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色神殿頂部的鏽銅匾額上,是兩個古文。

    用精神力可以解析,是“星桓”二字。

    “難道這裏纔是星桓天尊殿的核心主殿?”池瑤困惑。

    白卿兒道:“不無這種可能性!星桓天尊的四大弟子,曾在天尊殿爆發激戰,將那裏打成了廢墟。核心主殿被二弟子雨辰帶走,放置在神廟的地底,是完全有可能的事。”

    “若是如此,此處必然危險至極。天尊的任何一道手段留下來,都不是我們補天境神靈擋得住。”

    池瑤望向一步步走在臺階上的張若塵,有些擔憂,追了上去。

    白卿兒自然明白一位天尊核心主殿的可怕,別說他們,神尊前來,估計都得小心翼翼。

    現在只能賭張若塵真的看到了不動明王大尊。

    只要不動明王大尊來過此處,以他同樣天尊的實力,走出了一條安全的路。他們跟着這條路走,也就不會有危險。

    走進殿門。

    殿中,沒有內世界,就是一座大殿。

    殿內廣闊,縱深千丈。

    一團長明不滅的光,在大殿深處,將黑暗照亮,能看見飄浮在空氣中的灰塵。

    張若塵看見不動明王大尊的身影,消失在那團光的附近。

    “怎麼殿中什麼東西都沒有,真的是一位天尊待過的地方?不過,神氣很濃郁,是一處修煉寶地。”

    “嘭嘭!”

    池瑤使用滴血劍的劍尖,敲了敲牆壁,欲要尋找密室暗格。

    張若塵道:“別亂碰!”

    池瑤收回滴血劍,道:“這座神殿的材質非常特殊,祭煉一番,應該可以煉成一座屬於自己的神殿。用天尊神殿,煉屬於自己的神殿,防禦力必然強大。”

    “牆上有壁畫。”白卿兒道。

    牆壁上,凹凸不平,刻有古圖。

    是一片星空!

    星辰如恆河泥沙數之不盡,一團團星雲千姿百態,明明只是石刻,卻讓人產生九光十色的錯覺。

    張若塵只是看了一眼,意識就被拉扯進一片無垠星空。

    星空中,一顆顆星辰整齊排列,連成直線,一直連到宇宙盡頭,如斬天的劍,又像遨遊天地的神龍。

    還未細細去體會其中玄奧,張若塵頭痛欲裂,意識回到體內,連忙移開目光,不敢再看石壁。

    池瑤和白卿兒皆滿臉香汗,膚色慘白。

    “你們的意識,也被拉扯進了一片星空中?”張若塵問道。

    二女點頭。

    “好厲害的壁畫,只是頃刻間,就讓我耗盡了精神力,也不知藏着什麼玄機。”池瑤吞服下恢復精神力的丹藥,盤膝坐下,療養了起來。

    白卿兒的精神力強大,很快就恢復,再次觀察石壁。

    這一次,她小心謹慎了許多,刻意定住自己的意識。

    在石壁的頂端,發現七個與外面“星桓”二字相同的古文。

    “千星連珠觀想圖!”她念道。

    張若塵看到了那七個古文,心中震動不小,原來這幅石刻,竟是天尊神通——千星連珠。

    什麼是天尊至寶?

    這就是天尊至寶!

