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皇后本身修爲就達到太白境,引動地勢和陣法後,匯聚整個星桓天的氣機於一身,無量境之下,可戰任何敵手。

    但,千摩桑一步踏入進來,便是破了她所有氣機,修爲之渾厚,簡直驚駭世俗。

    渡過五次元會劫難,修行到第六個元會,七十萬年積累,放眼整個宇宙,此等人物,也是少之又少。

    彈指間,就能毀一界,滅一族。

    魔羯亦是吃驚不小,正襟端坐,心中凜然,暗道:“好一個裁決司的第二人!”

    千摩桑踱步向前,立於神殿正中,步步如驚雷,道:“天庭大軍已在趕來星桓天的路上,城主若是再不坦白,就沒機會了!”

    天庭大軍開赴而來的消息,白皇后是絲毫都不驚訝。

    現在,的確是已經到了星桓天生死存亡的時刻,必須要做出選擇。

    可是她怎麼能選擇地獄界?

    一旦逆神族的祕密,被商族曝光,漁謠、白卿兒,她自己,還有隱藏起來的逆神族族人,都將遭受滅頂之災。

    還會連累星天崖!

    商族是料定,她不敢背叛。

    千摩桑見白皇后不爲之所動,眼神幽沉,雄渾氣勢爆發,碾壓般的撲涌而去,道:“神女十二坊救了古鴉,這份情,命運神殿不會忘記。也正是你們神女十二坊做對了這件事,所以,本座還願意給你解釋,或者是選擇的機會。”

    “嘭!”

    白皇后頭上髮髻被千摩桑的氣勢震散,青絲劈落下來。

    她從未像此刻這般感覺到有心無力,痛苦而無奈。

    堂堂大神,一界之主,卻柔弱得宛若一根枯草,輕輕一折,就會斷掉。

    不是因爲魔羯和千摩桑。

    而是來自天庭和地獄的雙重壓力!

    十萬年前,白皇后心中就有一股熊熊怒火,欲要戰,欲要向一切威脅她、利用她的神靈揮劍。可是,藏劍十萬年,也揮不出去。

    並非懦弱,只因羈絆太多,無法斷情絕義。

    千摩桑感受到了白皇后身上的殺意,道:“城主好強的殺意,這是想要戰?也對,這裏是星桓天,是天下神女城,城主該有這個自信。”

    白皇后長髮飛揚,身上神光灼熱,道:“你們有什麼資格讓本城主做選擇?地獄界,本城主只信五清宗和羅衍大帝。”

    白皇后深知今日決定的重要性,自己一死反而是一種解脫,但,無論是天庭還是地獄,真正能夠庇護星桓天的,卻是少之又少。

    既要有實力庇護,又能真心誠意庇護,更是一個都沒有。

    一旦逆神族的祕密曝光,五清宗和羅衍大帝也絕對不會爲了神女十二坊,與整個地獄界爲敵。

    魔羯站起身來,手中法杖向地面猛然一杵,冷哼道:“冥頑不靈,何必與她再多說廢話,先將她擒拿,控制了第一神女城中的陣法,纔是第一重要的事。待地獄界大軍趕到,再慢慢審判她。”

    千摩桑耗盡了所有耐心,點了點頭,道:“在天庭大軍趕到之前,的確是要先掌控星桓天內的所有陣法。魔羯靈神,動手吧!”

    被神力鎮壓得趴伏在地的十二位修士,眼中浮現出絕望之色,知曉今日,神女十二坊已是在劫難逃。

    魔羯冷笑,引動精神力,注入法杖。

    神殿外,傳來一陣芳香。

    一片片粉紅而晶瑩的桃花花瓣,隨風吹入進殿中。

    “噠噠!”

    一位身形高俊,筆直挺拔的年輕男子,從門外走進來,隨手將神殿的大門關上。

    神殿中,光芒一暗,就連三尊神靈身上的神光都照不亮。

    魔羯停了下來,向闖入進來的年輕男子望去,道:“閣下是什麼人?”

    “居然連我都不認識,你還真是孤陋寡聞,看來黑暗神殿成立靈神堂,完全是白費功夫,還不如讓無月儘快將之解散。”

    年輕男子一掌拍在兩扇神門的縫隙處,嘭的一聲,神門被打得凹陷。

    凹陷處,變成赤紅色,有融化的跡象。

    兩扇神門,被這道掌印焊死。

    年輕男子轉過身來,白皇后看清他的模樣後,頓時臉上血色盡失。

    魔羯實在是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膽大包天的修士,闖入進神女王殿這樣的禁地,面對三尊大神級的強者,居然敢直接將神門焊死。

    就算對方修爲強大,有足夠自信。

    但是,只要三尊神靈之中,有一人自爆神源,他豈不是也要陪葬?

    “你到底是什麼人?”

    魔羯手中法杖變得幽暗,如同化爲一個吞噬世間萬物的黑洞,密密麻麻的黑色閃電,從法杖中逸散出去。

    “黑暗之劫!”

