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

    “轟!”

    ……

    絕妙禪女和玄一的這場較量,已是轉戰數十地,從天尊神殿廢墟,到雨辰神廟,再到彌山天尊湖,遠洋禁地,黑色沙漠……

    也就星桓天是天尊故地,秘境重重,才能承受住他們的神力碰撞。

    加之,玄一不想毀掉星桓天,選擇的戰場皆是秘境、禁地,所以二人的戰鬥,纔沒有對俗世造成太大破壞。

    玄一併不是不想毀掉星桓天。

    而是因爲,酒徒和星海垂釣者這兩位精神力超過九十階的至強,站在星桓天的背後。

    天庭大軍此來,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毀滅星桓天。

    第一策略,是佔領星桓天,統治各大城池、靈地、關隘、宗門、空間陣法和蟲洞,以星桓天億萬生靈相脅,逼酒徒和星海垂釣者妥協,站到天庭的陣營。

    這一策略如果失敗,星桓天才是真的失去存在的價值。

    絕妙禪女的出現,是一個意外!

    在沒有解決掉絕妙禪女之前,天庭大軍若是進入星桓天,估計還沒有去進攻各大城池和宗門,控制住陣法,就會被絕妙禪女殺死一大半。

    “譁!”

    第一神女城的城外,玄一將空間撕裂開一道萬里裂縫,如大地張開的一張黑色嘴巴,欲要將絕妙禪女拉扯進虛無空間。

    絕妙禪女早已感知到,星空中天庭大軍蓄勢待發,豈會讓玄一如願?

    “玄一,你不是聲稱要去殺張若塵?爲何我感覺,你開始着急了,你的心,已經不再像先前那麼平靜。一個自信滿滿的殺手,怎麼都殺不死自己的敵人,銳氣必然會衰竭。”

    絕妙禪女體內涌出的冥氣,無邊如海,凝化一座萬里冥界,將空間裂縫填補。

    玄一站在萬里之外,面無表情,道:“你真以爲,我在十丈之內,才能殺神?世間有九大恆古之道,七十二至尊聖道。在地獄界,各族始祖創有天道,皆玄妙絕倫,可達至境。”

    “但,在殺手的世界裡,殺道纔是無二大道。”

    “便由我來爲殺道正名,一千個元會,一萬個元會後,世人依舊會記住玄一這兩個字。如魔道之於魔祖,劍道之於劍祖,佛道之於迦葉。而殺道,將隨玄一之名,威震萬古。”

    數之不盡的殺道規則,向玄一匯聚而去,如血絲一般在天地之間成網。

    “唰!”

    玄一以手爲劍,揮袖斬出一道血紅色的鋒芒。

    鋒芒由數之不盡的殺道規則凝聚而成,將絕妙禪女撐起的冥界斬開。絕妙禪女揮手打出蜿蜒冥河,直向殺道鋒芒迎擊而去。

    “嘭!”

    鋒芒斬斷冥河,落在絕妙禪女身上,被摩尼珠的佛光蓮花擋住。

    “弒!”

    玄一速度奇快,瞬間而至。

    “弒”字念出,殺道規則由虛轉實,結成一柄三尺長劍,撞擊在佛光蓮花上,將絕妙禪女打得飛退出去。

    蓮花崩碎,化爲一滴滴光點。

    “誅!”

    絕妙禪女擡頭向上看去,雲層被一道血光分開,一杆殺氣磅礴的長矛落下,直衝她的頭頂。

    她徒手結印,白玉凝脂一般手,變成金色。

    掌心與血色長矛對碰在一起,腳下大地一圈圈碎裂,向下沉陷,震碎空間。她的身體,墜入進虛無空間。

    掌心佛光被擊穿,鮮血化爲一朵朵血花,灑在黑暗中。

    “最後一擊,滅!”

    玄一站在破碎空間的邊緣,以手指天,引來宇宙中源源不斷的殺道規則,不知多少萬億道,匯聚成一條血色洪流,正欲攻入虛無空間。

    天邊,響起一聲爆吼:“玄一,死!”

    玄一雙目微縮,盯了過去。

    只見,一柄石斧,在虛空急速旋轉,所過之處空間不斷破碎,蘊含可怕至極的死亡力量。

    玄一將凝聚出來的血色洪流,打向石斧飛來的方向。

    “轟隆隆!”

