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狹小的通道中,規則神紋如潮水一般涌來。

    白卿兒和池瑤立即展開神境世界,世界讓方寸之間,變得無窮廣闊,開闢出了一座獨立的世界,抵擋住規則神紋的衝擊。

    神境世界外,一隻血犼的神軀顯現出來,身形如大犬,頭長龍角。

    血犼的長毛,散發奪目的血色光華,揮爪拍出,以無與倫比的力量,擊穿白卿兒和池瑤的神境世界防禦,衝入進來。

    它的身軀,比一萬座山嶽加起來還要巨大,雙目充滿暴虐氣息。

    “吼!”

    嘯聲驚天動地,掀起層層神氣風暴。

    池瑤聲音清冷,道:“血犼,你也不認清形勢,就憑你,也敢攻擊我們三人?”

    血犼真君嘴裏吐出一口血氣,氣化河流,有億萬柄刀劍在河流中飛行,直向池瑤而去。

    血犼真君的修爲,已達到上位神中期,遠勝池瑤。

    雖有一個境界的差距,池瑤卻毫無懼色,站在原地不動,手中雙劍飛了出去,化爲萬千劍影,將血氣長河擊穿。

    萬千劍影合爲兩柄,一上一下,向血犼真君斬去。

    “轟隆!”

    “刺啦!”

    滴血劍破了血犼真君的規則神紋防禦。

    神劍老四劍光明亮,銳氣無雙,斬在血犼真君頭頂。

    頓時,血犼真君慘吟一聲,龐大身軀飛了出去,身上灑出的神血,化爲緋紅血雨。

    即便高出池瑤一個境界,也兩劍而敗。

    池瑤在神境世界中騰飛起來,長髮飄飄,抓住滴血劍。

    血犼真君身上飛灑出來的神血,化爲一縷縷血氣,涌入進滴血劍,消失在劍鋒。

    滴血,噬血。

    “唰!”

    池瑤斬出第三劍,劍氣如瀑布,將血犼真君再一次擊飛,身上灑出更多神血。

    緊接着,第四劍。

    張若塵沒有出手,釋放出精神力,感知四周。

    血犼真君與鸞鷹真君一貫形影不離,血犼既然出現,鸞鷹必在附近。

    如果這一切是血犼真君和鸞鷹真君的計謀,一個出手,一個伏擊,將會非常危險。上位神的伏擊,可不是鬧着玩的。

    白卿兒道:“血犼真君的狀態不對。”

    “是嗎?”

    張若塵沒有放鬆警惕。

    白卿兒道:“你看,他被女皇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卻不思變化,依舊正面硬扛,完全就是取死之道。再看他的雙眼,充滿戾氣,毫無理智可言。”

    張若塵沒有察覺到鸞鷹真君的氣息,這纔將注意力,放到血犼真君身上。

    “果然有問題,他眼瞳中,蘊含一股獨特的死氣,應該是神魂遭到了襲擊,失去理智,變成了一隻噬血的兇物。”

    白卿兒道:“看來你說得對,這裏就是雨辰神廟的地底,我在血犼真君的體內,感知到了老屍鬼的氣息。”

    張若塵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隱憂,道:“速戰速決,別將老屍鬼驚動了出來。”

    白卿兒雙手結印,一道道陣法光紋,在她身前凝聚出來。

    衣袖一揮,陣法光紋飛出去,印在血犼真君身上。陣法光紋化爲一張白色的陣網,流動雷電,擠壓血犼真君的神軀,將其困禁。

    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道異色,倒是沒有想到白卿兒的精神力竟如此之強。

    但想想又很正常,若是精神力不夠強大,哪敢使用七魂恐夢對付大神?換做精神力稍弱的神靈,一旦遭受大神神魂反噬,怎麼可能像她這樣迅速就能恢復過來?

    白卿兒的武道修爲,剛剛破入中位神中期,可是精神力之強卻是達到七十五階,走到了張若塵的前面。

    七十五階,對應的就是上位神戰力。

    成神後,她跟隨星海垂釣者修行千年,精神力和陣法的進步自然是非同小可,遠勝武道修爲。

    一直以來,張若塵都在隱藏實力,原來她也是如此。

    張若塵同時喚出五柄神劍,每一柄都熾熱明亮,化爲五道神光飛出去,刺入進血犼真君的神軀。

    血犼真君嘶聲慘叫,瘋狂掙扎,可是,卻掙不脫陣網,震不開五柄神劍,體內的神靈意志不斷被磨滅,神魂被神劍斬碎。

    漸漸的,血犼倒下,躺在池瑤的神境世界中,再也無法動彈。

    “收!”

    張若塵手掌一擡,五柄神劍從血犼真君體內飛出,懸浮在身周。

    白卿兒的一雙妙目,看了看張若塵的五柄神劍,又看了看池瑤手中的那柄,道:“我曾在星天崖看到過一座高深的神級劍陣,若是用這六柄神劍佈陣,爆發出來的戰力,足以對付黑心魔主那樣的大神。”

    “此陣,名爲**一劍驚神陣!”

