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尊皓月臺,千星桓天陣。”

    月神送來的信,上面只有這麼十個字。

    信在張若塵手中燃燒起來,化爲塵埃。

    “月神這是什麼意思?”張若塵問道。

    紀梵心戴着面紗,只露出一雙波光粼粼的星眸,渾身沐浴光雨,給人靈動縹緲之感。她輕輕搖頭,表示不知。

    “在這麼關鍵的時間點,月神讓你送信過來,必然與星桓天有關。或許,只有神女十二坊的神靈,才能明白信上的內容。”張若塵道。

    蚩刑天已是變化成血絕戰神的模樣,身穿血神鎧甲,渾身逸散血煞之氣,倒是有幾分不死血族一代戰神的氣勢。

    他道:“磨磨唧唧幹什麼?走吧,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

    “你這變化之術,到底靠不靠譜?”張若塵道。

    蚩刑天道:“哼!本座可是修煉過《**玄功》,只要避免生死交鋒,無量境之下,誰能識破我身份?”

    “行,接下來,聽我吩咐。”張若塵道。

    蚩刑天心中怪怪的,自己堂堂絕代大神,爲什麼要聽一個小輩的吩咐?但想到不能強搶張若塵的天魔石刻,只能忍了!

    已有劍神界的聖境大軍,降臨到地面,在一位位神將的帶領下,分散而開。

    其中一支五萬人聖軍,衝入雨虹山脈,直向張若塵等人所在的方位而來。

    領隊的那位神將,滿頭白髮,手持三丈巨劍,吼聲道:“分散而開,百聖一組,一組攻一座國度。發現逆神族蹤跡,立即傳訊於本神。”

    “稟告神將,前方有修士。”一位大聖道。

    “唰唰!”

    密密麻麻的聖劍,化爲明亮的劍雨,向張若塵等人攻去。

    “梵心,其餘人就交給你了!”

    張若塵知曉,曼陀羅花神也來到了星桓天,所以由紀梵心帶池瑤、木靈希等人離開,纔是最安全的。

    她們的身份特殊,都屬於天庭,這一戰絕不能參合。

    張若塵的精神力釋放出去,頓時,飛來的數千柄聖劍,全部都定在半空。

    “破!”

    ……

    “嘭嘭!”

    數千柄聖劍全部崩碎,化爲劍片,從天空墜落。

    看到這一幕,別說那些劍神界的聖境修士,便是神將都心驚不已。他定睛看去,視線跨越數百里,凝在張若塵臉上。

    “啊!”

    神將慘叫一聲,兩顆眼球燃燒起來,頃刻間雙眼變得血肉模糊。

    “真神也是你可以窺視?”張若塵冷聲道。

    神將仰天嘶吼一聲:“張若塵!張若塵在這裏……”

    話音未落,這位神將的神軀爆碎而開,化爲一團血霧和碎骨。

    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手指都不用動,一念就可殺他。

    但,神將的這道吼聲,卻傳的很遠,被天庭不少神靈聽到。一道道視線,皆是跨越空間,向張若塵望了過去。

    “阿吉!”

    喊出這一聲,張若塵雙手虛託,將覆蓋在雨辰神廟外的陰遁九陣託了起來,大步向前,直向神女衣城而去。

    九座空間神陣,一陣連着一陣,覆蓋千里。

    根本不需要張若塵出手,陣法的力量,將這支五萬人的聖軍如稻草人一般卷飛出去,個個鮮血淋漓。

    張若塵沒有要大肆殺戮這些聖境修士的想法,沒有意義,絲毫都不停留,御陣向前。

    值得一提的事,玉龍仙也從地底衝出,回到了他身邊。

    大概是因爲,老屍鬼被火焰光柱和不動明王大尊留下的手段壓制了的原因。所以,她恢復了自由,重回張若塵的掌控。

    一位渾身鬼氣的上位神,懸浮在半空,喝斥道:“張若塵,你以爲有天姥做靠山,就敢與天庭爲敵?也不看看今日的形勢。”

    “對啊,有天姥撐腰,我何懼之有?誰敢殺我。”

    張若塵直接撞擊過去,環繞四周的陰遁九陣,宛若一隻千里大磨盤在轉動,還沒有接觸上,便是將那位魂界的上位神,嚇得立即後退。

    須知,陰遁九陣可不是一座空間神陣,而是九座空間神陣疊加在一起。

    一個上位神,哪敢對抗?

    “太狂了,天姥是地獄界的天,又不是天庭的天,殺了他又如何?”

    “別說他只是天姥的天使,便是天姥的兒子,又有什麼不敢殺?”

    “一起出手,先斬張若塵,再滅破神女城。”

    ……

    “轟!轟!轟……”

    一位又一位真神出手,打出神通,攻擊陰遁九陣。

    神通衍化出千萬魂兵、巍峨神山、千里五彩奇花……,等等,各種形態的神勁力量,撞擊在陰遁九陣上。

    但,無法撼動神陣。

    張若塵一指點出,念道:“星門。”

    其中一座空間神陣急速運轉,向外擴散,將三位真神籠罩進去。

    三位真神頭頂上方的景象一變,化爲一片無垠星空。一座由星辰堆積成的神門,從天而降,將他們三人的神軀壓得碎裂。

    雖未直接隕落,但是,殘體被空間力量分隔,無法重新凝聚,也無法逃出空間神陣。

    “飛宮!”

