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天部族。

    血絕家族盤踞的廣袤山嶺中,呈一片毀滅性的景象,焦土萬里,大地碎裂,濃煙滾滾升入蒼穹遮住了天。

    藍破軍並未真身出手,只是一具分身進入血天部族,已是讓血絕家族損失慘重。

    幸好,血絕家族乃是血天部族的始祖家族之一,家族的核心區域防禦強大,沒有遭到攻擊。

    藍破軍的分身,被冥王以陣法困住。

    血絕戰神第一時間,從三生界趕回,擒拿了藍破軍的分身。隨後,怒火沖天的血絕戰神,根據分身蘊含的氣息,在血天部族的附近星域,找到了藍破軍的真身。

    兩尊戰神的第二次交鋒,隨之爆發。

    上一次戰鬥,藍破軍是主場,佔盡優勢。

    可是這一次,是在血天部族所在的星域,無論是天地規則的親和性,還是天地神氣的屬性,皆是有利於血絕戰神。

    “轟隆隆!”

    星空被打得層層破碎,不斷有星辰墜落。

    整個不死血族的神靈,皆被驚動,紛紛使用神目遠眺。

    “藍破軍真是找死,居然敢主動招惹血絕,這一次,怕是二大人親自前來,都救不了他。”

    “藍破軍都被擎天逐出了天南,二大人怎麼可能會來?”

    “哼!所謂逐出天南,不過是做做樣子。”

    一位年輕神靈,極爲驚異的道:“難道你們不奇怪,血絕戰神明明在星桓天,剛殺死了奪天神皇,怎麼又出現在了這裏?”

    “年輕人,剛成神不久吧?難道你不知血絕除了自身戰力強橫以外,還修煉出了一具戰力不輸本尊的不死血神?此刻出手收拾藍破軍的,多半是不死血神。”

    “這可真是了不得了,難道大族宰今天是要先殺一神皇,再誅一戰神?”

    “大族宰不愧是我們血天部族之光,戰力無敵……快看,大族宰引動星魂神座,將藍破軍鎮壓住了!”

    星空中,五重海覆蓋廣闊無邊的範圍,超過億裏。

    一顆顆與恆星沒有區別的神座星球,在五重海中沉浮,神氣、神紋、陣法銘紋,穿梭在神座星球之間,死死鎮壓住了藍破軍,將他肉身直接壓得破碎。

    數十年前,那一戰,藍破軍本就被血絕戰神打成重傷,至今也沒有痊癒。

    現在更加不可能是血絕戰神的對手。

    血絕戰神站在五重海的頂端,道:“藍破軍,你闖我血天部族,毀我血絕家族,今日便是擎天親自,也救不了你!”

    藍破軍心中戰火不滅,但卻明白,今天是真的栽了!

    誰能想到,血絕戰神會這麼快就趕回血絕家族?

    驀地,血絕戰神的目光,望向地獄界的邊緣地帶,臉色不禁微微一變,自言自語道:“白皇后的星魂神座居然熄滅了!先是千摩桑,現在又是她,無量不出,誰有如此實力?”

    “不好,星桓天的局面,應該是失控了!”

    血絕戰神低頭看了一眼,已是化爲一塊塊殘屍的藍破軍,喝罵一聲:“都是你這衰神,耽誤本座大事了!走!”

    五重海和星魂神座分離而開。

    星海神座向上,懸浮到血天部族上方的星空。

    五重海急速旋轉,帶着藍破軍的殘屍和血氣,飛進血天部族大氣層,落入了血絕家族所在的山脈中。

    血絕戰神將藍破軍的殘屍和血氣,鎮壓到祖地,化爲一座血湖。

    “六子,好好看守此處,別讓藍破軍逃走了!他可是太虛境大神,血液如神藥,未來數萬年血絕家族能不能強盛,他的血液至關重要。”

    丟下這句話,血絕戰神消失在血絕家族,去了空間蟲洞。

    冥王手捧神劍,正在參悟劍道,睜開雙眼,看了一眼遠處的血湖,自語道:“這是要把藍破軍當成一株人形神藥?老頭子還真是膽大包天,也不怕激怒天南。”

    這裏畢竟是血天部族,不死神殿就懸浮在天外。

    藍破軍靠一道分身,毀傷血絕家族,不死神殿自然是懶得理會。但,如果天南真有了不得強者,強闖血天部族,不死神殿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正是如此,冥王心中並不怎麼擔心,繼續閉目修煉。

    ……

    星桓天外,旌旗蔽空。

    甲天下與一尊尊神靈,從血戰神殿中走出,望向遠處包裹在氣霧中的星桓天大陸。

    他道:“白皇后隕落了,星桓天的護界陣法將形同虛設,傳令下去,十三界軍士迅速集結,只要收到玄一真神的進攻信號,大軍立即開拔。”

    十三座大世界的軍士,由散而聚,氣勢如虹。

    由陣法師組成的軍團,打出陣旗,將一座座空間傳送陣佈置出來。

    名劍神身形筆挺,白衣如雪,道:“玄一真神親自出手,應該很快就能將星桓天中的阻礙全部清除。到時候,我們長驅直入,將星桓天完全佔領,接下來的話語權,就將掌握在了我們手中。”

    “地獄界的大軍,快到了!”九首龍神道。

    甲天下道:“接下來就看,是地獄界大軍先到,還是玄一真神先清除盡星桓天中的阻礙。放心吧,天庭有神靈,去阻擊地獄界大軍。”

    曼陀羅花神道:“玄一真神似乎遇到了麻煩,白皇后都隕落了這麼久,他居然還沒有傳出信號。你們要不要去助他一臂之力?”