    旋轉着的石斧,將血色洪流不斷打碎,一直劈到距離玄一隻剩數丈的位置,力量才消耗殆盡。

    荒天一把抓住停止轉動的石斧,身上黑白兩色閃電流動,凌空劈出第二斧。

    玄一眼神平淡,擡起手臂,與石斧的斧鋒對碰在一起。

    狂暴的神力,從二人之間的位置,涌動出去,在第一神女城外,形成一座環形山脈。

    環形山脈的中心,空間破碎,一塊塊大地碎片與玄一同時墜入進虛無空間。

    但,令人震驚的是,徒手硬接荒天全力一斧的玄一,居然絲毫傷勢都沒有,肉身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就這點實力,還想爲漁白薇報仇?”

    在混亂的虛無空間中,玄一身形橫移,避開斧鋒,反手揮掌如刀,斬向荒天的脖頸。

    速度太快了!

    快到荒天完全無法收斧,換招,防禦。

    便是這千鈞一髮之時,荒天身形一轉,以背部迎向玄一。

    荒天的背部,居然是第二個荒天。

    正是生命荒天!

    生命荒天渾身佛光瑩瑩,手持通天神樹,揮了出去,與玄一劈出的掌刀碰撞在一起。

    “轟隆!”

    通天神樹的無數枝葉被斬落,強勁的掌刀刀氣,從荒天的脖頸位置劃過,在他石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刀痕。

    “荒天,你來得正好,今日便斬你,奪你死亡奧義,助我殺道大乘。”

    玄一正要一鼓作氣,擊殺荒天。

    但,突然之間,五感消失,眼前一片黑暗。

    絕妙禪女站在真實和虛無空間之間的混沌地帶,位於玄一身後數十丈外,手託摩尼珠,嘴裡念出震耳梵音。

    “死戰到底。”

    荒天長嘯一聲,不僅體內神血燃燒,就連壽元都燃燒起來。

    石斧變得山嶽那麼巨大,在摩尼珠覆蓋的範圍之外,一斧劈斬下去。

    玄一的反應變得遲緩,石斧都已經到達十丈之內,他才刺出天荒流光指,指尖與斧鋒碰撞在一起。

    殺道規則和死亡規則相互對衝。

    這一次,玄一身形爆退了出去,手指滴血,墜入虛無空間的深淵。但,只是剎那間,他便又以無與倫比的流光速度,衝出虛無,回到星桓天。

    絕妙禪女有些不可以思議的看了荒天一眼,念道:“玄一終於流淌出了第一滴血!”

    “哪裡走!”

    荒天追了上去。

    玄一懸浮在離地百丈高的位置,雙掌同時向下按了出去,在地面上,拍出兩個巨大的五指掌印大坑,將荒天和絕妙禪女打得再次墜回虛無空間。

    “先斬你!”

    玄一一拳打出。

    天地間的殺道規則源源不斷匯聚向玄一的手臂,在拳頭前方,凝成尖刺一般的血光形態,重重擊在荒天的胸口。

    “嘭!”

    荒天的身上,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縫,最後爆裂而開。

    但玄一卻沒有因此露出半分高興的樣子,因爲,剛纔這一擊,本是爲了必殺,是要擊中荒天的神海和神源。

    可是,顯然剛纔這一擊,只是打中了肉身而已。

    這片星域中,生命規則被調動,向荒天的殘破石身匯聚。

    剎那間,石身和石氣,在玄一身後的方向,重新凝聚出荒天的神軀,而且生命之氣盎然,沒有一絲氣勢衰弱的樣子。

    “轟!”

    荒天揮出石斧,轉身便是向玄一迎頭劈去。

    另一頭,絕妙禪女趕到,撐起冥界之國,壓制玄一,禁錮住了他片刻。

    玄一險之又險的從石斧邊緣避閃出去,長髮被斬斷了一縷。這一次,他絲毫都不停留,從虛無空間中,衝回星桓天。

    他雖不懼荒天和絕妙禪女的聯手,可是這兩人,一個執掌摩尼珠,對他造成了不小威脅。另一個擁有大量生命奧義和死亡奧義,很難被殺死。

    繼續與他們纏鬥下去,將會耽誤大事。

    “差不多了!是時候,發動進攻。”

    玄一一指點向天空,指尖一道血柱飛了出去。

    血柱無比奪目,將天地染紅。

    “嘭!”

    血柱沒能飛入星空,撞擊在雲層上,便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擋住。

    “這怎麼可能?”

