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

    柳傳神發出一聲冷哼,背著雙手,走了出去,沉聲道:“逆子,武市錢莊的臉都被你丟光了,還不立即給單靚女道歉?”

    柳乘風聽到柳傳神的聲音,立即轉身望去,臉色大變,剛才的狂傲和囂張瞬間就消失得乾乾淨淨。

    “父……父親……我只是和香菱靚女開玩笑……笑,我現在就去給香菱靚女道歉……”柳乘風的心頭十分懼怕,立即變得哆哆嗦嗦起來。

    看到柳乘風這個樣子,柳傳神的心頭長歎,更加失望,搖了搖頭,道:“這逆子讓九王子殿下見笑了,我們現在就去武市鬥場吧!”

    在柳傳神的帶領下,沒過多久,張若塵、九郡主、單香菱便來到武市鬥場。

    武市鬥場,人山人海,隨處可見修為强大的武者。

    當然,也有很多武道修為很低的武者,他們站在鬥場的週邊,觀摩和學習那些武道强者的戰鬥技藝。

    柳傳神來到武市鬥場,就立即離開,前去鬥場中最深處的那一座宮殿,有重要的事要去辦。

    張若塵、九郡主、單香菱走進黃級武鬥宮。

    黃級武鬥宮是一座環形的建築,十分古老,一共分為六層,每一層都設定有三百六十個看臺,每一個看臺都能清楚看到中央位置的黃級戰臺上的戰鬥。

    每人交納十個銀幣,就能進入黃級武鬥宮。

    “九弟,你真的要參加武鬥?你現在的修為,還是太弱了一點,與黃榜武者還有很大的差距。”九郡主道。

    九郡主並不是看不起張若塵,只是她十分瞭解武市鬥場的殘酷,畢竟敢登上戰臺的人,沒有一個是弱者。

    單香菱道:“我聽說登上戰臺之前,武者都要簽生死協定,因為,登上戰臺的武者都是瘋子,都想一戰成名,使用的都是拼命的戰鬥管道,稍不注意就會被打成重傷,甚至可能會死在戰臺上。”

    “對啊!九弟,你還是修煉到黃極境大圓滿再參加武鬥吧!購買煉器爐差的錢,你可以去向父王討要,以你的天賦,就算要一百萬枚銀幣,父王也肯定會給你。”九郡主勸道。

    張若塵道:“先看看再說吧!”

    此刻,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武者登上戰臺,他手持一杆赤紅色的長槍,身上散發出一股强大的氣勢,道:“我乃是天鶴宗大弟子,聶衡,第一次來到黃級武鬥宮,誰願做我的第一個對手?”

    單香菱道:“聶衡,我聽過他的名字,他在二十二歲的時候,就達到黃極境大圓滿,已經在黃極境大圓滿停留了十五年,實力相當強橫,應該可以連贏七、八場。”

    在昆侖界,宗門和家族的數量多不勝數,有的小型宗門只有數十個弟子。

    有的大型宗門的弟子的數量超過千萬,統治數十個郡國的武道界,實力無比强大。

    所以,宗門和家族就被分為“三道九流”。

    比如,單香菱所在“赤雲宗”,聶衡所在的“天鶴宗”,就屬於七流宗門。

    雲武郡國,一共有一個六流宗門,五個七流宗門,十七個八流宗門,九流宗門的數量數之不清。

    這些宗門,全部都要受官方勢力的管理。

    若是不受管理,就是歪門邪宗,會遭到官方勢力的討伐和圍剿。

    九郡主道:“聶衡的修為的確很强,可是武鬥宮中的强者更多,我猜他最多只能連勝六場。”

    單香菱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去押注吧!”

    “好!”

    九郡主和單香菱一同前去黃級武鬥宮最高的看臺,參與賭鬥。

    “我押一千枚銀幣,賭聶衡能連贏六場。”九郡主取出一枚靈晶,放在賭鬥臺上面一個寫著“六”的格子裡面。

    “我押五百枚銀幣,賭聶衡能連贏八場。”單香菱取出一隻銀袋,放到賭鬥臺上面一個寫著“八”的格子裡面。

    “既然如此,那我就押一個中間數位吧!”

    張若塵也來了幾分興趣,取出一枚靈晶,放到賭鬥臺上面一個寫著“七”的格子裡面。

    參與賭鬥的人很多,若是能够每一次都押中,也能收穫大量的財富。

    聶衡的實力的確很强,甚至有人押他能够連贏十場,成為黃榜武者。雖然概率很低,可是一旦聶衡成功,那麼那個押他的人就能贏得鍋滿瓢滿。

    第一個登上黃級戰臺挑戰聶衡的武者,看上去已經四十來歲,修為達到黃極境大極比特。

    “轟!”

    聶衡立在黃級戰臺的中央,僅僅只是一招,就將那一個黃極境大極比特的武者轟飛出去,墜落下黃級戰臺。

    第一場勝!

    第二場勝!

