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心魔主立即收斂心神,身上魔氣涌出,目光向池瑤投望過去。

    十一重天宇如真正的神聖宮闕,懸浮在池瑤頭頂上方,似位於虛時空。大量規則神紋,在十一重天宇之間流動,與天地規則完全契合。

    在天庭,倒是有傳言池瑤吞噬了張若塵,修煉成《三十三重天》,可惜那時黑心魔主在商丘衝擊太真境,根本不知曉。

    當然,就算聽到這則傳言,黑心魔主也絕對不會信。

    因爲他比誰都深刻明白,相信傳言,是多麼的愚昧。

    黑心魔主並未因爲池瑤成爲上位神,而有絲毫慌亂。

    上位神初期罷了!

    便是彌連山、海尚明宮那樣的上位神大圓滿,單獨一人,都無法對他造成太大威脅。

    黑心魔主笑了起來,道:“很好,你突破到了上位神,纔是一株真正的大藥。將你吞噬,足以奠定本座衝擊神尊層次的根基。”

    滔天魔氣撲涌而出,瞬間充斥整個空間。

    一塊天魔石刻神碑,在魔氣中,顯化出天魔虛影,揮掌便是向池瑤拍擊過去。

    池瑤腳下的時空混沌蓮變得直徑十丈大小,撐起一座混沌空間,抵擋魔氣侵襲。同時,她將文瓶取出,託在掌心。

    “譁!”

    密密麻麻的文字,從文瓶上飛出,與時空混沌蓮結合在一起,擋住了天魔虛影的掌印。

    時空混沌蓮,是須彌聖僧的至寶。

    文瓶,是第三儒祖鑄煉。

    或許池瑤的修爲,與黑心魔主還相差巨大,可是,有兩位昔日天級人物的力量相助,卻能彌補部分差距。

    “煉神火!”

    池瑤將文瓶打了出去,瓶中飛出絲絲火焰,化爲火雨衝向黑心魔主。

    天魔虛影被火焰瞬間焚滅。

    黑心魔主的魔氣和規則神紋沾上煉神火,立即發出哧哧的聲音,化爲一縷縷青煙,完全無法抵擋。

    “這是……這是火神的煉神火……”

    黑心魔主勃然色變,立即避退。

    做爲曾經在崑崙界修煉過的修士,他可是深深知曉煉神火的厲害。昔日火神,就是被自己修煉出來的煉神火焚燃而死。

    這是能夠煉死大神的火焰!

    當然,文瓶中的煉神火數量有限。

    抓住這一機會,張若塵藏在袖中的金剛月輪飛了出去,急速旋轉,爆發出耀眼的金光。

    黑心魔主躲避煉神火的同時,揮出烏金戰天柱,嘭的一聲巨響,將金剛月輪擊飛出去。但,那股強大的衝擊力,依舊讓他身形搖晃,五指生疼。

    “你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武道修爲?”黑心魔主雙目怒瞪,比發現池瑤修煉成功了《三十三重天》還要震驚。

    須知,廢掉張若塵修爲的,可是天南生死墟的擎天。

    可是剛纔張若塵明明是用神氣,催動了金剛月輪,而且爆發出來的力量之強,已經不弱於一些上位神。

    張若塵平靜的道:“我的武道修爲本就不弱,所謂修爲被廢,只是與擎天老前輩演的一場戲,騙騙你們天庭的神靈而已。劍來!”

    池瑤取出《六祖釋禪圖》,手臂一揮,密密麻麻的劍光,從圖捲上飛了出去。

    其中包括四柄神劍,與七柄魄劍。

    七柄魄劍飛入玄胎,進入太極圓圈。

    “唰!唰!唰!”

    四柄神劍懸浮在張若塵身周,在神氣的催動下,急速飛行,劍氣縱橫。

    四劍合一,以絕世無匹之勢,斬向鎮壓在白卿兒頭頂的天魔石刻神碑上,頓時,火光四射,神碑被劈得飛了出去。

    “又來四柄神劍!”

    黑心魔主看見這一幕,咬緊牙齒,近乎凌亂。

    張若塵的目光,向池瑤盯去。

    池瑤心領神會,手持神劍,踩出九種步法,爆發出玄妙絕倫的劍意波動。同時,張若塵亦是踩出九種步法,變化九種劍招。

    一道陰陽兩儀圖印,在池瑤和張若塵的腳下和頭頂顯現出來,形成渦旋勁氣。

    黑心魔主道:“兩儀宗的最強劍陣,陰陽兩儀劍陣!”

    “算你有些眼力。”

    張若塵站在劍陣中,雙手舉劍,引動天地神氣和天地間的劍道規則,直劈了下去。

    劍陣將他和池瑤的力量結合到了一起,爆發出遠超他們自身修爲的一劍。

    陰陽兩儀劍陣的確奧妙無比,暗合天地大道。但,當年張若塵和池瑤修煉的劍陣秘籍卻並不算厲害,只能算是徒有其形。

    只不過,以他們今時今日的修爲,和對劍道的理解,可以發揮出陰陽兩儀劍陣真正的威力。

    黑心魔主不敢掉以輕心,立即喚回四塊天魔石刻神碑,顯化出四尊天魔虛影,與張若塵劈出的這一劍碰撞在一起。

    “轟隆!”

