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酒鬼站在如同星雲一般浩蕩的大道天荒印中,一雙明亮的眼睛,窺望星域盡頭,在那裏,看到一團又一團火光浮現。

    一團火光,就是一顆星辰毀滅。

    酒鬼嘿嘿笑道:“地獄界大軍到了!你們這次打錯了如意算盤,玄一雖強,卻終究沒有無敵。”

    “若非那冥女意外出現,星桓天此刻已是天庭版圖下的一塊。但,現在就言勝負,未免太早了一些,一切還沒成定局呢。”商天古井無波,站在星河之巔。

    酒鬼心中暗暗佩服這個大鬍子,自己最傑出的兩個子嗣之一被煉死,竟然還能平靜自若,當真是冷血無情。

    這是真正的,視天下衆生爲螻蟻的心境。

    親子,是螻蟻。

    奪天神皇,也是螻蟻。

    衆生皆是藐視。

    酒鬼暗暗擔心了起來。

    玄一如此了得,天庭大軍虎視眈眈。

    一旦玄一趕在地獄界大軍到來之前,擊敗絕妙禪女、荒天、漁謠,天庭十三界大軍必然長驅直入,迅速佔領星桓天。

    到時候,自己是否也能做到冷血無情,無視一界生靈的死活?

    若他真是一個冷血無情之人,十萬年前,也就不會放話禁止無量踏入這片星域。

    宇宙間的博弈,俗世是一切的根和源。

    神靈的較量,是勝負的關鍵。

    但,最終決定這一切的,還是天地間最頂尖的那些強者的意志。只不過他們的意志,又受前兩者的影響。

    宇宙就是一座大棋盤,每個層次的人物,都有屬於自己的戰場。

    商天的嘴脣動了動,一道神諭,飛向天庭十三界大軍的軍營。

    血戰神殿外。

    十三界的統帥齊聚,個個都是絕頂大神,神力強大,氣吞山河。

    天堂界的甲天下、九首龍神,劍神界的名劍神,千蕊界的曼陀羅花神,魂界的神主……,個個都是威震宇宙數十萬年的存在。

    甲天下收到神諭,臉色略微一沉,隨即揚聲道:“本座剛剛收到商天神諭,此來星桓天,是爲剿滅逆神族餘孽。逆神族首領漁白薇,已被玄一真神誅殺。現在,大軍開拔,進攻星桓天。找出逆神族,殺無赦!”

    在場,除了少數幾位大神之外,包括曼陀羅花神在內別的大神,皆是露出震驚的神色。

    他們是奉天宮的命令,率領大軍攻打星桓天,奪取這座戰略位置重要的大世界。

    可是,根本不知道,有逆神族的餘孽藏身星桓天。

    “逆神族”多麼禁忌的一個詞。

    曼陀羅花神道:“逆神族早已滅族,怎麼還會有族人活在世間?此事,到底是真是假?”

    “商天親自降下神諭,豈會有假?”

    甲天下丟下這句話,已是駕馭血戰神殿,在須臾之間,跳躍空間,出現到星桓天的上空。

    血戰神殿剛一出現,立即引動星空的天尊神紋。

    “嘩啦!”

    一道長達萬里的明亮閃電,如天刀斬下,與血戰神殿碰撞在一起。

    血戰神殿爆發出恆星一般明亮的血光,一層層陣法和神紋蔓延出去,與劈斬下來的閃電對碰在一起。

    甲天下眼神銳利,道:“即便是天尊故地又如何?星桓天尊都已經隕落三百萬年,佈置在這片星空中的手段,早已被時間腐蝕,還想攔阻本座?”

    甲天下駕馭血戰神殿,向天尊神紋撞擊過去。

    “轟隆!”

    無論天尊神紋多麼兇猛,卻無法擊穿血戰神殿傷到甲天下。

    看到甲天下如此了得,後一步趕到的天庭大神無不凜然。

    須知,大神之中,敢與天尊神紋對碰的,絕對是少之又少。也只有甲天下這種戰力強橫的古神,纔有如此魄力。

    “《修羅地獄圖》!”

    甲天下將圖卷展開,體內神氣源源不斷注入進去,使得圖卷化爲一座浩浩蕩蕩的血紅色修羅世界,像是一座無邊大陸,懸浮在星桓天的上空。

    此圖,乃是十萬年前,修羅族一等一的大人物修辰天神煉製而成,可謂絕頂至寶。

    在甲天下的操控下,修羅世界向下方的星桓天撞擊過去。

    通過空間傳送陣,來到血戰神殿後方的天庭大軍,看到這震撼人心的一幕,皆是熱血沸騰,激動萬分。

    “殿主鬥戰寰宇,天下無敵。”血戰神殿的修士,紛紛高呼。

    “鬥戰寰宇,天下無敵。”

    ……

    成千上萬的天庭軍士,齊聲大喊,士氣如虹,聖光沖天。

    修羅世界將星桓天外層的陣法,不斷碾碎,形成一道又一道氣勁大浪,使得空間猛烈震動,整個星空都在搖晃。

    星桓天中的生靈,皆看着上方的天空。

    天空中,出現了一座血紅色的世界,血湖、血海、血色山川江河……,是那麼的詭異,又那麼的真實。

    星桓天有十萬國度,此刻,每一國的國君,皆是帶領羣臣,跪地叩拜。

    也有八百古教和宗門的教主和宗主,與座下弟子,祭祀上天,溝通神靈,尋求庇護。但,神靈卻沒有迴應!

