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魔氣陰寒刺骨,讓狹窄的通道,結出一層堅冰。

    黑心魔主一步步走了過來,身上袍衫寬大,黑髮披散。他身周規則神紋涌動,將空間拉伸,本是不足兩米寬的通道,一下子,變得二十里寬不止。

    他盯向張若塵三人,彰顯出霸道狠厲的氣勢,顯然是徹底動怒。

    撲扇着羽翼的鸞鷹真君,看到黑心魔主後,差點哇的一聲哭出來。

    早知道黑心魔主在附近,他就該再強硬片刻。

    現在好了,剛剛投靠了池瑤女皇,更厲害的人物就出現。黑心魔主會如何看他?

    說不定會將他一起殺死。

    黑心魔主的目光,定格在張若塵身上,道:“先前那一劍,不是你的力量。”

    張若塵感應到黑心魔主的氣機鎖定了自己,彷彿有萬道鎖鏈纏身,但,從容鎮定,道:“沒錯,那是劍祖的力量。”

    “劍祖?這不可能!”黑心魔主根本不信。

    若是劍祖的力量,別說他黑心魔主會被一劍洞殺,便是大神之中最厲害的那些古神也接不住。

    張若塵笑了笑,懶得解釋,道:“我實在想不明白,你爲何還敢追上來。你中了劍祖的一劍,神魂應該遭受了重創吧?肉身痊癒了嗎?”

    “他追上來,無疑是找死。”

    池瑤揮出滴血劍,一劍斬斷黑心魔主的所有氣機。

    頓時,張若塵、白卿兒、鸞鷹真君變得輕鬆了許多,如同跳出泥沼。

    “還是女皇大人厲害,一劍連大神的氣機都能破,實力之強,估計已經不弱上位神巔峯,甚至比擬上位神大圓滿。不愧是未來的諸天!”

    “憑女皇的修爲,今天就算不敵,帶我們逃走,應該不難。”

    鸞鷹真君心中如此想着,無意間看到張若塵,眼中露出鄙夷之色,暗下決心,一定要破壞掉女皇和張若塵的關係。女皇的大好前途,不能葬送在這個吃軟飯的傢伙身上。

    黑心魔主道:“張若塵,你還有第二劍嗎?”

    “原來你是以爲,我只有一劍在身,所以敢追上來。”張若塵道。

    “難道不是?”黑心魔主極爲自信,繼續道:“你若還有第二劍,在本座被創傷的時候,爲何沒有繼續攻出?十萬年修行,本座什麼場面沒有見過,你以爲虛張聲勢就能嚇退本座?”

    黑心魔主雖猜得不對,但也沒錯。

    張若塵的七柄魄劍,必須在情緒最爲極端的情況下,才能爆發出強大威力。若是此刻攻出魄劍,根本對黑心魔主造不成任何威脅。

    黑心魔主見張若塵沉默,嘴角上翹,果斷出手,一掌按向地面。

    魔氣凝成一根根碗口粗的鎖鏈,像鋼鐵怒龍,沿着地面,向張若塵三人涌了過去。

    池瑤身形一閃,如異形換位,已是出現到最前方,手持時空混沌蓮,蓮中飛出海量混沌氣,與魔氣碰撞在一起,在短暫的時間內,竟是形成分庭抗禮之勢。

    “《三十三重天》果然厲害,大尊不愧是崑崙千古第一人。”

    黑心魔主的掌心,一道魔印拍出,如一片黑色的蒼穹壓向池瑤。

    時空混沌蓮的時空力量被激發出來,形成時空潮汐,與魔印撞擊在了一起。

    池瑤嘴裏發出一道悶聲,向後倒退了一步,但卻也破掉魔印。同時,滴血劍化爲一道血色流光,衍化萬千劍光,主動向黑心魔主攻去。

    “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都是你傳給她的?”白卿兒問道。

    張若塵岔開話題,道:“黑心魔主果然傷得很重,實力遠不如先前。如果是在外面,能夠動用奧義,此刻的他,未必是池瑤的對手。”