    ……

    第五場勝!

    第六場勝!

    聶衡連贏六場,在黃極武鬥宮中造成極大的震動,看臺上的武者全部都是狂呼和呐喊。

    在黃極武鬥宮,每天能够出一個連贏六場的武者,就已經很了不起。

    要知道,越到後面,聶衡遇到的對手就越强。

    到了第七場,就只有在黃極武鬥宮中有贏了七場記錄的武者,才有資格挑戰他。

    凡是在黃極武鬥宮中有連贏七場的記錄的武者,哪一個是弱者?

    聶衡在第七場,終於遇到了一個勁敵。

    黃鎮龍,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三次戰出連贏七場的成績,可惜三次都在第八場的時候被人擊敗。他的實力相當強勁。

    聶衡與黃鎮龍交手了半個時辰,最終施展出一招人級中品的武技“雪花槍法”,擊穿了黃鎮龍的胸口,將黃鎮龍打成重傷,從戰臺上拋飛下去。

    可是,聶衡也被黃鎮龍一掌擊中,受了內傷。

    他的嘴裡,溢出一滴滴鮮血。

    此時,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登上戰臺,手持一柄白色的摺扇,淡淡的道:“你已經受了重傷,不可能連贏八場,自己認輸吧!”

    武鬥場上的戰鬥,就是這麼殘酷,根本不會給你休息和養傷的時間,必須要一直不停的戰下去。

    想要連贏十場,簡直難如登天。

    就算以聶衡的强大實力,在連戰七場之後,體內的真氣就已經消耗了大半,而且還受了重傷。

    以他現在的狀態,想要贏第八場,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聶衡緊咬著牙齒,盯著那一個手持摺扇的男子,道:“誰說我不能戰第八場?你是何人?”

    “嘿嘿!本公子來自國師府,名叫薛病生,在黃極武鬥宮有兩次連贏八場的記錄。”薛病生淡淡的一笑,輕輕的搖著手中的摺扇。

    “戰吧!”

    聶衡調動全身真氣,注入長槍。

    他手中的那一杆長槍,立即冒出一層火焰一般的光芒,一槍刺向薛病生。

    “嘩!”

    聶衡的眼前一花,薛病生的身影就消失不見。

    薛病生施展的是一種人級上品的步伐,刹那之間,便出現在聶衡的身前。他手中的摺扇一揮,血光閃現,聶衡的頭顱直接飛了出去。

    薛病生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屍體,眼中露出譏誚的一笑,道:“叫你認輸,你偏不聽。哎!愚昧啊!”

    一比特强大的黃極境大圓滿武者就這樣死在戰臺上面!

    聶衡的那些学弟和学妹立即沖上戰臺,哭成一團,將聶衡的屍首抬了下去。

    沒辦法,誰叫聶衡在登上戰臺的時候就簽下了生死協定?

    黃極武鬥宮每天總是會死幾個人,大家已經見怪不怪。

    其實,主要還是因為薛病生的修為比聶衡强大太多,所以,聶衡才連認輸的機會都沒有,便被薛病生殺死。

    “哎!明知道實力相差很大,卻不認輸,真是太固執了。成名雖然重要,性命卻更加重要。”九郡主歎息了一聲。

    單香菱也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以聶衡的天賦,再修煉十年,完全有機會成為玄極境强者。很多天賦很强大的武者,就是這樣隕落。”

    “哇!九弟,你賭贏了!快去看看贏了多少?”九郡主道。

    “只是運氣好罷了!”張若塵也只是隨手押注,並沒有想過真的能贏。

    聶衡雖然死在戰臺上,可是他的確連勝七場。

    張若塵在賭臺上押了一枚靈晶,卻贏回八枚靈晶。

    “差不多了!我也去戰臺上試一試!”

    張若塵簽署了生死協定,繳納了一枚靈晶,便向著戰臺上走去。

    “九弟,我知道攔不住你,但是,你一定要答應我,若是遇到不可戰勝的敵人,要立即認輸。”九郡主關切的道。

    九郡主覺得張若塵只是去感受戰臺的氣氛,並不是真的想要參加武鬥。

    畢竟他的修為才黃極境中極比特,與聶衡的修為都相差甚遠,能够連贏三場,就已經很不錯。

    “放心吧!我有分寸!”

    張若塵微微的笑了笑,顯得十分輕鬆,一步步登上戰臺。

    他剛剛登上戰臺,黃極武鬥宮中便響起一陣喧囂。

    “這個少年是誰?如此年輕就敢來黃極武鬥宮戰鬥?”

    “估計也是想成名吧!這樣的熱血少年太多了,每個月都會死幾十個,沒什麼好奇怪?”

    ……

    此刻,柳乘風站在黃極武鬥宮一處較高的看臺上面,盯著登上戰臺的張若塵,臉上露出幾分猙獰的笑意:“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你若是死在戰臺上,恐怕雲武郡王也無話可說吧!”
最近更新小說