    玄一望向雲層,自言自語。

    “沒有什麼不可能,玄一,你殺我姐姐,今日血債血償。”

    漁謠站在神女衣城的城牆之巔,以自身精神力,引動整座城池的陣法和地底神脈。隨後,這些陣法,又向外擴散,蔓延向大世界的各大山川,籠罩天空和大地。

    對星桓天陣法的掌控,漁謠顯然更勝白皇后。

    玄一的身下,大地出現陣法銘紋光網,一座座山嶺拔地而起,將他圍困。

    荒天魁梧霸道的身軀,從虛無空間中走出,邁過一座座山嶺,提着石斧,直向玄一走去。他揮手,將一團包裹在星光中的物事,打入進神女衣城。

    “天尊寶紗給你了!”

    漁謠手捧天尊寶紗,頓時,心中信心大增。

    但,看着荒天身上熊熊燃燒的神火,卻又露出深深擔憂,爲了給姐姐報仇,顯然他已是動用禁術,燃燒了神血和壽元。

    可是神血終究有限,壽元也有枯竭的時候。

    玄一與荒天對視,道:“你能這麼快踏入太虛境,我還是很意外的。不過,以你現在的修爲,與我對上,無疑是自尋死路。”

    荒天的戰斧,揮劈出去。

    與此同時,漁謠引動陣法,在玄一四周的空間,凝聚出一條條電龍。

    絕妙禪女撐起冥祖虛影,與肉身結合在一起,一手託摩尼珠,一手結印,從另一方位,攻了出去。

    蚩刑天站在一片濃煙滾滾的赤色大地上,眺望遠處的戰場,身週一座座天魔石刻神碑轉動,身上魔氣變得越來越強橫。

    他道:“果然如太上所說,玄一還真是今非昔比,速度和肉身之強,足以與一些封王稱尊的人物相比。星桓天的這一角天尊古陣,竟然都壓制不住他的速度。時間一長,荒天和那位地獄界的冥女,必敗無疑。”

    直到此刻,蚩刑天終於明白,太上爲何要他先去找千骨女帝。

    因爲,只有千骨女帝的時間造詣,才能壓制玄一的速度。只有將玄一的速度壓下去,他們纔有取勝的機會。

    木靈希見蚩刑天戰意沖天,躍躍欲試,連忙攔住了他,道:“義父,你想幹嘛?”

    “你先藏入我的魔瞳世界,等我斬了玄一,再一起去找張若塵。”蚩刑天道。

    木靈希使勁搖頭,道:“別衝動!玄一和荒天都不是什麼好人,你現在出手,到底是在幫哪一邊?”

    崑崙界以接天神木佈置陷阱的時候,蚩刑天已經陷落在地獄界,因此,並不知曉荒天爲何會斬接天神木。

    玄一可恨。

    荒天又何嘗不可恨?

    木靈希堅持要跟來星桓天,就是怕蚩刑天做事太沖動,見他猶豫,連忙又道:“我們還是先去找張若塵,找到了他,收集齊天魔石刻神碑,對上玄一,勝算纔會更大。而且,張若塵手中掌握着日晷,日晷乃是時間至寶,可以壓制玄一的速度。”

    蚩刑天被說動,將頭頂拍得嘭嘭直響,道:“如果有了日晷這件寶物,加上天魔石刻神碑,哪裡還需去找花影輕蟬那個小丫頭,老子一個人就能收拾了玄一。不過……張若塵那小子小心謹慎得很,怕是不會輕易將寶物借出來!”

    “放心,他就算不信你,卻一定會信我。我出面,他怎麼可能不借?”木靈希生怕張若塵陷入了險境,只想忽悠蚩刑天,先去尋他。

    蚩刑天哈哈一笑:“走,先找張若塵!等等,有些不對勁,剛纔我感應過了,整個星桓天,都沒有那小子的氣息。他不會已經被玄一殺了吧?”

    “這不可能!”

    木靈希雖然如此說着,可是心中卻擔憂萬分。

    畢竟,如果張若塵還活着,而且就在星桓天,以蚩刑天的修爲,多少可以感應到一些氣息。

    “他肯定是已經逃出星桓天。”木靈希道。

    “咦!”

    突然,蚩刑天輕咦一聲,目光望向雨辰神廟的方向,笑道:“老子感應到了天魔石刻神碑的氣息,走,過去看看。”

    木靈希本是愁容滿面,立即轉爲欣喜和激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