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羣邪物,也敢對本神出手?”

    灰霧中,血光沖天,三甲血祖神音長嘯,響徹天際。

    他背上血翼震動,明亮的血芒,將撲過去的兩尊神屍斬飛,腐肉墜了一地。

    但邪惡神屍不死,很快殘軀重聚,腐肉凝合。

    “到底什麼怪物?如果只是神屍傀儡,不可能擁有這麼強的自愈能力。”

    三甲血祖意識到不對勁,不敢與邪惡神屍纏鬥下去,拔出一柄血刀,劈開殘破的神境世界,展翼飛起。

    “呼!”

    腥氣撲鼻的神風,席捲向他。

    一具萬里高的恐怖神屍,立在神境世界中,出現在三甲血祖的前方,身穿道袍,頭戴木簪,臉卻乾瘦枯萎到極點,只有兩顆眼球神光灼灼,赤紅邪異。

    身上的道袍,不是凡品,曾是絕頂神衣。

    但,在歲月長河中,已經腐蝕穿透。

    道袍孔洞中,在流淌屍液。

    “這是……”

    三甲血祖的臉色,猛然驚變。

    神屍老道探出乾枯的五指,如鷹爪一般,將他捏住。

    “嘭”的一聲,三甲血祖的神軀,被它捏得爆碎而開,化爲一團血霧。血霧無法逃出神屍老道的手掌,被老道吞進腹中。

    這一幕,太驚駭世俗!

    一位上位神巔峯的強者,被直接捏爆,還被吞吃。

    “是神尊的規則神紋,鎖住了三甲血祖,使得他無法逃脫。”

    “這老道活着的時候,必是上古的神尊大能,即便死去,依舊戰力非凡。太乙大神估計都不是它的對手!”

    ……

    天庭諸神無不駭然,因爲除了神屍老道,在灰霧中,還有另外幾尊神屍身周流動着神尊級的規則神紋,一個個氣息強大,絕對是上古的神尊巨頭。

    神屍老道的腐爛身軀中,出現破孔,有血氣從破孔中射出。

    三甲血祖未死,想要打破神屍老道的屍身逃出來。

    令人更加匪夷所思的事發生。

    只見,神屍老道竟然盤膝坐下,雙手合在腹前,呼吸吐納,調動規則神紋煉化腹中的三甲血祖。

    張若塵看得毛骨悚然,道:“什麼情況啊,它一具屍體,還能打坐修煉?這老道肯定已經誕生出了意識,不對,有可能是意識復甦。難道世間真有不死之祕?”

    “不死咒法”四個字,在張若塵腦海中一閃而過。

    不敢細思。

    須知,地獄界的正統屍族,都是誕生出新的意識和靈智,而且要從最基礎的武道開始修煉。即便是神的屍體,最多也只是能夠覺醒記憶碎片,和擁有肉身體軀上的優勢。

    怎麼可能一醒過來,就是神級的戰力?還能有意識?

    這和不死有什麼區別?

    便是罕見至極的“天屍神胎”,都沒這麼厲害。

    天屍神胎也需要渡神劫,才能擁有神級的修爲。

    二甲血祖看出神屍老道的厲害,更忌憚灰霧中數不清數量的邪惡神屍,沒有冒然趕去救三甲血祖,而是傳音給了正在與漁謠鬥法的九首龍神。

    九首龍神正欲趕過去相救,並且打算將張若塵和白卿兒一併解決掉。

    可惜,漁謠沒有給他機會,引動天尊古陣的一角,將他死死困住,轉守爲攻。

    名劍神的卓俊身影,從地平線上走來,身上神光燦爛,如冉冉升起的朝陽。

    他被稱爲劍中君子,才華橫溢。

    清朗的聲音,從萬里外傳來,他道:“漁謠,放棄吧,垂死的掙扎,只會讓你越來越絕望。”

    “譁!”

    神劍飛了出去,拖出劍光,橫空斬開困住九首龍神的一座座山峯。

    山峯中的陣法銘紋,全部崩斷。

    “名劍神回來了!”

    “這纔是天下第一劍,即便天尊古陣也不可擋。”

    “神女城的重重陣法,怕是擋不住明君劍。”

    ……

    天庭諸神士氣大漲,拾回信心。

    先前,實在是被張若塵打得得灰頭土臉,顏面盡失。

    對於天庭大軍而言,攻入星桓天,最大的威脅其實是荒天和絕妙禪女。欲要徹底佔領星桓天,必先斬殺他們二人。

    其次纔是破神女城,奪取陣法的控制權。

    像荒天和絕妙禪女這樣的強者,得調動數倍,甚至十倍的力量,去圍殺,纔有可能在壓制他們自爆神源的同時,將他們擊斃。

    就像當初地獄界殺崑崙界的至強,採取的,都是圍殺的策略,而不是單打獨鬥。

    但,察覺到神女城出現變故,名劍神本是在海外追擊絕妙禪女,還是立即趕了回來。

    名劍神瞥了一眼,站在陰遁九陣中的張若塵,淡淡的道:“區區一個七十四階的精神力神靈,加上九座神陣,就把你們打得如此狼狽,真是給天庭丟臉。九首龍神,你去收拾了他,順便鎮壓那些邪物。漁謠,交給我了!”

