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傳送陣中的張若塵、白卿兒、池瑤,感覺到時空混亂,眼前黑暗,強大的空間壓迫力量,將他們的神軀都要擠碎一般。

    以張若塵對空間的瞭解,知曉這是傳送失敗纔會出現的情況。

    可惜他現在只勾畫出了生命規則和死亡規則,只能使用生命之道和死亡之道的力量,否則,憑他的空間造詣,完全可以操控空間,維持陣法的正常傳送。

    張若塵沒有坐以待斃,立即喚出金剛月輪藏於袖中,另一隻手緊握萬咒天珠。

    “譁!”

    空間傳送陣的光芒散去,張若塵、白卿兒、池瑤來不及觀察四周環境,已是感應到黑心魔主的氣息。

    池瑤率先出手,頭頂天劍魂顯現出來,神劍爆發出絕世無匹的鋒芒。

    “劍十三!”

    人劍合一,化爲一道刺目的光,刺向黑心魔主。

    黑心魔主剛吃了神劍的虧,哪裏還敢與神劍硬碰硬?

    但,池瑤無論是出手的時機,還是出劍的速度,皆是達到他避無可避的地步。若是尋常神靈,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應,就會被神劍刺穿。

    可黑心魔主是何等了得的存在,後發而先至,四塊天魔石刻神碑擋在了身前,與神劍碰撞在一起。

    金石相擊的聲音,鏗鏘震耳。

    這是神器碰撞!

    即便是持器者池瑤自己,也都難以承受,身體飛墜出去,無法維持變化之術,恢復了原貌,雙眼和雙耳皆溢出鮮血。

    “哈哈!池瑤,在你先前揮出那一劍的時候,本座已然猜出是你。真是沒想到,短短千年,你的修爲,竟是已經達到中位神巔峯。”黑心魔主笑道。

    池瑤持劍傲立,眼耳的血液化爲血氣,消失不見。

    “你堂堂大神,傷在我一箇中位神的手中,竟然還笑得出來?”

    她那倩麗的身姿體內,浮現出三十三道明亮光點,頭頂升起三十三重天宇,腳下五彩混沌氣蔓延,爆發出來的神力波動增長了一大截。

    “《三十三重天》!你怎麼可能修煉了不動明王大尊的功法?而且,還成功了!”黑心魔主心中大驚,難以置信。

    白卿兒知曉一個人最驚異的時候,就是心神最薄弱的時刻。

    “七魂恐夢!”

    白卿兒要破手指,向前點出,以神血爲媒介,施展出這招壓箱底的精神力神術。

    黑心魔主雙眼疲睏,神情略微恍惚了瞬間。

    就是這一瞬間,池瑤與站在張若塵身旁的玉龍仙,同時揮劍斬出,兩道奪目的劍光,呈一前一後的十字排列飛出去。

    “就憑你的精神力,也想用恐夢之術擊破本座的心神?”

    黑心魔主操控四塊天魔石刻神碑,鎮守四方,顯化出四幅不同的圖景,反攻撞擊過來的兩道劍光。

    “轟隆!”

    池瑤、白卿兒哪裏擋得住大神之力,皆是口吐鮮血,飛了出去,撞擊在石壁上,都傷得不輕。

    即便是最強的玉龍仙,亦是抵擋不住,從張若塵的頭頂飛了出去,墜向後方灰濛濛的空間中。

    這座空間傳送陣,所在的地方,充滿灰濛濛的死亡之氣,蘊含強勁的腐蝕力量。

    除此之外,什麼都看不清。

    很顯然,這裏根本不是什麼星天崖,空間傳送出現了意外。很有可能,與黑心魔主最後擊碎的那座紫晶陣塔有關。

    黑心魔主長聲而笑:“你現在知道,爲什麼先前可以傷到本座了吧?當本座認真起來,就憑你們的修爲,持再強大的戰兵,也不會有任何機會。”

    “轟!”

    “轟!”

