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蚩刑天知曉事態的嚴重性,嚴肅起來,道:“如果我沒有記錯,星桓天是天尊故地,有一位了不得的存在在那裡守護,一直保持中立。天庭大軍此舉,豈不是將星桓天逼到了地獄界陣營?”

    殞神島主長袍在風中飛舞,神光瑩瑩,道:“天庭也是無奈之舉,想要守住星空戰場防線,必須要拿下星桓天和星天崖。”

    “本來,通過玲瓏大會和雨藺生的那位弟子,是可以兵不見血刃的辦成此事。誰知發生瞭如此多的意外,連大神都隕落?”

    “既然無法使用最簡單的方式掌控星桓天和星天崖,也就只剩開戰這條路。”

    木靈希對天下大勢有一些瞭解,可是,實在想不通,守住星空戰場防線與星桓天和星天崖有什麼聯繫?

    她相信,自己那位義父,肯定也猜不透其中奧妙。

    蚩刑天哈哈大笑:“地獄界絕對不會任憑天庭大軍攻下星桓天,入駐星天崖,看來去星桓天是可以好好的打一架了!”

    木靈希很是無語,怎麼就知道打架,不問問爲什麼一定要打?

    在太上面前,她一個聖境修士哪敢開口,只能繼續靜靜聽着。

    殞神島主顯然知曉他們的來意,道:“你們要去星桓天,我其實是持反對的態度。”

    蚩刑天道:“太上是不看好一戰?”

    “不!恰恰相反,這一戰,天庭佈局嚴密,就連天尊都十分重視。而地獄界,卻將目光注視在一些旁枝末節上面,註定要一敗塗地。”殞神島主道。

    蚩刑天眼睛鼓脹了起來,驚聲道:“連天尊都十分重視是什麼意思,難道天尊出手了?”

    殞神島主有些東西,不想告訴蚩刑天,道:“這些你就別問了!”

    “既然太上看好這一戰,爲何卻不希望我們前去?”蚩刑天道。

    殞神島主道:“因爲玄一去了星桓天!這便是我認爲,地獄界將一敗塗地的第二個原因。”

    聽到“玄一”這個名字,蚩刑天身上瞬間寒氣如霜,殺氣凜冽。

    蚩刑天可以不畏須彌聖僧,不敬殞神島主,可是,對問天君卻是充滿崇拜和敬意,否則十萬年前,也不會跟隨問天君一起殺入地獄界。

    玄一這個名字,他自然不陌生,反而十萬年前還非常熟悉。

    殞神島主道:“玄一,已經不是十萬年前你認識的那個玄一。論修爲,便是你全盛時期,也未必是他現在的對手。論殺人,十個你加起來,也比不上他。論心機手段,他打你一百個沒有問題。”

    “現在,你該明白,我爲何不希望你們去星桓天了吧?”

    “不用說了,星桓天,我還非去不可了!就算十萬年來,玄一進步再大,我自爆神源,他接得住嗎?爲了問天君,爲了神妭,我敢與他同歸於盡,他敢嗎?這就是我的優勢!”蚩刑天眼神銳利,語氣堅定。

    木靈希站在一旁,感受到蚩刑天身上的決意,心中去星桓天的念頭頓時消減,很想開口勸蚩刑天暫時冷靜。

    “老夫知道強行阻攔你,只會滋長你心中的魔頭,所以你要去星桓天,便去吧!但,你得聽我兩句吩咐!”殞神島主道。

    蚩刑天罕見的雙手抱拳行禮,隨後,露出傾聽之色。

    殞神島主道:“你要與玄一交手,必須將剩下的天魔石刻神碑集齊,所以你得先去找張若塵。但,你要保證,不能強奪他身上的天魔石刻神碑。”

    “可是我一貫喜歡用強!”蚩刑天粗聲粗氣的道。

    他見過張若塵,深知張若塵的奸詐。

    如果不用強,想要從張若塵的身上,取回天魔石刻神碑,不知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殞神島主道:“那你就別去了!”

    “好,不用強。”蚩刑天道。

    殞神島主倒也不擔心蚩刑天會出爾反爾,這個渾人有一個優點,就是說話肯定算話。

    殞神島主以手指,勾畫出一道巴掌大小的圓形陣紋,將陣紋遞給蚩刑天,道:“與玄一交鋒之前,憑藉這道陣紋,可以先去一趟海石星塢,找到輕蟬。”

    “論殺人道,無量境之下,無人可以與玄一相提並論。但,輕蟬的時間之道,可以與他一爭。你們二人聯手,方有三成勝算。”

    蚩刑天欣喜的捧過陣紋,道:“什麼三成勝算?只要三十六塊天魔石刻神碑集齊,只我一人,就能打得玄一連他媽都不認識。”

    蚩刑天帶着木靈希,離開了桃林。

    殞神島主幽幽的念出一句:“有輕蟬在,即便你們不敵,至少是能脫身逃走。我這麼做,到底對嗎?”

