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玄一背對白皇后,卓然如鬆站在窗邊,身形似恆古不動。

    天空昏暗,夜色漸涼。

    他道:“奪天神皇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弱了!他就在這片星域中的某一處,我能感應得到。”

    懼意,已是慢慢消失。

    白皇后揚起美得令人窒息的玉臉,望向窗口,心中只剩無邊複雜的情緒。

    她相信玄一的判斷,所謂的血絕戰神,多半就是荒天。

    只有荒天,纔會不顧一切出手殺奪天神皇。

    所謂不顧一切,包括他的性命。

    她剛認識荒天的時候,他就是如此執着的一個人,心如磐石,對任何事都堅定不移。

    十萬年了,從逆神族大劫的那一天開始,一直到現在,終於可以解脫。對白皇后而言,最求而不得的事,莫過於在想死不能死的時候,有人可以殺了她。

    漁謠和卿兒,是她在這個世上,唯二的留戀。

    荒天,是她最不願提起的名字,心中愧疚太深。

    玄一道:“我聽說,神女十二坊的祖師,乃是星桓天尊的四弟子雨嬋,得到了天尊世界。這世間很多力量,我都已經見識過,唯有對天尊的力量依舊充滿敬畏。天尊世界若在第一神女城中,今日或許你……”

    遙遠的星空中,奪天神皇的星魂神座沒有了光芒,消失於黑暗。

    ……

    整個宇宙,不知多少雙目光,望向天堂界,又望向星桓天。

    殞神島主站在蟠桃樹下,幽聲長嘆:“一場血戰終究無法避免!”

    “不如我去一趟。”一道溫潤的聲音響起。

    光芒一閃。

    龍主出現在蟠桃樹下,揹負雙手,揚起一張足以讓天下女子都爲之瘋狂的俊美臉孔,望向無垠星空。

    殞神島主道:“你若前去,鳳彩翼也必然會至,平衡一破,星桓天就更加沒有保住的可能性了!天庭不能將兩位精神力九十階的強者,真的逼到地獄界陣營。這場博弈,天庭和地獄都在拿捏輕重,天尊應該也還猶豫不決。接下來就交給刑天和輕蟬吧,我們應該對他們有信心。”

    一位精神力九十階的強者,已足以引起任何勢力的重視。

    更何況是兩位?

    ……

    一隻三千里長的血羽神雀,拉一座宮殿,停在星空中。

    宮殿後方,站滿密密麻麻的,身穿鎧甲的羅剎族軍士,個個血氣厚重,有搬山移嶽的力量。

    羅乷走出宮殿,皇冠晶瑩,神袍如水緞,一雙柳葉般的眉毛緊緊蹙起,充滿了擔憂。

    “公主殿下,我們還去嗎?”一位羅剎族神靈,問道。

    羅乷道:“去,爲什麼不去?風暴越是猛烈,意味着這一戰越是勢在必行。”

    ……

    蚩刑天化身爲一隻青色大貓,奔行在星空中,每一次跳躍都跨過一片星域,時隱時現。

    木靈希站在大貓頭頂,催促道:“命運神殿摩桑戰神隕落,天堂界奪天神皇斃命,星桓天的局勢必然已是千鈞一髮,我們得以更快的速度趕過去。”

    他們沒有時間去海石星塢尋找千骨女帝,直向星桓天奔去。

    ……

    天庭十三界的大軍,通過空間蟲洞不斷傳送過來,形成一座座軍陣,一層一層的站在廣闊無邊的星空中。

    大軍鐵血無情,氣勢如虹。

    鎧甲鮮亮,旌旗蔽空,個個皆聖。

    有僞神神將,騎着白龍,飛在軍陣上方巡視。

    軍陣前方,乃是十三座巍峨神殿。每一座神殿中,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恐怖絕倫,可以定住空間,防止被地獄界神靈偷襲。

    曼陀羅花神坐在其中一座神殿中,詢問座下一位神將,道:“還沒有與梵心聯繫上?”

    那位神將搖了搖頭,道:“仙神應該已經進入星桓天,以星桓天現在的情況,消息根本傳不進去。”

    “奪天神皇和千摩桑的隕落,今日這一戰,已是無法避免。星桓天現在肯定暗潮洶涌,她不該去的。”曼陀羅花神搖頭道。

    甲天下的傳音,在神殿中響起:“請花神至血戰神殿議事。”

    ……

    夜色昏暗,但十日不落,呈暗紅色。

    星桓天的凡間,一片混亂。

    神女衣城外,岩漿已經冷卻,整座城池人心惶惶。城中修士似能感受到末日降臨的氣氛,駕馭車架,紛紛出城,遠遁而去。

    他們根本不知,逃出城是沒有用的。

    在神靈眼中,一座城和一座大世界,沒有區別。

    城門口,一位白衣女尼凝望詭紅色的天空,目光靜若平湖。

    血屠站在她身後,想要逃,卻又不敢逃,喉結上下活動,幹着聲音道:“禪女大人,連摩桑戰神的星魂神座都熄滅,城中必有大恐怖,我們還是等地獄界大軍趕到,再進去吧!要不等大族宰歸來?”

