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絕戰神雖狂,但,絕非莽撞衝動之輩。

    “地獄界在星空戰場,與天庭打了這麼多年,昊天尚且沒有露面過。現在,區區一座星桓天而已,他堂堂天尊,至於親自駕臨?”血絕戰神有些不解。

    不死血族族長道:“天庭重視星桓天,無可厚非,畢竟他們也擔心星桓天會突然倒向地獄界。如此一來,南方宇宙的戰場,就會被開闢出來。”

    血絕戰神道:“可是,星桓天牽扯着兩尊精神力巨頭。”

    “這正是昊天很有可能,已經親自駕臨的原因。”不死血族族長道。

    血絕戰神搖頭,道:“這不對,肯定不對。那兩位精神力巨頭一直保持中立,從未顯露出要倒向地獄界的跡象。若是沒有足夠大的意圖,天庭絕不可能動他們。”

    “你是認爲,天庭還有更深層次的目的?”不死血族族長道。

    血絕戰神細細沉思,但想不通其中的關鍵。

    主要還是,昊天那種層次的人物,力量已經強大到他無法理解的地步,做事的方式,思維的邏輯,肯定也就跳脫到新的高度。

    就像:一個小孩子,要去高處拿東西,第一想到的事,是先去搬凳子。

    一個大人,卻不會這樣思考,直接走過去,伸手取下來就行。

    高度的不同,修爲的不同,決定了做一件事的思維模式不同。

    不死血族族長道:“你就別理會那麼多了,就算天庭謀劃再大,也只是奪取到一座星桓天而已。”

    “而已?”血絕戰神道。

    不死血族族長笑了笑:“一座橫在地獄界和天庭之間的大世界,隨時都會成爲被攻擊的目標。天庭就算奪取了星桓天,但,想要守住星桓天,卻需要付出巨大代價。”

    “首先,天庭必須要派遣強者鎮守在這裏吧,還要駐紮大量軍隊。這不就是,給了地獄界一個活靶子?還能牽制住天庭大量強者。”

    “其次,星桓天遭受攻擊,肯定會向天庭求援。這麼遠的星空距離,有太多可以伏擊的地點。”

    “如此說來,讓天庭奪取了星桓天,反倒是一件好事?”血絕戰神道。

    不死血族族長道:“何止如此!我們現在最大的目的,乃是迎接兩位精神力巨頭,加入地獄界。等吧,讓這場戰爭爆發得更激烈一點,地獄界纔是真正可以以逸待勞,漁翁得利。”

    血絕戰神心中依舊有深深的擔憂,望向星桓天,道:“那裏可是有地獄界的諸天種子和神尊種子,難道就這樣犧牲他們?”

    不死血族族長淡然的道:“看他們的運氣了!與兩位精神力超過九十階的巨頭相比,諸天種子和神尊種子,終究還只是種子。價值,差得太遠。”

    “可是張若塵呢?”

    “那小子武道修爲被廢,成就註定不會太高。你也是,何必一直將目光盯在他的身上,你家的老六和小十四天資都是出類拔萃,也值得培養。”

    血絕戰神不以爲然,道:“你這老傢伙,還真是夠無情。”

    “無情?”

    不死血族族長聲音尖了幾分,道:“你這個沒良心的,老夫的情,都用在你身上了!在老夫這裏,你纔是不死血族的未來。”

    血絕戰神很清楚,年齡達到不死血族族長這個地步,不知看過了多少生死,早已變得淡漠。

    但,老傢伙對他是真的很用心,視他爲繼承者,視他爲不死血族未來十個元會的支柱。

    這時,一道意念,從星空中傳出來。

    意念如風,從血絕戰神和不死血族族長的身上,透體而過。

    血絕戰神臉色隨之一變,道:“賊老天和漁白薇居然是逆神族?”

    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酒鬼在星桓天的化名,乃是“賊老天”。

    血絕戰神恰恰就是極少數人之一。

    不死血族族長皺巴巴的臉上,表情沉重到極點,道:“還真有可能!否則,十萬年前賊老天也不會離開天南。這下麻煩大了!”

    血絕戰神道:“這道意念是誰傳出的,會不會是故意誤導我們?”

    不死血族族長語氣不善,冷哼道:“是商丘那個大鬍子!大鬍子極重名聲,僞善得很,既然敢將意念傳向地獄界,也就說明,此事十之**不假。”

    血絕戰神道:“如果賊老天是逆神族,你們的如意算盤,豈不是打不響了?”

    不死血族族長有些氣急敗壞,道:“商大鬍子到底想要做什麼?此次,老夫看來是真的低估了天庭的目的。可是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譁!”

