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道:“既然是誤會,解釋清楚就好了!黑暗神殿的諸神都好得很,赤玄鬼君更是一個難得的明白人,將他們都說通了,他們全部都願意追隨本界尊。”

    鎮雲大神臉色瞬間變得難看。

    全部都叛變了?

    當時留守大心猿祖界的真神就有六位,僞神神將足有十數位,聖境修士不計其數。

    這可是一股龐大的力量,可以組建起一座不輸天庭萬界排名前五百位的強界。

    有赤玄鬼君這個帶頭大哥,加上無月夫君的身份,收服黑暗神殿的神靈,沒有花費太大功夫。

    張若塵看向追上來的源天君主,道:“源天,你來得正好,快帶鎮雲大神去星桓天,這是本界尊的貴客,不可怠慢。”

    源天君主愣了一瞬,傳音問道:“真身嗎?”

    張若塵呵斥一聲:“當然是真身!以本界尊與黑暗神殿的關係,難道鎮雲大神還會擔心在星桓天遭遇不測?”

    鎮雲大神心中猛跳,有些騎虎難下。

    若黑暗神殿的神靈都臣服了張若塵,他還有必要去星桓天嗎?

    進去了,還出得來嗎?

    張若塵的雙目含笑,始終盯在鎮雲大神身上,然後,逐漸轉冷,似乎就要說出那句“你是不給本界尊面子?”

    鎮雲大神知曉輕重緩急,只得硬着頭皮,真身隨源天君主去了星桓天。

    虛空中,氣氛逐漸緊張。

    特別是張若塵,對地獄界諸神敵意很重,絲毫沒有和談的意思,隨時準備用千星桓天陣誅殺地獄界諸神。

    蒼絕、漁謠、池瑤相繼現身,各懸浮在一顆六級大星上空。

    空蠶大神連忙道:“若塵界尊還請冷靜,世間沒有絕對的敵人。我們雙方若是鬥得你死我活,必是兩敗俱傷,最後讓天庭得利。只有握手言和,纔是共贏之法。”

    “死族願意將這些年抓獲的百族生靈送回,交換界尊手中的俘虜。同時,死族退軍,一個元會之內,都不再踏入百族王城所在星域。”

    張若塵道:“你們死族想得也太輕鬆了吧?這是來和談嗎?還想要俘虜?實話告訴你們,退軍和將抓走的百族生靈全部送回來,只是最基本的條件。”

    “韓姑娘,你好好計算一下,這些年地獄界從這片星域,搜刮了多少財富資源,這些他們必須全部還回。滅一界,得賠償多少神石?屠一族,又得賠償多少?”

    “等賠償都送過來了,他們纔有和談的資格。”

    玉靈神柔媚一笑,“好,本神一定好好計算!”

    豔陽天主本來就不贊同和談,此刻忍不可忍,怒道:“張若塵,你是在做夢嗎?本天主絕不相信,你敢與地獄界撕破臉。真要走到那一步,你張若塵,包括星桓天、百族王城,全部都將化爲宇宙中的血色沙粒。你不會真以爲,地獄界是怕你了吧?”

    “整個地獄界,就你豔陽天主最有種。很好,你不信對吧?”

    張若塵目光掃視地獄界諸神,道:“本界尊的條件,已經算是很公道,都沒有讓你們血債血償,別不識好歹。”

    “你們慢慢考慮吧,本界尊每天只斬一位神靈,直到你們考慮清楚爲止。”

    “等到所有神靈都殺完了,也就沒有和談的意義。到時候,本界尊會親自出手,奪回百族王城失去的一切。”

    “唰!”

    張若塵和玉靈神化爲兩道流光,飛回星桓天。

    走進天下神女樓,張若塵立即吩咐語千丞,道:“將天庭使者團已經到來的消息,悄悄傳出去。”

    玉靈神快步追着張若塵,道:“百族王城……”

    “先不提百族王城內部的事,那邊暫時不會出大事。”張若塵道。

    玉靈神道:“真要讓地獄界賠償?這要是計算出來,必然是一個連神尊都賠不起的數字!地獄界不可能答應。”

    “他們不答應,也必須答應。他們想用緩兵之計,暫時穩住我,甚至讓我去對付天庭,就必須付出代價。我們需要這些資源,迅速提升實力!”張若塵道。

    玉靈神露出異色,道:“對付天庭?”

    池瑤追了上來,看出張若塵的急切,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漁謠、蒼絕,與她同行。

    張若塵已傳訊出去,眉宇間帶有憂色,道:“等女帝來了,我一起說吧!”