    在白卿兒的面前,張若塵沒有稱呼池瑤爲“瑤瑤”,而是直呼其名。

    就像池瑤,也是直呼張若塵姓名,而不是稱呼“塵哥”,沒有故意去表現得很親密的樣子。

    兩個人相處,和三個人相處,是很微妙的事。

    在這裏,並不是不能運用奧義,只不過,有神尊物質隔絕,即便運用奧義,能夠調動的天地規則也很有限。

    “既然他神魂傷得重,我倒是可以再試試七魂恐夢。”白卿兒道。

    張若塵衝她搖了搖頭,不希望她冒險,道:“還是交給我吧,正好拿他試劍。”

    “黑心魔主!”

    張若塵將精神力與音波合二爲一,形成震勁,故意攻擊黑心魔主的神魂。

    與此同時,白卿兒美眸中,浮現出狡黠之色,玉指在青銅編鐘上一劃。一道道鐘鳴響起,亦是衝擊黑心魔主的神魂。

    黑心魔主頭顱巨疼,差一點仰頭栽倒。

    張若塵豈會抓不住這絕佳的時機,右手探出,手臂上,火焰和劍紋同時浮現出來。

    “唰唰!”

    **一劍驚神陣引動,密密麻麻的劍光,從張若塵掌心飛出去,以摧枯拉朽之勢,擊穿魔氣。

    黑心魔主大駭,連忙撐起神境世界,調動四塊天魔石刻神碑。

    “嘭嘭!”

    大神的神境世界也不可擋,被劍光打得粉碎。

    最後,這些劍光和四塊天魔石刻神碑碰撞在了一起,爆發出一道又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將黑心魔主震得不斷後退。

    “天魔燃血術!”

    被逼無奈,黑心魔主施展出禁術,身上出現十道三寸長的血口,大量血液從體內涌出,並且燃燒了起來,化爲十條火河圍繞身體流動。

    退到一旁的池瑤,看見通道的石壁,承受不住兩人碰撞的神力,龜裂而開,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

    正想提醒張若塵……

    “轟!”

    通道爆碎,塵土飛揚,碎塊不斷掉落。

    張若塵向後倒飛出去,身上佛光顯現,隨後,被白卿兒的神境世界接住,身形很快定穩。

    另一頭,黑心魔主從碎石中飛出,身上出現六個巨大血窟窿,渾身都被染紅,骨頭不知斷了多少根。

    血窟窿無法癒合。

    神劍的劍氣侵入他身體,不斷破壞肉身。

    鸞鷹真君從廢墟般的地底衝了出來,一雙鷹眼都要掉到地上,完全無法相信,張若塵竟能厲害到如此程度,將一位大神都重創。

    張若塵的武道修爲,不是被擎天廢了嗎?

    爲何比女皇還要厲害?

    真是見鬼了!

    張若塵平靜的目光,與黑心魔主冷沉的雙眼對視,兩人氣勢相互牽引。

    但,這種狀態,並沒有維持多久,二人就被一道悠長而雄渾的呼吸聲驚動,擡頭向呼吸聲傳來的方向望去,看到了他們畢生難忘的一幕。

    石壁破碎,通道坍塌後,他們的頭頂上方,出現一片星空。

    一片完全陌生的星空!

    與星桓天上方的星空景象完全不同,這裏……千星連珠!

    不知多少顆恆星,在星空中,排列成一條直線,看不到盡頭。

    一根不知高達多少萬里的火焰光柱,立在星空中,散發磅礴之氣,比任何一顆恆星都更加炙熱。一位散發濃烈屍氣的老者,被成千上萬根蛇形鎖鏈纏住,鎖鏈上鱗片密佈。

    每一片鱗上,都有一道神紋。

    老者的身軀,何止萬里高,一根白色頭髮垂落下來,都如一條屍氣瀰漫的江河,內部藏有世界。

    一根頭髮,孕育一座世界。

    站在他的面前,張若塵有一種渺小如塵埃的感覺,心情無法平靜。

    便是見過無數大風大浪的黑心魔主,亦是倒吸涼氣,臉色略顯蒼白,連忙收斂身上魔氣,生怕將其驚動,道:“張若塵休戰,先離開此地。”

    鸞鷹真君嚇得懾懾發抖,嘴裏唸叨:“完了,完了,怎麼又回來了!”

