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感動,是人內心最深處的觸動。

    從小到大,白卿兒一直都憎恨荒天,憎恨白皇后,一個是從來沒有見過的父親,一個是名聲狼藉的母親。

    她從來不知道什麼是父愛,也不知道什麼是母親的關懷。

    若非遇到星海垂釣者這位師尊,她甚至懷疑自己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完全是多餘的存在。

    直到此刻,她才發現,白皇后並非像表面那麼冷漠。

    或許她的冷漠,是別有苦衷。

    張若塵見白卿兒情緒低迷,道:“我見過很多無情的人,也見過很多重情之人。其中不少看似無情的人,實際上,最是重情。白城主能夠將天尊世界交給你,便是將自己最珍貴的東西,交給了自己最重視的親人。”

    張若塵倒是能夠理解白皇后,她雖是大神,雖是神女十二坊的主人,可是身後卻壓着商族這一座大山。

    更有逆神族的身份,讓她只能生活在無邊黑夜,看不見光明。

    換做張若塵是她,恐怕也會冷漠的對待白卿兒,只有越是厭惡她,將她隔得遠遠的,對她纔是一種保護。

    但,白皇后真的就不想離白卿兒近一些嗎?

    白卿兒凝白的臉上,露出一道苦澀的笑意。

    苦澀中,帶有一抹對溫馨的憧憬。

    她知道,白皇后隱瞞了她很多事。這一次回去,她就與白皇后攤牌,她要知道一切。

    就像池瑤對張若塵說的話,哪怕再困難,兩個人一起去面對,總要輕鬆一些。她現在已經是神靈,不再是小女孩,可以獨當一面。

    “若這真是天尊世界,該如何才能開啓呢?”白卿兒道。

    張若塵道:“你摘下來過嗎?”

    也不知是不是心結解開,白卿兒心情好了許多,含笑搖頭。

    “你摘下來試試!”張若塵道。

    白卿兒將手鐲摘下,調動神氣,注入進去。

    手鐲毫無變化。

    “讓我看看。”

    張若塵從白卿兒手中,接過手鐲,調動真理之心的力量,細細觀察。

    發現,手鐲的圈內與圈外,有細微的空間差異。

    但也僅此而已。

    張若塵將手鐲,還給了白卿兒,道:“天尊世界肯定與這隻手鐲有關,不然雨辰臨死之時,不可能將它畫在此處。我猜測,應該還需要某種契機,或者是特殊的方法,才能將它催動。白城主有沒有告訴你什麼比較特殊的話?”

    白卿兒沉思片刻,隨即搖頭。

    接下來,白卿兒使用了自己的血液滴在手鐲上,又用火煉,用雷擊……,嘗試了各種方法,卻毫無作用。

    “嘭!”

    池瑤一劍劈在冰山上,強大的神勁漣漪爆發出來,將毫無準備的張若塵和白卿兒震得連連倒退。

    冰山紋絲不動,上面一道痕跡都沒有。

    張若塵嚇了一跳,環顧四周,發現沒有天尊神紋或者是陣法被激發出來,這才鬆了一口氣。

    “幹什麼?你還真劈啊!”張若塵道。

    池瑤擰着兩條柳眉,道:“還真是夠堅硬,這冰也不知是什麼材質。”

    眼看池瑤就要催動更強的力量,張若塵連忙阻止了她。

    “攔我幹什麼?天尊神源就在眼前,此時不取,何時取?做事都像你這樣謹慎,什麼絕佳的機會,都會錯失掉。”池瑤道。

    “你先等等,看,這裏也有一幅壁畫。”

    張若塵指向冰山前方。

    冰山所在的位置,正是天尊殿的最深處。

    雨辰盤坐的地方,是觀悟最裏面這面牆壁上的壁畫的最佳位置。一位絕頂強者,臨死之前,都在看的壁畫,絕不會簡單。

    說不定這幅壁畫的價值,還在“千星連珠觀想圖”之上。

    張若塵、池瑤、白卿兒的目光,盯在這幅壁畫上,眼神越來越困惑。他們三人的精神力都超過七十階,可是,卻完全看不懂壁畫上的圖紋。

    解析都解析不出來。

    張若塵目光上移,在壁畫的最上方,看到了四個古文——不死咒法。

    只聽名字,似乎就非同小可。

    張若塵詢問白卿兒,道:“神女十二坊有沒有關於不死咒法的記載?”

    白卿兒輕輕搖頭。

    池瑤看了看盤坐冰山中的雨辰,又看了看石壁上的壁畫,道:“你們說,會不會有這樣的一種可能性?雨辰與雨魂一戰,雖然將雨魂禁錮,但是自己也身受重傷,就連心臟都被挖走。”

    “一位神靈,失去心臟,還不至於要了他的性命,頂多是失去精神力修爲。”

    “雨辰沒有讓肉身自愈,再長一顆心臟。而是,將天尊神源塞進心口的血窟窿,便在此處坐下,觀悟不死咒法。他爲何這麼做?”