    名劍神心高氣傲,自詡君子,極其愛惜羽毛,不屑對一個七十四階的精神力神靈出手,丟臉,又丟格調。

    只有漁謠這樣的強者,才值得他出手。

    九首龍神是達到太真境最後一個境界太虛境的大神,在天堂界的身份地位,絲毫不弱奪天神皇,是西方龍族第一強者。

    若非忌憚天龍界,他都已經自封龍神皇。

    被名劍神這麼“安排”,九首龍神雖然心中不悅,但,卻沒有發作出來。畢竟,這位天下第一劍的實力,的確是勝過他這個西方龍族第一強者一大截。

    二甲血祖自然也是愛名之人,更是立志要成爲宇宙中的執棋者,向九首龍神道:“還請龍神給本神一個親手收拾張若塵的機會,否則讓天庭修士知曉,本神連一個武道被廢的張若塵都拿不下,豈不是要被嘲笑一輩子?”

    “好!這個機會,讓給你了!”

    九首龍神對張若塵這種千年螻蟻,顯然也是不屑一顧。

    至於張若塵身上的寶物,二甲血祖已經傳音告訴了他分潤的方式。這些話,不能擺在檯面上說。

    “嗷!”

    龍吟長嘯。

    九首龍神口吐神焰,化爲滔天火海,與鋪天蓋地的死氣灰霧衝擊在一起,將邪惡神屍紛紛逼退。

    他在神焰火海中大步前行,隔空一爪,撕開神屍老道的殘破神境世界,道:“敢吞天庭神靈,找死!”

    身未至,神火已是化爲成千上萬頭龍,從四面八方攻向神屍老道。

    神屍老道雙瞳如血珠,手掌向地面一按。頓時,滿天神雷落下,將火龍紛紛擊碎,化爲一團團火球,灑在殘破神境世界中。

    灰霧中,嘯聲一道連着一道。

    數位身周流動神尊神紋的邪惡神屍,衝入神屍老道的殘破神境世界,齊齊出手,攻向九首龍神。

    便是以九首龍神之能,看到如此陣仗,都不得不慎重對待。

    張若塵暗暗感嘆:“當年雨辰神廟爆發的神戰,不知多麼慘烈,竟然隕落了這麼多神尊級強者。怕不只是爲了爭奪天尊神源!”

    忽的,張若塵心口刺痛,如被斬了一劍。

    是二甲血祖發動了精神力攻擊。

    二甲血祖顯然是神靈中出類拔萃的存在,一個元會的修行而已,不僅武道修爲強橫,精神力強度也達到七十五階。

    “張若塵,陰遁九陣再厲害,只要破你精神力,九座空間神陣還能正常運轉嗎?”二甲血祖自認爲,已是抓住張若塵的弱點,臉上含笑。

    笑容中充滿對自己修爲的自信。

    但,就在這時,他眼神變得恍惚,似昏昏欲睡,身體不自覺的從半空向下墜落。

    白卿兒玉指染血,血絲在虛空交織成畫,以比二甲血祖更強的精神力,施展精神力神術——七魂恐夢。

    張若塵豈會放過此等絕佳的機會,駕馭陰遁九陣,向二甲血祖覆蓋了過去。

    等二甲血祖憑藉強大精神意志清醒過來的時候,已是落入陣中。

    他臉色爲之一變,念道:“不好!”

    在陣外,他自然不懼張若塵,可以佔據絕對的主動。

    可是落入陣中,憑陰遁九陣的威力,還真不好說能不能勝過張若塵。

    “星門!”張若塵發動攻擊。

    шωш¤ ttКan¤ ℃o

    二甲血祖頭頂上方,滿天星辰壓下,結成一座蘊含空間重壓的神門。

    神門似無處不在,根本無法避閃。

    二甲血祖探手撐住神門,眼神鋒銳,道:“修爲的絕對差距,不是靠幾座陣法就能彌補。你到底對大神的修爲了解多少?”

    “唰!”

    二甲血祖化爲一道血光,脫離神門的壓制,衝到張若塵身前,一指點向他的心口。

    二甲血祖指尖前方,空間扭曲成了漩渦。

    “雕蟲小技。”

    一聲巨響,扭曲的空間漩渦,被二甲血祖的指勁擊碎。

    但,張若塵和白卿兒都消失不見。

    二甲血祖環顧四周,發現空間大變,自己被鎖進一座陣塔裏面。塔中,還有兩位被鎮壓成了血肉碎塊的天庭神靈,神軀無法聚合。

    一位天庭的神靈,傳出神念提醒道:“血祖小心,此地的空間非常詭異。”

    話音剛落,二甲血祖的腳下,出現一個空間漩渦,將他向地底拉扯。

    除此之外,頭頂上方,也有空間漩渦壓下來。

    “又是這一招,看來所謂陰遁九陣,不過如此。”

    二甲血祖的皮膚中,長出一塊塊血紅色的鎧甲片,很快包裹全身。神軀在上下兩座漩渦中不斷增長,以血紅色鎧甲,對抗空間漩渦的攪殺。

    突然,他危機感大增,還來不及施展護身神通。

    “嘭!嘭!”

    兩座空間漩渦向內坍塌,壓碎了他的鎧甲,將他的神軀擠壓得爆開,血霧不斷噴濺,骨頭都像炒豆一般發出一聲聲爆響。

    很快,他強大的大神神軀,被空間坍塌形成的擠壓力量,壓得只有雞蛋大小。

    血淋淋的,根本看不清哪裏是頭,哪裏是腿。

    陣塔外,白卿兒和阿吉輔助張若塵控制陣法,抵禦天庭神靈的攻擊。

    “都說了,你們血戰神殿的傳承,今日怕是要斷,還偏要跟我叫板。”

    張若塵雙手合十,咬緊牙齒,精神力全力以赴釋放出去,死死壓制欲要掙脫空間的二甲血祖,將他壓得越來越小。

    九座空間神陣,猶如九座磨盤一般艱難的轉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