    第二座空間神陣籠罩兩位真神,將他們困入一座詭異的空間神殿,身體一直向下墜落,無法停下,也無法逃脫。

    “奇合!”

    ……

    張若塵嘴裏念出一句又一句,不多時,已是將圍攻過來的十一位天庭真神鎮壓,個個重創,竟無還手之力。只有兩位上位神,脫身遁走。

    鋪天蓋地的聖軍,就圍在四面八方。

    他們中有大聖、聖王,有神子、神女,有新生一代的天驕人傑,有身經百戰的老將,有曾經與張若塵同境界的修士,可是現在,卻都被張若塵的兇威驚住。

    雖百萬聖軍,卻無一人敢動手。

    “這裏是神靈的戰場,你們參合進來,與送死有什麼區別?”

    “轟!”

    張若塵看見白卿兒被大批天庭真神圍攻,眼神凌厲,不再耽擱,御陣向前衝擊,將密密麻麻的聖境修士撞飛,如同碾壓草木一般行了過去。

    留下上萬具血屍,染紅千里大動,血流成河。

    活下來的聖境修士,無法膽寒。

    有人感慨道:“當年崑崙界功德戰場,我是大聖,張若塵還只是聖王境界。千年過去,我還是大聖境界,而他已經成神。物是人非,往事不堪回首。”

    “這就是千年前的絕代天驕?千年而已,已是成爲神境中的強者,宇宙中的霸主。”一位年輕的神女顫聲,美眸中,盡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不好,你們看……”

    “趕緊離開神女城,這裏的戰爭,不是我們可以摻和。”

    “天吶,張若塵這是帶領了一支地獄的神軍前來征戰,他要幹什麼?要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天庭大軍?”

    天庭的聖境大軍落荒而逃,不敢繼續攻打神女城,向星桓天十萬國度衝去。

    “白卿兒是我張若塵的妻子,誰敢動她?”

    張若塵一聲爆吼,引動陰遁九陣,一道連天接地的空間裂縫出現,斬向一位正在圍攻白卿兒的中位神。

    那位中位神大驚:“在這裏,都還能撕裂開空間?這道空間裂縫的破壞力,得強大到何等地步?”

    他連忙躲閃,避張若塵的鋒芒。

    “哪裏走?給我塌陷。”張若塵道。

    那位中位神剛剛落地,地面就猛然沉陷,身體墜落下去,被埋進深深的地淵。

    “起!”

    陰遁九陣的覆蓋範圍內,方圓千里的大地翻轉起來,猶如萬米高的泥石大浪,直向正在圍攻白卿兒諸神席捲過去。

    諸神紛紛避閃,竟無人敢與他正面硬碰。

    白卿兒身上已經負傷,站在本源光海中,看着走在泥石大浪前方的張若塵,心中感動得幾乎想要哭出來,但卻冷冰冰的道:“你怎麼來了?誰讓你來的?”

    “爲了你,雖千萬人吾往矣。”張若塵道。

    千蕊界的一位上位神,道:“張若塵,你可知她是逆神族?你要與整個天下爲敵嗎?”

    “爲敵又如何?我今天就要與整個天下爲敵,跟我走。”

    張若塵抓住白卿兒的手,直接帶她離開,放話道:“今日,誰敢攔我,我殺誰!”

    站在神女衣城之巔的漁謠,目睹了這一切,既是欣慰,卻又擔憂,心中暗道:“今日便是拼上性命,也要助你們逃走。”

    被堵在第一神女城中的血屠,有些難受,道:“師兄啊,師兄,你要不要這麼帥,我血屠何時才能這樣在千軍萬馬面前好好的帥一回?地獄界的大軍怎麼還沒有到,不會不來了吧?”

    同樣被困在第一神女城中的,還有羅生天和商夏。

    “張若塵,你想就這麼離開,未免太天真了吧?”

    一位渾身血氣沖天的神靈,顯化出千丈高的神軀,出現在張若塵和白卿兒欲要退去的方位,身上神力滔天,是一尊上位神巔峯的強者。

    “三甲血祖!”

    張若塵沒有見過三甲血祖,但是,此神身上的氣息與四甲血祖同源。而二甲血祖,張若塵又見過,自然可以一眼識破他身份。

    張若塵擡頭看了看懸在虛空,定住護界大陣缺口的血戰神殿,道:“血戰神殿這次不會是傾巢而出吧?若是這樣,小心今日你們這座神殿的傳承,將就此而斷。”

    “大言不慚!”

    三甲血祖冷哼一聲,正欲出手。

    “轟隆隆!”

    大地震動。

    後方,灰色的死氣之氣鋪天蓋地蔓延而來,一道道可怕的神威,從死亡之氣中傳出,像極了一支地獄界的神軍。

    天庭諸神無不動容,如臨大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