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問道:“甲天下和空間神殿大長老滄海,有沒有來到通天神殿?”

    “此事我倒是不知,但界尊若是真想知道,瀲曦可以去詢問師伯泉中生。”瀲曦道。

    “不用了,此事你莫要摻和,否則將會有大禍。接下來,你趕緊尋一處神殿中的秘境,隱藏起來。”

    張若塵如此叮囑一句,退出了瀲曦的夢境。

    “他居然在關心我!”瀲曦如此念出一句,眼神逐漸有些癡了!

    隨着張若塵這些年來修爲越來越強,聲威越來越盛,瀲曦心中那股扭曲的愛意,越發的深了!

    wWW▪тт kΛn▪C〇

    寄情於遠方,獨望於江湖,心中早已打下烙印。

    每每收到關於張若塵的消息,看他一步步稱雄星海,她心中竟也有一股由衷的喜悅和驕傲。

    彷彿有一天,張若塵就會記起她,親自前來天堂界,不管她願不願意,霸道的將她帶走。再多神靈阻攔,都會被殺退。

    那該多麼幸福啊!

    雖然,這只是她偶爾深夜中的一道癡念,自知永遠都不可能有那一天。

    瀲曦從夢中醒來,回味先前的一切。

    泉中生的神音,傳入她耳中:“瀲曦,來化道臺一趟!”

    瀲曦連忙收斂情緒,穿過一座座殿室,經過了一次空間傳送,這才進入神殿的內世界。

    傳說中,通天神殿最重要的核心至寶“通天塔”,曾經便是聳立在這片內世界的中心。

    現在這裡是一望無際的桃花,樹體巨大,都是古桃樹,滿眼粉紅。

    風吹過,像粉紅色的雪,向地面飄落。

    樹下是一條條聖泉,泉中有通體雪白的異種魚兒遊過。

    以前,瀲曦是沒有資格進入這片區域,桃林中有許多神靈殺紋,大神闖入都有危險。

    是泉中生、普爾巴斯、戴雪女王聯手破了這裡的種種防禦,掌控了通天神殿的部分陣法。

    瀲曦來到桃林中心的化道臺。

    臺上有一座殿宇,那裡充斥着各種混亂的力量。

    在殿宇外的十字架上,釘着一位神軀雄壯的男子,只是頭顱就有山體那麼巨大。無數神紋將他纏繞,有光明神力凝聚成的戰矛,洞穿了他身體各處,封禁了他的力量。

    神血不斷從戰矛傷口處流下,在化道臺上匯聚成小溪。

    普爾巴斯的坐騎吞雲獸,飲着從化道臺上流下的神血,發出歡快的嘯聲。

    “轟隆隆!”

    瀲曦到來之時,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男子,發出長嘯。

    整個空間都在晃動,但很快,十字架的上方,一座神陣凝聚出來,劈落下密密麻麻的光電,將他劈得奄奄一息才罷休。

    化道臺下方,普爾巴斯嘿嘿笑道:“蚩刑天當初也算是一等一的狠角色,無量之下幾乎遇不到對手。如今卻如死狗一般被釘在化道臺上,真的是世事難料。有的人,註定一生都將活在悽慘和痛苦之中!”

    一位白鬚白髮的老者,道:“最重要的是,這化道臺,當初乃是問天君親自鑄煉。十萬年前,問天君遭到地獄界十族族長聯手圍攻,都能逃走,許多神靈都猜測,他修爲必然達至了不滅無量,甚至有可能不輸於當時的昊天。”

    “你們說諷刺不諷刺,如此人物煉製出來的化道臺。現在,卻囚禁着他的女兒,鎮壓着他的追隨者。”

    普爾巴斯道:“嘿嘿!就算問天君曾達到過天地之巔,卻也化爲星空中的塵埃。現在,通天神殿是我們說了算!”

    瀲曦目光落到那位白鬚白髮的老者身上,以前沒有見過,不敢直視,立即躬身行禮,道:“光明神殿審判宮宮主瀲曦,拜見諸神!”

    一襲紫袍的泉中生,道:“這位乃是空間神殿的滄海大長老,他老人家想見你一面。”

    瀲曦心中驟驚,很想立即將此事告知張若塵。

    那位白鬚白髮的老者,仔細打量瀲曦,眼神露出疑色,道:“你爲何如此緊張和害怕?你在害怕什麼?”

    對方精神力太可怕,似能看透她的內心。

    但瀲曦經歷過許多艱難,心思極深,立即單膝跪下,道:“瀲曦區區一大聖,見到大長老這樣的古之大神,心中怎能不緊張惶恐?”

    滄海大長老笑了起來,道:“不愧是堯神尊看中的人,的確很有意思。”

    泉中生道:“她被軒轅青收爲了弟子,算得上是天尊的徒孫了!”

