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

    彌連山高大的身軀,炮彈般飛落下來,落入天尊神殿廢墟,嘴裏笑聲不絕。

    一雙人頭大小的眼珠子,興奮而炙熱,看着黑心魔主,猶如是在看一位被剝得精光的絕美少女。

    與地獄界神靈戰鬥,不能往死裏打。

    對於戰鬥狂人彌連山來說,根本無法盡興。

    遇到天庭的神靈,特別是商弘和黑心魔主這樣強大的存在,他自然見獵心喜,恨不得戰個九天九夜,冰火十重天。

    閻昱、血屠相繼從黑暗中走出,立在海尚明宮和彌連山的後方,分別居於南北方位。

    四神呈扇形陣勢,有阻止黑心魔主逃走的意味。

    血屠背上神火凝成鳳凰羽,豪情萬丈的笑道:“師兄,血屠來助你一臂之力,共戰天庭大神。”

    血屠自然知曉,憑自己的修爲,想要擋住黑心魔主一擊都難如登天。可是,主戰的乃是海尚明宮和彌連山,他和閻昱只需在黑心魔主欲要逃走的時候,襲擾一二就行。

    海尚明宮和彌連山的出現,讓黑心魔主的心爲之一沉,實在想不明白,天尊神殿遺址能夠化解戰鬥波動,應該不可能驚動天下神女樓中的神靈纔對。

    只有一種可能性。

    在天下神女樓中,張若塵就發現了他的氣息,並且暗中聯繫了海尚明宮和彌連山。

    此子的靈覺感知,未免也太可怕,大神的隱藏都無所遁形。

    海尚明宮不急着出手,道:“說吧,來到星桓天,潛入天下神女樓,到底有何圖謀?”

    黑心魔主何等精明,猜到海尚明宮問這些廢話般的問題,是在拖延時間。

    他們肯定已經將消息,傳給界外的千摩桑和魔羯。

    留給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

    “廢話休說,就讓本座來稱一稱你這個古神子的斤兩。”

    黑心魔主擡起右臂,手中六面戰錘揮了出去。

    戰錘迎風而漲,變得碩大無比,像是一座鋼鐵神山,爆發舉世無匹的威能。

    “俺來戰你!”

    彌連山渾身黑色鐵甲,一拳打出,雷電四射,與六面戰錘重重碰撞在一起。

    “轟隆!”

    彌連山被打得翻滾着飛了出去,摔入進一片古陣陣紋中。即便是神化後的泥土,都被砸碎,形成一道道地裂。

    溫度高達近億級的神火,從陣紋中涌出,將彌連山吞噬。

    黑心魔主冷沉一笑:“無知的蠢貨,根本不懂上位神和大神的差距。”

    即便神火沒有波及太廣的區域,站在天尊神殿遺址中的諸神,依舊感受到它的可怕,神軀像是會被隔空點燃。

    近億級的溫度,能焚滅世間一切,大神都未必扛得住。

    血屠臉色勃然大變,向後退了退,隨時準備跑路。

    連彌連山都被一錘殺死,這還怎麼打?

    “哈哈!”

    彌連山的笑聲,從神火中傳出。

    高大的身影,隨之從古陣陣紋中走出,身上黑色鐵甲被燒成了赤紅色,他大吼道:“爽!太爽了!再來!”

    腳掌在地上一蹬,身體炮彈一般衝射出去。

    “鬥戰天下,拳道無敵。”

    彌連山五指捏拳,天地隨之震顫。

    密密麻麻的拳道規則,向他匯聚過去,凝於雙拳,身上戰威節節攀升。

    退至遠處的張若塵和白卿兒,被拳風勁氣颳得身形不穩,不禁心中凜然。

    “好可怕的拳道規則調動能力,彌連山應該是一位拳道使者,執掌有大量奧義。”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若不是在拳道上有卓著的成就,他又怎敢與號稱大神之下第一序列的商弘交鋒?彌連山、商弘、海尚明宮這些人,都是必然能夠成爲大神,甚至要進軍神尊的存在。”

    “一個元會,整個宇宙能夠誕生不知多少萬億的修士,但,他們這種級別的人物,卻是有數的。”

    張若塵輕輕點頭,道:“彌連山的鎧甲,有些不一般,居然可以擋住近億級的神火。”

    “那是他們家祖傳的連山神甲!傳說,曾有一位神尊先祖,在即將老死之前,將一身神血盡數煉入其中,欲要讓此甲脫變成神器。可惜,失敗了!”白卿兒道。

    張若塵暗暗感嘆神女十二坊的情報果然厲害,顯然是專門查過彌連山,不然不可能對他如此瞭解。

    “譁!”

    一道命運之門,在半空顯現出來,散發出的光芒,將黑心魔主身上的神力削弱了許多。

    同時,天地間的槍道規則,匯聚向海尚明宮。

    “唰!”

    人槍合一。

    海尚明宮化爲一道火光,從另一方位,向黑心魔主攻伐過去。

    “嘭!嘭!嘭……”

    黑心魔主以一敵二,與彌連山的鐵拳,海尚明宮的火焰白骨長槍對碰,打得空間震顫,又有大量天尊神紋顯現出來。

    他們一邊躲避天尊神紋,一邊生死搏殺,戰得驚心動魄,每一擊都是硬碰硬。

    “槍道使者!”

