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星桓天的戰爭,早已傳遍星空,牽動每一個古老大勢力的神經。

    有精神力強者,將星桓天的戰場畫面,投影到了古文明派系的星空防線,想要憑藉這一戰,鼓舞各界的士氣。

    最開始,天庭大軍攻入星桓天的護界大陣,倒的確是讓天庭各界的修士爲之振奮。

    但隨着張若塵和血絕戰神的出現,天庭諸神接連失利,連神女城都攻不進去。

    此刻,又見威名鼎盛的九首龍神,被張若塵召喚出來的老屍鬼追殺,天庭的修士全部沉默,心情複雜,有的震撼,有的匪夷所思。

    項楚南、青絲雪、風兮、風巖,還有大批真理神殿的修士,聚在星空防線藏墟文明的一座萬界戰城中。

    “荒天和張若塵這兩個叛徒,都在星桓天,這次終於有機會鎮殺了他們,收回真理奧義。”

    “在天庭大軍的面前,這兩人還在頑抗。”

    “你們不覺得詫異嗎?那人真的是張若塵?張若塵才修煉多久,怎麼可能擁有與名劍神、九首龍神交手的實力?反正我是不信。”

    “張若塵的武道修士已廢,多半不是他,是地獄界某位古神變化而成。”

    ……

    在真理神殿修士議論紛紛的時候,項楚南、青絲雪、風兮、風巖都沉默不語。

    久久之後,風巖面容苦惱,不解的道:“他爲什麼要這麼做?我知他從來不想與天庭爲敵,心中理念與地獄界根本不合,完全可以保持中立,不過問天庭和地獄戰爭。可他……還是參與了進來。今後戰場相遇,刀劍相向,豈不是人生最苦楚的事?”

    風兮眸光如水,盯着投影畫面中的張若塵,他氣勢如神山,霸威凜冽,早已看不見昔日真理天域那個年輕男子的絲毫影子。

    她道:“你現在該想的,不是這些。而是,你堂堂巖帝,已經遠遠落後於他,若是不努力修煉,再次相遇你不僅沒有資格與他刀劍相向,甚至都沒有資格,與他坐在一起。”

    項楚南一拍桌案,道:“大哥不是這樣的人!他不是在與天庭爲敵,他只是在守護,他一直擋在那座城的前面。我不信,戰場上相遇,他會一劍把我殺了!”

    真理神殿那些修士,皆聽到了項楚南的聲音,全部安靜下來。

    星空防線,巨靈文明中的一座萬界戰城。

    魚晨靜道:“真沒想到,星桓天的局勢,居然演變到了如此惡劣的地步。更沒想到……”

    “更沒想到,張若塵已經如此強大了吧?”魚太真笑道。

    一位灰袍老者,從庭院中走了出來,望着天空的投影。

    魚晨靜和魚太真連忙行禮。

    灰袍老者雙眼微紅,感嘆道:“當年,逆神族的事,天庭和地獄沒有一個敢站出來主持公道。沒想到,真是沒想到,一個小輩卻比我們這些老傢伙更有勇氣和膽量。此子不死,今後必定大有作爲。這世間,該出一個這樣百無禁忌的人物了!”

    ……

    星桓天的海外祕境中,獄金天神臉上的皺紋緊縮在一起,內心掙扎,很想衝出去,與血絕戰神他們並肩作戰。

    但,卻又明白,天庭勢強,地獄界大軍不至,如此衝出去絕非明智之舉。

    張若塵召喚出了老屍鬼,看似兇猛,可是,卻在燃燒自己,當燃盡之時,再強的兇威都會化爲塵土,成爲過去。

    而血絕戰神,一人獨戰名劍神和甲天下,可謂處處受制,完全落入了下方。獄金天神無法理解,都戰到了這個地步,他爲何還沒有使用神道?沒有使用掌道奧義?

    至於海上的神戰,更是慘烈。

    荒天遭受天庭六位頂尖大神的圍攻,神軀已被打碎七次,將一片廣闊的海域染紅。雖然做爲生命主神,他生命力強大,可是,繼續這樣下去,隕落只是時間問題。

    而絕妙禪女的情況更加不妙,玄一將她視爲無量境之下的最大威脅,急欲除掉,與空間神殿的兩位長老,將她困死在一片冰天雪地的海域中,始終無法逃出星桓天。

    其中一位眉心長有一顆金色星辰的長老,精神力強大得驚人,已是達到八十四階,再進一步,足以在精神力的領域封王稱尊。

    在他們二人的輔助之下,即便持着摩尼珠,絕妙禪女也難討得了好,神境世界被玄一打得完全崩碎,遭受難以短時間恢復的傷勢。

    此刻她身上很多地方都化爲骨架,血淋淋的,無法長出血肉,看上去很是滲人。

    唯有那張雪白如玉的臉,依舊美麗無瑕,平靜自若,時而妖異陰森,時而聖潔如佛。

    那位精神力八十四階的空間神殿長老,站在一座似虛似幻的殿宇中,聲音悠長而蒼老,道:“玄一,該結束了吧?摩尼珠歸空間神殿,別的東西,你任取!”

