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焰光柱立在大地上,光芒灼目至極,恐怖的高溫將泥土融化。神女城中的修士,隔着陣法光幕,望向那個方向,只見天空變成了金色,一道卓然的身影若隱若現。

    整座星域,都能看見這道明亮的光芒。

    虛無空間中,血葉梧桐樹下,鳳彩翼睜開了雙眸。

    站在岩石死星上的不死血族族長,捋着下巴上稀稀落落的鬍子,鼓凸出了兩顆眼珠子。

    血絕戰神看到老傢伙如此模樣,很是滿意,道:“現在你知道我爲何如此看重這小子了吧?他總能給人帶來驚喜,總是在不斷挑戰自己的極限,又打破極限。”

    不死血族族長慎重的道:“憑藉七柄魄劍,此子已是能夠立身宇宙強者之林。”

    “這不廢話?那名劍神乃是劍神界第一強者,九首龍神是西方龍族的真宰,能與他們過招,必然名動寰宇,傲視天下諸神。”血絕戰神很得意,有些沾沾自喜。

    不死血族族長點了點頭,道:“掌握瞭如此強大的力量,而且還能運用好這股力量,真是難以相信這小子才修煉萬年不到。”

    “千年而已。”血絕戰神道。

    不死血族族長知道張若塵得到了日晷,看似才修煉千年,可是,修煉的時間何止千年?

    但,沒什麼好爭的。

    不死血族族長道:“不過,此刻他召喚出來的這股力量,卻超過了他能夠承受的範圍。”

    血絕戰神收斂喜色,心中也有深深的擔憂。

    ……

    灰色的死亡之氣中,一具具邪惡神屍,紛紛向火焰光柱叩拜行禮。

    它們身上的戾氣,變得更重。

    站在火焰光柱之巔的張若塵,並不好受,“明”字令牌在瘋狂吞吸他的精神力,正如不死血族族長所說,他現在掌控的這股力量,已經超過他能夠承受的範圍。

    但,他卻必須要繼續支撐,爲白卿兒爭取時間。

    在場的天庭諸神,也就在最開始被鎮住。很快就發現,張若塵在快速變得虛弱,以他七十四階的精神力,怕是片刻就會油盡燈枯。

    九首龍神最中間的人類頭顱,笑了笑,聲音傳遍神女城:“一隻飛蛾,根本不具有任何攻擊性。但,它在點燃自己後,形成的火焰,卻能傷人。可是火焰只是剎那的明亮,很快它就會灰飛煙滅。”

    血屠藏身在河畔的一棵樹下,看着火焰光柱上的張若塵,終於像是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目光望向不遠處的廢墟。

    那片廢墟,直徑長達數千米,中心是一個大坑,四周的建築高高拱聳了起來。

    大坑中,劍氣密佈,神光懾人。

    先前漁謠被名劍神的神劍一劍刺穿,墜落到坑中,便再也沒有爬起來。

    血屠化爲一道神光,衝入坑中,很快找到倒在血泊中的漁謠。她傷得很重,血肉模糊,更有神劍的劍氣,在壓制她傷勢自愈。

    “若不是爲了張若塵,本皇纔不會冒這個險。”

    血屠向前邁出一步,那些在漁謠身上縈繞的劍氣,生出感應,化爲一條劍氣洪流,向他洶涌而去。

    血屠早有準備,背上血翼展開,轉身急逃。

    就在血屠將劍氣引開之後,躺在大坑底部血泊中的漁謠,豁然睜開雙目。

    神女城的半空中,血屠慘叫一聲,被密密麻麻的劍氣穿透身體,血流如注,筆直的墜向地面,落入一座湖中。

    他知道名劍神這一劍的殘勁很強,只是沒有想到會強到如此地步。

    名劍神第一時間察覺到神女城中的變故,化爲一道劍光,直向城中飛掠而去。

    張若塵猛的向下跺腳,火焰光柱下方的地底,一隻腐爛的屍手破土而出,探向長空,拍擊向名劍神。

    名劍神早就察覺到火焰光柱下方,有非同一般的力量波動。

    他感受到屍手力量的可怕,連忙改變飛行軌跡,欲從另一方向進城。

    蚩刑天的聲音,在名劍神的頭頂上方響起,字字如雷:“有我血絕戰神在此,誰敢進城?”

    一尊天魔虛影顯現出來,頂天而立地,手持戰斧,向名劍神直劈了下去。

    名劍神揮劍,劈開了戰斧,擊穿了天魔虛影,但去勢卻被攔下,落到了地面。一尊天魔石刻神碑,隨之鎮壓下去。

    他身形筆直,揮劍與天魔石刻神碑碰撞在一起,神力光芒如潮水一般宣泄出去。

    幸好星桓天是天尊故地,神女城周圍的空間堅固,否則,僅是這一擊,造成的破壞力,就能讓一座大世界大面積崩塌。

    蚩刑天其實已經得到天魔石刻神碑,根本沒必要繼續參合這一戰。更何況,天庭攻下星桓天,在他看來是一件大好事。

    只不過,他答應了張若塵,也就絕不會食言。

    他蚩刑天可以不講理,但,必定守諾。

    蚩刑天道:“你的修爲不錯,是一個難得的對手。還有你們兩個,也一起上吧,今天,我要打四個。”

    “打四個?僅我一人,足以敗你。”

    名劍神手臂一抖,拖出一道月牙形的劍光,將天魔石刻神碑劈飛出去。電光火石之間,豎直一劍劈下,直向蚩刑天的頭頂而去。

    九首龍神和陣滅三長老自然感應到漁謠甦醒,更知曉,名劍神是故意全力以赴,爲他們阻擋住血絕戰神。

    “看來拖死張若塵的計劃落空,只能主動出擊。本神倒要看看,他如何守得住神女城?”

