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雨辰神廟地底的張若塵三人,終究是沒能走掉。

    “嘩啦啦!”

    被阿吉稱爲“老屍鬼”的屍神,在三人慾要離開之時,甦醒過來,將蛇形鎖鏈掙得鬆動,嘴裏發出一聲長吟。

    吟吼聲,衝擊肉身,能傷神魂。

    張若塵三人皆是感覺到,音波猶如神尊的手掌一般,劈在了他們身上,能夠讓他們骨碎肉毀,魂飛魄散。

    池瑤和白卿兒撐起的神境世界,化爲一粒粒塵沙飛走,施展出來的各種防禦力量,瞬間被衝散。

    張若塵依仗佛祖舍利,化肉身爲金身,擋在她們前方。

    右手捏指,一劍刺出。

    六柄神劍結成**一劍驚神陣,與音波、神力、氣勁對碰,一時間萬劍齊飛。

    但,依舊不可敵!

    三人皆是拋飛出去,撞擊在地底石壁上,神魂遭受嚴重創傷,意識變得模糊。

    倒在地上,處於半暈厥狀態的張若塵,忽的看見,老屍鬼嘴裏吐出氣流,化爲一條屍氣濛濛的河流,卷着他們三人,直向它嘴裏飛去。

    “不……”

    張若塵努力讓自己恢復意識,緊咬牙齒。

    哪怕老屍鬼再強,也絕不認命,絕不甘心死在這裏。

    張若塵支撐起身體,站了起來。一縷縷屍氣籠罩着他,如同是億萬根鎖鏈加身,壓得脊樑彎曲,骨頭髮出“啪啪”的磨碎聲。

    “是陽遁九陣!”

    張若塵發現,禁錮住老屍鬼的,不僅是火焰光柱上的蛇形鎖鏈,還有昔日方寸大師留下的九座空間神陣。

    陰遁九陣位於雨辰神廟的地面。

    陽遁九陣直接壓在老屍鬼身上。

    若不是陽遁九陣的力量大幅度削弱,老屍鬼根本不可能爆發出現在這麼強大的力量。

    “欲劍!”

    張若塵拼盡所有力量,大吼出這麼一聲。

    腹下玄胎中,一柄光耀萬丈的魄劍飛出,將纏繞在他身上的屍氣盡數斬斷。

    此刻之慾劍,乃求生之慾。

    張若塵一手抓住池瑤,一手抓住白卿兒,化爲一道流光,緊貼老屍鬼的鼻尖飛過,撞入進陽遁九陣。

    只差一點,他們三人就被老屍鬼吞入腹中。

    對別的修士而言,即便進入陽遁九陣,也是兇險萬分。但,以張若塵的空間造詣,與對陽遁九陣的瞭解,自然是如魚得水。

    沒花多長時間,就將陣法控制住。

    池瑤體內有白蒼血土,率先恢復過來,站在陣中,向下望去,道:“在他肩上!”

    張若塵盯向老屍鬼的左肩,看見了玉龍仙。

    玉龍仙的身體,與老屍鬼比起來,只有一粒沙那麼大。她走在老屍鬼的肩膀上,一步步向上攀登,似在登一座高山,不知想要去哪裏。

    “她擁有獨立的意識?”池瑤既是震驚,又很疑惑。

    張若塵道:“或許是老屍鬼的意識,控制了她。”

    一切都太詭異!

    本是應該在兩三百萬年前就死去的雨魂,居然化爲了一尊老屍鬼。

    本是已經死去十萬年的玉龍仙,居然自己爬出墳墓,現在,好像還擁有了意識。

    在地獄界,這不算什麼詭異的事!

    三途河中,每天都有大量死屍,誕生出意識和智慧,化身爲屍族一員。

    但是那些屍族,無論生前多麼強大,現在都只能從頭修煉,不可能像玉龍仙和老屍鬼這樣,還能擁有如此強大的修爲戰力。

    況且,那是三途河。

    三途河是地獄界公認的第一詭異之地,是自古以來最大的謎題,天尊都無法理解。

    白卿兒盤膝而坐,地魔雀飛在她頭頂,雖然很虛弱,可是眼神卻飽含銳氣,道:“應該是天尊神源的力量,只有天尊的力量,才能詭異到如此地步。”

    張若塵探出兩根手指,搭在白卿兒的手腕上。

    先前,血犼真君被老屍鬼的屍氣入體,變成了沒有意識的兇獸,張若塵自然有些擔心她。

    “我沒事!區區屍氣,還奈何不了我的精神意志。”白卿兒道。

    張若塵發現她沒有大礙,這才鬆開了手,隨即環顧四周,卻沒有發現鸞鷹真君。想來,他應該是跟着黑心魔主,第一時間逃走了!

    池瑤盯着下方,道:“有些不對勁,我們得儘快離開此處。”

    “嘭!”

    “嘭!”

    ……

    老屍鬼掙扎得越來越厲害,嘯聲不絕,將身上的蛇形鎖鏈不斷掙斷,爆碎成了廢鐵碎塊。

    從他身上逸散出來的氣息,越來越強。

    陽遁九陣開始搖晃,陣法銘紋閃爍不停。

    “老屍鬼應該是吞噬了綵衣神,所以力量大增,就要脫困了!”