    魔羯揮出法杖……

    年輕男子向前走着,面容冷峻,隨手一掌拍了出去。

    如拍蒼蠅。

    魔羯的身體,直接爆開,化爲一片瑰麗的桃花,撒落滿地都是。

    只有花瓣,沒有屍骨。

    一尊堪比太白境大神的精神力強者,已經生機絕滅,精神力念頭和神魂全部消亡。

    一切都發生在瞬間,魔羯別說是躲避、逃竄,根本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一聲。

    倒在地上的十二位神女十二坊的修士,甚至比先前還要驚恐。眼前這個年輕男子,明明很俊美,身上沒有神力波動,卻比死神還可怕。

    神靈的生命,在他面前,顯得無比脆弱。

    “桃花劫!”

    千摩桑以無比複雜而深沉的語氣,念出這三個字,隨後,將一柄似劍非劍、似刀非刀的戰兵取出,背後命運之門顯現出來。

    他慎重無比,道:“沒想到,真是沒想到,天殺組織的新任領袖居然是你,玄一!”

    桃花劫是天殺組織最著名的殺人法。

    玄一真神深吸一口氣,地上魔羯死後化身的桃花花瓣,全部被他吸入進了腹中。

    他閉目煉化,道:“不算新了,天殺組織的領袖,我已經做了很久。不過,對你這種活了太久的神來說,即便是十萬年,也依舊是新。”

    “天殺組織得罪的勢力可是不少,你就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千摩桑道。

    玄一真神依舊閉目,道:“你這個問題真愚蠢!實話告訴你,知道這個祕密的修士,其實不少。但,都死了!”

    千摩桑揮出大裁決青式刃,速度快如光。

    只在一瞬間,青式刃這件次神級至尊聖器,便是被他的神力,催動到了極致,散發出青色神火。

    玄一真神站在原地,閉着雙目,呼吸均勻,只有右手的五指捏出了一道印法。

    也不將印法打出。

    但,千摩桑卻是神軀巨震,身上所有力量都被破去,向後倒退。

    “這是空間的力量!”

    千摩桑已是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萬萬沒想到,以自己五個元會的修爲,與玄一對上,居然一擊而敗。

    “不,這是天地的力量!”

    玄一真神雙目睜開,雙瞳中,涌出億萬光彩。

    “嘭!”

    也不知遭受了什麼攻擊,千摩桑背後的命運之門破碎,化爲一道道命運規則和神氣雲。

    千摩桑大吼一聲,展開神境世界。

    “神境世界不是用來戰鬥的,這是上天的饋贈,是用來衍化世界,在衍化的過程中感悟世界。你弄錯了!”

    玄一真神的聲音,在千摩桑的右耳邊響起。

    千摩桑扭頭向右看去。

    玄一真神一掌按出,將千摩桑展開了一半的神境世界,強行按壓回去,擠入進體內。

    千摩桑全身溢血,嘴裏發出一聲慘吼。

    玄一真神的第二掌已是拍出,重重擊在千摩桑的胸口,將他身上的鎧甲打得凹陷,神軀重重墜落到了地面。

    “轟隆!”

    神殿中,數之不盡的陣法銘紋浮現出來,光紋一道道。

    千摩桑沒有死,但,先前那十二位神女十二坊的修士,包括那位下位神坊主,皆是被他們剛纔的戰鬥震死,化爲了塵埃。

    “戰!”

    千摩桑大吼一聲,體內神血燃燒。

    “噗嗤!”

    шωш ¸тt kǎn ¸C〇

    玄一真神閃電般出手,兩指如劍,刺穿千摩桑身上那具至尊聖器鎧甲,從他體內,將一枚神源挖出。

    直到神源被挖出,千摩桑的那個“戰”字才喊出口。

    千摩桑身上神血燃燒,戰意沸騰,但站起身,才發現玄一真神那隻血淋淋的手中,託着一枚神源。

    他低頭一看,胸口有着一個血窟窿。

    玄一真神將神源收入懷中,道:“看到了吧,這纔是戰鬥該用的手段。莫要把修煉和戰鬥,混爲一談。”

    千摩桑嘴裏怒吼,吼聲中充滿了絕望,卻又蘊含無窮戰意,揮動青式刃,無力的向玄一真神劈去。

    玄一真神衣袖一捲,形成渦旋神勁,將千摩桑的神軀攪碎成了血泥,然後又化爲血霧,連同青式刃一起,收入進了袖中。

    神女王殿中,安靜了下來。

    只剩白皇后的呼吸聲!

    玄一真神的目光,向她盯去,道:“說吧!荒天和奪天神皇在什麼地方?”

    白皇后胸口猛烈起伏,呼吸急促,無法控制心中的恐懼,道:“本城主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與奪天神皇交手的,乃是血絕戰神。他們二人進入了虛無空間,便再無氣息。沒有人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裏?”

    “血絕戰神怕是沒有必要殺奪天神皇吧?”玄一真神眼神如劍。

    “可這就是事實。”白皇后道。

    玄一真神在她身上看不出什麼破綻,點了點,走到神殿的一扇窗戶邊,將窗戶打開,看向外面的天空,道:“希望出手的就是血絕戰神,如此,奪天神皇才能活下來,而你也才能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