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魔石刻神碑上圖文詭妙,在滅世魔氣催動下,顯得異常厚重,將施展最強神通的彌連山橫拍了出去,壓入進地底。

    若非彌連山穿着連山神甲,真讓人懷疑,他的神軀是不是已經變成血泥。

    黑心魔主披頭散髮,牛角明亮,打出第二塊天魔石刻神碑,直向天空飛去。

    頓時,從天而降的千百條火龍暗淡失色,被魔氣吞噬。

    “嘭!嘭!嘭……”

    火龍全部碎開,槍道規則被天魔石刻蘊含的力量衝散,石刻上的魔圖像是活過來了一般,化爲一尊上古三眼神魔,探出雙爪向海尚明宮攻擊下去。

    海尚明宮猛然色變,引動懸浮在天空的命運之門,撞擊向三眼神魔。

    兩股力量衝擊在一起,驚天動地的聲音爆發出來,命運之門和三眼神魔的虛影同時碎裂,化爲混亂的神氣。

    海尚明宮遭受創傷,嘴裏溢出神血。

    “轟隆!”

    “奶奶的,居然變得這麼強了,看來今天不只是要爽翻那麼簡單。”

    彌連山從地底衝出,將壓在身上的天魔石刻神碑打飛出去,嘴裏發出野獸一般的嘶吼,身上鎧甲爆發出絢爛的黑色幽光。

    黑色幽光中,一座宏偉的神山顯現出來。

    神山像真實存在一般,泥土呈血紅色,山頂有一具枯骨站在那裏,散發出威嚴至極的氣勢。

    黑心魔主又一連喚出兩塊天魔石刻神碑,加起來四塊,懸浮在身週四個不同的方位。碑上圖案皆不同,散發詭異韻味。

    實際上,只有三十六塊天魔石刻神碑加起來,合而爲一,纔算是真正的神器。

    彌連山和海尚明宮皆是擁有大心性之輩,沒有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住,心知,只需再拖延片刻,千摩桑和魔羯就能趕到。

    到時候,該逃的就是黑心魔主。

    “就是現在。”

    見彌連山和海尚明宮再次向黑心魔主攻擊過去,白卿兒飛掠出去,以青銅編鐘護身,衝入進空間傳送陣所在的區域。

    她將神氣注入陣法,陣法邊緣升起九座丈許高的紫晶陣塔。

    在白卿兒調整九座紫晶陣塔,鎖定空間傳送的座標之時,張若塵出現到空間傳送陣與三大神靈戰場之間的位置,以精神力撐起一層防禦屏障。

    雖然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是七十四階中期,可是,卻能調動天地之力加持,足以與七十五階精神力神靈,佈置的防禦屏障相提並論。

    “黑心魔主!”

    一道能夠震傷神魂的聲音,從天外傳來,由遠而近。

    黑心魔主的神魂,被千摩桑的四字神音創傷,海尚明宮尋到機會,一槍刺穿他的神境世界。

    “嘭!”

    火焰白骨長槍與一塊天魔石刻神碑重重撞擊在一起,黑心魔主被震退出去,身上魔袍碎裂一大片,神境世界嚴重受損。

    張若塵望向天尊神殿廢墟外的方向,已能真切感受到濃烈死氣,念道:“來了!這股神魂力量,還真就是太虛的層次,不愧是渡過了五次元會劫難的古神。”

    “好了!走!”白卿兒道。

    空間傳送陣運轉,浮現出白光,爆發出強勁的空間波動。

    黑心魔主回頭看了一眼,眼中浮現出一道奸計得逞的笑意,向空間傳送陣衝去。

    在彌連山和海尚明宮趕到的時候,他之所以沒有在第一時間脫身,是因爲知曉,正常情況下,自己根本不可能從千摩桑和魔羯的手中逃走。

    唯一的機會,就是這裏的空間傳送陣。

    而開啓空間傳送陣的方法,只有白卿兒知曉。

    他是賭張若塵也懼怕千摩桑和魔羯,也會逃,所以,故意與海尚明宮和彌連山纏鬥,靜等時機。唯一超出他預料的,乃是海尚明宮和彌連山都太強大,差一點陰溝裏翻船。

    “若塵小兒,本座冒着巨大風險,留在星桓天,就是因爲你。你想往哪裏逃?”

    黑心魔主撞穿精神力屏障,探手向張若塵抓去。

    他知曉張若塵有佛祖舍利護體,因此,留了三分力量,掌心涌出的魔氣和規則如絲如網,從四面八方向張若塵纏繞過去。

    只要抓住張若塵,獲得的回報,堪比殺死一位頂尖大神。

    這足以讓不少神靈爲了搏命!

    玉龍仙從張若塵身後閃出,雙手握着神劍老六,蓄勢以待的一劍,化爲火焰匹練直向近在咫尺的黑心魔主斬去。

    距離太近,避無可避。

    黑心魔主感應到神劍爆發出來的可怕力量,臉色爲之一變,立即將全身神氣都運轉起來。

    但,距離太近,根本來不及調動四塊天魔石刻神碑。

    “刺啦!”

