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怒天神尊是你父親,還是祖父?”

    玄一問出這個問題之時,已是以神眼無法分辨的速度,挪移至絕妙禪女的三尺之內。

    兩指併合,直刺眉心。

    與光一般快!

    正是之前擊穿千摩桑氣海,挖出神源的指法神通。

    速度是一樣的速度,招式是一樣的招式。

    但,絕妙禪女卻不是千摩桑。

    絕妙禪女無畏印打出,散發金色佛光的手掌,與玄一的指鋒對碰在一起,洶涌滂湃的能量漣漪外散。

    空間震動,大地一層層裂開,又一層層的震得飛了起來。

    絕妙禪女倒飛出去,時間在這一瞬間似乎放緩。但,玄一的速度依舊極快,手臂如電,刺出第二指。

    眼看絕妙禪女就要步千摩桑的後塵。

    在絕妙禪女倒飛的中途,身上佛光盡失,變得邪凜無比,冥氣繚繞,雙目變成幽綠色,背後冥神之祖的虛影顯現出來,身形隨之定住。

    絕妙禪女打出手印,與玄一對碰第二擊。

    “嘭!”

    冥神之祖虛影爆碎,絕妙禪女再次飛出去。

    玄一刺出第三指!

    絕妙禪女打出第三道手印,身後出現冥界之國的光影。

    ……

    玄一每一招,都以徹底擊垮對手爲目的。

    要徹底擊垮神靈,最直接,最快的方式,毫無疑問就是摧毀神源。

    但,神源是神靈防禦最嚴密之處,要攻破防禦,摧毀或者挖出神源,比打碎神靈肉身要艱難得多。

    玄一一連刺出五指,指指如劍,每一指都能殺死千摩桑那樣的太虛境大神,可是,這五指都被絕妙禪女擋了下來。

    絕妙禪女的身後,一連顯化出四種光影。

    分別爲:冥神之祖、冥界之國、冥魂不散、冥河連天。

    但,四種光影卻都被玄一的力量震散,絕妙禪女“嘭”的一聲,身體撞擊在天尊神殿廢墟的千丈高古牆上。

    古牆上,大量天尊神紋被激活,形成密密麻麻的炙熱神火,將絕妙禪女淹沒。

    同時也驚退欲要繼續攻擊的玄一。

    先前對碰的五擊,神力波動強橫到極點,實際上,將整個天尊神殿廢墟中的陣法銘紋和天尊神紋都引動。

    此處最爲密集。

    幸好星桓天尊已經死去太多萬年,廢墟中的力量,大幅度減弱。

    玄一左手背在身後,看着神火最爲密集的石牆。只見,一具火人走了出來,絕妙禪女身上的白色佛衣,變成火神鎧甲。

    玄一眼中閃過一道意外之色,道:“被我近身十丈,還能活下來的修士,你是第一個。在無量境之下,修成冥法四相,也算是將《冥書》修煉到極致了!我很好奇,‘冥祖卷’和‘冥國卷’分明在黑暗神殿,你是如何修得?”

    “以我的身份去借閱,誰敢說一聲不?”

    絕妙禪女身上鎧甲,神火散去,重新化爲白色佛衣。

    她背在身後的右手,指縫中,有血液溢出。但,身上氣勢沒有一絲弱下,反而更勝先前,眼神亦是堅定不移。

    玄一道:“無月之子,只是修煉成’冥祖卷’和’冥國卷’兩卷,已是稱爲不世奇才,被九死異天皇收爲了弟子。但你卻修成四卷,在太真境走到了極致。我聽傳聞,將《冥書》八卷全部修成,八相合一,可以覓得永生。不知這個傳言,是否爲真?”

    “傳言而已,真真假假,誰又說得清?”

    絕妙禪女站在神火中,渾身冥氣磅礴,冥祖、冥國、冥魂、冥河四相同時顯現出來,道:“拿出你真正的實力吧!僅靠你從商祖那裏學來的天荒流光指,還殺不了我。”

    玄一邁步向前,道:“都已經受傷,何必要逞強。你若現在離開,我可放你一條生路!”

    絕妙禪女一步步後退,與玄一始終保持十丈距離,道:“我若生出逃走的念頭,戰意、信心、氣場必然瞬間崩潰,只會死得更快。”

    玄一速度太快,肉身太強。

    十丈,是絕妙禪女能夠做出反應,施展對抗手段的應變時間。

    這個時間非常短,但,必須得有!

    玄一停下腳步,道:“你以爲,站在我十丈之外,我就殺不了你?”

    “唵!”

    一道佛音響起!

    玄一發現自己失去了視覺,眼前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見。

    玄一運轉體內神氣,匯聚雙目,可是依舊看不見任何東西,彷彿變成了瞎子。

    換做任何一個修士,遇到如此詭異的情況,都會驚慌失措。

    但,玄一卻很平靜,道:“這是什麼手段?”

    絕妙禪女道:“從古至今,佛門一共誕生了七祖。始祖迦葉傳教天下,使佛道由小道,變成至尊聖道。”

    “迦葉始祖曾採集人間六慾,煉成六件寶物,與梵火一起鑄成一顆明珠。”

    “此珠可破世間一切魔障,珠中六寶,可封住修士的五感和意識。”

    玄一動容,道:“佛門第一至寶摩尼珠,原來是落入了你的手中。”

    絕妙禪女手託摩尼珠,珠中六寶散發六種不同的光芒。

    “嘛!”

