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魔石刻》代表的,是三大魔源之一“天魔”的傳承。

    論功法的玄妙與上限,絕不弱於太乙神功榜上排名第二的《三十三重天》。當然,是完善之前的《三十三重天》。

    十萬年前,黑心魔主在崑崙界修煉時,參悟過《天魔石刻》。但後來,崑崙界被須彌聖僧的神力封閉,他便只能觀悟《天魔石刻》的拓印卷。

    雖說踏入神境後,功法的作用會越來越弱。

    但只是相對成神之前而言。

    在境界突破的關口,或者是自身修煉出現迷惘的時候,參悟先賢的功法,可以節約大量修煉時間,少走彎路。

    況且三十六幅《天魔石刻》,還暗藏天魔的三十六種天尊絕學。

    哪怕領悟不到天尊絕學的精髓,能夠從天尊絕學中,修煉出幾種延伸神通,黑心魔主的戰力也不止現在這個層次。

    因爲,只有《天魔石刻》上的神通,才最契合他。

    黑心魔主的資質其實極高,心性也十分強大,即便是天宮第一戰神卞莊也未能破他心境,否則也不會成爲同時代少有的能夠渡過元會劫難的神靈。

    總之,《天魔石刻》對他的總要性,甚至超過佛祖舍利和奧義。

    見張若塵久久不爲之所動,黑心魔主冷笑:“你莫非以爲,憑你們兩個數千年的修爲,能夠與大神對抗?本座要殺你們,不是什麼難事。儘快做決定,別挑戰本座的耐心。”

    魔伶呵呵的笑着。

    換做任何一位補天境神靈,與一位大神對上,也只能立即燃燒壽元,施展禁術逃遁。

    包括此刻的白卿兒,也是如此想法。

    但,她卻知曉,這裏是天尊神殿遺址,根本無法逃。向遺址深處逃去,萬一觸動天尊留下的手段,只會死得更快。

    黑心魔主一直等他們來到此處才動手,就是知曉這一點,不想給他們任何逃走的機會,同時,也是不想驚動天下神女樓中別的神靈。

    白卿兒道:“魔主太高估自己了!你真以爲,師尊沒有留給我一兩招保命的手段?”

    “星海垂釣者好大的名頭。”

    黑心魔主臉上沒有一絲畏懼,反而在笑,道:“可惜他老人家不在星桓天。”

    “嘩啦!”

    魔光閃爍,一柄六面戰錘,出現在黑心魔主手中。

    錘身比磨盤還要巨大,使得黑心魔主瞬間戰威沖天。

    白卿兒和張若塵皆壓力大增,絲毫不懷疑,若是被這柄戰錘擊中,只需一錘,怕是真神生命力強大都會魂飛魄散,瞬間斃命。

    黑心魔主道:“本座根本不信星海垂釣者會給已經成神的弟子留什麼保命手段,成神了嘛,就該自己獨擋一面。留保命手段,與吃奶的小孩有什麼區別?丫頭,跟我玩心機,你太嫩了!”

    白卿兒臉色不變,笑盈盈的道:“是嗎?魔主就如此篤定?”

    黑心魔主眼神中,閃過一道遲疑之色。

    張若塵道:“想要《天魔石刻》,自己來取,你堂堂大神,沒有長手嗎?”

    黑心魔主眼中遲疑消失,神情一沉,有攝魂的力量,從瞳中傳出。

    這片黑暗的廢墟,變成血紅色。

    “佛法無邊!”

    張若塵不受攝魂魔眼的影響,身上佛光爆發出來,化解了黑心魔主這一險惡的陰招。

    白卿兒恢復過來,眼前血紅色的世界退去,變得金光燦燦,臉色卻變得蒼白許多。

    若是沒有佛祖舍利,若是張若塵的精神意志不夠強大,一旦神魂被懾住。只需要被懾住瞬間,她和張若塵都將是敗亡的結局。

    並不是白卿兒的精神意志不夠強大。

    若是沒有佛祖舍利,張若塵的情況,不會比她好多少。

    最大的原因,還是中位神初期和大神的差距,是地與天的差距。

    剛纔,可謂驚險到極點,張若塵和白卿兒皆是心驚不已,將精神狀態拔高到極點,不敢有絲毫放鬆。

    在他們二人的視野中,一切都消失,現在只有黑心魔主和魔伶。

    張若塵道:“放棄吧!你殺不了我們。”

    “殺不了?”黑心魔主笑了起來。

    張若塵道:“你若不能在頃刻間殺死我們二人,一旦神戰爆發,必然引動整個天尊神殿遺址中的神紋和陣法,到時候,大家都得死在這裏。”

    “在這裏動手,的確可以掩人耳目,也可以防止我們逃走。但,對你而言,也會束手束腳。”

    “你先前爲何讓魔伶出手?就是因爲,你害怕觸動星桓天尊留下的種種手段。”

    “我們是你的獵物,對你沒有任何威脅,甚至想要傷你一片衣角,都不可能做得到。但,天尊的手段,卻能輕鬆置你於死地。”

    黑心魔主眼神陰晴不定。

    白卿兒道:“魔伶出手後,你發現張若塵居然有佛祖舍利護體,知曉低估了對手。所以,才又真身露面,擺出大神的姿態,想要以大神之威壓服我們。可惜,你再一次,錯估了對手。”

    “都是一等一的人物,元會級天才的確不一般。”

    突然,黑心魔主仰天長笑。

    白卿兒不解,道:“你在笑什麼?”