    兩塊天魔石刻神碑飛了出去,衍化天魔圖景,分別鎮壓向白卿兒和池瑤。

    白卿兒立即撐起六十五枚青銅編鐘,環繞身周,一道又一道鐘聲響起,與鎮壓下來的神碑對抗。竟是撐住了!

    另一頭,池瑤頭頂的三十三重虛幻的天宇被神碑震碎,只剩十重實態的天宇,與神碑對抗。

    黑心魔主露出詫異的神色,顯然沒有想到二人修爲如此了得,感嘆道:“都是天資絕世的人物,中位神就能有如此成就,未來不可想象。”

    白卿兒和池瑤無法開口。

    甚至,白卿兒已經開始燃燒體內神血。

    黑心魔主以充滿羨慕的目光,盯向張若塵,道:“當年在崑崙界,本座無論如何努力,無論達到何等境界,永遠只是千骨女帝的追隨者,甚至都無法讓她正眼相看。你知道那種被無視的感覺嗎?你不會明白,因爲你可以同時得到兩位天之驕女的青睞。”

    “這就是你背叛崑崙界的原因?”張若塵道。

    其實先前白卿兒和池瑤向黑心魔主發動攻擊的時候,張若塵是有逃走的機會。

    但他沒有逃。

    黑心魔主似乎是認定,可以收拾掉張若塵三人,因此,沒有急着出手。

    他陷入回憶,目光時而憤怒,時而冷狠,時而掙扎,道:“背叛?這麼說也對!”

    張若塵向被鎮壓在天魔石刻神碑下方的池瑤看了一眼,發現她頭頂上方的十重天宇開始增長,這是要強行凝聚第十一重天宇,衝擊上位神。

    二人眼神對視。

    張若塵明白,她是希望自己能夠爲她爭取到些許時間。

    黑心魔主正陷入自己的情緒中,沒有發現池瑤的變化。

    張若塵見他眼神逐漸便是銳利,連忙道:“看你似乎不情願接受背叛二字,不妨講一講你的故事?”

    “你想聽?”黑心魔主道。

    張若塵道:“與一位大神,相隔這麼近的距離,我就算是想要自爆神源都做不到。既然今天註定要死在你的手中,何不先讓我知道,是死在了一位什麼樣的人物手中?”

    “量你也耍不出什麼花招。”

    黑心魔主做爲大神,面對幾個補天境神靈,自然是有絕對的自信。

    張若塵心中微微一鬆,知曉黑心魔主已是放下戒心。

    “你應該比本座更清楚,背叛是多麼荒謬的兩個字。在天庭那些修士眼中,你何嘗不是一個背叛者?元會鉅奸?可是,他們又知道多少真相?他們不過是一羣只看到了表面的蠢貨。”黑心魔主道。

    張若塵道:“這話,我倒是贊同你。”

    黑心魔主表情凝肅,徹底陷入回憶,實際上,一直在提防張若塵。他道:“十萬年前,在崑崙界,我與大批修士聽接天神木講道。荒天的到來,讓我們那羣聖境修士,皆是激動萬分。”

    “你很難想象,年輕一代的修士,是何等崇拜元會級天才。更何況,那個時候,荒天已經踏入神境,進入了當時我們一直在追求的境界。”

    張若塵很想說,我能想象,因爲我就是元會級天才。但,不想打斷黑心魔主的思緒,靜靜的聽着。

    黑心魔主嘲諷般的一笑:“可是,我們沒有預料到的是,荒天居然揮斧,斬斷了接天神木。他那一斧,爆發出來的力量,將我們所有人都震得暈厥過去。”

    “當本座醒過來的時候,與別的那些聖境修士,已經在崑崙界外。”

    “一醒來,還沒有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便是招到地獄界大軍的圍攻。最後,所有修士都死了,只有本座殺出重圍,脫身逃走。”