    不知多少萬億的普通百姓,皆是人心惶惶,以爲末日降臨,四處尋找避難之地。

    漁謠站在神女衣城的城牆頂端,渾身飛着光雨,擡頭向上看去。換做別的時候,甲天下敢如此強闖星桓天,她定要引動護界大陣,滅了他。

    可是……

    她現在所有精神力,都用來對付玄一,哪能分心護界?

    城外,玄一、荒天、絕妙禪女的戰鬥,可謂驚險萬分。稍有不慎,荒天和絕妙禪女怕不只是落敗那麼簡單,很有可能會隕落。

    他們若是隕落,星桓天只會敗亡得更快。

    現在該怎麼辦?

    漁謠看見負傷嚴重的荒天和絕妙禪女,心急如焚,求助的喊到:“師尊,你到底在什麼地方?”

    酒鬼聽到了她的喊聲,一直嬉皮笑臉的臉,瞬間大變,眼神冷至冰點,道:“你居然敢將逆神族的祕密宣揚出去?”

    商天淡淡的道:“是你們逼的!來之前,本天根本沒有想過,要捅破此事。只想爲天庭,拿下星桓天。但,誰叫你們一直在頑抗?這就是膽敢對抗的下場!”

    “商大鬍子,你給老子記住,這次仇結大了!”

    酒鬼氣得頭頂冒火焰,雙手舉起,十指合併。

    整個星域中的力量,在一瞬間,匯聚到他的雙手之間。

    星域中的所有星辰,光芒暗淡。

    “譁!”

    一道長達數千萬裏的光劍,從酒鬼掌心射出,如宇宙中的神柱。天庭各界,地獄各族,無論身在哪一片星域,皆能看見這根光柱。

    揮動光柱斬下,將大道天荒印破開。

    酒鬼身形一晃,消失不見。

    “你走不掉的。”

    宇宙中,另外兩尊商天顯現出來。

    三尊商天皆是神軀高達億裏,如無邊無際的星空巨人,呈三角而立,不僅神氣覆蓋這片星域,就連天地規則都被鎖住。

    酒鬼沒能走掉,被逼了出來,怒吼道:“那便戰吧!我倒要看看,你是否殺得了我。”

    “何必如此激進,只要你答應去商丘做客萬年,本天保證,不傷星桓天任何一個生靈的性命。”三尊商天齊聲說道。

    酒鬼身上每一個毛孔都涌出一道刺目光芒,打碎這片被商天定住的空間,衝入進虛無空間。

    他必須得立即趕回星桓天,若是讓天庭大軍殺入進去,一切就晚了!

    在虛無空間中,商天再次攔截住酒鬼,道:“現在,你還有最後的機會!跟本天去商丘,本天立即下令,讓他們抹去所有知情者的記憶。”

    “若是繼續頑抗,本天只能將你也是逆神族的祕密,傳到地獄界。到時,你所寄希望能夠牽制天庭大軍的地獄界大軍,肯定會退走。何必要走到那一步?”

    “當你的弟子倒在血泊中,當逆神族徹底被剿滅,當星桓天所有生靈都因你而死,你今後都將活在悔恨之中。那時,一定會十分痛恨此刻的自己。”

    “你若不願去商丘,可以去天宮。天宮必然會給你一個極高的位置!”

    迴應他的,是酒鬼雙瞳中涌出的光柱。

    商天失去了最後的耐心,道:“既然你選擇了滅亡,本天便成全你。”

    ……

    正在趕去星桓天的血絕戰神,被不死血族的族長攔截下來。

    血絕戰神望向星空中,臉盆大小的星桓天,道:“老傢伙,你這是什麼意思?”

    不死血族族長瞪眼道:“沒大沒小,叫族長。”

    “我趕時間,有事說事,沒事跟我一起去星桓天。”血絕戰神抓住不死血族族長向前拖,但,拖不動。

    不死血族族長雖然乾瘦如柴,但,雙腿像是長在那裏一樣,紋絲不動。

    “急什麼急,急着去送死嗎?”不死血族族長冷聲道。

    血絕戰神露出慎重之色,道:“這次星桓天鬧得太大了,應該失控了吧?你到底知道一些什麼,趕緊說,沒時間跟你在這裏兜圈子。”

    不死血族族長道:“老實給你說吧,現在,地獄界好幾個諸天種子、神尊種子都在星桓天,老夫有些怕天庭鋌而走險,一次性把你們全部都幹掉。”

    “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小,畢竟天庭一旦這麼做,地獄界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一場曠世絕倫的神戰,就會引爆。天庭和地獄都不想在這樣的地方,這樣的時間,打得兩敗俱傷。”

    “但,依舊有可能性!有可能性,就不能讓你去冒險。”

    血絕戰神道:“本族宰又不是泥做的,說被捏死就被捏死。”

    “如果昊天出手呢?”不死血族族長盯着他。

    血絕戰神倒吸一口涼氣,雙眼瞪大,與不死血族族長大眼瞪小眼,久久說不出來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