    名劍神顯然對玄一真神推崇備至,道:“如果真有他都解決不了的麻煩,在場任何一人前去,也毫無意義。”

    一道悲恨至極的嘯聲,在星空中響起,形成的神勁波浪,涌至血戰神殿。

    “是血絕戰神!”

    甲天下眼神一凜,雙手結印,打出一座血色轉輪。

    血色轉輪碾碎星空,以無與倫比的速度,攻向正急速飛向星桓天的荒天。

    此刻荒天依舊是血絕戰神的模樣,一掌拍了出去,將血色轉輪打得崩碎。五指掌印長達千里,飛向血戰神殿,被名劍神體內飛出的一道劍氣破開。

    荒天沒有半分停留,衝入進了星桓天。

    甲天下道:“好厲害的血絕,難怪能夠殺死奪天神皇,果真是戰力無匹。”

    “不算無匹,與玄一真神相比,依舊還有不小差距。一個是太虛巔峯,一個是初入太虛。血絕已被奪天神皇重創,此去星桓天,無疑是送死。”名劍神道。

    在場的天庭大神,皆深以爲然的點頭。

    他們卻沒有發現,在甲天下和荒天對碰掌印的時候,神氣波動席捲星空,有一隻青色大貓,悄然的衝入進了星桓天。

    荒天一步跨入神女王殿,看着倒在地上白髮蒼蒼的白皇后,一雙銳氣十足的眼睛,瞬間變得模糊和溼潤。

    他一步一步,走了過去,很緩慢。

    守在這裏的血屠,立即上前,興奮的道:“恭喜大族宰斬殺奪天神皇,威震天下……”

    “滾!”荒天道。

    血屠舔了舔嘴脣,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連忙又痛心疾首的道:“大族宰你可算來了,天庭欺人太甚,魔羯死了,摩桑戰神也死了,是天殺組織下的手……”

    荒天手臂揮了出去,掀起神勁。

    “嘭!”

    血屠飛出去,如掛畫一般,撞擊在神女王殿的牆壁上。然後紙片一樣滑落下來,蹲坐在地上,爬不起來,體內骨頭不知斷了多少根。

    他實在是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句話說錯了?

    但接下來,讓他眼珠子都要瞪出來的一幕發生。只見,血絕戰神將白皇后蒼老枯瘦的屍體抱了起來,深情的撫摸她的臉。

    那高大魁梧的身軀,似在顫抖。

    血屠大腦一片空白,只感覺,自己知道了世間了不得的大祕,道:“原來……原來大族宰竟然情陷白皇后,難怪與石族的荒天大神打了十萬年。天下誰知道,竟是因爲這個?”

    血屠終於明白自己爲什麼會捱打,原來是根本沒有說到大族宰關心的地方。

    他續接體內骨頭,艱難的站起身來,小心翼翼走了過去,安慰道:“大族宰,不要太傷心了,白城主雖然去了,可是你還有猊宣真神……”

    “嘭!”

    這一次,血屠直接飛出神女王殿,從剛剛趕來的漁謠身旁飛過。

    “姐姐!”

    漁謠駐足戰殿門外,淚如雨下。

    荒天雙眼霧濛濛的,捧在白皇后臉上的手,在不停顫抖。

    像他這樣的強者,以他殺伐果斷的性格,手,本不會抖的。

    在這一刻,他腦海中,回想起了很多。

    那一年,年輕的他,陷落在數之不盡的青鱗兇獸中,是漁白薇如仙子一般從天而降,劍斬了所有兇獸,將他解救。

    那時的漁白薇,已是神靈,可是看上去卻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

    那是他們的一次邂逅,從此一生難忘。

    人,遙遠的記憶,要麼特別美好,要麼特別痛苦。

    可是,當那個十七八歲的仙子一般的女子,變成現在這樣悽慘的模樣,無聲無息的躺在懷中,越是美好的回憶,反而越是痛苦。

    無論眼中多麼溼潤,荒天終究沒有落下一滴淚,反而眼神越來越凌厲。

    “轟隆!”

    一道神力對撞的強烈波動,從第一神女城外傳來。

    整座城池都在搖晃。

    荒天緩緩的,將白皇后的屍身平放在地上,向神女王殿外走去。

    每走一步,身體一變,最後,徹底變化成自己本來的面目。

    “照看好你姐姐。”

    對漁謠說出這一句後,荒天體內神血燃燒了起來,已是持着石斧,撞穿第一神女城中的重重陣法,直向剛纔神力波動傳來的方向而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