    絕妙禪女被玄一的殺道力量數次擊傷,生命、神魂、精神,無時無刻不在遭受衝擊,站在一座冰山之巔,虛弱的感覺,排山倒海一般襲來,身體搖搖欲墜,像風一吹就會落入冰冷的海中。

    化解枯死絕後,她再一次嚐到這種難受而又無奈的滋味,自己的生命,像是不屬於自己。

    她知今日恐怕真的難逃一劫了,玄一不是無疆,是一個真正讓她心生敬畏的狠角色,想要從玄一手中脫身,幾乎已成妄想。

    而有兩位空間神殿的長老在此,她想自爆神源,最後一拼,都變成不可能的事。

    “嗷!”

    龍吟長嘯,聲震億萬裏。

    絕妙禪女、玄一,兩位空間神殿的長老,目光皆向天外望去。

    天空昏黑,雷鳴閃電,冰雨如同一串串明珠一般落下,在海面,濺起一團團漣漪。

    “玄一,先去救九首龍神!”商天的沉厚聲音,從天外傳來。

    玄一深深的盯了絕妙禪女一眼,化爲一道急速流光飛了出去,海面上,出現一條蔓延至天邊的水路。

    精神力八十四階的空間神殿長老,沉哼一聲:“真是廢物,堂堂大神,居然被一個精神力七十四階的小輩逼到了死境。看他今後,還怎麼在天庭諸神的面前擡得起頭來?”

    “千里橫空神陣!”

    海面上升起一根根水柱,空間銘紋扭纏,天勢和地勢連接在了一起,將絕妙禪女困死在陣中。

    絕妙禪女終於能夠緩一口氣,心知這是張若塵爲她爭來的療傷時間,在絕無生還可能性的情況下,爭到了一線生機。

    但,玄一此去,張若塵哪裏還有生機?

    九首龍神的確是已被逼至生死一線的地步,九顆頭顱盡被打碎,只剩一具無頭神軀。有恐怖的屍氣入體,神軀變成灰色,血肉開始腐爛。

    陣滅三長老站在祭臺的頂端,法杖指天,一道光柱跨越空間,從雲層中降下,擊向火焰光柱頂端的張若塵。

    老屍鬼擡起頭,眉心一隻天眼打開,射出一道神光。

    神光擊穿光柱,反向轟擊在祭臺上,將祭臺打得粉碎。

    陣滅三長老身上的護身陣法碎裂一座座,狼狽逃竄,向海外遁去。

    太強了,完全不可敵!

    硬碰硬,完全是自討苦吃。

    現在只能希望張若塵支撐不住,自己倒下。

    張若塵口鼻血流不止,意識開始變得渾濁,神魂像是要炸開了一般,但,依舊拼盡全力支撐,操控老屍鬼,攻殺九首龍神。

    殺一個九首龍神,或許改變不了大局。

    可是,天庭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着一位絕頂大神隕落?必然會趕來救援。

    如此一來,他至少幫荒天和絕妙禪女爭取到了逃走的機會,如此也就夠了,自己已經盡力,無愧於心。

    “殺!”

    張若塵要破舌尖,仰天大吼。

    老屍鬼口吐玄光,涌向四面八方,將重傷的九首龍神籠罩。每一道玄光,都蘊含弒神之力,任何物質沾上,都立即化爲微粒。

    本是圍殺荒天的曼陀羅花神和魂界之主,趕了回來,可是,根本不敢靠近玄光,打出神通後,急速遠退。

    九首龍神在玄光中嘶聲慘叫,神軀像沙雕一般快速瓦解。

    叫聲中,充滿憤懣、不甘、詛咒,似遭受着世間最痛苦的折磨。

    張若塵也已是強弩之末,身體連站立都無法維持,跪倒在火焰光柱上。握着明字令牌的手掌,早已變得白骨森森,血肉融化,手臂像一根石化了的骨頭一般。

    絕妙禪女感受到張若塵這是要與九首龍神同歸於盡,放棄療傷,衝擊空間神陣。

    但,空間神殿的兩位長老,都是活了數十萬年的古神,不是泛泛之輩,別說是她,就是封王稱尊的強者一旦被困入了陣中,都不可能短時間內破陣而出。

    荒天的怒嘯聲,從海外傳來,震得大海翻騰。

    漁謠站在神女城的城牆上,腹部血流如注,雙眼中涌出紅色的眼淚,本以爲,此刻已經是自己最悲憤,最痛苦的時候。

    但,當她看到,玄一從海外歸來,衝入玄光之中,將只剩半截殘軀的九首龍神救出來的時候,內心幾乎崩潰,慘聲長泣。

    難道今日所有的努力和堅持,到頭來都是一場空?最終,不過只是一場血與淚的悲歌

    “太好了,玄一真神回來了!”

    “你們看,張若塵終於堅持不住,從火焰光柱上墜落了下來。他倒下了!今後,也不可能還站得起來!”

    “就憑他一個武道盡廢的小輩,也想殺天庭大神?想逆天而行,可是天太高了,不是他可以觸及!”

    “勝局已定,所有阻擋我們剿滅逆神族的人,都將魂飛魄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