    黑心魔主的一切護體神氣,皆被神劍撕裂。

    神劍上的火焰,直衝他面門。

    但,大神畢竟是大神,體內有海量規則神紋,將劍神爆發出來的力量一層層抵消。當神劍的劍鋒,落在他神軀上的時候,鋒芒亦是盡散。

    即便是如此,玉龍仙這突如其來一劍,也是嚇得黑心魔主渾身冷汗。

    黑心魔主驚魂未定,卻見,張若塵身體旋轉,背對向他。

    但,黑心魔主看到的,卻不是張若塵的背,而是另一位手持斑駁古劍的美麗女子。正是,變化成陸依模樣的池瑤。

    池瑤揮劍橫斬,劍氣如月牙一般飛出。

    黑心魔主的全身防禦,都被先前玉龍仙的一劍破去,哪裏還擋得住這第二劍?

    “嘭!”

    他擡起右臂,運轉神氣,注入手臂上的銅環,與神劍碰撞在一起。

    鎮天級至尊聖器銅環,直接爆開,碎成銅片。

    黑心魔主被劈得倒飛了出去,右臂上,出現一道深深血痕,整隻手臂差一點被斬斷。

    “兩柄……神器級別的神劍!”

    黑心魔主既是憤怒交加,而又欣喜若狂。

    憤怒的是,即便是與海尚明宮和彌連山那樣的強者,戰了如此之久,也就被打碎了一件魔袍,沒有受任何傷勢。

    可是,現在卻被一個修爲遠不如海尚明宮和彌連山的女子,一劍差點斬斷手臂。

    神劍之威,可見一斑。

    怎能不怒?

    怎能不喜?

    此刻,張若塵、白卿兒、玉龍仙、陸依皆是進入空間傳送陣。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

    黑心魔主隔空一擊打出,將一座紫晶陣塔擊碎。

    空間傳送陣略微遲緩了瞬間,便是這一瞬間,黑心魔主衝入進去。

    “譁!”

    光芒閃爍,陣中衆人全部消失不見。

    彌連山和海尚明宮略遲一步趕到,身形定在空間傳送陣邊緣,海尚明宮立即推算他們傳送離開的空間座標。

    “別輕舉妄動,這裏是天尊神殿遺址。”

    千摩桑那魁梧卓然的身形,降臨到此處,制止了海尚明宮。剛纔他才冒然使用命運力量,吃了大虧。

    海尚明宮也意識到不對,連忙散去命運規則。

    “拜見摩桑戰神!”

    血屠和閻昱趕了過來,向摩桑戰神抱拳行禮。

    千摩桑點了點頭,道:“這座空間傳送陣已被黑心魔主損壞,短時間內,怕是很難修復。”

    “這下麻煩大了!黑心魔主是和張若塵他們一起傳送離開,以他太乙大神的實力,張若塵怕是凶多吉少。”閻昱面露擔憂之色。

    千摩桑道:“這不是更好?黑心魔主殺死了張若塵,必然驚動天姥。只要天姥出世,天庭必然潰敗得更快,對地獄界而言,可謂是大好事。”

    閻昱看出千摩桑的立場,於是,不再多言。

    血屠低着頭,嘴角動了動,最終忍了下來,道:“既然沒辦法推算空間座標,又很難修復空間傳送陣,還是先離開這裏吧!”

    他率先飛了出去,立即向神女王殿趕去,欲要通知白皇后。

    白皇后就算不救張若塵,總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女兒死在黑心魔主手中吧?

    但,血屠進入神女王殿才發現,黑暗神殿的神靈魔羯坐在裏面,精神力形成強大的場域,白皇后根本無法離開神殿。

    血屠暗呼一聲,嗚呼奈何。

    在這些動不動就修煉了數十萬年的古神面前,自己一個新神,終究還是太嫩了,根本翻不起浪花。現在,只能期望張若塵能夠再次大展神威,從黑心魔主手中逃掉。

    當然,血屠心中明白,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接下來,神女十二坊必然要爆發大動盪,血屠不敢繼續留下,衝着魔羯和白皇后笑了笑,道:“原來兩位大神都在啊,抱歉,抱歉,打擾了!”

    退出神女王殿,他立即離開星桓天。

    魔羯和白皇后,一個在心中盤算如何拿捏神女十二坊,一個心事重重,根本沒有理會血屠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新神。

    飛出星桓天后,血屠回頭看了一眼腳下混混濛濛的世界,心中暗道:“張若塵應該不至於那麼容易就被殺死,可是大主宰與奪天神皇一戰下落不明,該找誰去救他呢?福祿神尊?”

    “不行。我乃死亡神尊座下,去見福祿神尊,怕是不太好。”

    就在血屠絞盡腦汁思考對策的時候,前方一白一黑兩道唯美窈窕的身影,從星空中走來。

    白者,身穿一襲白色佛衣,神聖無瑕,步步生蓮,偏偏卻又長了一張顛倒衆生的仙顏。

    黑者,妖豔至極,穿黑色蕾絲。

    血屠看見那個白衣光頭尼姑,嚇得雙腿打擺子,立即就要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