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我幹嘛?”

    血絕戰神一臉無語,心中卻也十分詫異,弄不清楚爲什麼又冒出來一個自己?

    而且,看上去比他還要狂的樣子。

    他知,肯定是張若塵弄出來唬人的手段,以震懾甲天下這些天庭大神。

    可別穿幫了!

    荒天可以變化成他的模樣,這是因爲荒天足夠強大。但,像他和荒天這樣的強者,無量境之下,也就那麼一些。

    哪那麼容易找出第二個?

    這點自信,血絕戰神還是有的。

    不死血族族長沒好氣,道:“不死血神呢?”

    “坐鎮三生界呢!”血絕戰神底氣很足。

    不死血族族長不放心,釋放神念,跨越重重星海,到達三生界。確定不死血神真的在三生界後,才暗鬆一口氣。

    不死血族族長道:“這個血絕戰神到底是誰啊?”

    “我怎麼知道。”

    “奪天神皇呢?到底是不是你殺的?”

    “我收拾藍破軍呢,就算想殺奪天神皇也沒機會。”血絕戰神很想將這一戰績攔到身上,但想了想,在老頭子面前,沒必要虛言。

    “你到底修煉了幾尊不死血神?”

    血絕戰神被問得火冒三丈,道:“你不信我?老不死的,你居然不信我。我血絕,豈是那種敢做不敢當之人?殺個奪天神皇,我有什麼不敢認的,關鍵真不是我殺的。”

    不死血族族長揹着手,咬着嘴,盯着血絕戰神看了好幾圈,道:“跟我來。”

    “譁!”

    空間翻轉,星空鬥移。

    頃刻間,不死血族族長帶着血絕戰神,來到漆黑無邊的虛無空間。

    一棵高達不知多少萬里的血葉梧桐,立在虛無中,葉片如湖畔般大小,血色神光能夠將虛無的力量驅散。

    樹下,盤坐有一位絕代風華的女子,戴着面紗,體態婀娜。

    血絕戰神自然知道這女子是誰,收斂狂態,眼神慎重而肅然。

    不死血族族長哈哈一笑:“誒呀,沒想到啊,鳳天居然在這虛無空間中修煉,怎麼就恰巧遇到了呢?”

    鳳彩翼緩緩擡起眼皮,兩排睫毛掀開,露出一雙五光十色的晶瑩神眸。

    不死血族族長連忙呼喚血絕戰神,道:“還不趕緊過去給鳳天行禮,你這小輩,太缺乏敬畏之心了!”

    血絕戰神有些不情願,但,別人現在是地獄界的二十諸天之一,修爲和身份都擺在那裏,再不情願,胳膊也擰不過大腿。

    “見過鳳天。”

    血絕戰神虎軀挺拔,抱着鐵拳,行了一禮。

    “行了,我知道了,星桓天的事與你無關。你們去吧!”鳳彩翼很冷漠,知道他們的來意。

    不死血族族長立即眉開眼笑,正欲拉着血絕戰神離開,卻見他還停在了原地。

    血絕戰神道:“星桓天有數位神尊種子和諸天種子,稍有不慎他們將會隕落。地獄界真要因逆神族的事,置他們於不顧?”

    “這不是你可以過問的事!”鳳彩翼道。

    血絕戰神道:“如果我定要問呢?”

    “走啦!沒大沒小,在天的面前,都不知道收斂自己的脾氣。”

    也不管血絕戰神同不同意,不死血族族長拉着他,瞬間跨越空間,消失在血葉梧桐下,回到了星空中。

    不死血族族長一路上數落血絕戰神,道:“我看你是真的膨脹了,居然敢以這樣的語氣,與一位天對話。你以爲鳳天昔日死亡神尊的名號是隨便得來的?死亡二字,便代表着她一言可以定你生死。”

    血絕戰神眼神沉靜,道:“死亡神尊既然暗中前來,也就說明,地獄界並非是不想開戰,甚至已經做好打一場神級血戰的準備。只不過,他們還在等最佳的機會。”

    不死血族族長見血絕戰神如此冷靜的樣子,點了點頭,道:“繼續說。”

    “他們在等,天庭和賊老天結下解不開的血仇。同時也在等,星海垂釣者徹底被天庭激怒。要殺精神力超過九十階的巨頭,難如登天。而得罪兩位精神力超過九十階的巨頭,必然會讓天庭遭受毀滅性的反噬。”