    “本座是在笑自己,笑自己太自私,只想到了自己,卻沒有想到你們。”黑心魔主道。

    張若塵和白卿兒都露出不解之色。

    黑心魔主道:“本座只想到,一旦神戰爆發,觸動天尊留下的手段,很有可能會給自己惹來滅頂之災。但卻忘了,不僅本座怕死,你們這兩個有遠大前途的元會級天才,其實也不想死。只要你們怕死,戰鬥爆發,自然也會束手束腳。”

    話音未落,張若塵和白卿兒的頭頂上方,各有一隻宮殿般大小的魔手落下。

    “黑天魔手。”白卿兒驚呼一聲。

    這是太真級神通!

    黑心魔主的成名絕學之一,霸道異常,絕非補天級神通可以比擬。

    二人根本沒有察覺到黑心魔主是何時施展神通,也沒有感知到神氣波動,兩隻魔手猶如憑空凝成,玄異詭奇到極點。

    是境界上的碾壓。

    張若塵只感覺空間在向下沉陷,身周像是出現了四面無形牆,向中心他倒壓過來,身體像要被擠壓成一粒沙。

    這些都是被大神神通鎖定後,形成的空間錯覺。

    張若塵深知以自己現在的修爲,不可能接得住黑心魔主全力打出的黑天魔手,立即閉上雙目,緊咬牙齒,身體撞穿無形的牆,撲在白卿兒身上。

    二人飛出去數十丈遠,墜入進亂石中。

    “轟!”

    “轟!”

    兩隻魔手落在這片大地之上,形成兩個深坑,大地隨之劇烈震動。

    四周的天尊神紋,一一浮現出來,混亂而強橫的力量,在廢墟中穿梭。

    黑心魔主兩隻碩大的眼睛中,浮現出驚異之色。

    太不可思議了!

    張若塵居然衝破了他的鎖定,逃逸出去。

    難道這個才修煉不到兩千年的小子,精神意志比他這個修煉了十多萬年的大神還要強?

    驚異只持續了瞬間,黑心魔主一揮手,魔伶化爲一道幻光,衝向亂石堆的方向。

    “嘭!”

    一根金光燦燦的棍子揮出,將魔伶打得飛了出去,墜落在一片天尊神紋中。魔伶的身體,被一道紫色閃電擊穿,嘴裏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片刻後,戰力堪比中位神巔峯,身體強度堪比至尊聖器的魔伶,化爲了灰燼。

    黑心魔主心痛得要命,雙眼變成血紅色,吼聲道:“本座今日不僅要殺了你們,更要將你們的血肉和神魂抽離出來,煉製成神丹。”

    唰的一聲,黑心魔主跨越空間,到達玉龍仙的身前。

    黑色的魔手拍下,將玉龍仙打得沉入進地底,烏金戰天柱被黑心魔主順勢奪走。

    黑心魔主手中涌出魔焰,瞬間煉化了烏金戰天柱,持在手中,環顧四周。可是,哪裏有張若塵和白卿兒的影子?

    “在大神面前,你們也想逃?”

    “勾魂之鎖!”

    “攝魂之魔!”

    “追魂之印!”

    黑心魔主站在原地不動,身上一縷縷魔氣逸散出去,凝成密密麻麻的鎖鏈,猶如數之不盡的龍蛇,衝入進黑暗的廢墟中。

    片刻後,逃進天尊神殿廢墟的張若塵和白卿兒,被勾魂魔鎖纏住,拘了出來。

    黑心魔主選在此處出手,是極其精明的,因爲,在這裏才能保證張若塵和白卿兒無法逃走。換做別處,張若塵和白卿兒早已衝入虛無空間,燃燒壽元遁走。

    黑心魔主一手持着六面戰錘,一手持着烏金戰天柱,腳下神紋將玉龍仙死死鎮壓在地底,滿臉陰沉,看着被鎖鏈纏繞的張若塵和白卿兒。

    他道:“本座早已收取了你們的一縷神氣和精神力,無論你們逃得有多遠,也能把你們拘回來。本座先前是低估了你們,可是你們又何嘗不是低估了本座?”

    白卿兒道:“看來別無辦法了,張若塵,讓玉龍仙自爆神源。”

    黑心魔主低頭向鎮壓在地底的玉龍仙看了一眼,臉色猛然鉅變,急速遠退。

    實際上,張若塵是使用《冥兵卷》上的手段,控制玉龍仙,但,根本無法命令她自爆神源。

    “自爆神源是最後的手段,現在還沒有到那一步。”張若塵揚聲道。

    白卿兒道:“還有別的辦法?”

    張若塵向千丈高的石牆方向望去,眼中浮現出一抹笑意。

    “譁!”

    一杆火焰白骨長槍,穿透黑暗,擊在魔鎖上面。

    魔鎖崩碎,化爲氣霧,張若塵和白卿兒隨之脫困,落回了地面。

    火焰白骨長槍飛了一圈,落入站在石牆頂部的海尚明宮手中。

    彌連山的大笑聲,從天尊神殿遺址外傳來,道:“黑心魔主上一次遇到,你還是上位神,沒有搞兩下,你就受不了,逃得比誰都快。這一次,你別逃了,俺一定要爽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