    這話明顯,就是希望滄海大長老莫要爲難瀲曦。

    滄海大長老道:“起來吧,不必行如此大禮。本長老,只是聽說你與張若塵曾有過一段非凡的經歷,所以纔想見一見。”

    瀲曦起身,道:“往事難堪!張若塵施加在我身上的恥辱,將來若有機會,必定十倍報之。”

    滄海大長老始終凝視瀲曦的雙目,問道:“你應該很瞭解張若塵吧?你覺得,若是我們用蚩刑天和神妭公主的性命爲誘餌,能不能將他引來天堂界?”

    瀲曦本能的覺得對方的眼神很危險,不敢回答這個問題,道:“瀲曦只是一個大聖,無法揣度張若塵的想法。如此大事,瀲曦更不敢胡亂言論。”

    寂靜了許久。

    普爾巴斯冷峭一笑:“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泉中生暗暗點頭,覺得瀲曦回答得很好,心中同時生疑,爲何在這個節骨眼上,滄海大長老叫來了瀲曦,還問出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滄海大長老是數天前,就來到通天神殿,自稱是奉了軒轅漣的密令,助他們破解通天神殿中的陣法,以儘快掌控神殿,對付可能會回來的玄一。

    因爲此事隱秘,不能讓玄一提前知曉。所以,知道滄海大長老來到通天神殿的,僅有在場的三位大神,而且消息被封鎖,無法外傳。

    如今的通天神殿,就是擺在明面上的誘餌,靜等玄一上鉤。

    今天,玄一現身蓋壓界,經過泉中生等人的分析,一致認爲這是玄一聲東擊西的策略。真身很有可能已經進入天堂界。

    在這麼關鍵的時刻,滄海大長老卻叫來瀲曦,詢問關於張若塵的事,泉中生自然很困惑。

    泉中生看向瀲曦,道:“你先退下去吧,這裡沒有你什麼事了!”

    “別!”

    滄海大長老擡手阻止,道:“今天少不了一場惡鬥,別的地方都太危險。既然她是天尊的徒孫,就留在本長老身邊吧!”

    “大長老身邊,當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了。”精靈族的黛雪女王道。

    泉中生心中猜疑更深,做爲審判宮的神靈,他都沒有提出要親自庇護瀲曦。空間神殿大長老能有如此好心?

    反常必有妖,但他想不出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只能暗暗多生一絲警惕。

    ……

    張若塵知曉空間神殿大長老這樣的精神力至強很有可能在通天神殿中,想要悄然無聲潛入殿內,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還是取出逆神碑,小心翼翼前行,打算嘗試一回。

    在接近通天神殿之時,突然張若塵雙腳下沉,地面出現銀白色的液體,將他向地底拉扯。

    這是極其高深的神陣,當初蚩刑天就是因爲觸動了這座神陣,被發現了身形,遭到圍攻。

    論應對陣法的手段,如今的張若塵,已是超過蚩刑天。

    他立即以精神力,刻下數以萬計的陣法銘紋,凍結地面的液體,抽身悄然後退。

    退到遠處後,張若塵立即以神念傳音小黑:“開始行動,今天便是你大鬧天堂界之日,珍惜這次難得的機會吧!”

    與此同時,張若塵變化身形。

    變成名劍神的模樣,白衣飄飄,揹負聖劍,如同絕代劍神。

    他向神殿中傳音:“泉中生,本神奉漣公子密令,前來助你們對付玄一。此事隱秘,悄悄將陣法打開一角就行。”

    泉中生、黛雪女王、普爾巴斯,曾與名劍神聯手對付過蚩刑天,合作很愉快。

    化道臺下,黛雪女王道:“有名劍神相助,我們的把握又大了一分。本神去接引他!”

    “且慢。”

    滄海大長老阻止住黛雪女王,道:“名劍神在這個時間出現,你們不覺得很有問題嗎?”

    黛雪女王道:“剛纔本神已經使用精神力探查了,的確是名劍神無疑。”

    “本長老知曉女王精神力強大,但,若變化身形的是玄一,女王可以保證自己能識破他的變化之術嗎?”滄海大長老道。

    在場三位大神,都遲疑了起來,對玄一,他們是真有幾分發自內心的懼意。

    泉中生道:“大長老是精神力八十四階巔峰的存在,玄一就算變化之術再高明,總瞞不過你吧?”

    “距離太遠,沒有十足把握。”

    滄海大長老笑了笑,釋放出精神力,向殿外的張若塵探查過去。

    片刻後,他收回精神力,沉吟道:“身上沒有破綻,但爲了安全起見,本長老還是認爲,不可放他進入神殿。試想一下,一旦被玄一近身,我們真能是他的對手嗎?”

    一連數道精神力和神魂,從身上探查過去,張若塵始終處變不驚。

    見神殿中沒有迴應,張若塵並不急躁,反而信心更足。

    泉中生、普爾巴斯、黛雪女王居然沒有被滄海大長老收拾掉,顯然這個老傢伙,是想利用天堂界的這三大神靈來對付他。

    這給了張若塵可趁之機,通天神殿似乎沒那麼牢不可破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