    血絕戰神望向星桓天,道:“地獄界能不能等來自己最想要的機會,一場神級血戰會不會爆發,最終,將由星桓天此刻的戰鬥決定。甚至,有可能就決定在張若塵的手中。這小子,現在是越來越了不得了,都已經可以影響天級人物的決定。”

    不死血族族長並不看好張若塵,道:“你也太瞧得起那小子,就憑他現在的精神力強度,根本不需要玄一出手。甲天下、名劍神、曼陀羅花神這些古神,任何一個,伸出一根手指,就能要了他的命。”

    羅剎族大軍,駐紮在星空中。

    羅乷一雙神眸,遠眺星桓天,能隔着億萬裏,看到站在神女城外的張若塵。

    她自言自語的笑道:“張若塵終究還是張若塵,他若是想要護着誰,便是舉世皆敵,也一定要護着。我倒是有些羨慕白卿兒!”

    笑容中,帶有憂色。

    “殿下說什麼傻話?星桓天的護界大陣正在消失,神女城的護城陣法也被擊潰,白卿兒做爲逆神族,必將葬身城外,有什麼好羨慕?倒是駙馬,怕是會被她連累。”一位羅乷族神將道。

    羅乷道:“你們不懂!”

    神女城。

    羅生天手握商夏的玉手,站在天下神女樓的一座玄塔的最高層,望向城外,看着一道道直衝長空的神光。

    “張若塵倒是有種,爲了自己心愛的女子,雖直面大神,雖迎向千軍萬馬,卻毫無懼色。”他道。

    商夏面容愁苦,似已看淡生死,道:“張若塵是爲了師尊,所以視死如歸,同進同退。你呢?”

    “張若塵都這麼有種,我羅生天豈是懼死之人?放心吧,就算今日我們要葬生在神女城中,我也會死在你前面。”

    羅生天摟住商夏的纖腰,體內的一腔熱血被張若塵激發了出來,鬥志昂揚。

    “唰!”

    神光閃爍。

    白卿兒的聲音,在天下神女樓中響起:“還能一戰的大聖、神靈,隨我一起進入天尊神殿廢墟,或還有機會,守住星桓天,保住神女十二坊。可有人,與我前往?”

    商夏和羅生天定睛看去。

    只見,不知何時,白卿兒出現在重重樓閣之間的聖湖湖面。隨後她化爲一道白光,衝向天下神女樓的腹地。

    “師尊,我跟你去。”

    商夏心中激動,毫不猶豫的化爲一道幻影,追向白卿兒。

    羅生天緊跟上去。

    “少城主,千丞隨你一起。”

    “少城主,我與你同行。”

    “只要能保住神女十二坊,即便死在天尊神殿廢墟又何妨。”

    ……

    天下神女樓的八位神境坊主,還有列位大聖樓主,見白卿兒現身,皆欣喜若狂,就像是有了主心骨,個個不懼死。

    雖不知道少城主想要做什麼,卻都紛紛跟上去,意志堅定,有一去不復返的氣概。

    神女城外。

    血絕戰神罵得甲天下狗血淋頭,爆出很多甲天下年輕時候的猛料,聽得城中修士和天庭大軍目瞪口呆,不明真假。

    數十萬年前的舊事,一件件被捅出來。

    “你血口噴人!血絕你黃口小兒,說的話,盡是子虛烏有,本座威震天下之時,你還沒有出生呢!”甲天下心境不穩,已是惱羞成怒。

    血絕戰神罵出的很多東西,都勾起甲天下年輕時候的回憶,恰恰戳在他痛處。

    血絕戰神繼續笑罵:“你離開血海藏天神殿,自創血戰神殿,別人不知道原因,我還不知道?要不要,我現在就說出來?”

    “住口!”

    甲天下真的怒了,脾氣暴躁,胸口似要炸開,遠沒有平時的古井無波,高深莫測。

    名劍神看向陰遁九陣,雙目猛然一縮,道:“那個逆神族的女子去了哪裏?”