    黑心魔主向後連退三步,脖頸間的一縷髮絲,被神劍的劍光斬斷。

    另一頭,陰陽兩儀圖印碎裂,張若塵和池瑤倒滑出去,身體撞擊在堅硬的石壁上,體內血氣翻滾。

    “看來想要對抗大神,還是差了一些。”張若塵暗道。

    黑心魔主卻是已經震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張若塵和池瑤衍化出陰陽兩儀劍陣後,在神器的加持下,爆發出來的戰力,竟是已經不弱於海尚明宮那樣的強者。

    張若塵對池瑤和白卿兒說道:“走,不要與他硬拼。”

    池瑤和白卿兒皆是果斷至極,立即向灰色死亡霧氣中衝去,進入一條狹窄的通道。

    “哪裡走!”

    黑心魔主身上魔紋密佈,以四塊天魔石刻神碑護體,揮出烏金戰天柱,直向逃在最後方的張若塵劈了下去。

    電光火石之間,烏金戰天柱到達張若塵頭頂。

    張若塵豁然停步,轉過身,嘴裡爆喝一聲:“愛劍!”

    一柄魄劍,從玄胎中飛出,光芒璀璨到了極點。

    愛劍,在七柄魄劍中,威力排名第二。

    張若塵之所以選擇使用它,乃是因爲,剛剛與池瑤衍化了陰陽兩儀劍陣。陰陽兩儀劍陣與使用魄劍有些相似,想要將劍陣的威力完全爆發出來,持劍的二人,必須情意濃厚。

    先前衍化劍陣醞釀出來情意,在這一瞬間,由愛劍完全爆發出來。

    “噗嗤!”

    愛劍不可擋,一劍擊穿黑心魔主的所有防禦,從四塊天魔石刻神碑的縫隙中飛了過去,擊在他的胸口。

    黑心魔主的神軀被擊穿,倒飛了出去,鮮血灑落滿地。

    當然,最大的創傷,不在肉身,而在魂魄。

    黑心魔主落地後,跌跌撞撞向後倒退,神情萎靡,以烏金戰天柱和六面戰錘撐住身體纔沒有倒下。

    施展出這一劍後,張若塵也像是耗盡了所有精神,比黑心魔主還要萎靡。幸好池瑤趕了回來,抓住他的手臂,以神氣包裹,這纔將他帶走。

    黑心魔主頃刻間便是恢復過來,嘴裡大口喘息,探手摸了摸胸口的神血,自語道:“這是什麼劍?噗!”

    一口鮮血吐出!

    黑心魔主連忙盤膝坐下,煉化侵入身體的魄劍殘力。

    ……

    張若塵、白卿兒、池瑤一路逃遁,三人皆受了不輕的傷勢,但,不敢停下。

    這裡充斥死亡之氣,且岔道極多。

    也不知逃了多久,沒有感應到黑心魔主追上來的氣息,他們這才停了下來,疲憊的倒在地上,動都不想動一下。

    與黑心魔主交鋒,他們無論是精神,還是身體,都緊繃到極致,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強手段。耗盡了神氣,也耗盡的精神。

    可惜,依舊難敵。

    補天境和太真境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張若塵不敢這麼疲憊下去,緩緩的,支撐起身體,站了起來。

    他頗爲遺憾的道:“可惜男女之愛,只是小愛,無法將愛劍的力量完全發揮出來。否則,剛纔那一劍,絕不只是創傷黑心魔主那麼簡單。”

    池瑤和白卿兒都是非凡之輩,站了起來,暗暗運轉體內微弱的神氣,療養傷勢。

    操控神器,對神氣的消耗非常巨大。

    “你的那具神屍傀儡呢?”池瑤問道。

    張若塵眉頭緊皺,輕輕搖頭。

    玉龍仙的失蹤,讓張若塵生出強烈的不祥預感。按理說,她只是一具神屍,完全受張若塵的操控,怎麼可能被黑心魔主打飛出去,就消失不見了?

    總不可能,是她自己離開的吧?

    又或者說,此處還有別的修士?

    張若塵擡起手掌,感受空氣中灰色死亡之氣的侵蝕,目光向白卿兒盯去,道:“此處,你有沒有熟悉感?”

    白卿兒知曉張若塵所指,點了點頭。

    “這裡不是星天崖?”池瑤道。

    張若塵神情已是凝重到極點,道:“不僅不是星天崖,而且很有可能,是一處極其危險的地方。”

    這裡的死亡之氣,與雨辰神廟的地底,實在太像。

    張若塵寧願現在回去,與黑心魔主戰個你死我活,也不願意相信他們現在就在雨辰神廟的地底。前些日,他和白卿兒差一點被老屍鬼拖入進地底,當時的驚心動魄,依舊記憶猶新。

    張若塵的手掌,按到旁邊的石壁上,一掌輕輕拍出。

    “嘭!”

    石壁只微微凹陷了一點,出現一個掌印紋路。

    張若塵道:“這裡的岩石中,蘊含大量神尊物質。有神尊級別的強者,曾在這裡修煉,而且修煉的時間還很長。”

    精煉後的神尊物質,乃是宇宙中十種極致物質之一。

    池瑤和白卿兒的心,皆是沉入谷底,渾身冰寒,意識到他們將要面對的最大危險,很有可能,根本不是黑心魔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