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倒也不怪軒轅漣,在天堂界的地盤上,能保住蚩刑天的性命,已是不易。

    總不可能闖了通天神殿,將天堂界一羣大神重創後,還能舒舒服服做大爺吧?

    張若塵可是聽說,當時蚩刑天兇猛得不行,將普爾巴斯、泉中生等人都快打爆了!

    “若塵小賊,老夫在此已是等你多時。”

    滄海大長老的精神力,如同藍色瀑布一般外泄,灑落在十八座神陣世界中。神陣世界不斷向外擴展,顯化出真實的世界輪廓,要將張若塵的陰陽十八局碾碎。

    但,擴展到一定程度後,十八座神陣世界與通天神殿碰撞在一起,觸動了神殿的神陣。

    張若塵抓住這一機會,手捏劍指。

    “譁!”

    神劍老六破空飛出去,擊向化道臺上的十字架。

    化道臺下,滄海大長老的精神力分身騰飛起來,擋在十字架前方,身前凝結出一層層空間盾印。

    一連串爆響後。

    神劍老六被最後一層空間盾印擋住,定在滄海大長老的精神力分身前方。

    “一道分身,竟如此厲害!”

    張若塵以真理神目細觀,發現那道分身,是由數之不盡的精神力念頭凝聚而成。身體物質極其特殊,蘊含超過太虛大神和八十四階精神力神靈的一些特性。

    是用精神力達到“一念定乾坤”神靈體內的物質煉製出來。

    張若塵之所以有此判斷,乃是因爲他自己就掌握着一位精神力八十六階神靈的骸骨,是從酆都鬼城的太虛大神莫非那裡奪來。

    “妙離,你來對付他!”

    張若塵很果決,留下日晷在陰陽十八局中,身形化爲一道流光騰飛出去。

    當初精神力八十四階巔峰的須彌聖僧,駕馭陰陽十八局,能夠與神王對決,而不敗。

    滄海大長老的精神力不輸當年的須彌聖僧,就算有所不如,爆發出來的戰力亦是非同小可。

    只能讓修辰天神頂上,她神魂強大,且能將時間力量和陰陽十八局結合,應該可以擋住滄海大長老。

    下方,甲天下已是徹底擊潰泉中生,將他肉身打得破破爛爛,戰兵早已不知墜向何處。每一次呼吸吐納,甲天下都能吸走泉中生大量血氣。

    他修煉《血武戰圖》,精通凝練血氣增強肉身的秘術。

    張若塵從上空騰飛而過,甲天下眼神一沉,將《修羅地獄圖》打出,一座殘破的修羅世界緩緩展開。

    赤黃色的大陸,白骨堆成大山,河中流動着鮮紅的血液。

    看見《修羅地獄圖》,修辰天神氣就不打一處來。

    十萬年前,這是她煉製出來的戰圖!

    在黑暗大三角星域,甲天下甚至以此圖,嘲諷過她。

    新仇舊恨,浮上心頭。

    不等張若塵出手,一道修羅大手印從陰陽十八局中飛出,將甲天下拍得矮了一大截,險些化爲肉餅。

    地面上,出現一個巨大的五指坑。

    距離甲天下不遠的泉中生,未能倖免,肉身亦是遭受重創。

    修辰天神收走了《修羅地獄圖》,引動神焰,煉化甲天下留存在圖中的力量和魂念。隨後,又將圖卷打出,以修羅大陸鎮壓甲天下。

    “嘭嘭!”

    張若塵已與滄海大長老的那道分身對碰在一起,六柄神劍衍化種種劍招,將他打得不斷敗退。

    這道分身非同小可,滄海大長老精神力達到八十階,就已經在修煉。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分出大量精神力念頭進入分身。

    這是滄海大長老爲衝擊精神力八十五階而準備,已經到了最後關頭。

    只需要分身和本體結合,就有很大概率破境成功,成爲一尊精神力神尊。

    “嘭!”

    張若塵一拳擊穿滄海大長老分身的精神力場域,將他打飛,狠狠與化道臺撞擊在一起。

    分身的身體,出現無數裂痕。

    見張若塵再次攻來,滄海大長老的分身退無可退,一把抓住瀲曦,威脅道:“張若塵,你能知曉通天神殿中的具體情況,應該是通過她吧?你若再向前一步,老夫必讓她灰飛煙滅。”

    “區區一道分身而已,也能威脅我?”

    張若塵如同跨越了時空,瞬間出現到滄海大長老分身的身前,一拳重重擊下。

    滄海大長老分身的頭顱,被拳頭打得爆開,形成強勁的精神力風暴。

    張若塵以太極陰陽圖包裹瀲曦,六柄神劍護體,化爲一道劍氣光柱騰飛起來,落到化道臺上。

    從始至終,瀲曦都很平靜,一雙美眸,盯着張若塵卓絕而堅定的臉,感受着他手臂和胸膛傳來的安全感,彷彿所有風暴都在這一刻停息。

    寧靜被打破。

    化道臺的上方,一座圓形神陣,快速凝聚出來。轟鳴聲中,一道道紫色雷電在陣中穿梭,散發令人窒息的氣息波動。

    “張若塵,化道臺你都敢闖,還是太年輕了啊!”