    “唯一的可能性只有一個,他認定,在天尊神源的加持下,修煉不死咒法,自己不僅可以恢復,而且還會變得比以前更強。”

    張若塵認同池瑤的猜測,道:“說不一定,他還以爲,修煉不死咒法,可以真正的不死不滅。可惜,傷勢惡化,鮮血流盡,也未能將不死咒法悟透,最終,在悔恨中死去。”

    池瑤長嘆一聲,也不知是在感慨星桓天尊、雨辰等人的悲慘結局,還是在惋惜如此絕頂人物死在這暗無天日的地底。

    張若塵突然想到了處於詭異狀態的玉龍仙和老屍鬼,道:“能成神尊之人,必然都很了不得。如果不是有一定的把握,雨辰不可能賭上自己的性命參悟不死咒法。難道修煉不死咒法,真能不死?”

    白卿兒和池瑤的心,皆是猛烈一震。

    但很快,池瑤恢復平靜,不屑的冷哼一聲:“若修煉不死咒法就能不死,星桓天尊何至於落得那麼悽慘的結局?自古以來,妄想不死的人,都會因爲執念太深,落得悲慘下場。”

    張若塵雖也不相信長生不死的傳說,但,不死咒法出現在天尊殿中,而且居於最中間的石壁上,肯定是不凡之物。

    張若塵將上面的壁畫拓印了一份下來,收入空間戒指。

    池瑤對不死咒法毫無興趣,反正看不懂,繼續研究破冰的方法。

    白卿兒則是走到了天尊殿的另一邊,在觀察石壁上的陣圖。

    “嘭!”

    池瑤一掌拍在冰山上,空間規則神紋從掌心涌出,但,在這天尊殿中,以她的修爲,根本無法撕裂空間。

    再次以失敗告終。

    在印有不死咒法的石壁下方,橫有一張三丈長的青銅桌案。

    張若塵走上五座臺階,來到青銅桌案邊。

    桌案上,擺放有書卷、香爐、硃筆、紙張……,但,這些東西,輕輕一碰,就化爲青煙。

    “咦!”

    在青銅桌案的正中,張若塵看見了一枚令牌,是白玉材質。

    令牌上,烙印有一個“明”字。

    張若塵沒有急着去抓令牌,害怕它也化爲青煙。但,這令牌上的圖文,與張家祖傳的令牌,有很多相似之處。

    應該是同源!

    “總不會是大尊留在此處的吧?”

    張若塵屏住呼吸,探手觸摸了過去。

    剛一接觸,明字令牌立即光芒大漲,傳出一股灼熱至極的能量,瘋狂的吸收張若塵的精神力。

    殿外,遙遠的星空中,火焰光柱變得更加明亮。

    “嗷!”

    老屍鬼發出一道似能震破天地的慘嚎,屍身被火焰光柱燒得冒出黑煙。

    在黑心魔主和鸞鷹真君的帶領下,蚩刑天和木靈希正好穿過通道,來到老屍鬼的下方。

    “小心!”

    蚩刑天釋放出神氣,包裹住木靈希,將她護在身後。

    黑心魔主修爲強橫,承受住了老屍鬼的嘯聲。

    鸞鷹真君卻瞬間七竅流血,嘭的一聲,筆直的倒在地上。

    “哈哈,還真是一尊修爲了不得的屍神,但你們莫怕,有我在呢!”蚩刑天臉上毫無懼色,反而頗爲興奮,滿臉紅光。

    黑心魔主站在一旁,心中暗暗盤算脫身之策。

    蚩刑天揚聲問道:“閣下是何方神聖,報上名來,本座不殺無名之輩。”

    “嗷!”

    老屍鬼再次慘叫,嚎聲驚天。

    音波一圈接着一圈。

    倒在地上的鸞鷹真君,不停抽搐,嘴裏神血越流越多。

    蚩刑天哼聲道:“就算閣下是屍族無量境強者,也不至於如此囂張吧?以爲只憑嘯聲,就能嚇退我蚩刑天?”

    木靈希扯了扯蚩刑天的衣袖,道:“他好像是動不了,在哀嚎。”

    “青黎王……救……救命……啊……”鸞鷹真君已奄奄一息,感覺神軀都要裂開。

    就連黑心魔主都有些承受不住老屍鬼的嚎聲,道:“青黎王還請看仔細了,那屍神應該是被某股神祕的力量,鎖在了火焰光柱上。火焰光柱上的神火,正在煉他。”

    “是這樣嗎?”

    蚩刑天動容,道:“我還以爲,他揹着一根柱子,是想與我一戰,感情那不是他的戰兵。”

    木靈希翻了翻白眼,道:“我們還是先找張若塵吧!”

    “不用找了!我已經感應到那小子的氣息,他身上,有我的一滴神血。”

    蚩刑天捲起黑心魔主、鸞鷹真君、木靈希,腳踩一片黑色魔雲,直向星空中的黑色神殿飛去。

    他門剛剛落到神殿外的懸空廣場上,在池瑤和白卿兒一左一右的攙扶下,張若塵走了出來。

    沒辦法,剛纔只是觸摸了明字令牌一下,張若塵的精神力就被吸乾,虛弱無比,雙腿此刻都還在顫。

    “張若塵,我們又見面了,還認識本座是誰嗎?”

    蚩刑天哈哈大笑一聲,走了過去,見張若塵一副縱慾過度的虛浮樣子,眼神鄙夷,一邊搖頭,一邊口無遮攔的道:“兩個而已,你就這樣了?你這肉身,得多練!我這人說話直,你別不高興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