    “那時,本座只想立即返回崑崙界,告訴神靈,接天神木是被荒天斬斷,荒天背叛了天庭。可是當本座來到崑崙界外的時候,發現整座世界已經封閉,遠遠望去,像是一個大火球,連接近都不能。”

    張若塵心中暗想,黑心魔主和那些聖境修士暈厥之後,應該是被須彌聖僧死前的力量傳送離開。

    又或者,是須彌聖僧在傳送荒天的時候,連帶着他們一起傳送了出去。

    無論怎麼說,黑心魔主講述的這些,與小黑和外界那些修士所說的出入太大。按理說,現在這樣的情況下,黑心魔主根本沒有騙他的必要。

    “既然崑崙界回不去了,本座只能去天庭。”

    黑心魔主憤怒了起來,情緒激動,道:“可是本座怎麼都沒有想到,地獄界的修士無恥至極,沒能殺死本座,便是對外宣揚,是本座帶領荒天去斬斷了接天神木,想要借刀殺人。”

    張若塵道:“天宮應該不至於相信這種低級的謠言。”

    “天宮?哈哈!天宮何等至高無上的地方,哪裏看得到我這個聖境修士?謠言雖然沒有殺死本座,可是,卻讓本座變成了無數修士眼中的叛徒,特別是以前與本座有仇的那些修士。”

    “千骨女帝在的時候,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可是在天庭各界修士眼中,崑崙界諸神隕落,與毀滅了沒有區別。”

    “於是,這些人,就因爲地獄界修士的一則謠言,開始欺壓本座。那時,本座受盡了辱罵、欺凌、迫害,甚至還連累了黑魔界的修士。”

    “張若塵,你根本不知道本座當年遭遇了什麼,因爲你雖然被當成了叛徒,可是在天庭,有月神庇護你,在地獄界有血絕戰神的力挺,而我什麼都沒有。”

    “當比我強大的修士,將我雙腿打斷之後,我必須從他胯下爬過去。沒有第二個月神來爲我出頭!”

    “當黑魔界的修士,被當做奴隸販賣,被當成玩物欺凌的時候,我根本無能爲力,因爲他們背後有神靈。沒有第二個血絕戰神站出來,殺個天翻地覆,告訴他們,黑心你們惹不起。沒有!”

    張若塵沉默了,與黑心魔主比起來,自己似乎的確幸運了許多。

    黑心魔主道:“但是後來有了!是易天君。易天君欣賞我百折不撓的心志,覺得我是可造之材,於是,讓天堂界以西方宇宙主宰的身份出面,幫助我,接納了黑魔界,讓黑魔界真正成爲了西方宇宙的一員。”

    張若塵道:“你有沒有想過,欺壓黑魔界,迫害你的,很有可能是同一個人?”

    “這重要嗎?張若塵,這不重要!”

    黑心魔主道:“我知道自己只是天堂界……不,還達不到那個高度。我知道,自己只是易天君的一枚棋子,什麼髒活、累活都是由我和黑魔界去做。但是,無所謂了,已經很好了!”

    “十萬年,黑魔界發展成爲了強界,本座也達到了大神的層次。當年欺辱過本座的修士,已經被本座一個個全部屠族滅門。”

    “主宰世界是棋手,強界是棋子,弱界是棋盤。這就是規則!能夠成爲棋手的一枚有用的棋子,已經是幸運的事。”

    “如果作爲棋子,敢去懷疑棋手的對錯,這顆棋子離廢掉也就不遠了!”

    張若塵只覺得可笑,哪有人心甘情願做棋子的,道:“難道你就不想成爲棋手?”

    “想!做夢都想,這就是本座明知危險極大,依舊留了下來的原因。想要成爲棋手,必須得拿下你張若塵,冒生命危險都是值得的。”黑心魔主道。

    “轟隆!”

    第十一重天宇凝聚成功,池瑤破入上位神境界,掌心時空混沌蓮展開,將鎮壓在頭頂上方的天魔石刻神碑震飛了出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