    殞神島主深知,這一戰,天庭必勝,對諸天萬界的生靈都是一件好事。

    可是,放蚩刑天去了星桓天后,必然增添變數。

    萬一天庭因此而敗,自己豈不成了罪人?

    但是心中想到玄一此去星桓天,肯定不會放過張若塵。天庭固然必勝,張若塵卻是在劫難逃。

    殞神島主攤開兩隻手,站在滿是桃花花瓣的風中,猶如化身一杆秤。左手是諸天萬界,右手是張若塵,孰輕孰重?

    ……

    《六祖釋禪圖》中,張若塵從時空混沌蓮中飛出,落到湖畔。

    張若塵向體內探查了一番,不僅傷勢痊癒,而且肉身、精神力、神魂,都增長了一大截。

    可是,眼前的佛泉湖泊,卻變得暗淡無光。

    湖畔的奇花異草,全部枯萎。

    本是蘊含濃厚佛性的泥土,變成普通黃土。

    池瑤收起時空混沌蓮,道:“走吧,我們現在便殺回去,斬了黑心魔主。”

    他們已經傷勢痊癒,而且更有精進。黑心魔主卻不可能這麼快恢復,現在的確是主動出擊的絕佳時機。

    張若塵卻不這麼認爲,搖頭道:“想要殺一位大神談何容易?爲了一個黑心魔主,搭上自己的性命,不是明智的行爲。”

    以荒天的戰力,去殺奪天神皇,尚且抱着同歸於盡之心。

    黑心魔主就算受傷未愈,可是,修爲和戰力是實打實的遠超張若塵和池瑤。況且,黑心魔主並非老實可欺之輩,豈會沒有防範?

    萬一反落入他的陷阱之中,纔是追悔莫及。

    “這裡很有可能是雨辰神廟的地底,隱藏有比黑心魔主更恐怖的危機,先離開再說。”張若塵道。

    池瑤收斂鋒芒,道:“好吧,聽你的。”

    張若塵和池瑤飛出《六祖釋禪圖》,白卿兒依舊還在日晷下方修煉,身上本源神光流溢,肌膚凝脂如玉。

    池瑤盯着她,道:“不愧是元會級天才,在重傷的情況下,竟是破境到了中位神中期。”

    張若塵放出數十隻噬神蟲,向通道中爬去,尋找出口。

    每一隻噬神蟲的體內,都有張若塵的一道精神力念頭。閉上眼睛後,腦海中,立即出現一幅幅畫面。

    不知多久過去,一聲慘叫,在張若塵腦海中響起。

    張若塵跟隨噬神蟲,看見了一道血淋淋的身影,從通道中急速衝了過去。噬神蟲的眼力有限,沒有看清那道身影,長什麼模樣。

    “怎麼會這樣,難道這裡還有別的修士?”張若塵很是困惑。

    噬神蟲向前爬起,地面上,出現一長串沾有血液的腳印。

    是神血!

    腳印很詭異,形狀奇特,不像是人類。

    而且在腳印的附近,噬神蟲看見了一根根血紅色的長毛……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腦海中,這隻噬神蟲的視線裡面,出現一張猙獰而巨大的臉,長有一雙兇戾的眼睛,尖銳的獠牙。

    那張臉的主人,發出詭異笑聲,抓起噬神蟲丟進嘴裡,咬食成血肉渣子,連同張若塵的一道精神力念頭,一起吞入進腹中。

    張若塵豁然睜開雙眼,心中驚得不輕,道:“這裡除了黑心魔主,還有別的神靈,而且修爲極高。”

    白卿兒停止療傷,道:“這不可能?天尊神殿廢墟中的空間傳送陣,只有不超過三個人能夠開啓。而且,能夠傳送到這裡,乃是因爲黑心魔主打碎了一座紫金陣塔,誤打誤撞所造成。”

    池瑤道:“有沒有可能,那尊神靈一直生活在此處?或者說,是從別的入口進來的?”

    “不如過去看看?”張若塵道。

    白卿兒和池瑤的眸光,同時落在他身上,齊聲道:“聽你的。”

    張若塵有些受寵若驚,道:“以我們的修爲,只要不遇到大神,任何對手,都有一拼之力。剛纔,只是一道精神力念頭寄宿在噬神蟲體內,無法清楚探查到那尊神靈是死靈還是生靈,但,可以判斷出大致的強弱。”

    “我敢斷定,他的修爲,沒有達到大神級別。”

    池瑤一手持神劍,一手持滴血劍,道:“如果他是從另一條通道進入此處,找到他,將是我們離開這裡的突破口。”

    張若塵有佛祖舍利護體,行在最前方。

    不到半刻時間,三人穿過一條條通道,到達噬神蟲遇到血色身影的位置。

    張若塵看着地面的一個個血紅色腳印和血色長毛,心中浮現出一股強烈的熟悉感。

    池瑤用劍尖挑起一滴神血,仔細凝視,道:“是妖神界血犼真君的神血,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嗷!”

    一道高昂而陰沉的獸吼聲,從灰濛濛的死氣中傳出,蘊含強大的妖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