    “有六柄神劍做陣基,煉製此陣不算太難。只需使用神尊血液和六種本源物質,在六劍上,刻畫出陣紋,陣法立成。”

    池瑤道:“可惜神尊血液和六種本源物質不好找。”

    “不算難找,我身上就有。”

    白卿兒從手腕上的玉鐲中,取出一隻只寶瓶,道:“合我們三人之力,只需半年時間,就能將劍陣煉成。”

    半年,使用日晷,也就是六個時辰。

    黑心魔主隨時可能追上來,而地底又存在包括老屍鬼在內的各種未知兇險,煉製**一劍驚神陣,提升戰力,纔是保命之道。

    白卿兒將**一劍驚神陣的陣紋圖錄,直接以精神力,傳入進張若塵和池瑤的腦海。

    神境世界中。

    三人各自分出數十萬道精神力分身,一共一百多萬個精神力強者,爭分奪秒,同時刻畫陣紋。

    每一座神陣,都是龐大的工程,需要大量陣法師一起出手,花費成百上千年的時間,才能夠佈置出來。

    當然,陣法神師例外。

    陣法神師一道念頭,就能佈置出神陣。

    ……

    天下神女樓,神女王殿。

    白皇后端坐在王殿最上方的位置,身披絳紅色曲裾錦袍,少了往日的風情,顯得極爲神聖秀美,可是,卻能明顯感覺到她身上的侷促。

    “譁!”

    一道傳訊神符從外面飛進來,落入魔羯手中。

    魔羯向坐在上方,強裝鎮定的白皇后看了一眼,笑了起來,道:“青玄已經去調查了神女十二坊附近星空的空間傳送陣與蟲洞,白城主想不想知道,結果如何?”

    “清者自清,本城主倒是想知道,青玄靈神能調查出什麼?”白皇后道。

    魔羯陰測測的一笑,看向手中的傳訊神符。

    半晌後,他道:“神女十二坊與天庭西方宇宙來往很密切,連接兩片星空的蟲洞和傳送陣,開啓的頻率,遠超去往南方宇宙、東方宇宙、北方宇宙。城主不知作何解釋?”

    白皇后道:“神女十二坊的產業遍佈宇宙,多次爲命運神殿打探到天庭的祕密情報,這有什麼好解釋?況且,從星桓天,去天羅神國、命運神域的傳送陣和蟲洞,開啓的頻率更高。”

    魔羯將傳訊神符收起,笑着點了點頭,道:“白城主不愧是面面俱到的精緻人,本座都不好反駁什麼了!但,神女十二坊畢竟家大業大,修士衆多。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意味着什麼?”白皇后故作不解。

    魔羯道:“意味着破綻也很多。”

    “唰!唰!唰……”

    一道道人影,從神殿大門外飛了進來,橫七豎八的摔落在地上。

    其中女子居多,修爲都不低,至少是聖王境界。

    修爲最高的,是一位下位神坊主。

    這位坊主仙肌神骨,白衣如雪,戴着面紗,修煉的功法與地獄界截然不同,體內有光明力量在流動。

    另一位魔羯,從神殿外走進來,直接走進魔羯本尊的體內。

    先前,就是魔羯的這道精神力分身,將十二位修士鎮壓,擒拿到此處。即便是下位神坊主,在他的精神力分身面前,也是毫無還手之力。

    白皇后再也無法保持平靜,因爲這些被魔羯抓來的修士,皆與大商神朝有聯繫。

    其中,那位下位神坊主,更是白皇后的親傳弟子,知曉很多隱祕。

    魔羯看了看白皇后的臉色,笑得無比暢快,道:“現在城主還要狡辯嗎?老老實實將一切都交代,對誰都好。城主總不希望,本座將你培養的這些修士,一個個都搜魂煉魄吧?到時候,她們就全部都毀掉了!”

    倒在地上的十二位修士,皆是膽顫心驚。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爲魔羯的精神力太強大,早已破了她們的心神和意志。

    白皇后動怒,豁然起身,道:“魔羯,這裏可是星桓天,你敢放肆,信不信本城主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隨着白皇后起身,神女王殿中,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

    更有地勢,與她結合在一起。

    在這一瞬間,白皇后的威勢不知攀升了多少倍,壓得魔羯的精神力場域,直接縮回了體內。

    在天下神女樓,在這座神女王殿中,白皇后可以調動整座星桓天的力量,擁有的戰力不是修爲可以衡量。

    即便是魔羯,也被壓得難以喘息。

    “城主若是動他,小心星桓天萬族絕滅,化爲浩蕩宇宙的一粒粒塵埃。”

    千摩桑從神殿外一步踏入進來,頓時,破了地勢,震得神殿中的陣法銘紋崩碎無數。

    只此一步,定住時空。

    白皇后被震得向後退了一步,身上威勢盡數瓦解,心中驚駭,對命運神殿的戰神,有了深刻的認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