    白衣女尼沒有理他。

    冥花坊主心情沉重,因爲她看見星桓天的附近星域,也有星魂神座消失在星空。

    是城主的弟子,葉雲霜。

    連城主的弟子都隕落,可想而知,此刻城中是何等兇險。

    進城,意味着,很有可能有去無回。

    驀地,天地間的氣流變得急促,頭頂上方,又有星魂神座消失。

    那片星域,隨之化爲黑暗。

    “白皇后隕落了!”

    絕妙禪女目光下移,望向城中。

    冥花坊主如被雷電擊中,嬌軀猛顫,跪倒在了地上,再也沒有半分媚意,淚如雨下,嗚咽的喊道:“城主!”

    白皇后對冥花坊主有大恩。

    若非白皇后的幫助,冥花坊主根本不可能修煉成神,很有可能在多年之前,已是淪爲最低賤的僕奴,死在蹂//躪之中。

    “唰!”

    冥花坊主不顧一切,化爲一道神光,衝入進城中。

    絕妙禪女瞥了血屠一眼,道:“走吧!”

    “不要了吧!”血屠道。

    絕妙禪女盯着他。

    血屠差點給她跪下,心驚膽顫的道:“先是命運神殿戰神隕落,現在白皇后都死了!白皇后可是第一神女城的城主,執掌着城中所有陣法,包括一角天尊古陣。這敵人得恐怖到了何等程度?本皇不去,打死也不去。”

    絕妙禪女認真的點了點頭,道:“好吧,無需你帶路,我直接搜魂。”

    血屠心臟急跳,道:“不!本皇必須帶路,天尊神殿遺址中很危險的,而且空間傳送陣的位置不好找。走,禪女大人先請!”

    絕妙禪女和血屠來到天下神女樓,樓中女子都已知曉白皇后隕落,一片哀泣。

    混亂、哭泣、恐慌在她們中蔓延。

    昔日繁華熱鬧的煙花聖地,變得愁雲慘淡。

    “坊主死了,城主隕落,今日星桓天大劫,神女十二坊將不復存在。”

    “快逃吧,先逃出第一神女城再說,否則神威降下,整座城池都將不復存在。”

    “蒼天爲何如此不公,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

    絕妙禪女和血屠走進神女王城,冥花坊主已在裏面,抱着白皇后的屍身哭泣。

    絕妙禪女觀察四周,看到了兩扇神殿大門上的手印,探出一隻雪白晶瑩的玉手,比劃了片刻。

    手印凹坑中,一股渾厚陰沉的力量,爆發出來。

    血屠站在旁邊,向手印凹坑看了一眼,只感覺一隻無邊無際的大手壓來,頓時,忍不住後退了兩步。

    絕妙禪女五指抓捏,將手印凹坑中的殘勁捏碎,平靜的眼中,浮現出一抹凝重。

    血屠來到冥花坊主身邊,向白皇后的屍身看了一眼,忍不住道:“這是白皇后?不可能啊!”

    冥花坊主懷中的屍身,蒼老無比,白髮如雪,枯瘦如柴,與一具埋了萬年的枯骨沒有區別。

    但,根據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血屠卻又可能肯定,她的確是白皇后無疑。

    到底是什麼可怕的力量,將她殺死?

    絕妙禪女觀察了神女王殿中的陣法,發現陣法保存得還算完好,不像是經歷過激烈戰鬥。

    她道:“這是歲月屍!”

    “什麼歲月詩?”血屠道。

    絕妙禪女道:“桃花劫,歲月屍。桃花唯美,歲月殘忍。用歲月屍這樣的狠毒手段,以時間流逝一般緩慢的速度,殺死一位美名傳天下的女子,可謂是世間最殘忍的事!”

    “好歹留了一個全屍!”

    血屠如此感嘆一句,回頭一看,發現絕妙禪女已經消失不見。

    天尊神殿廢墟,依舊昏暗,與外界完全隔絕。

    絕妙禪女踩着一個個腳印,跟着腳印,穿過石牆,走入進廢墟。遠遠的,看到了站在空間傳送陣邊緣的一位年輕男子。

    那年輕男子,已是將碎裂了的紫金陣塔修復,立在原來的位置。

    絕妙禪女道:“殺人何須歲月屍,你對她太殘忍了!”

    玄一手掌按在紫金陣塔上,道:“人死之後,什麼都不會留下,死法根本不重要。魔羯死了,千摩桑死了,漁白薇死了,你還敢找來這裏。你是誰?”

    絕妙禪女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誰。而且我知道你來這裏,是爲了什麼。空間傳送陣修復後,還能傳送嗎?”

    玄一道:“看來你的目的與我一樣。”

    “不一樣!我是來找人,你是來殺人。你若要殺他,得先過我這一關!”絕妙禪女玉指捏出無畏印,身上佛光萬道。

    玄一露出恍然之色,道:“最近十個元會以來,冥族曾有一位絕世驚天的女子,名爲空印雪。她與六祖同門,師承玉天佛,雖爲冥族,卻佛法造詣高深。你是空印雪的後人!怒天神尊是你父親,還是祖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