    九首龍神知道地底的屍手不好惹,沒有選擇近攻,九張嘴裏皆是吐出神火,火焰如海洋中的巨浪一般,呈赤金色,形成一道千里火浪。

    神火過處,泥土氣化,空間扭曲。

    “嘩啦!”

    張若塵雙手展開,在無極神道的調動下,天地間的力量,源源不斷向他體內匯聚。

    身體如同火炬一般燃燒起來。

    大地龜裂得更加厲害,老屍鬼的半截身體,從地底衝出,煞氣沖天,神軀不像在地底那樣有一萬多裏高,但,頭顱依舊大如神山,屍氣能腐蝕世間萬物。

    九首龍神看到地面上老屍鬼的半截神軀,還有身上散發出來的可怕氣息,眼神變了又變。

    遠處的城牆上,漁謠血淋淋的身影,重新出現。她以手指天,精神力爆發出來,再次將神女城的護城大陣啓動,城外的千萬裏山河皆有陣法銘紋浮現。

    九首龍神吐出的神火火浪,被護城大陣擋住,沒能蔓延進城中。

    “轟!”

    “轟隆!”

    ……

    老屍鬼在地底行走,快速靠近九首龍神。

    九首龍神身上綻放出一千八百七十二道神光,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在神光上流動,急速後退,道:“張若塵你竟然還敢繼續堅持下去,可知,死亡已經離你很近。”

    張若塵將一株元會聖藥,吞入腹中,彌補源源不斷消耗的精神力,道:“我只知,死亡離你更近。”

    他的精神力雖然消耗巨大,可是,精神意志不滅,在死死支撐。

    就在先前,他以爲自己已經撐到臨界點的時候,暗藏在體內深處的神木之心和佛祖舍利的力量,快速釋放出來,要徹底與他相融,使得他的精神力快速提升。

    既然如此,他更要支撐下去,哪怕真的拼上了性命。

    老屍鬼的手掌蘊含匪夷所思的詭異力量,像是一片五指天地,無論九首龍神退得有多快,卻無法逃脫出去,被一掌擊中。

    “嘭嘭……”

    一連串爆響!

    上千道神光,被打碎。

    九首龍神臉色驚變,道:“這是誰的屍身?爲何死去之後,還能有如此可怕的力量?難道是傳說中的天尊天軀?”

    “嘭!”

    老屍鬼的第二掌揮下,直是將九首龍神的所有護體神光全部打碎,化爲一粒粒光雨。將本是飛在半空的九首龍神,拍得墜落到地面,身上有神血逸散出來。

    陣滅三長老本來還想去助九首龍神一臂之力,可是,看到老屍鬼如此兇猛,立即收起這個念頭,轉身飛向先前搭建起來的祭臺。

    太可怕了!

    一具老屍而已,戰力卻恐怖到極點,每一掌拍下去,都像是能夠拍碎一片天,打九首龍神這樣的太虛境大神跟玩似的。

    簡直就像是一尊無量境巨頭。

    “九首龍神有種別逃,我只是一個千年螻蟻而已。龍神怎能被一個螻蟻嚇得逃遁?”張若塵已是七竅流血,皮膚龜裂出血紋,但,戰意沸騰,殺氣騰騰。

    九首龍神怒火萬丈,很想一爪拍死張若塵。

    但,老屍鬼第三掌拍落下去,將他的兩顆龍頭打碎,化爲兩團血霧,龍骨化爲粉末,力量簡直強到無法抵擋。

    星空中,地獄界大軍全部沸騰起來。

    “張若塵這是召喚出了一位遠古神王嗎?完全是碾壓九首龍神。”羅剎族一位神靈驚歎,而又詫異。

    羅衍大帝的真神,從虛空中走了出來,魁梧而威嚴,罵道:“召喚遠古神王?如果神王都能召喚出來,大家還修煉幹什麼?一天就知道做白日夢!”

    羅乷大喜,立即迎了上去,道:“父皇,你終於來了!我們是否要立即攻入星桓天救皇兄?”

    雖然此刻張若塵控制老屍鬼,打得九首龍神這樣的強者都只能逃遁。

    但是,羅乷看出張若塵堅持不了多久,神魂和精神力怕是已經快要枯竭,肉身也要裂開了!她不想張若塵死。

    羅衍大帝道:“莫急!欲要解星桓天危局,必先解決逆神族的問題。而要解決逆神族的問題,還得需要請出一位足夠有分量的人物才行,就看五清宗那邊是否順利了!”

    羅衍大帝和五清宗在三十萬年前,就與逆神族有很深的聯繫。正是如此,他們都很同情白皇后,這些年對她多有照拂。

    如今白皇后隕落,逆神族危在旦夕,他們二人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