    佛音再次響起。

    玄一的聽覺消失!

    “呢!”

    “叭!”

    “咪!”

    嗅覺、味覺、觸覺,五感盡失。

    “吽!”

    第六道佛音響起,如驚世洪鐘,令得玄一的意識快速削弱,最後只能感應到十丈之內。

    這十丈,是玄一的精神意志,與摩尼珠和絕妙禪女對抗,爭到的一席之地。

    絕妙禪女不敢跨入玄一的十丈之內。

    玄一感知不到十丈外的無邊黑暗,不知她身在何處,兩人形成僵持之局。

    即便是這種情況下,玄一依舊冷靜無比,道:“我知曉張若塵傳送去了那裏,現在便去殺他。”

    玄一速度不知快到何等地步,身形模糊,消失在天尊神殿廢墟中。

    “你殺不了他,因爲有我在!”

    絕妙禪女跟着消失。

    須臾之間,玄一出現到雨辰神廟外,絕妙禪女跟着出現。

    玄一要的就是這剎那之間的時間,這一剎那,絕妙禪女來不及催動摩尼珠,追上來就是找死。

    “嘭!”

    玄一一掌揮出。

    絕妙禪女身體巨震,體內有血液飛出,血液離體之後,化爲了桃花花瓣。

    但,也是剎那間,摩尼珠的力量再次籠罩玄一。

    十丈之內,是玄一的世界。

    十丈之外卻是絕妙禪女的天下,只可惜,要壓制玄一這樣的強者,摩尼珠的力量也有範圍。實際上,十丈之外和摩尼珠力量覆蓋範圍之間的狹窄空間,纔是絕妙禪女的天下。

    絕妙禪女反擊,嘴裏念出佛音,佛氣和佛道規則從體內涌出,引動摩尼珠中的梵火,化爲一個個火焰梵文,如火雨一般飛向玄一。

    玄一像一道光線,在火焰梵文中穿行,不斷避閃。

    他知,被任何一個火焰梵文擊中,都絕不會好受。而五感被封閉之後,速度已是遲緩了許多,時間一長,肯定會出現破綻。

    “譁!”

    玄一再次遁走,脫離摩尼珠籠罩的區域。

    絕妙禪女不知道張若塵到底被傳送到了何處,不敢放過玄一,於是,緊追上去。

    這是無量境之下,最巔絕的交鋒,沒有天崩地裂,沒有星海湮滅,皆發生在丈許之間。但正是如此,才危險絕倫,頃刻間,就能分出勝負生死。

    神境,近身之戰,最爲兇險。

    欲要殺神,必須近身,否則難度大增。

    ……

    虛無空間中,荒天渾身浴血,皮膚上裂痕一道道。

    是奪天神皇第二具神軀自爆,將他重創。

    但是無妨,他的生死神道,已是達到生死之間的層次,身上裂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就在剛纔,花費數日時間,他終於以死亡規則,將奪天神皇的第三具神軀本尊徹底煉死磨滅。

    荒天的身下,是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

    陣法是漁謠撐起,用以抵擋虛無力量的侵蝕。

    他們很清楚,欲要殺死奪天神皇,必須在虛無空間中。否則,商天會感應到,會不顧一切趕來阻止。

    商天一到,血絕戰神是荒天的祕密,也就瞞不住。

    到時候,承受商族雷霆怒火的,將會是星桓天、神女十二坊、白皇后、逆神族。

    四千年來,外人皆以爲荒天再也沒有踏足星桓天,與白皇后已經形同陌路。但是,漁謠卻總能看見,玉緣軒中獨坐亭中飲酒的他。

    那是一尊大神,最卑微和痛苦的模樣。

    若荒天真的不在乎白皇后,爲何還來星桓天?

    若兩人真的已經形同陌路,荒天何必變化成血絕戰神的模樣殺奪天神皇?

    漁謠明白,荒天的心中,必然是比任何人都更在乎姐姐,只有姐姐可以讓他那顆磐石般的心,變得脆弱不堪。

    希望奪天神皇死後,他可以解開心結,與姐姐重修於好,一起去面對未來的困難和艱險。

    正在療傷的荒天,驀地,生出一道感應,雙目猛然睜開。

    “譁!”

    他揮手破開虛無空間,回到現實星空中,眺望星桓天所在的方位。

    可惜,舉目四望。

    再望。

    卻找不到白皇后的星魂神座。

    漁謠精神力強大,比荒天還先一步生出感應,內心幾乎崩潰,從虛無空間中衝了出來,雙目通紅的望向遙遠的星空,不能相信姐姐已經隕落的事實,道:“不,怎麼會這樣,師尊明明在星桓天……爲何會這樣……”

    無盡的黑暗星空中。

    荒天化爲流星一般的火光,以平生最快的速度,直向星桓天而去。

    充滿怒火、悲憤、愧疚,亦或者還有無限痛苦的吼嘯聲,將這片星域的星辰皆是震得顫動,不知多少小行星化爲塵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