    片刻後,千骨女帝與天初文明的四位太虛古神趕來。

    同時,神女十二坊的一位僞神,將一份密信神符,呈送到張若塵手中。

    張若塵看完密信後,臉色更沉重了,道:“剛纔在天外,空蠶大神傳音告訴我,玄一果真沒死,而且就在不久前與荒天大神爆發出了神戰。神戰的地點,在崑崙界附近的一片星空。”

    漁謠立即,道:“會不會是地獄界的計策,故意讓我們去援助荒天?否則,爲何同時提到荒天和崑崙界,人和地點都太敏感,逼得我們不得不趕赴過去。”

    張若塵將密信神符打了出去,交給她,道:“這是神女十二坊收集到的最新消息,崑崙界外,的確爆發出了非同一般的神戰,甚至可能達到了無量級別。當今天下,能有如此實力的,只有荒天大神和玄一!”

    池瑤道:“這麼大的事,天庭應該有更確切的消息纔對。但使者團卻什麼都沒有說,越是隱瞞,越是說明此事是真。”

    張若塵點頭,道:“我也是如此認爲!”

    “我回崑崙界,你們就不要動了!”

    千骨女帝看向張若塵,又道:“你先前那話,本帝是不服的。什麼叫只有他們兩個纔有那樣的實力?玄一被《大神論》評爲無量之下第一,荒天也被許多修士鼓吹是大神中的第一。這第一的位置,本帝也想爭一爭!”

    “我也一起去!”漁謠道。

    千骨女帝仔細打量漁謠,顯然質疑她的實力。

    張若塵道:“女帝,漁謠神師與你一同前去是好事,免得荒天大神先和你鬥了起來。玄一很可怕,女帝萬萬不可輕敵。”

    “他的可怕,本帝早已領教過。”千骨女帝眼神深邃,顯然從未輕視過玄一。

    池瑤也想回崑崙界,但被張若塵攔下來。

    千骨女帝和漁謠離開後,池瑤才問道:“還有什麼事?”

    “你怎麼知曉,還有事?”張若塵道。

    池瑤道:“若不是還有重要的事,你爲何將我留下來?玄一修爲何等厲害,正常情況下,不僅是我,就連你也該立即啓程,而不是隻讓女帝和漁謠神師前去支援。”

    張若塵望向天庭所在星空,道:“先前在天外,千足大神告訴我,酆都鬼城有隱秘消息,第二道星空防線被破,不僅是甲天下一人之功,還有空間神殿大長老的痕跡。那位大長老,很有可能是量組織成員。”

    池瑤道:“地獄界這是不惜餘力,想要禍水東引,讓你去對付天庭。同時,也在擾亂我們,擔心我們繼續攻擊地獄界大軍。”

    “此事,與我們無關。酆都鬼城若真想對付量組織,直接將空間神殿大長老的身份泄露出去,軒轅漣自然會親自出手。”

    張若塵搖頭,道:“沒用的,地獄界爲了擾亂天庭,已經用了很多次這樣的招數。大風颳過一次,很震撼。每天都是大風,也就見怪不怪。現在已經不是說誰是量組織成員,就能扳倒誰的時代,必須要有證據。”

    池瑤道:“你認爲千足大神的話可信嗎?”

    “是魂七傳來的密信,將整個過程講述得很詳細,並且以酆都大帝的名譽起誓。魂七的確有他的謀劃,但不至於用一個謊言來欺騙我,太低級了,也會將我得罪死。”張若塵道。

    池瑤道:“你傳訊給軒轅漣吧!你的話,軒轅漣應該是會重視的。或者透露給天庭使者團,讓他們告訴軒轅漣。”

    張若塵搖頭道:“軒轅漣現在能離開第二道星空防線?再說,現在情況很危急。魂七說,空間神殿大長老和甲天下去了天堂界,很有可能是奉了玄一的密令,要殺被軒轅漣保護起來的蚩刑天。同時,有可能順勢帶走神妭公主,甚至連她一起殺掉!”

    池瑤沉思了起來,道:“魂七好算計,這是逼你去天堂界。”

    “但這個可能性很大!玄一量組織的身份暴露,無法再回天堂界,但,絕不可能讓蚩刑天和神妭公主這兩個強敵活着逃出困禁。”張若塵道。

    池瑤道:“此事與你無關,蚩刑天和神妭公主是崑崙界的神靈,我去吧!你若擔心我的修爲不夠,我可請神古巢的幾位古神一同前往。”

    張若塵抓住池瑤的手腕,頓了片刻,想出一個理由,道:“神古巢的神靈,不能去天堂界,這會害了他們。此事,也不該將他們牽扯進來!”

    池瑤垂目思考,道:“你說的有道理,是我考慮不周。但,現在星桓天也是非常時刻,離不開你。”

    張若塵笑了笑,道:“離得開!等我今晚威懾一二,佈置妥當後,你便變化成我的模樣,替我坐鎮星桓天,應對這邊的一切事宜。有神古巢、天初文明的諸位古神輔助,加上問之前輩是精神力頂尖的存在,應該不會露餡。”

    “去,將關於空間神殿大長老的一切資料信息,以最快的速度,給我找來。還有……第二道星空防線被破的當天的一切情報,也送過來。”

    張若塵向那位神女十二坊的僞神下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