    陣滅三長老剛纔一直在看戲,心中感覺很是歡樂,這才警醒過來。發現,本是在陰遁九陣中的白卿兒,不知何時,竟然悄然無聲消失不見。

    是張若塵的手段。

    就在先前,陰遁九陣和神女城出現重疊,白卿兒借陣法之光的掩蓋,悄然進城。

    “區區一個七十四階的精神力神靈,也敢在老夫面前耍手段。”

    陣滅三長老有些惱怒,雙眼瞪向張若塵,眼神中,蘊含強大的精神力,幻光一道道,直衝精神力和神魂。

    以他的精神力造詣,如此一道眼神,黑心魔主和二甲血祖這樣的大神都不一定承受得住。

    但,張若塵平靜自若,與他對視,絲毫不受影響。

    張若塵身周,流動七彩色的光霧,如同雲團,在守護他,將陣滅三長老的精神力攻擊化解於無形。

    這些七彩光霧,是從地上的一根七彩色香燭中散發出來。

    當初,在印雪天道場外的石鼎中,一共插着三根七彩色香燭,都只剩小半截。

    就在先前,送白卿兒離開的時候,張若塵點燃了其中一截。

    印雪天閉關之時守護自己道場的寶物,又豈是區區陣滅三長老攻得破?

    張若塵今天非常堅定,哪怕暴露身上所有底牌,也要助白卿兒,守住神女城,保住星桓天。

    “天光虹燭!難怪老夫沒有感應到,你是何時送那個逆神族的女子離開。”陣滅三長老眼神不善,沉冷如霜。

    此燭,是佛門天級強者,才能煉製出來的寶物。

    陣滅三長老十分清楚輕重緩急,不再理會張若塵,凝出一道精神力分身,瞬間出現在天下神女樓中,追向白卿兒。

    陣滅三長老的本尊,道:“那逆神族女子,帶着神女十二坊的大批高手,進了星海天尊殿廢墟,此事絕不簡單。只靠一道精神力分身,怕是阻攔不了她,這裏交給你們了!”

    “嘭!”

    陣滅三長老剛欲衝入城中,卻眼前一花,被一隻血拳打得爆飛出去,在城外的地面上,犁出一道數百里長的峽谷。

    幸好他渾身皆有陣法,防禦力驚人,擋住了這一擊。

    血絕戰神懸浮在城牆上空,渾身血光如烈日一般明亮,道:“有我血絕戰神在此,你們誰都別想進入城中。”

    “還有我!今日,我張若塵欲戰大神,無量之下,誰來殺誰。”

    張若塵眼神鋒銳如電,飛到城牆頂端,站到漁謠先前的位置,雙手合十,陰遁九陣蔓延出去,籠罩整座神女城。

    沒有了護城大陣,他張若塵來守。

    除非踏着他的屍體,否則今日,誰都休想闖入進去。

    腳下踩着日晷,七柄魄劍懸在他頭頂,一柄比一柄明亮,散發出讓天庭諸神窒息的氣息。

    不僅是護白卿兒,更是護整座神女城中的修士,護星桓天的億萬生靈。

    此乃大愛。

    愛劍,最是明亮!

    “狂妄!”甲天下道。

    在奧義的調動下,天地間的雷電銘紋,瘋狂匯聚向血戰神殿。天空變得漆黑,成千上萬道紫色雷電在天地間穿梭。

    “甲天下已經引動奧義,看來是真的怒到極點,勢要與血絕戰神鬥個天翻地覆。”

    名劍神笑了笑,懶得理會這一戰,徑直向城中走去。

    區區張若塵和陰遁九陣,他根本沒有放在眼裏。

    雖然,名劍神不信以白卿兒的修爲,能夠翻起多大浪花,但她終究是逆神族,絕不能放過。

    “嘭!”

    滿天雷電消散,甲天下被血絕戰神一拳打得墜出血戰神殿。

    墜落處,大地沉陷了一大片。

    血絕戰神很暴力,一雙滿是肌肉的手臂,將山嶽一般大小的血戰神殿舉了起來,直向甲天下砸了下去。

    “轟隆!”

    塵土飛揚,空間中出現很多裂紋。

    甲天下成功避開,沒有被血戰神殿擊中,展開血翼飛到半空,以難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血絕戰神。血絕戰神的肉身力量,怎麼恐怖到了如此地步?

    傳說中,血絕戰神是憑藉融合出來的強大神道,和掌道主神的身份,纔有無匹的戰力。

    什麼時候,肉身也這麼可怕了?

    奧義引動來的雷電,都被打散。

    名劍神眼中充滿詫異,卻又光芒四射,見獵心喜,手中神劍發出尖銳的聲音。

    劍已代表他的內心,躍躍欲試。

    血絕戰神手舉血戰神殿,立在赤土萬里的大地上,仰天長笑:“一起上吧,戰個痛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