界也禁止與這兩大勢力有商業上的合作。

    這兩道神諭,看似無足輕重,實際上關係重大。

    狩天大宴的重要性不用多說。

    星海世界,乃是地獄界最大的商業帝國,是命運神殿的財富之源,號稱地獄界的第十一族。

    星海世界與天南、黑暗神殿脫鉤,自身雖然損失極大,可是對兩大勢力的衝擊卻更大。

    當然,最大的弊端,是讓地獄界變得更加分裂了。

    除了福祿神尊,天姥更是可怕的威脅。

    萬一血絕戰神去把天姥請了出來,誰扛得住?

    “命運之門!”

    千摩桑體內命運規則神紋逸散出來,在頭頂,凝成巨大的命運之門,光耀四方,空間被震得猶如波紋一般高低起伏。

    “時空逆轉,命運窺視。”

    千摩桑雙手結印,調動命運的力量,想要逆轉時空,呈現過去的影像,還原戰鬥的過程。

    但,剛一施法。

    天地間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壓來,由外而內,衝擊在千摩桑身上。

    “嘭!”

    懸浮在星空的命運之門爆開。

    千摩桑如被神拳擊中,身體墜入進了破碎空間裏面。

    站在一旁的魔羯和白皇后皆是一驚。

    “唰!”

    千摩桑從破碎空間中飛躍出來,立定在虛空,眼神驚疑不定,道:“有絕頂強者封鎖了此處的天機,強行推算,會遭反噬。是誰?”

    他的目光,落在白皇后身上,帶有質問的意味。

    白皇后搖頭,道:“此事,妾身不知情。”

    “是嗎?”

    魔羯的聲音,頗爲陰陽怪氣。

    白皇后眼神一冷,道:“能被摩桑戰神稱爲絕頂強者,必然是無量境的存在。這種層次的人物做事,是我們可以揣度的嗎?”

    千摩桑目光銳利,道:“無量境的強者,的確不是我們可以揣度。但,白城主是否可以告知,爲何奪天神皇會出現在摩炎星?綵衣神爲何會出現在星桓天?”

    “腿長在他們的身上,他們要來,本座有什麼辦法?”白皇后道。

    魔羯道:“還在強詞奪理,神女十二坊一直保持中立,所以地獄界才能容忍你們。如今,神女十二坊與天庭大神暗中勾結,已是觸了底線。城主最好老實交代,不然,小心落得界毀人亡的下場。斬神臺上,可是很久沒有沾染大神的神血了!”

    白皇后臉色不變,道:“黑暗神殿的神靈,就是氣勢十足,但真當神女十二坊都是女子,便軟弱可欺?神女十二坊的靠山,也是有的。”

    魔羯鄙夷冷笑:“五清宗,還是羅衍?都是你用身體換來的吧?若是坐實神女十二坊與商族關係密切,看五清宗和羅衍怎麼庇護你。”

    白皇后眼神冰冷含霜,但下一瞬,卻又轉爲勾魂攝魄的妖媚笑容,嬌滴滴的道:“對啊!五清宗已是封爲神尊,羅衍大帝更是羅剎族的至高真皇,你得罪得起嗎?沒有證據,最好別污衊,後果很嚴重的。”

    魔羯只感覺,白皇后嬌柔似水,香豔逼人,恨不得立即將她壓在身下蹂/躪。

    但,這樣的想法剛剛浮現出來,便立即驚醒,他意識到,剛纔是被白皇后的媚術擊穿心神,非常危險。

    如果是在生死對決中,這一剎那的時間,白皇后已經將他重傷。

    千摩桑道:“證據並不難找,命運神殿已經有神靈去查。如果神女十二坊與天庭來往密切,那麼,連接星域的空間陣法和空間蟲洞,必然會找到一些蛛絲馬跡。星桓天的內部,肯定也能找到破綻。”

    “當然,最大的破綻,還是在城主你的身上。只要將城主帶回命運神山,由尊者親自搜魂,一切也就真相大白。”

    白皇后雖然臉上依舊含笑,可是,笑得已經有些僵硬,心沉入冰冷的谷底。

    這一天,終於還是來了!