    一道明亮的光柱,在漆黑一片的宇宙亮起,爆發出強勁的力量波動。

    正是酒鬼破商天大道天荒印的時候,凝聚出來的那根光柱。

    不死血族族長雙瞳收縮,道:“終究還是爆發了天級戰鬥。”

    “現在怎麼辦?”血絕戰神問道。

    不死血族族長吹鬍子瞪眼,道:“怎麼辦?我怎麼知道怎麼辦?那是天級戰鬥,誰插得進去手?再說,你是要幫天庭,還是要幫逆神族?”

    “唰!”

    “唰!”

    ……

    一道接着一道傳訊光符,從星空深處飛來,落入不死血族族長手中。

    “命運神殿傳訊來了!”

    “看吧,不死神殿的殿主也傳訊來了!”

    “過分啊,黑暗神殿也傳訊了過來,他黑暗神殿還管得了我?”

    不止不死血族族長,血絕戰神也收到來自各大神殿的傳訊。

    傳訊中,明令他們不要插手天庭與逆神族的戰爭。

    不死血族族長聳了聳肩,雙手一攤,道:“現在好了,不用我們做決定了,神殿已經幫我們做了決定。”

    血絕戰神站在原地不動,道:“本族宰不插手這場殺戮,但我得去星桓天,帶回我外孫。”

    “你別給老夫盡惹事!讓天庭收拾逆神族,我們落得一旁看好戲,參合進去幹什麼?你看石祖和冥殿殿主有你這麼積極嗎?因爲他們明白,如何利益最大化。”

    不死血族族長繼續訓斥,道:“你現在是大族宰,未來更是不死血族的族長,少感情用事,得有大局觀。”

    血絕戰神道:“地獄界真的不插手這件事了嗎?”

    “逆神族被滅掉之前,地獄界出手,不符合地獄界的利益。特別是像我們這種層次的人物出手,稍有不慎,便可能引發全面神戰。但,地獄界從來沒有想過,要像十萬年前那樣爆發一場波及全宇宙的神戰,鬧得雙方過半的神靈隕落。”

    不死血族族長意味深長的道:“地獄界要做的,是慢慢蠶食天庭諸界,在蠶食的過程中壯大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而做爲下三族,我們需要考慮的問題更多。小子,慢慢學吧!”

    “總之,有老夫在,你便休想去往星桓天。別板着一張臉,你得對張若塵有信心。天庭大軍就算再強,最先去對付的,也是荒天、絕妙、漁謠。張若塵那小子,很難推算,若他想隱藏,怕沒那麼容易被找出來。而且他鬼精鬼精的,說不定就能抓住機會,脫身逃走。”

    血絕戰神道:“我從來不擔心,他逃不掉。我是擔心……他不逃!”

    ……

    正在趕去星桓天的地獄界大軍與神靈,皆是收到來自各大神殿的傳訊,停了下來。

    “逆神族,白皇后爲何會是逆神族?”

    收到消息的羅乷,震驚了半晌,隨即,露出萬分擔憂的神色。

    白皇后是逆神族,也就說明白卿兒也是逆神族。如果張若塵與白卿兒在一起,以他的性格,肯定會拼死相護。

    “公主殿下最好還是聽大帝的安排,逆神族既然現世,我們羅剎族若是出手相幫,怕會招來許多麻煩。”一位羅剎族神靈勸道。

    羅乷道:“我明白!現在星桓天的交鋒,已經與諸天級的人物扯上了關係,可謂中古之後的第一大戰,的確要小心謹慎。”

    羅乷對張若塵頗有信心,只要他不去參合逆神族的事,還是有機會脫身。

    ……

    星桓天的上空。

    名劍神如同一連串殘影,飛落到甲天下、九首龍神、魂界之主等人的旁邊,見他們久攻不下,道:“我來吧!”

    “名君劍!”

    一道劍光,從名劍神體內飛出,懸浮到頭頂。

    劍長三尺,寶藍如玉。

    名劍神一把抓住劍柄,天地間的劍道規則瘋狂向他涌去,名君劍上爆發出來的神威,蔓延整個星域。

    頃刻間,名劍神身上的力量波動,將在場別的大神全部都蓋了過去。

    “劍神界的第一戰兵,神器名君劍。”

    “不愧是飛仙谷《大神論》所排的無量之下第一劍,好強的氣勢。”

    ……

    名劍神揮劍斬下,拖出刺目的劍光,將星桓天的護界大陣撕裂開了一道口子。

    劍光,穿過大氣層,落在星桓天的地面,直接將一個擁有數億人類的國度一分爲二。爆發出來的劍氣,讓這個國度瞬間變得死寂,不再有任何活物。

    凡人如螻蟻。

    神境之下,連知道自己怎麼死的的資格都沒有。

    “殺進去,剿滅逆神族,統治星桓天。”名劍神英姿傲立,黑髮飛揚,揮劍示意,神音迴盪天地間。

    在其身後,劍神界的聖境大軍如潮水一般,從護界大陣裂開的位置飛入進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