    滄海大長老的無頭分身,在一團精神力雲霧中飄飛起來,然後,化爲十八股煙霧大河急速遠去,衝向通天神殿的陣法樞紐。

    六柄神劍飛了出去,擊碎其中六股精神力煙霧,焚燃了裡面的精神力念頭。

    張若塵體內飛出密密麻麻的身影,匯聚成十二股精神力念頭洪流追了上去。十二股洪流中,有大量噬神蟲展翅飛行。

    手持滴血劍,張若塵調動全身力量,向十字架揮斬過去。

    “轟隆隆!”

    距離十字架尚有千丈距離,大量神紋顯化出來,擋住了滴血劍。

    這一劍,像劈在神牆上,反將張若塵震退一步。

    蚩刑天的神念傳來:“這裡的神紋,有許多乃是問天君當年留下,無量之下的神靈,怕是無法強行破開,必須掌控神殿的陣法樞紐才行。”

    張若塵氣得都快吐血,這話先前爲何不說?

    蚩刑天神念再道:“就算掌控了陣法樞紐,還要花費大量時間解析才行。”

    張若塵有這個時間嗎?

    “那我走?”

    張若塵很想立即離開,怕自己交代在這裡。

    上方的陣法中,明亮刺目的雷電如瀑布一般落下,毀滅性的力量,將張若塵和蚩刑天吞沒。

    ……

    光明神殿。

    柯揚善手持權杖,沐浴在無瑕的光明神光中,遠眺通天神殿所在的方向,笑道:“量組織終於出手了!”

    姬東皇站在一旁,雙眼深處蘊含異彩,正想說出一句什麼。

    突然一道神光,從地底冒出來,凝聚成一位身穿鎧甲,手持戰戈的神靈。

    柯揚善看了這位神靈一眼,道:“旭逍,你怎麼來了?”

    “是秩序宮的一位大聖前來稟告,讓本神出關,助少殿主一臂之力。”秩序宮大神旭逍道。

    柯揚善略微皺眉,有些困惑。

    爲了獨佔鎮壓量組織的功勞,他沒有派人去請光明神殿別的神靈。到底是誰,在多管閒事?

    片刻後,黑夜宮、星輝宮、自由宮……光明神殿八宮兩營的神靈,相繼趕來。

    柯揚善雖心中不悅,卻不好說什麼,畢竟,天堂界今天的確接連發生大事,諸神匯聚到光明神殿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但,站在一旁姬東皇,臉色卻逐漸陰沉下去。

    這一變故,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距離光明神殿大概十萬裡外,朱雀火舞盤坐在樹下,睜開了雙眸。

    是她使用魂力,誘導光明神殿的大聖,去將所有神靈都請出來。

    不是想要置張若塵於死地,而是她認爲,量組織不可能將自己置於險境,既然在通天神殿佈局,那麼一定有辦法應對來自光明神殿和商丘的威脅。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量組織的強者,就在光明神殿中,隨時可以發難,掌控天堂界的部分護界神陣。

    柯揚善此人,她是瞭解的,武道天資屬於頂尖,也有謀略和野心,但太過驕傲自負。

    朱雀火舞擔心他栽在了量組織手中,所以才以這種方式,請出光明神殿的諸神去助他,同時,也在提醒他,今日之事,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只要柯揚善警惕起來,或者與光明神殿中的量組織成員鬥起來,就能爲張若塵爭取到更多的時間。

    ……

    化道臺上,張若塵撐起了太極陰陽圖,少陽神山和少陰神海不斷旋轉,吸收神陣中釋放出來的雷電攻擊。

    地鼎亦是懸浮在頭頂,護住身體。

    張若塵手持逆神碑,不斷破解神紋,一步步靠近蚩刑天。

    “爲了救你,我這次是將性命都賭上了,你要牢牢記住今日。”張若塵一邊破口大罵,一邊前行,沒有逃走。

    蚩刑天沉默,久久之後,發出一聲嘆息。

    也不知是在感慨時艱,還是在感慨世間的人情溫暖。

    逆神碑簡直是神紋和銘紋的剋星,哪怕化神臺上的神紋是問天君留下,也抵擋不住。

    不多時,張若塵出現到蚩刑天身前,騰飛起來,抓住其中一根刺入了他眉心的光明戰矛,一寸寸將戰矛拔出。

    神血不斷順着流出。

    蚩刑天咬牙慘叫,體內神氣卻逐漸沸騰起來。

    第一根戰矛拔出,第二根拔出……

    一連拔出九根!

    “退遠一些!”

    蚩刑天喊出這一聲,體內釋放出滔天魔氣。

    一道道天魔石刻圖印,在身周顯現,將剩下的神紋全部掙斷。

    太極陰陽圖撐到極限,少陽神山和少陰神海嚴重受損,險些崩塌。真要崩塌,張若塵修爲將會倒退。

    見蚩刑天肉身竟如此強橫,如蓋世魔神甦醒,張若塵以地鼎護體,立即飛下化道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