    “走!去摩炎星看看,能將這麼大一顆恆星打碎,必會留下痕跡。”千摩桑飛了出去,化爲流星光芒,劃破黑暗。

    魔羯頗爲玩味的,盯了白皇后一眼,道:“白城主最好現在就傳訊給五清宗和羅衍,不過,本神記得,曾有一位老前輩放話,禁止神尊級別的強者進入這片星域。哈哈!”

    白皇后妍姿豔質,宛若神女畫卷懸在星空中,可是,滿臉哀愁,目光望向星桓天的方向,心中只希望張若塵已經帶白卿兒離開。

    ……

    星桓天尊殿遺址,黑暗無比,伸手難見五指。

    隨着一塊塊巨石被清理出去,地面上,有一道道陣法銘紋浮現出來,形成一個直徑百丈的圓圈,紋路詭異玄妙。

    白卿兒生出強烈的危機感,身上浮現出本源神光。

    白色光華,化爲一粒粒光雨,從她仙玉般的皮膚上逸散出來,照亮了黑暗。

    黑暗魔霧中,響起“桀桀”的刺耳笑聲,一個戴着花紋面具的童子,飛了出來,速度快得驚人,剎那間,衝到張若塵身前。

    須知,這裏是天尊神殿遺址,道鎖強大,神紋密佈,對修士戰力的壓制非常巨大。

    從速度就可判斷,襲擊者的非凡修爲。

    “小心!”

    白卿兒喊出這一聲的時候,一指點了出去。

    指尖,飛出一道光波。

    張若塵早就有所提防,在面具童子逼近的瞬間,雙手合十,如老僧入定。

    “譁!”

    他身上,爆發出萬丈佛光,大量梵文在身上流轉。

    面具童子一爪擊在他身上,發出“嘭”的一聲巨響。

    佛光出現漣漪,梵文倒飛出去,海嘯一般將面具童子震飛,身體重重撞擊在石牆上。將蘊含天尊神紋的石牆,被撞得穿透,大量雷電在那個位置爆發出來,形成毀滅性的景象。

    白卿兒和張若塵立即遠退。

    白卿兒以精神力傳音道:“你早就察覺到了?”

    “是衝着我來的。”

    張若塵目光緊緊盯着那片雷電交織的區域,道:“這魔伶強大,是一具非常厲害的傀儡,身軀之堅硬,堪比至尊聖器。”

    “哈哈!”

    蒼老的笑聲,從黑暗中傳來:“小子,沒想到才短短千年而已,你居然已經有如此成就,真該早些除掉你。”

    張若塵衣袖一揮,白光閃爍。

    玉龍仙出現在了他和白卿兒的前方。

    白卿兒聰慧絕頂,已是猜到前來之人是誰,腳下神光浮現,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涌了出來,凝成一座神境世界。

    青銅編鐘懸浮在神境世界中,旋轉飛行。

    張若塵道:“黑心魔主,你太小瞧天下英才,以爲只憑一具魔伶,就能收拾我?”

    黑暗中,沉寂了一瞬間。

    黑心魔主出現在殘破石牆上,頭上一對牛角十分巨大,渾身魔威滔天。明明只有兩米的身高,卻給人兩萬丈高的錯覺。

    這是魔威震懾了張若塵和白卿兒的神魂,纔會形成的錯覺。

    “你居然能猜到是本座?”黑心魔主道。

    只有一米高的魔伶,站在石牆下方。

    張若塵道:“這很難猜嗎?你修煉的是《天魔石刻》,就算修爲再高深,流露出來的氣息,卻不會變。當今天下,修煉《天魔石刻》的修士,還有誰達到了大神層次?除了你,還能有誰?”

    “蚩刑天。”黑心魔主道。

    張若塵臉色一滯,確實是不知道蚩刑天已經脫困。

    但……

    你是槓精嗎?

    你黑心魔主好歹是一界之主,大神級的存在,就不能自信一點?就不能狂一點?

    張若塵道:“綵衣神都已經死了,你居然還敢留在星桓天,真是好魄力。”

    “本座若不潛藏在星桓天,又怎麼能等到這麼絕好的機會?張若塵,將你身上的《天魔石刻》都交出來吧,本座可以放你和白卿兒一條生路。你應該清楚,大神說話,一言九鼎。”黑心魔主道。

    白卿兒向張若塵傳音,道:“別信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