    須知,將諸天神通修煉到一定水平,加上奧義的加持,是可以徒手與神器對碰。

    就像玄一打出的“天荒流光指”,造詣就達到極高層次,融入奧義之後,爆發出來的威力,不會比同境界神靈打出神器弱多少。

    天尊神通更在諸天神通之上,《太虛神通訣》上一共只排了二十二種,每一種都曠古爍今,爆發出來的戰鬥威力之強,絕對不輸神器。

    換句話說,一種天尊神通的價值,甚至超過一件神器。

    因爲,神器只有一件,天尊神通卻能多人修煉。

    不過,想要將天尊神通修煉到,能夠對碰神器的地步,卻是難如登天。即便天尊在世,親自調教,也調教不出來幾個。

    而神器,卻容易掌控得多。

    自古以來,崑崙界一共傳下來十件神器。可是天尊神通,卻只有“無字劍譜”和“天魔石刻”,別的都已經失傳。

    “天魔石刻”既是列入了《太虛神通訣》,也列入《太乙神功榜》,更列入了《太白神器章》,是天魔一身修爲的精華和傳承。

    可惜,能夠同時修煉三十六塊石刻的修士,一個都沒有。

    雖是天尊神通和天尊功法,卻沒有人能夠將其發揚光大。

    因此,“天魔石刻”只是列在《太虛神通訣》二十二種天尊神通的最後一位。

    至於,須彌聖僧創出的“時間劍法”,尚且還無法進入天尊神通之列。除非須彌聖僧能夠活得更久一些,成爲佛祖之後,將時間劍法進一步完善,威力才能達到天尊神通的級別。

    不動明王大尊雖強,卻沒有絕世神通傳世,或許,對他而言,根本沒有必要開創神通。自己,就是最強的神通。

    “可惜帶不走!這座神殿,被星桓天尊的二弟子定在了這處時空,這面牆壁材質驚人,是神尊物質的極致‘天尊物質’,以我們的修爲,無法分離。”池瑤遺憾的道。

    “可以拓印下來。”張若塵道。

    拓印卷和壁畫本身,自然是天差地別。

    但有總比沒有強,池瑤倒是一點都不含糊,立即拓印下三卷。

    分別給了張若塵和白卿兒一卷,自己一卷收下。

    白卿兒接過拓印卷,看着池瑤前行的纖長柔美背影,突然發現這位女皇,似乎也並不是那麼難相處。

    “你們看,對面也有壁畫。”池瑤道。

    張若塵凝目看了片刻,道:“有些像是一座陣法,好玄奧的陣法,好複雜,星桓天尊或者他的二弟子,爲何將一座陣法的陣圖,刻在石壁上呢?”

    張若塵本能的覺得,這座陣法絕不簡單。

    能刻在天尊殿中,能與千星連珠觀想圖並列,怎麼可能簡單?

    白卿兒走在最後方,看完陣圖後,便是陷入沉思,垂頭思考,渾然已是聽不見前面張若塵和池瑤在談論什麼。

    直到,來到那團長明不滅的光面前,她才被張若塵的聲音驚醒:“這具枯骨會是誰?”

    白卿兒定睛看去,只見,一座十丈高的冰山立在前方。

    冰山,沒有散發寒氣,像是空間凍結後的固化形態。

    冰山中,盤坐有一位枯瘦如柴的道袍老者,披頭散髮,眼凹鼻尖,指甲極長。道袍上血跡斑斑,血液是從心口流出,染紅了地面。

    雖被冰山凍結,可是,張若塵依舊能夠感受到他體內恐怖絕倫的氣息,似乎比神尊還要可怕,令人窒息。

    真懷疑他會不會突然活過來,破冰而出,像捏死三隻蟲子一般,將他們殺死在這裏。

    在張若塵謹慎觀察四周的時候,池瑤毫無顧忌的,繞到冰山的前面,低頭凝看,道:“他的心被挖走了!那裏……那裏有一枚神源,莫非這就是天尊神源?”

    池瑤舉起滴血劍,運轉神氣,揮劍劈了下去。

    張若塵立即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拖開,道:“你膽子也太大了!此處詭異,沒看見玉龍仙和老屍鬼都莫名其妙的活了過來。你將冰山劈開,萬一他也活過來了呢?”

    池瑤道:“無妨!我們一路走來,都沒有遇到危險,顯然大尊是真的來過此處,已經爲我們清除了所有潛在威脅。”

    “你先別亂來!就算要破冰,也別這麼野蠻。”

    張若塵向冰中道袍老者的心口看去,那裏的確有一個巨大的血窟窿,血窟窿中,塞有一枚晶瑩剔透的神源。

    照亮神殿的長明不滅光,就是從這枚神源中散發出來。

    “這是星桓天尊的第二弟子雨辰!”白卿兒道。

    池瑤道:“你怎麼知道?”

    白卿兒道:“星桓天尊的四大弟子中,只有雨辰兼修道法。他身穿道袍,領口繡有星辰圖,不是雨辰是誰?”

    “你怎麼對星桓天尊的四大弟子如此瞭解?這些事,已經過去兩三百萬年,便是那些活了數十萬年的大神、神尊,都未必知曉。”池瑤道。

    白卿兒沒有隱瞞他們,道:“因爲,神女十二坊的祖師,乃是星桓天尊的四弟子雨嬋。而我師尊,更是星桓天尊大弟子雨隴的後人。”

    張若塵和池瑤對視一眼,恍然大悟。

    難怪星海垂釣者會收白卿兒爲徒,原來兩者之間,還有這麼一層關係。

    池瑤道:“如果此人真是雨辰,那麼被他塞在心口的神源,十之**真是天尊神源。”

    她又要舉劍!

    “你們看此人生前,用鮮血,在地上寫了悔字。”張若塵道。

    冰中的道袍老者前方,有着一連十五個悔字,都是鮮血寫成。

    除此之外,還歪歪扭扭的,畫了四幅血圖。

    都很簡易,一眼就能看懂。

    第一幅血圖,畫得最是認真,是一尊人像。

    第二幅血圖,畫的是一枚神源。

    第三幅血圖,畫的是一張人皮。

    第四幅血圖,畫的是一隻鐲子,鐲子上,印有一圈星辰。

    池瑤感慨道:“四子分屍,欺師滅祖,可謂罪大惡極,難得臨死之前能夠悔悟。這第一幅血圖,畫的應該是天尊天軀。”

    “第二幅,畫的應該是天尊神源。”

    “第三幅,畫的應該是天尊寶紗。”

    “第四幅,怎麼是一隻鐲子?難道天尊世界,被收進了這隻鐲子裏面?”

    正在池瑤自言自語,疑惑不解的時候。

    白卿兒擡起自己右手,手腕上的鐲子,正與血圖上的鐲子一模一樣。這鐲子,從小到大她一直佩戴在身上,並未覺得有什麼神奇之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