    張若塵微微含笑,並不驚訝,若是海尚明宮和彌連山不是在某一道成就卓著,執掌有大量奧義,怎麼可能擁有與大神對碰的實力?

    今後怎麼可能去衝擊神尊?

    “轟隆!”

    一聲巨響,神力波動外溢,將血屠和閻昱震得倒飛出去。

    即便是修爲更強的張若塵和白卿兒,亦是連連後退,退入到了一座殘破殿宇中。

    戰場中心,神紋如雷電一般交織,神火熊熊燃燒,塵土飛揚。

    張若塵定睛看去,發現,黑心魔主居然被彌連山和海尚明宮擊退,半跪在了地上。魔氣雲的前方,大地寸寸裂開,破敗不堪。

    彌連山舉着水缸大小的鐵拳,笑道:“這樣就不行了嗎?黑心魔主,你也配稱大神?”

    “山哥,你這麼說,就有點羞辱黑心魔主了!以本皇看,黑心魔主稱得上是最弱大神。”血屠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哈哈!最弱大神,這個稱號不錯。”彌連山笑道。

    黑心魔主眼神獰然冷沉,緩緩的,重新站起身。

    “好厲害!”張若塵道。

    白卿兒眼神冷漠,驕傲至極,道:“沒什麼好羨慕,他們修煉了十萬年,纔有今日的成就。我有把握,只需萬年,就能達到這個層次。”

    張若塵突然眉頭一皺,眼神凝惑。

    “怎麼了?”白卿兒道。

    “不對勁!”

    “哪裏不對勁?”

    張若塵道:“黑心魔主身上逸散出來的魔氣,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一道清冷的聲音,在張若塵和白卿兒的身後響起,道:“黑心魔主的魔氣,已有了質的變化。如果我沒有猜錯,他的魔氣,正在蛻變成滅世魔氣。甚至有可能,已經完成蛻變。”

    白卿兒回頭看去,只見,陸依站在石壁下方,面容清冷,自帶一股高傲而尊貴的姿態。

    “原來是你,先前倒是看走眼了!”白卿兒明眸閃爍異彩。

    陸依道:“我與黑心魔主有過交手的經驗,那個時候的他,遠無法與現在相比,以我下位神的修爲,就能牽制他一時半刻。而現在,彌連山和海尚明宮就算全力以赴,很有可能,也不是他的對手,我們必須儘快離開。”

    白卿兒目光盯向張若塵。

    她已是完全明白過來,先前池瑤送出去的那封信,根本不是什麼告別信,而是張若塵聯繫地獄界神靈對付黑心魔主的手段。

    這一次,對危機的察覺和應對,她居然處處輸給張若塵。

    吃了很多虧之後,張若塵已是有了與兩個以上女子相處的能力。

    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不偏幫任何一個,將矛盾引向外部。

    張若塵緊緊盯着戰場,道:“黑心魔主肯定在崑崙界得到了部分《天魔石刻》,所以,才能將體內魔氣,轉化爲滅世魔氣。也正是如此,他才能這麼快突破到大神層次,藏得真是夠深。”

    沒有得到《天魔石刻》和轉化了滅世魔氣的黑心魔主,在太乙境初期,很有可能,真的是最弱大神。

    但,現在卻不同了!

    張若塵盯向白卿兒,道:“空間傳送陣還能啓動嗎?”

    “應該沒有問題,這由我來負責。不過,空間傳送陣與他們交手的地方很近,倒是有些麻煩。”白卿兒道。

    “此事交給我。”張若塵道。

    必須得立即離開,等到千摩桑和魔羯趕到,必會增添更多的變數。

    張若塵取出一根鏽跡斑斑的鐵條,手指在鐵條上撫摸,頓時,鐵條上,浮現出一道道絢爛的神光。

    正是本源神殿中六柄神劍之一的老六。

    “老六,現在該是你大展神威的時候了!”張若塵道。

    “錚!”

    鏽跡斑斑的鐵條發出劍鳴聲,歡喜雀躍。

    張若塵沒有親自使用這柄神劍,而是交給了玉龍仙。只有執掌在她手中,神劍才能爆發出最強威力。

    遠處,黑心魔主刺耳的笑聲,響徹天尊神殿遺址,道:“本來不想暴露的,你們非要逼我。今日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是滅世之魔!”

    “嘩啦!”

    黑心魔主的頭頂和腳下皆是涌出黑壓壓的魔氣,數之不盡的魔紋,在氣霧中流動。

    海尚明宮和彌連山對視一眼,各自施展出槍道和拳道的最強神通,一上一下,攻擊過去。

    “飛龍滿天。”

    海尚明宮一槍刺向長空,火焰在槍尖蔓延而開,化爲成百上千條火龍,從天空向黑心魔主攻去。

    彌連山嘴裏吼聲不絕,每吼一聲,身軀長高一丈。

    “轟隆隆!”

    他鋼鐵一般的身軀,踩得地動山搖,頃刻間,衝至黑心魔主身前。

    一拳打出。

    拳頭上規則噴薄,顯化出金戈鐵馬、神軍戰將的虛影。

    “在神器面前,你們這些手段,算得了什麼?”

    黑心魔主眼神輕蔑,一掌輕飄飄打出,一塊懸在滾滾魔氣中的天魔石刻神碑,從掌心飛出去,滅世之威將種種拳道勁氣虛影全部碾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