    但沒有聲音發出。

    沒有人去想這位老者是誰,爲何被鎖在此處,爲何地底有一片星空,也不願去想這老者是死是活。

    只想,立即逃離這裏。

    白卿兒觀察了老者許久,特別是他臉上的面紋,隨後又向懸浮在星空上方的黑色神殿看了一眼,眼神變得躍躍欲試。

    張若塵看出她的不對勁,知她膽大包天,一把拉住了她柔而無骨的手腕,道:“你想做什麼?”

    “你可知他是誰?”白卿兒道。

    張若塵道:“無論他是誰,都不是我們可以招惹。我知你無懼任何危險,可是,生命只有一次,不是每一次都那麼幸運。”

    “他是星桓天尊的三弟子雨魂,你看,他臉上的面紋,便是一個魂字。”白卿兒道。

    在白卿兒說出“雨魂”兩個字的時候,被鎖在火焰光柱上的老者,耳朵輕輕動了動。但,他的神軀太龐大,張若塵等人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張若塵感到難以置信,道:“這不可能啊!星桓天尊都死去多少萬年了?雨魂就算修爲再強,也不可能活到現在。你看,他身上雖然屍氣濃烈,卻在呼吸,散發出來的氣息與老屍鬼一模一樣。”

    “而且這裏是星桓天尊二弟子雨辰的道場的地底,雨魂怎麼會被鎖在這裏?”

    白卿兒道:“正是雨魂被鎖在這裏,所以,一切才解釋得通。很顯然,四子分屍之後,雨魂不甘只得到了天尊天軀,於是率領座下諸神,向雨辰發動了攻擊。”

    “這一戰,雨辰神廟毀了,雙方諸神隕落,埋屍地底。”

    “雨魂多半是敗了,所以被鎖在了這裏。但,雨辰應該也傷得極重,無力將雨魂殺死,很有可能在多年前,就坐化在了那座黑色神殿中。你可知道,雨辰得到的乃是天尊神源?”

    “天尊神源很有可能,就在那座黑色神殿中。”

    張若塵聽過四子分屍的故事,不得不說,白卿兒的確是相當聰慧,只是觀察了四周環境,已是將當年發生的事,猜出了七七八八。

    就算不全對,估計也相差不大。

    但她缺乏敬畏之心,膽子太大,連玉龍仙都遭劫,連綵衣神都被老屍鬼殺死磨滅,連黑心魔主都第一時間逃走,她居然還想尋找天尊神源。

    這種性格,也不知是對的,還是錯的。

    張若塵忍不住在她額頭上敲了一記,似訓斥一個小女孩一般,道:“胡鬧!就算天尊神源真在那座黑色神殿中,那裏也不是我們現在的修爲可以闖。今後,不許你再這麼輕易弄險!跟我走!”

    白卿兒摸了摸瑩白的額頭,還從來沒有人如此教訓過她,好歹她也是活了數千年的神靈。

    但這種感覺很奇妙,她雖然冷眼看着張若塵,心中卻並沒有生氣,反而有些暖洋洋的,彷彿一擊敲入了她的心湖。

    因爲,張若塵是關心她的安危,纔會這麼做。

    看着張若塵那認真而又緊張的樣子,再回想到她和張若塵第一次正面交手,把張若塵吃得死死的畫面。那個時候她是何等高傲,目空一切。

    想及此處,白卿兒不知爲何,再也繃不住高冷的樣子,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щшш● Tтkǎ n● Сo

    張若塵向火焰光柱上的老屍鬼看了一眼,嚴肅的,低聲呵斥道:“這麼危險的地方,你還笑得出來?走,趕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