    張若塵環顧四周,尋找逃離的方法。

    白卿兒道:“可以試試進入地魔雀!”

    張若塵和池瑤的目光,同時看向飛在白卿兒頭頂上方的那隻石雀。

    “不行,老屍鬼太強大了,即便地魔雀是神器,怕是也無法在他面前逃走。”池瑤道。

    “轟隆!”

    老屍鬼身上的蛇形鎖鏈,斷掉了一大半,伸出一隻腐爛的神手,拍擊在陽遁九陣下方,打得陣法毀滅了一角。

    白卿兒急切的道:“現在沒有別的辦法了!以我們三人之力,催動地魔雀,應該有逃走的機會。或者,先逃進星空中,進入那座黑色神殿。”

    白卿兒指向上方的陌生星空。

    那裏,一座巍峨磅礴的神殿懸浮在虛空,給人神聖且神祕的感覺,像是有古老的神靈,居住在裏面。

    “走!”

    張若塵第一個衝入進地魔雀。

    池瑤不再猶豫,與白卿兒一起,跟着飛入進去。

    在三人聯合催動之下,地魔雀變得越來越巨大,石身上,浮現出璀璨的神光。

    “嗷!”

    老屍鬼長嘯,體內涌出密密麻麻的雷電,將身上的所有蛇形鎖鏈全部掙斷。他身上的陽遁九陣,再也鎮壓不住他,被他爆出來的神勁力量震得分崩離析。

    九陣盡碎,化爲九團火焰。

    張若塵站在地魔雀腹中的天樞池中,感應到老屍鬼的恐怖力量波動,眼神變得深刻凝重。這股力量,到底是大神層次,還是已經超越了大神?

    一位神尊的神屍,都死去了這麼久,怎麼可能還能這麼強?

    老屍鬼揮出屍手,隔空向地魔雀拍擊而去。

    地魔雀表面的神光,被打得爆開。

    眼看屍手就要落在地魔雀身上,忽的,老屍鬼發出一聲悲哀的長鳴。

    是那根火焰光柱!

    火焰光柱變得前所未有的明亮,將他的屍身死死定住,無法脫身而去。

    掙斷了所有鎖鏈,打破了陽遁九陣,但卻脫離不了火焰光柱。

    “譁!”

    地魔雀衝入進一層光幕,來到黑色神殿的下方,停在神殿外的懸空廣場上。

    池瑤和白卿兒皆是驚疑不定,剛纔太險,只差一點,就被老屍鬼擊中。即便藏身在地魔雀中,也未必承受得住那麼強橫的神力。

    張若塵從地魔雀的嘴裏飛出,落到雀背頂端,望向遠處虛空中的光焰光柱。

    老屍鬼的神軀,超過萬里。

    可是,火焰光柱卻有十數萬里長。

    也只有站在這遙遠的星空中,才能將那裏的景象完全看清。老屍鬼背部貼在火焰光柱上,神軀在燃燒,根本逃不掉。

    “這股力量……”

    張若塵感到熟悉至極,目光向上移去,在火焰光柱的頂端,看到一位英姿颯爽的身影。那身影,猶如是從古老的時空中走出,渾身散發無與倫比的氣勢。

    張若塵見過這道身影,是在時間長河中。

    “大尊!大尊,是你嗎?你是從過去,來到了這個時空?”

    張若塵激動的大喊。

    站在火焰光柱上的那道身影,轉過身來,向他看了一眼,露出笑容,隨後縱身飛起,直向黑色神殿而來。

    張若塵體內血液沸騰,情緒激烈,終於見到先祖,跨越時空相遇。

    但,不動明王大尊飛落到懸空廣場上後,卻根本沒有理會他,擡頭看了看黑色神殿頂端的匾額,便是,獨自登上臺階,走入進神殿,消失不見。

    無論張若塵如何呼喚,不動明王大尊卻像是完全聽不見。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池瑤和白卿兒從地魔雀中飛出,如兩位並蒂仙子,兩雙美眸警惕的環顧四周。

    張若塵死死盯着黑色神殿的殿門,道:“我看見了不動明王大尊,他進去了!”

    “不動明王大尊?這不可能,大尊已經隕落了上百萬年。”池瑤知道張若塵絕不會開這種玩笑,所以,心中的震驚,已是無以復加。

    “難道這裏有強大的幻境?”白卿兒道。

    張若塵搖頭,道:“不是幻境,我是真的看見了!而且,老屍鬼就是被大尊的力量鎮壓,所以無法從火焰光柱上逃脫。或許……”

    張若塵想到了一種可能性,或許自己剛纔看到的,只是不動明王大尊百萬年前,留下的投影。

    當初,不動明王大尊尋找長生不死者,遍走宇宙各處祕境,不可能會放過星桓天尊的故地。來到過此處,不算奇怪。

    但是,爲何偏偏只有他,看見了不動明王大尊?

    而且先前,不動明王大尊分明看了他一眼。

    “難道大尊是想引我進入黑色神殿?”

    張若塵凝看着黑色神殿的殿門,邁步腳步,踩着不動明王大尊先前踩過的位置,走了上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